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菁 > 撒旦的猎物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撒旦的猎物  下一页

撒旦的猎物  第12页    作者:丹菁

  一想到她,肆长聿不禁露出一抹恋爱中的人才有的甜笑,让佟曼奴和肆郡尧都看傻了眼。

  "好、好,栾氏跟咱们家倒还搭得过去,这个媳妇儿我不反对。"

  明眼人一瞧就知道,肆长聿是中了爱情的毒。

  "我才不管你反不反对,反正这个老婆我是要定了。"话一落下,像是报告完例行公事般,他转身立即走人。

  第六章

  看着肆长聿坚毅离去的背影,佟曼奴赶紧直追在后,-直到追出庭院外的停车棚才追到刚要坐进车内的肆长聿。

  "长聿,你要走了?"佟曼奴的纤手一放,正巧贴放在他刚强的男性象征上。

  "有什幺事吗,继母?"肆长聿低着头看着她的巧手,咧开一抹森冷的笑。

  他开始怀疑以前的自己可能是一个大笨蛋,否则怎会没发现这个女人的心机是何其的重。

  "长聿,你好久没回来了,才坐一会儿就要走,我舍……不得。"佟曼奴不理会他的措辞,媚眼一挑,企图像往常一般勾引肆长聿。

  不等他的回答,佟曼奴信心满满地扯开他腰间的皮带,体贴的解开他的束缚,单手擒住他的灼热。

  "住手!"肆长聿蹙紧浓眉,伸出手将她推出去,力道之大让佟曼奴整个人倒在沙地上狼狈不堪。

  "你……"趴伏在地上的佟曼奴瞠圆双眼,不敢置信的直瞅着他。

  "你已经结婚了,请放尊重!"肆长聿快速地将自己的衣物整理好,以不带情感的双眸斜睨着她。

  "你……"像是想到什幺似的,佟曼奴又不知耻地挨近肆长聿身边。"你是因为我嫁给你的父亲,所以你在生我的气。"

  "不,我是生我自己的气,气自己当初怎幺会喜欢上你这种水性杨花、爱慕虚荣的女人。"他真是瞎了狗眼!"我不是为了钱才和你父亲结婚,我是……"佟曼奴没想到他会有这种反应,顿时脑中一片空白,压根不知道该说什幺才能粉饰太平。

  "你是为了什幺我管不着,反正你只管好好地伺候我家老头,让他在残存的这几年快活、快活吧。"

  "那幺你真的要结婚了?"佟曼奴不想再屈居下风,细眉一挑,不再扮演楚楚可怜的后母角色。

  "如果没意外的话。"丢下这句话,肆长聿连多待一秒的心情都没有,立即上车驱动方向盘、油门一踩,扬长而去。

  除去娇媚动人、婉约可人的面具,佟曼奴恶狠狠地瞪着远去的车子。

  "该死,当年果然是下错筹码,不该将赌注压在肆郡尧身上。可是谁又能猜得到他会马上退位给肆长聿呢?"佟曼奴拍拍身上的沙土,紧拧着眉。"如果这老头一死,我将连一点保障都没有,到时该找谁依靠呢?"

  "肆长聿这块肥肉我是不会让他溜走的!"她想着电视画面中充满男性性感魅力的他,不禁让她心荡神驰。

  "栾若熏……"佟曼奴自言自语地念着:"找个机会去会一会她,看看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丫头。"

  ☆  ☆  ☆

  翌门一早,栾氏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传进访客,栾若熏好奇地抬起头。"我就是栾若熏,请问你是……"她直盯着眼前脸蛋几乎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子。

  佟曼奴毫不客气地盯着栾若熏端详一番,随即露出一个魅人的笑。"我是佟曼奴,肆长聿的继母。"

  听到她就是自个儿猜测中的人物时,栾若熏以眼神示意沉吟萱先离开办公室。"请这边坐。"

  指引佟曼奴坐在一旁的小沙发上,栾若熏随即倒一杯咖啡给她。

  "请问你有什幺事吗?"栾若熏强迫自己要装得和颜悦色,以迎接她即将说出口的辛辣言语。

  她知道肆长聿爱的人是佟曼奴,但她不懂,为什幺她会变成肆长聿的继母;不过,现在她懂了。

  有几个人能逃过她的眼呢?佟曼奴眼中是一片抹黑的布幕,看不到一丝光亮,不用想也知道这代表着什幺。

  "我今天是代替长聿他父亲来这儿瞧瞧他未来的媳妇儿,你别太介意。"佟曼奴扯起笑容说。

  "我们还没论及婚嫁……"栾若熏稍微卖了个关子,轻睇着脸部微微变色的佟曼奴。"以后的事……谁都猜不准。"

  看媳妇儿?八字都还没一撇,哪里来的媳妇儿?她不用大脑想都可以知道,这女人找她绝对没安好心眼。

  "是吗?"佟曼奴眯起经过细致妆点的眸子,梭巡着栾若熏脸上的表情。"可咱们家的长聿倒是挺喜欢你的。"

  啧,不过是个替代她的小女娃儿,竟然对她这般无礼!"我当然知道他是喜欢我的。"无聊的女人,有屁还不快放,专门耽误她宝贵的时间。

  "这样子啊……"佟曼奴扯起她专业的标准笑容,带着胜利的气势轻蔑地看着栾若熏。"可老爷子他似乎……不怎幺赞成你们的交往。"

  "是吗?不过你可以叫老爷子放心,我是和他的儿子交往并不是和他交往,所以不劳他费心。"栾若熏对答如流,一语双关地应对。

  虽然她们的模样挺相似,不过若沦知识、脑袋,她绝对不会输给这个没大脑的女人。

  竟敢深入别人家门院,到她面前耀武扬威!她可真是找错对象了,她栾若熏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想跟她斗?下辈子吧!意会到栾若熏话中的意思,佟曼奴不怒反笑地说:"可这婚姻大事,向来都是父母作主,轮不到你们晚辈开口。"

  这女娃儿嘴巴溜得很,她也不能输给她。佟曼奴在心中思忖着,从没遇过这幺难对付的家伙。

  她不说倒还好,一说起这种八股的话意,立即惹得栾若熏扯起讥讽的浅笑。"唉,现在都快进入二十一世纪,怎幺还有人会说这种迂腐的话,这老爷子真的是年纪大了,跟不上我们年轻人的脚步,你说是不是?"

  拐弯抹角地骂得对方无言以对一直被栾若熏奉为至高的喜悦;虽然她还无法像栾若心那样骂得对方头破血流、气绝身亡,但也算有得到"恶毒秘诀"的真传。

  一席话说下来,佟曼奴是撑得冷汗直流、全身打颤,分不清楚是气极了还是恼羞成怒。

  "自古有云,朱门对朱门,竹门对竹门,栾若熏小姐可别想高攀。"佟曼奴挺直背脊,咄咄逼人地说。

  "此言差矣。"啊,这真是一门让她愉悦到极点的学问,让她不禁笑弯眼。

  "若说到栾氏的丰功伟业,绝对是可以和肆方集团相提并论,举例来说,从你早上一起床,总会有听音乐的习惯,否则总会有看电视、听听广播,亦或者参加各式各样的展览会吧?在你举目可见的地方就有我栾氏的存在,虽然和肆方所经营的项目不同,但栾氏所跨足的领域之广是你所不能想象的,我想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门当尸对。"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撒旦的猎物  下一页
第1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菁的作品<<撒旦的猎物>>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