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朱轻 > 相思难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相思难耐  第9页    作者:朱轻

  自小在宫中长大,与太子一起读书,心中除了家,更有国,心怀天下,想要有所作为,十岁那年离开京城时,他答应过太子,十年后回京与他一同努力,为共同的梦想。

  而如今,这样的梦想快要实现了。

  他伸手望着自己的手掌,修长的指,从会握笔开始,就没有放下过,想要握在手中的东西那么多、那么重要,只是——那双带着委屈的水眸又出现在他的眼前,她本是不谙世事的女孩,虽然一直辛苦地追在他的身后,但她也自有自己的快乐,可如今他给她的难过,却伤害那么大,她……

  当一具带着微凉气息的身子软软地靠向他时,宋行奕想得入神的思緒猛地清醒过来,浑身一震「思如……」

  绝望的、强烈的吻铺天盖地般涌了过来,谷思如抱紧他,重重地吻着他,在他开口唤她时,她的舌头探了进去。他对她的诱惑,从来都是没有抵抗力的,拥住她,拿回主动深深地亲吻,唇齿相依、唾沫相换,她翻身到他的身上,手指在他身上狂乱地摸索着,解着他的中衣。

  「思如……」宋行奕在亲吻的空隙间伸手阻止她的动作。

  谷思如漂亮的眼睛里有着热烈有着微微的怒火,又狂野又愤怒地低吼,「你再阻止我,别怪我对你用强。」

  一向自若的宋行奕,有一时间的愣怔。回过神来不由得失笑,「思如,这样不可以。」

  她理都不理,直接伸手剥掉他的衣裳,当他赤裸的胸膛露出来后,她低头咬住他的乳头,重重地一咬。

  他粗喘了声,呼吸一瞬间乱了。

  她的手在他的胸膛上抚摸着,一路往下,顺着紧实的线条探至腰部,刚要伸手进去,他一把抓住,「思如!」谷思如直起身子,一把按住他的手腕,然后动手解他的裤子,她是有武功的人,真心要用强,他又怎么可能阻止得了?

  当他的裤子被解开之后,他坚挺的欲望,就那样毫无遮挡地袒露在她在面前,她有一瞬间的愣怔。

  虽然今晚是鼓足了勇气潜进他的房间的,虽然之前偶尔有几次,她也伸手碰到过这个东西,但这样看到却还是第—次。

  她有点被吓到了!

  明明宋行奕是那样的温文尔雅,明明并不是那种浑身肌肉的粗野汉子,可他的那里,实在是非常吓人,那种生猛

  的力量、那种饱满的灼热,她……今晚可以活下来吗?

  他跟书上画的,也实在差太多了吧?谷思如在心底里暗骂,老爹偷藏的那些书都是瞎扯骗人的。

  「思如,不要冲动。」他的脸颊发热。这样直接展露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多少还是有些窘迫的。

  冲动?对喔,她终于想到了今晚来的目的,哼,她可是谷思如,怎么可能被这个就吓到了?呃……虽然真的有吓到啦。

  「宋行奕,我想要你。」她直接宣布道,然后低头再吻他。

  「你……你会……后悔的……」宋行奕侧过头闪躲着,还是努力想要劝她。

  「我不做才会后悔。」她抬头瞪他,「这般婆婆妈妈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呀?不就是男欢女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顿住,半晌,无奈地苦笑,伸手抚过她的脸颊,「这样的勇气,究竟是愚勇呢,还是可嘉?」

  「想那么多做什么?」谷思如看向他,眼底一片澄明,「我只知道我喜欢你、爱你,想要跟你在一起,就是这么简单而己。」

  宋行奕闻言一怔,继而失笑,是了,可不就是吗?她做的一切,都只是因为她想而己,那么他呢,他想不想?

  怎么可能不想?从花夕节那天开始,他就己经决定坦然面对自己的心,她是他喜欢的女孩,亲吻、拥抱,再怎么接近都嫌不够。

  他自然是想的,那这一切,又还有什么问题?

  第6章(1)

  春宵苦短,再热烈的拥抱、再甜的亲吻、再激烈的欢爱,都随着晨曦初透窗棂而转成淡淡的忧伤,即便如何不情愿都好,分离的时刻还是到来了。

  谷思如反常地没有出来给宋行奕送行。

  「只怕这孩子在家里伤心呢。」宋老夫人叹息地榣头,伸手拍了拍孙子的肩膀,「思思是个好女孩,你可不要辜负了她。」

  宋行类不着痕迹地碰了碰腰间,「祖母放心,孙儿定不负她。」

  「如此甚好。」

  于是宋行奕在祖父要忠君爱国的叮嘱,及祖母的不舍之情里,翻身上马,带着三名随从,朝京城出发。

  刚出如意城,就听见后面有马蹄声疾速奔来,远方传来唤他的声音,他转头,看见两骑朝他飞奔而来,是谷思如跟雷成浩。

  她在接近他时,一勒马绳,灵骏的马儿嘶鸣着扬蹄,在他的身边停了下来。

  他定定地望着她,看她苍白的容颜、红肿的眼皮,心里泛起强烈的痛,「不是说好不送的吗?」今晨她躺在他的怀里哭泣时,他抱着她轻轻地唤,她就说等他定时一定不来送,免得自己舍不得。

  结果,她还是来了,到底不论怎样,都是不舍。

  「我只是想……再看看你。」说这句话时,她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哽咽。

  「那便看吧。」

  —时间,除了互相凝视的炽热眼神,一片安静。

  「少爷,若是再不走,怕会误了船期。」随从在一旁小声地提醒。

  是了,再难过、再不舍,他还是要定的。

  宋行奕从腰间拿出一个小小的包,轻轻地打开,那些破碎的布料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沉稳的配色、细致的丝绸,那是她花夕节为他做的荷包,只是还未送出便被赌气绞碎了。

  这么多旁人在,话不能明说,他只是想要告诉她,他会一直将她放在心里。

  谷思如懂了,看到那些碎片时,情绪一下子失控,「宋行奕,我不要……」一只手突然伸出来,从后面拉住她的衣服,「思思,该回去了,你姊姊还在家等着你回去呢。」

  「我不要!」她伸手去夺缰绳,脾气爆发,她不要宋行奕走,她舍不得……

  生气时的谷思如,任何人都不是她的对手,雷成浩阻拦得非常艰难,可他没有办法,他的情如说过,如果谷思如今儿不能回去,那么他雷成浩这辈子休想娶她进门!这个威胁可大了,雷成浩就算拼了命也要把谷思如带回去。可这个时候,谁能制得住谷思如?

  「思如。」清清浅浅的两个字,定住了谷思如激烈的动作。

  她回头,看向自己心爱的人。

  「等我。」他看了她一跟,然后掉转马头,毅然地策马前行。

  她死死地咬着唇,想要拉缰绳去追,却被雷成浩用力地扯在手中,瞪大了眼睛一脸的绝不妥协,她只能忍住眼泪看他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一瞬间痛得无法呼吸。

  从如意城到京城,足足走了十二天。

  宋行奕刚进宋家在京城的宅邸,还未来得及洗去一身的尘埃,就被太子急召入宫了。

  多年未见的好友再次重逢,不论怎样,都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尤其是多年没见,彼此除了成熟了,少时相伴的熟悉感觉,在再见之后,又找了回来。

  「你总算回来了。」一记带着些微力道的拳头捶在宋行奕的胸口,也带回了当年的那种真挚的情谊。

  当今的太子殿下邵俞轩年岁与宋行奕相当,气质却很不一样,宋行奕斯文儒雅,翩翩公子如玉,邵俞轩却是浓眉大眼,贵气天成,他的性格很是爽朗,当然,仅止于能让他交心的朋友,比如宋行奕。

  「太子相召,不敢不回。」宋行奕微微地弯腰行了个礼。

  邵俞轩伸手扶起他,「你若再不回,恐怕明希要跟我翻脸了,这么多年,她可是天天在我耳边念着你呢,好在父皇这方面管得严,不然以她的任性只怕早就出宫去我你了。」

  「嗯,我想除了想你外,一切应该算好的。」邵俞轩抚着下巴微笑着说道。

  宋行奕淡淡地一笑,并不接这个话题。

  「去准备酒宴,本王要与行奕好好地痛饮一番。」邵俞轩吩咐身边的掌事太监。

  「是。」能跟在太子身边的都是非常有眼色的人,行完礼之后都告退了。

  偌大的厅堂立刻只剩下太子与宋行奕两人。

  「行奕。」邵俞轩脸上的笑容己经变得无比严肃,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一天,我等了足足十年。」

  宋行奕定定地回望他,「行奕亦然。」

  到此刻,所有的事情才进入正题。

  宋行奕离开,己经足足一个月,三十天,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了。

  谷思如坐在花园里,双手捧颊,呆呆地望着天上的月亮。

  —袭披风轻轻地罩在她的身上,「思思,外面风冷,不要著凉了。」

  看见是二姊谷情如,谷恩如赶紧起来扶她,「二姊,你怀着身孕,怎么跑到外面来了?今儿下了雪,路都是滑的。」不由地生气地数落二姊身边的侍女,「你们怎么搞的?这么冷的天还让二姊出来走动,若是摔了可怎么好?」

  「好了,别发脾气。」谷情如连忙伸手拉住小妹,「我是睡了一整天,腰有点酸,所以想出来走走。」

  「那也不能到这里来,到处都是积雪。」她还是生气。

  自家的小妹,还是生气时最有活力,谷情如微笑地望着妹姝,「既如此,思思可愿陪我去波心阁里坐坐?好久没有出来走走,倒是极想念那里的景色。」

  二姊是担心她坐在外面会着凉,谷思如怎么可能不明白呢?她伸手搀着谷情如的手,「那便走吧,在站久一点,小心冷着我的外甥。」

  「这话可别让雷成浩听到,小心他翻脸。」谷情如捂着唇笑了,雷成浩想生女儿想疯了,孩子才三个月,他就准备了一堆女孩儿的花衣裳,谁说这个是儿子,他立刻臭脸。

  「他说是女儿就是女儿吗?我偏说是儿子,将来他长大了,我还要教他骑马、习武呢。」

  穿过花园的小径,波心阁己然在望。

  谷大虎当年为了讨好妻子,花了大量的钱財买下屋后的一座山,引来山上的活水在家里造了个漂亮的湖,临湖建了个波心阁,因为临水,夏季倒是分外凉快,冬天的时候里面烧着熊熊的炭火,放下隔帘,既不闷又暖和,难得的是还有好景致,倒是成为家里妻子、女儿们最爱的地方。

  「那自然好。」只是等她孩子长大,她的思思也己经远嫁京城了,只不过这话现在不能提出来,不然又惹得妹妹伤心。

  进到波心阁,里面早有伶俐的丫头拨旺了炭火,因为谷情如有着身孕,所以不能燃香,就略打开窗透透气。

  谷思如扶着姊姊在窗边坐好,谷情如的侍女紫萱上前接过主子的暖手捂,再将温度刚好的暖手炉递上去,其实谷思如也有贴身丫鬟服侍,只是她从小就爱自由,不受拘束,嫌有丫头跟着费事,所以她的丫鬟只在她房里处理日常琐事,并不跟在她身边,加上她经常在外跑,早就习惯做事亲力亲为。

  除下披风后,紧挨着二姊坐好,看着二姊慢慢地喝下丫头们刚刚端上的热热的红枣桂圆湯后,这才拿起自己的喝起来。

  谷情如看了紫萱一眼,紫萱立刻会意地带着众人退了下去,让姊妹两个可以好好地聊天。

  第6章(2)

  谷思如看着湖面上结起薄薄的冰,映着空中那一轮月亮清冷无双。

  「二姊,你说京城现下只怕很冷了吧?」

  「是,听说去京城的河都冻起来了,现在只能走陆路了,怕是很花时日。」二姊真是贴心,谷思如朝姊姊甜甜一笑,「二姊不必担心我,我都知道的。」宋行奕离开一个月了,还未有只言片语送回来,二姊怕她担心,在拐弯地安慰自己呢。

  「行奕刚到京城,「怕事情太忙呢。」既然妹妹这么坦然,她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第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朱轻的作品<<相思难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