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菁 > 撒旦的猎物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撒旦的猎物  下一页

撒旦的猎物  第21页    作者:丹菁

  佟曼奴喜孜孜地等着他的反应,心里却算计着要如何和肆郡尧分开,和肆长聿过着双宿双栖的日子。

  "你怎能确定那是我的孩子?"肆长聿冷笑一声,挑起眉看着她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你怎幺这样说?"对于他这样的问活,佟曼奴没来由的背脊一寒,好似他已知道她所有的诡计般。她努力恢复镇定,沉着地应对:"你不会以为那是你父亲的孩子吧?都已经三个月了,一定是你的。"

  "那幺这个男人是谁?"肆长聿从手中的牛皮纸袋里拿出一张她和一个男人的合照。"我不知道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很讨厌小孩子,所以一满二十岁之后,我就结扎了?"

  "这……"佟曼奴看着那张照片,早已惊愕得说不出话来,而肆长聿说的这番话,更如同判了她死刑。"那或许是你爸爸的。"不行,事情一旦爆发,她就会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我爸为了不想让我的母亲再经历生子之苦,早在我出生之后就结扎,你想,这个样子你还生得出小孩吗?"肆长聿森冷的笑声,像在嗤笑她的愚笨。

  "我……"事到如今,她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让我说说你的罪行吧,你近日常以我父亲的名义转领公司的资产,进而将那些东西花在这个小白脸身上。"肆长聿停顿了会儿又继续说:"这种日子惬意得很,不是吗?"

  "不……你听我说,我……"尽管一切罪行已全被揭露出来,她还是想要挽留他的心。"最起码你还是爱我的,不是吗?"

  "不,我爱的是若熏,不是你。"肆长聿斩钉截铁地回答她。

  "可是你也是先爱上我,然后才爱上她的,不是吗?她不过是我的替代品。"佟曼奴想着最后的办法,做着垂几挣扎。

  第十章

  "不,你才是替代品,"肆良聿从牛皮纸袋单再拿出一张照片。"这是你整容前的容貌,不是吗?"

  一张放大的照片中,明显的可看出她以前的容貌。

  "我不知道你是怎幺做到的,但你真的很了不起,知道我喜欢这一张脸,我很佩服你。"肆长聿邪笑地望着她,仿佛她是一个让他厌恶到极点的女人。"我不举发你任何罪行,你自动离开吧,离得越远越好。"

  让她离若熏越远,若熏才不会再动不动就要赶他走。不过话说回来,若熏也太不信任他了,随便就相信这女人的话,真是气死他了。

  还好他之前就觉得佟曼奴很古怪,所以先叫人调查她。

  "你不能赶我走,就算你不需要我,老爷还是需要我的。"不,说什幺都不能让这块吞下去的肉再吐出来。

  "是吗?爸爸,你自己决定吧。"肆长聿的目光越过佟曼奴,停留在门边的父亲身上。

  "老爷……"佟曼奴回过身,看见目光炯炯的肆郡尧,立即跪了下来。

  肆长聿则因解决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于是开着车回去他的住所,不愿再留下来看这一出无聊的闹剧。

  ☆  ☆  ☆

  飞越肉体的禁锢,她再度脱离肉体,自由徜佯在繁星闪耀的黑布绒中,浮沉在灰黑云雾中……

  她怎幺会又跳脱出来呢?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好累,累得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

  她张开眼俯看脚下的这块尘土,蓦然发现竟然是她自家前面的围栏,那儿有个女子正俯视着围栏外的断崖峭壁。

  是谁?那个女人是谁呢?她看不到脸。

  从另一边的斜坡上,也有一个女子像是个窃贼般跟手蹑脚地接近她。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开枪射杀那名女子。

  那名女子身中数枪而倒地,鲜血染在她全身雪白的衣眼上,口中的鲜血也一口一口地呕出……

  脸!她看到脸了!虽然沾染了血迹,她依然可以分辨得出,那是她自己的脸!"啊!"一声惊呼自她喉中逸出。

  冷汗淋漓的栾若熏坐在床缘,强忍着那股腥恶难忍的呕吐感,全身打颤地靠在床头上。

  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至手上,一滴滴、一串串,开始泛滥成灾。

  原来知道自己的死期是这幺可怕的事情,吟萱在死前也经历过她刚才的呐喊吗?

  她还记得吟萱临死前,仿佛用尽全身的气力,只为了跟她说一声保重,多傻!栾若熏似笑似哭地倚在床头边低呜哀泣;原来知道自己的死期足这幺诡谲又让人感到释怀的感觉呵!一直以来,她总是不断地预测他人的死亡,从没想过有一天也会轮到自己,这让她不禁佩服自己的能力,果然了不起!她并不是很怕死,甚至有点期待;因为她已经失去最懂她的至友,也失去最想祸福相依的至爱,这样的她,不知道还要留下来做什幺。

  可是她的心还是有点放不下,她好想再看一次肆长聿的脸,好想跟他说,其实她是很爱他的……真的很爱……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已经爱他爱得这幺深,这也是吟萱临死前一直跟她重复说的话,她很了解自己不轻易和人接触的个性,更何况是爱上他。

  她不相信自己爱上他了,但吟萱却看到她内心深处的希冀。这一切都太晚了,如果可以和吟萱在其它国度见面,她一定会训她一顿。

  她已经好久没听到吟萱的声音,可是她和肆长聿才分开一天,她已觉得心痛得快不能呼吸……

  吟萱说对了,她真是一个重色轻友的人。

  嘻嘻!爱得好惨!栾若熏扯开窗帘,看看外头渐亮的天色,轻叹口气,今天可能是她的最后一天了。

  吃过午饭后,栾若熏依循着梦中的指引来到家前面的围栏边,等着梦中的时刻来临,等待死神的降临……

  她站在围栏边左顾右盼,一会儿往上瞧瞧,一会儿又往断崖下看去,百般无聊的枯等着。

  好不容易太阳开始往西移动,时间逐渐接近,而她的心跳更是狂猛不安,有一下没一下地乱跳。

  虽然她不应该老往斜坡那里看去,但总会忍不住瞄过去。唉,她还是不够坚强。

  栾若熏身子半趴在围栏上,无神地看着那若摔落必死无疑的断崖,有一句没一句地哼着歌。

  倏地,她耳尖的听到有人走在草地上的声音,来人正慢慢地接近她,她的全身冒着冷汗,全身冰冷得有如十二月的瑞雪。

  不行,她没有办法转过头去看,她很清楚地记得接下来便是有个人拿着枪预备发射……

  她全身颤如秋叶,双腿酸软得没有移动的力气利勇气,这就是临死前的恐惧吗?

  脚步声倏地停在她背后,她全身僵如石块,不敢轻举妄动;她不想死,她还不想死……

  不!她还要再见肆长聿一面,她不能就这样任人宰杀,绝不!栾若熏猛地转过身,而面前的景象却让她乱了手脚,这和她的梦境完全不同,完全不一样!"爸,妈!"栾若熏杏眼圆瞠,不敢眨一下眼,只怕眼一眨,这一切都会变成梦境。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撒旦的猎物  下一页
第2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菁的作品<<撒旦的猎物>>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