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菁 > 撒旦的猎物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撒旦的猎物  下一页

撒旦的猎物  第11页    作者:丹菁

  肆长聿没作多想,解开裤头的束缚,以他灼热的巨大硬挺摩挲着她早巳润泽的穴口,只求能解脱一点点的疼痛也好!他看着脸上泪水纵横的栾若熏,心中有着无限的怜惜,但他所能忍受的程度已到极限,他一刻都不想再多忍,急切地想要进入她的体内与她同欢……

  "啊……痛!"像飞上云端,在须臾间仿佛又坠入地狱;有股撕扯拉裂的痛楚袭击她,且那股痛楚更一直不停地遽增,撩拨着她更深处的另一簇火焰……

  肆长聿的汗水滴落在栾若熏轻颤的胸上,他咬着牙慢慢将他的巨大完全挤入她狭小的甬道里。"你太紧了……再放松一点……"

  栾若熏像个勤勉的学生将他的指导融会贯通,逐渐放松自己紧绷的身体,待疼痛稍减一点,她便将一双玉腿圈在他的腰上,希冀他开始律动,让他知道她想要更多。

  她的举动鼓舞了他,咬紧牙关,他缓缓地抽离,再缓缓地推进,直到他感觉她的甬道不再如刚才那般紧绷才恣意地加快律动,加深每一次的抽送。

  "啊……"她不知道自已是怎幺了,即使感觉自己此刻正像个荡妇般地向他索求,她依然无法停止喉咙间的呻吟。

  火焰一阵阵熨烫着她的肌肤,令她不能反抗,只能乖巧地让这份陌生的情欲将她带到更多冲击的领域里。

  看着栾若熏醉眼神驰地诱惑着他,肆长聿更是无法抑制地加速每一次的抽离和推入,就在他即将溃堤的刹那,他突然静止了,低重的气息全喷在栾若熏的双峰之间。

  "怎幺了?"看他突然停止,栾若熏不明就里地催促他,双手像带了魔力般地抚弄他如钢铁般强硬的胸肌。

  肆长聿猝然起身坐在床上,将栾若熏拉进他的怀里,暂时抽离她的身体让她背对着自己,然后以双腿将她的双腿分得更开,再将他灼热的硬挺送入她的体内,带给她不一样的震撼。

  "啊……不要……"突来的挺进让栾若熏毫无防备地喊出口,让她不停地蠕动以抗拒这样的姿势。羞死人了,他怎幺可以这样!肆长聿不理会她的挣扎,大手伸至两人的结合处摩挲逗弄着,企图引燃她更炽烈的欲火。

  他沉重的鼻息喷在她的耳际,搔逗着她的思绪,慢慢地抬高她的臀,在即将抽离的那一刻,再深深地刺入她的甬道中。

  感受巨大的硬挺被紧紧地包围住,融入她湿热的甬道中,栾若熏的体内被激起一阵阵的抽搐,直到她不能承受时,他又恶劣地停止,待她的呼吸渐缓,才又展开另一波攻势。

  享受无止境的欢愉,栾若熏却在此刻看到肆长聿封锁的心--

  他在她面前打开心中的那面锈门,引导她看见他内心深锁的孤独和寂寞。

  这一刻她才顿然明白,他只是在等待,像一个孩子般等待着一个爱他的人以拯救他孤寂的灵魂……

  噢!糟了,看到他的内心,她反而有一股几欲沦落、沉醉在他心中的冲动。

  驾驭不了他……她怕她的心就要让他给偷走了……

  夜晚不知不觉变成早晨,在他们的狂热炙爱中,时间仿佛没有交界……

  ☆  ☆  ☆

  一个星期后广告的毛带老早就送出去,广告也在昨晚正式首播。

  这一播,不仅掀起一波女人的呐喊,更引起许多影剧新闻记者争先恐后地捕风捉影。最可怕的是,在肆方集团的创始人家中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你到底在做什幺?一个堂堂商业大亨居然搞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肆方集团创始人肆郡尧虽然年已六旬,仍是老当益壮,扯着低哑的嗓子大骂这个不受教的儿子。

  "我又没有做什幺。"肆长聿意兴阑珊、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

  一派轻闲自在地坐在沙发上,肆长聿无惧于父亲传来的杀人目光,迳自环顾四周。举目皆是奢靡华丽的装饰品,满室琳琅满目、金辉灿烂。

  老头子的品味真让人不敢恭维。肆长聿轻佻地抽着烟,在心中万般唾弃地想。

  "你这样简直就像个卖肉的妓女,拍这种不上眼的东西,你还说这没什幺!"肆郡尧气急败坏地大吼。

  肆长聿顺着父亲所指的方向望去,看着电视中自已活力奔放的模样,不禁笑咧了嘴。"怎会不上眼?有多少女人可是对我趋之若鹜,你真是老花眼了。"他毫不客气地顶嘴。

  开玩笑,这一支广告帮了他多少忙!而他居然说这是不上眼的东西,老人家果然是老了不中用。

  "你是我肆方集团的继承人,居然像个荡妇一样对着镜头扭腰摆臀,你要我拿什幺脸去见外界的大众?"不看还好,越看他越火大,这是成何体统、成何体统!昨天一开播这支广告,肆长聿马上被大批的媒体包围,追问有关这支广告的问题,报纸更是不客气地揭露各种八卦,连他几百年前的风流韵史都被挖出来,简直是无聊透顶!"你不需要拿什幺脸去见大众,问题是出在我身上,我自会斟酌、圆满解决,不劳你费心。"

  "这是你对父亲该有的态度吗?早知道你是这副德行,打你生出来的时候我就应该掐死你,哪容得了你在这儿忤逆我!"肆郡尧一时气不过,心脏猛地剧烈跳动,险些昏死过去,适逢他的新婚妻子及时赶过来,让他服下药,否则他真要驾鹤归西了。

  "长聿,你就少说两句吧,你爸爸最近身体不太好。"佟曼奴轻蹙着眉说。

  肆长聿看着佟曼奴精雕细琢的冶丽面容,对于面前这一幕老夫少妻图,不禁觉得好笑。她原本该是他的妻,现在却成为他父亲的老婆、他的继母……哼,这可是当初谁也料想不到的事。

  "你不是要我赶紧完成终身大事吗?现在为了讨我心爱的女人欢心,做这一点小牺牲,哪算得了什幺。"佟曼奴的出现,让肆长聿蓦地换了个话题。

  和栾若熏接触频繁之后,他突然发现原来佟曼奴和她根本一点都不相似;当年他迷恋佟曼奴的脸蛋,但现在他要的更多,不只要脸蛋,更要有才识和狩猎的标悍精神才行。

  他知道自己现在想要的人是栾若熏,而且是因为她这个人,不再因为她是佟曼奴的影子。

  "你有心要结婚了吗?"听到这个消息,肆郡尧的身体即使再不堪,也要找他问清楚。

  能够含饴弄孙一直是他最大的心愿,现在他就要完成这个愿望了吗?"长聿,对方是哪一家的小姐?如果看对了眼,就得赶紧娶回家,免得夜长梦多。"

  那乍然还红的脸庞肆长聿看在眼里,心中直觉得好笑;明明是一个快要走进棺材里的人了,还那幺好色,也难怪他身体一直好不了。

  夜长梦多?当初他父亲就是怕夜长梦多才会不择手段强占他自己儿子的女友。这种行为他可是敬谢不敏,不屑、不齿到极点!反观在一旁脸色难看的佟曼奴和老头子眸光熠熠的开心模样,真是让人赞叹这是一出完美的爆笑剧!忍住心头的笑意,肆长聿徐缓地开了口:"她是目前栾氏传播公司的负责人,栾若熏小姐。"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撒旦的猎物  下一页
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菁的作品<<撒旦的猎物>>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