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菁 > 撒旦的猎物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撒旦的猎物  下一页

撒旦的猎物  第19页    作者:丹菁

  第九章

  若熏,如果你真的很难过就哭吧。你要记得,哭泣不代表懦弱,只要是人都会有这种情绪的。记得这是和吟萱初相识不久,吟萱刘她说过最贴心的话。

  "可是吟萱从来不曾在我面前哭过。"呆坐在客厅里的栾若熏自言自语着。

  栾若良无奈地摇摇头。

  几天下来,栾若熏的情绪总算是比较平抚,但她仍然每天骚扰辛扬天,要他找出罗世宗。

  只有她最清楚自己的个性,她一定要拿罗世宗的血和肉来祭吟萱。吟萱死前的不甘,她要罗世宗拿命来抵偿!否则有一大她会被沉重的自责和仇恨给淹没。

  "若熏,你看,你企划的广告播出来了。"在厨房忙了老半天,栾若良拿出一盘水果出来,正巧看见电视上正止播放肆长聿那支广告。

  "若熏。这支广告真不错,把肆长聿的优点全展露出来。"栾若良旁敲侧击地探问她。

  没办法,肆长聿不知道已经连续吃了几次若熏的闭门羹,再这样下去,她怕这幺好的男人会跑了。

  栾若熏面无表情地关掉电视。"这个企划是吟萱做的。"

  "哦。"唉,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只是想帮肆长聿的忙罢了。

  "大姐,我和肆长聿的事我自会斟酌,你别替我担心。"栾若熏正眼瞧着大姐。她怎会不知道大姐在打什幺主意呢?

  "可是我觉得这样对肆先生很不公平。"虽然她不懂若熏为什幺要这样对待肆长聿,但她确实看到他对若熏的真心。

  "我没有生他的气。"栾若熏叹了一口气。"我只是很气我自己,为什幺吟萱有危险时我是和这个人在一起?我常想,如果那个时候我再快个一分钟,不,三十秒就够了,或许我就可以救到吟萱,而不是变成现在这种情况。"

  "那不是你的错,没有人可以知道结果会如何。"她知道若熏很自责,但她毕竟下是神哪!"我知道,早在事情发生的三十分钟前我就预知到了。"如果那个时候肆长聿不要吻她,她或许就可以化解这次的劫难。

  她知道吟萱已经死了,再说什幺都是屁话,也不能换回活生生的吟萱,但她还是忍不住责怪自己。

  "若熏……"栾若良还想说些什幺,却传来阵阵门铃声,只见若熏已自动地往门口走去。"若熏,你给我坐下,如果是肆先生来了,我要你和他好好谈一谈。"

  栾若良坚定的语气容不得她有任何的辩驳,她只好乖乖地坐回原位。

  可是去开门回来的栾若良,带进来的客人不是肆长聿,而是他的继母--佟曼奴。

  看她大摇大摆地走进来,栾若熏只是冷冷地睇她一眼,随即又不屑的将视线调开。

  "若熏,她说是你的朋友。"栾若良表面上大方地款待佟曼奴坐下,心中却诧异不已。

  有人说,这世界上一定可以找出和自己相像的三个人,可是这个女人未免和若熏良得太像了。

  "我可没有她这种厚颜无耻的朋友。"像是冷笑般,栾若熏从鼻间哼出轻蔑的声音。

  "可别这幺说,我今天是有要紧事找你。"佟曼奴笑里藏刀地卖着关子,狐媚的眼飘呀飘的。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反正只要是你找上门来,铁定没什幺好事!"栾若熏厌恶地闭上眼,连多看她一秒都嫌累。

  面对栾若熏无礼的对待,佟曼奴也只能努力的挤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我怀了长聿的孩子,已经三个多月。"

  怎样,这个回答总可以震撼住她了吧!有哪个女人能够容忍自己的伴侣偷腥而面不改色的。

  栾若熏狂佞地半挑起眉,瞟了她一眼,随即不痛不痒地说:"果真是不要脸的女人,你有了继子的孩子,亏你还能够这样不知廉耻、耀武扬威地到我这里来撒野。你未免把商界大老看得太轻了,你想,一旦让他知道你这样背着他和他儿子胡搞瞎搞,他会放过你吗?"

  该死!她不应该是这种反应的,为什幺她连脸色也没有改变?佟曼奴愣了一会儿才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反驳:"我跟长聿的事是在他之前,他不能责怪我。"

  "那又如何?你敢说你跟他没有任何苟合之事?"栾若熏满脸鄙夷地直盯着佟曼奴。"你别以为用这个方法就·以抓住肆长聿这张长期饭票,也别以为说这种话就能奈我何!"

  栾若熏咄咄逼人的指责,让佟曼奴不禁扪心自问,为什幺自己老是屈居下风?

  "不管怎样,长聿一定会为了孩子跟我在一起?你就别嘴硬了,开个数字吧,我会全数付给你。"不行,不能自乱阵脚,佟曼奴提起勇气面对怒目相向的栾若熏。

  "你想拿钱砸我?说你没脑袋,你还不承认,栾氏所拥有的各项事业或许比不上肆方集团,但在业界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企业,你竟然会想出这种办法。"栾若熏将佟曼奴拿出来的支票在面前甩了二下,随即狂笑出声。"你别笑死人了,两百万?连我一个月的零用钱都不够,你凭什幺用钱砸我?"

  "我……我只能拿出这些,不够的我可以叫长聿开支票给你!"佟曼奴毕生没遭受过这样的耻辱,气得她满脸通红。

  "好,那等肆长聿亲口来跟我说才算数。"栾若熏笑了开来,邪气地靠向她。"我说你不只是没脑袋,还是个透明人。"

  "什幺意思?难道栾若熏多读点书一定就比她聪明吗?否则自己为何老是听不懂她说的话?

  "我看着你,就可以直接看穿你,而且还可以看到你背后的沙发椅,你说这样可不可悲?"啧,虚有其表的空壳子。

  "你……"佟曼奴一了解她的意思,气得"你"了老半天仍说不出半句话来。斗不过这个女人,她可以改向肆长聿下手。

  一打定主意,佟曼奴像只丧家之犬急得落荒而逃,再也不想留下来听栾若熏那些恶毒的话语。

  "下次还想自取其辱的话,我一定奉陪到底。"栾若熏仍不忘辛辣地嘲讽她几句。

  一直站在一旁发呆的栾若良,从头到尾都听不懂她们之间的对话,直到大门砰的一声关上,她才回过神来。

  "这是怎幺回事?"虽然觉得现在的气氛不适合问这种问题,栾若良还是敌不过内心的好奇。

  "没事,她是一个疯婆娘。"还好距离中餐的时间已经很久,否则光看她那一张炫耀的嘴脸,她怕自己会把大姐精心制作的意大利肉酱面给尽数吐出来。

  她怀孕关她屁事?神经病,那幺喜欢肆长聿的话,把他抢走不就得了,干嘛跟她废话连篇?

  栾若熏气恼了牛天,突然又听到门铃声,一时火烧心头,她快步冲至门边,一开门也不管来老是谁劈头就骂:"你真是比茅房里的苍蝇还粘人,跟你拥有同一张脸,我还真想去整容……"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撒旦的猎物  下一页
第1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菁的作品<<撒旦的猎物>>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