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朱轻 > 相思难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相思难耐  第8页    作者:朱轻

  「不够。」她不满地嘟起红唇,拉起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胸前,要他继续。

  他情不自禁地再度握紧那香滑绵软,却在下一瞬间用尽生平气力才勉强松开手,拉起她的衣襟,替她整理早己凌乱不堪的衣裳。

  「宋行奕!」谷思如娇娇地抗议。

  「不可以,思如。」宋行奕不顾她的反抗,坚持为她把衣物都穿好。

  「我想要跟你在一起。」她大大的眼睛里有着委屈。

  「我知道。」他拉她起身,望进她的眼眸深处,「可是我想要珍借你。」她那样单纯、那样美好,值得他认真地小心地对待,不是在这里,不是在书房。

  是谁说他正经、他严肃、他不解风情呢?这么普通的一句话,却甜入了她的心底深处,「宋行奕。」

  「嗯?」

  「你真好。」谷思如抱紧他,「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

  宋行奕眼眸一沉,「喜欢吗?」

  「嗯。」她点头,「非素喜欢。」

  他低头望向她,「那便喜欢吧。」

  就像她说的,自己的心只有自己知道,管她是真的喜欢也好,不甘心也罢,他们一起度过的十年不是假的,她待他的用心不会是假的,从此以后,他再也不会因这样的心情而纠结了。

  时间久了,终究都会是真的。

  宋行奕二十岁的生辰刚过,京城就传来了圣上的旨意,让宋行奕十一月初三进京面圣。

  意思己经很明显了,皇上要宋行奕入仕,能耐着性子等了这么些年,己经是非常给宋家面子,毕竟皇上早就看中了宋行奕的才华。

  消息传到谷思如的耳里时,她的眼眶都发红了,傻傻地站在那里半晌,这才回神飞快地往宋府跑去。

  推开他书房的门,看见那个温雅的男子安静地坐在當边,手里执着一册书卷慢慢地翻着,明黄的圣旨就摆在书桌上,刺目而且惊心。

  她看到那抹黄色,心就不断地往下沉去。

  「思如。」宋行奕看到了她的神色,自然明白她此时的心情。

  「你要走了……」谷恩如怔怔地望着那道圣旨,喃喃地说道。

  「是。」这是事实,瞒着没有任何意义。

  「你要走了……」除了重复这句话,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她一直在担心,哪怕在他怀里的时候,都在害怕着,从来都是知道他二十岁之后就要回京城的,她以为自己已经可以面对了,可原来这一天到来时,她还是接受不了。

  京城那样的繁华,她又不在他的身边,他会不会,会不会就此忘了她?

  「思如。」宋行奕放下书本,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将她拥入怀里,「不要担我在这里。」

  暖暖的体温、熟悉的气息,谷思如要很用力咬着唇,才能让自己不流眼泪,伸手抱紧他的腰,脸蛋埋入他的胸膛,「宋行奕,我舍不得你。」他现在是在她的身边,可是下个月呢?明年呢?以后的岁月呢?他还会在她的身边吗?

  —句话,让他的心都跟着疼了起来,「我到京城安走下来,就会请父亲派人来你家提亲。」

  她惊讶地抬头望向他,「真的吗?」

  「是。」他捧住她的脸颊,「舍不得的,何止是你?」想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看不到这张容颜,看不到她灿烂的笑,他就心就闷闷地发痛。

  「你别去,可不可以?」如果她体贴、她温柔,她一定不会跟他说这样的话,可她不是萧寄雪,不是任何一个别的女人,她是谷思如,她只是单纯地想要跟他在一起,一天都不想分离,她怎么想,就怎么说了。

  那一瞬间,他很想答应,可是,他依旧是那个理智的宋行奕,他握住她的手,「来。」

  带着她走到书架前。

  他有一间非常宽阔的书房,也有一座非常巨大的书架,上面摆满一本本厚重的书籍。

  兵法、权谋、治世之道、警世之言,门类齐全,应有尽有。

  这样的书架,只要看到的人,都会被它的沉重给震撼到。

  「这一本……」宋行奕随手抽出书架上的一本书,「七岁那年,我便己熟读,迄今为止,我己然读过九遍。」看都未看,将书翻开递给她,「鹫乌击搏,必先翱翔。势凌霄汉,飞禽伙藏。审而下之,下必有伤。一夫突击,三军莫当。」

  谷思如低头看去,是马隆的「八阵总述」,翻开的那一页,正好是他刚刚背述的那一篇,她的手微微地一抖。

  「还有这本,是父亲在我十岁生辰时送我的,这本……」他像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应,只是专注地跟她讲每一本书的来历,讲他对这些书的感情,他讲的很认真,而她……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她就再也听不下去了,放下书本抱着他大哭起来。

  从记事开始,她就己经没有哭过了,阿娘和阿爹都说她脾气倔强起来,是非常可怕的,她毅力惊人,执着又坚毅,小时候习武再累、再苦都没有放弃,受伤了、流血了也不会哭泣,及笄之后,更加不可能哭泣。

  在她看来,有哭的时间,不如做别的事情更有意义。

  可今天,在他那样温柔平和的声音里,在他那样淡淡的述说中,谷思如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涌了出来。

  宋行奕没有安慰她,只是抱着她,任她在他的胸膛里狠狠地痛哭,不知哭了多久,也不知站了多久,她埋在他的怀里,哽咽着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地说道:「你到了京城,一定不准忘了我!」

  「不会的。」

  「不准跟别的女人说话,连看都不准看她们一眼。」

  「好。」

  第5章(2)

  他那么好说话、那么体贴,她反而又哭了出来,声音又响又脆,一点都不怕丟脸,不怕难为情,一直哭到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她才抽噎着说:「那你走吧,我不拦你。」

  宋行奕带她看到他的那个世界,那个她不熟悉,却一直都知道的世界。

  谷思如认识他十年,大部分的时间都陪在他的身边,他的勤奋与刻苦,她都是了解的,这世上,就是有一种人,对书、对知识有天生的热爱,他便是。

  他经纶满腹,他学富五车,他是一个十五岁便中了一甲状元的人,他不可能一辈子留在这小小的如意城。

  哪怕是为了她,哪怕是他愿意,她也不舍。

  他合该有更广大的天地,成为皇帝的得力臣子,一展他的鸿图大志,她不该也不能成为阻挡他的那个人。

  「思如,我会尽快来跟你提亲的。」宋行奕握着她的手放到唇边一吻,「相信我,很快我们就会在在一起。」

  「我相信。」他说过的话,从来都没有食言的。

  「我不在你身边的日子,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句话,差点又惹出谷思如的眼泪,她拼命地点头,「好。」

  「做什么事都可以,但一定要记得,保护好自己,不要让自己受伤。」

  她眨了眨眼睛,泪水滴落下来,「好。」他待她这样好,从来不会嫌弃她粗鲁,只要她开心,只要她好好的,她要怎样都是可以的。

  「最少三个月,最多半年,我就来迎娶你。」如今朝庭情势未明,皇上与太子急召,自然代表着事情棘手,他必须要先以最快的时间安定下来,才能带她上京。

  「嗯。」

  宋行奕抬手为她擦掉眼泪,可偏偏那样的多,怎么擦都擦不干,灼热的温度沾在指尖,一直浸到他的心底,让他的心撕扯般地疼着。

  他低头,吻上她温润的眼睛,唇里尝到了苦涩的滋味。

  情人间面对分离,泪水永远都是苦涩的,哪怕天真不知愁如谷思如,亦不能避免。

  由于十一月初三要到京城,所以宋行奕决定在十月十六这日起程。

  这下子整个宋府都忙碌起来了,虽然宋行奕要轻车简从,但毕竟他是宋家唯一的子孙,宋老太爷又怎么可能不重视?所以再简也有限,要准备的东西还是有一大堆。

  这些东西都不用谷思如来操心,她如今全副心思都放在宋行奕身上,整天从清晨到晚上都跟在他的身边,形影不离。

  这下子谷大虎不快了,「这宋家小子太不像话了,我本来看他知书这礼的,以为他是个明白人,谁知也这样不通世事,哪有整天勾着我宝贝闺女去他家的道理?我家思思的名声还要不要了?臭小子带坏我宝贝思思,看我饶不饶得了他!」

  瞧瞧,这世上可还有这样不讲道理的人没有?明明是他自己女儿成日里往别人家跑,他却一味地认定是宋行奕带坏他女儿,护短护成这样,真是没天理了,也不想想,他女儿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带坏别人就偷笑了。

  幸好,还有个明白事理的人可以治得住他。

  谷夫人一记眼风就制住了蠢蠢欲动的某人,「你想让你宝贝女儿生气,大可上门把行奕打一顿。」

  —句话,立刻浇熄了谷大虎刚起的歹心。

  谷夫人看了眼自家冲动的夫婿一眼,到底是粗鲁汉子不懂得女儿家纤细的心思,宋行奕就快离家,女儿要能舍得才怪了。

  不过宋行奕也算是行事有分寸的人,早在跟谷思如在一起后,就亲自上门来禀告过他门,并提及了与谷思如的婚事。

  当时谷大虎的眼睛可是瞪得像铜铃一样,他是一味的疼女儿,但女儿家的心事,他肯定是明白不了的,一直以为小女儿跟雷成浩订了亲,只等谷思如满十八岁就要嫁出去,谁知道,小女儿居然跟隔壁的宋小子好上了,要跟雷成浩退婚,最最让谷大虎吃惊的是——雷成浩二话不说就爽快地写了退婚书,再然后……居然跟他说要娶他的大女儿谷情如!

  搞什么,当他谷家女儿是土豆呀?小的跑了,拿大的抵?谁知道他还没发脾气呢,一向温婉的谷情如却大怒,并且一怒之下晕了过去,谷家立刻慌成一团,大夫来了之后,居然又扔出一个炸弹,谷情如有喜了……

  于是,宋行奕去谷家的那一天,谷家掀起了轩然大波。

  当然到如今用有的事情都平息下来了,谷情如与雷成浩的婚期也走下来了,谷思如跟宋行奕的事也算是订了。这个谷大虎再不满,也无能为力。

  不过阿爹的不高兴,谷思如现在可没办法顾及,她的心思被离愁占得满满的。

  深秋的夜早己凉了,这时的京城应该更冷吧,如意城地处南方,比京中要暖和一些,他到了京城,会不会适应不了?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宋行奕明天就要走了。她今天反而很早就回家了,她怕自己再在他身边待下去,会忍不住想要留他。

  而他,她知道,如果她再次开口留他,他会为了她不走的,只是那样的宋行奕,不会开心。

  这是二姊在谷思如几次想豁出去留宋行奕时,跟她说的话,其实这些道理她都明白的,她只是……舍不得他罢了。

  她伏入枕头里,忍住眼睛里的温润,想到至少有三个月的时间会看不到他,她就难过地快要疯掉了。

  谷思如很难过。

  而宋行奕躺在床上也毫无睡意,今晚祖母特意嘱咐他,让他早一点休息,明日清晨就要起来赶路,只是他今晚注定要辜负老人家的一番苦心了。

  事实上,自从决定要去京城之后,他每晚都很难成眠,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浮现谷思如的脸蛋。

  她灿烂地笑着的时候,就连灵动的大眼睛里都带着笑,像两弯月牙一般,可爱动人,可自从知道他要去京城后,那样的月牙再也看不到了。她本来就不是那种会假装没事的人,不高兴了装也装不出开心。

  她的眼睛里最近都是带着离愁的,偏偏这样的愁,是自己带给她的,所以就连安慰的话,他都说不出口。

  宋行奕想,只要谷思如说出口,他就不走,可他知道她不会说的,而他也知道,去京城除了是长辈们的期望,也是他的抱负。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第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朱轻的作品<<相思难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