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朱轻 > 相思难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相思难耐  第6页    作者:朱轻

  宋行弈叹息了声,将帕子放至她的手边,「擦擦汗吧,不然该着凉了。」

  「我着凉、我生病自是我的事,与你何干?」

  「赌气又何必?」她倔强的性子,他再了解不过,抬手,轻轻地为她擦干汗水,却又小心地不碰触到她的肌肤。

  她咬着唇,伸手推开他,「不用你假好心,你只要管好你的寄雪就够了,理我做什么?」

  唉,再霸道、再凶悍,终究还是孩子气,宋行奕抬手继续替她把汗擦干,这次她没有再坚持推开他,只是唇咬得更紧,一脸负气的模样。

  确定她脸上的汗都被擦掉之后,他伸手到她的面前,反转摊开,「给我吧。」

  谷思如朋明己经决定再也不理他的,可却仍忍不住问道:「什么?」

  「荷包。」

  「你怎么知道的?」问完又后悔地咬唇,她管他怎么知道的,真是的!

  他弯下腰拉起她的手掌,本就不细腻的手掌,此时全是被针戮出来的红点,她皮肤又白,看来分外惊心,「原不擅长做这个,何苦把自己弄得这么伤?」

  她感到一股酸涩,从心底直直地窜到鼻端,差点惹红了眼眶,「我伤我的,与你有什么关系?」

  宋行奕握紧她的手,深邃的眼晴定定地望着地,叹了一声,「要是真没关系,倒也简单了。」

  她挣扎着依旧想要抽出自己的手,他握住了不放,轻声说道:「寄雪的荷包,不是那样的意思。」

  谷思如顿住,半晌,气哼哼地说道:「你又知道她不是那样的意思了?」特意挑在花夕节送他荷包,不是那种意思,会是什么?

  「相信我,如果是那样的意思,我一定不会收的。」

  一直像是有把火在烧着的心,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他弯腰与她的眼睛平视,定定地看着她,「这样,你还不肯把你的东西给我吗?」

  「哪里有这样无赖的人?与她带着几分气恼与几分愉悦地抱怨道:「你又知道我有东西要给你?」

  宋行奕不说话,只是微微地笑着望着她。

  在那样温柔的笑里,谷思如生平第一次感到害羞,嗫嚅地说道:「我……我的可能没有萧寄雪的漂亮。」就算再不想承认,这是事实也得承认。

  「没关系,是我想要的。」

  她抬起头看着他,「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知道的。」

  「那你知道我今天送你礼物,代表什么吗?」

  他沉默了会,在她紧张的眼神中,微微地点头,「知道的。」

  「那你还想要吗?」

  「我若不想要,你会怎样?」

  她立刻翻脸,从怀里拿出自己绣了半个月才绣好的荷包,塞进他的手中,「管你要不要!反正你一定要收就对了!」

  零零碎碎的布料躺在他的掌中,被风一吹都散了开来,那一瞬间,他们都怔住了。

  谷思如这才想起来,刚刚自己太生气了,把辛苦做好的荷包用剑给绞碎了,如果不是最后想想舍不得,把那些残破的布料收起来,恐怕此时,连这些都没有了。

  可现在有这些,真的比较好吗?她望着那看不出原形的布料,首次感到不好意思。

  「这个是……」饶是宋行奕再天资聪颖,他也无法从那一堆残破不全的布料里,看出原来上面绣了些什么。

  「这个……」谷思如脸皮再厚,也不可能送给喜欢的人这样的东西,她伸手忙要抢回来,宋行奕却闪了开来。

  「送人的东西岂有要回去的道理?」

  「这个已经坏了,我再绣一个……」

  「不用了。」他握住她要再抢的手,「我很喜欢。」

  「胡说!连模样都看不清楚,怎么会喜欢?」

  「让我喜欢的,是你的心意。」他摊开她的手,抚过上面那红红的被针扎过的痕迹,「谷思如。」

  「嗯?」

  「我心里很欢喜。」

  她那些不高兴,彻底地消失了,「真的吗?」

  「嗯。」

  那甜甜的笑容,又重新出现在谷思如的脸上,「宋行奕,我也很欢喜。」她知道他是对她好的,他那样的性子,对任何人都很好,可她却知道,他待自己是不同的,就是这样的感觉,才让她这么多年来,一道都没有放弃。

  其实事情很简单的,他小小的一点鼓励,就足以支撑她朝他大步地飞奔。

  就如现在、就如此刻。

  她与他并肩坐在光滑的石头上,细细的月牙儿已经爬上了远方的山谷,清澈的湖水映着未褪的晚霞,微风一拂,泛起粼粼的波光,像是被搅动的水银一般,如梦似幻。

  谷思如的心就像那湖水一般,明媚而柔软,最爱这样的时光,只有他与她在一起。

  「宋行奕。」

  「嗯?」

  「我可以继续喜欢你吗?」

  宋行奕沉默了会,「我若说不可以,你会听吗?」

  「不会。」

  他失笑,「那为何要问?」

  「因为你若是答应了,我会开心。」

  「……」

  「宋行奕。」

  「嗯?」

  「萧寄雪她喜欢你,是吧?」其实她想问的是,「你也喜欢她吗?」可她不敢。

  呵呵,天不怕地不怕的谷思如,居然也有不敢的事情。

  「她今天送我荷包,不是那种意思。」他说得极慢,一点点地斟酌着如何说会比较好。

  这是宋行奕第二次跟她解释,关于那个荷包,关于萧寄雪。

  「那是什么意思?」明明今天是花夕节,若是有别的意思,大可不必挑今天来送,还说什么聪明,男人都是笨蛋!

  他又沉默了会,「事关她的隐私,我不方便多说,我只能说,那个荷包,只是单纯的荷包,没有任何意义。」

  她虽然依旧没有搞懂,但己经没那么介怀了,至少,他肯跟自己解释,她已然满意。

  「我绣的荷包,不如她的。」虽然不喜欢萧寄雪,但该承认的还是要承认,萧寄雪是出了名的才女,大家闺秀,她的父亲官拜翰林,从小到大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其实说起来,她才是真正与宋行奕相配之人。

  只是这世上,配又如何,不配又怎样?她谷思如只知道,她喜欢身边的这个男人,她在努力地向他靠近,她相信有一天,她也可以让宋行奕像她喜欢他一样喜欢自己。

  更何况,他待她不同,今天过后,她更加清楚。

  「嗯,这是事实。」

  他赞同的话还未落音,就得到她的怒目而视,她自己知道是一回事,他这样直接认同,她又有些生气。

  宋行奕失笑,真是个爱生气的家伙,脾气太坏,「可收到你的礼物,让我心欢喜。」

  轻松的一句话,又安抚掉她的怒气。

  「真的吗?」

  「嗯。」

  她笑得分外灿烂,也分外开心,望着月光下他温润如玉的脸庞,一时冲动,直起身子,在他的唇上快速地吻了一记。

  双唇相印的那一瞬问,两人俱是一怔。

  她的唇离开,两人对视的眼眸交织在一起,复杂而难解,半晌过后,她一点点地再度靠近他,看着他眼瞳里的自己越来越清晰,最终,她的唇再次与他的相触。

  那种心脏像是被人紧紧捧住的感觉又来了,谷思如的身子颤抖了下,在离开他的唇之前,被宋行奕一把搂住,揽入怀里重重地吻。

  都不是有经验的人,最初只是唇与唇的相吮、摩挲,却己然让彼此呼吸乱了。

  她的身子软成一团,偎入他的怀里,手臂抱紧他的脖子,在他的唇边细细地喘气,在吻与吻的空隙间,好奇地伸出舌轻轻地一舔……

  他浑身一僵,然后抱紧她再度深深地吻,试探性地伸舌吸吮,她抖得更加厉害,已然软成了一滩水。

  宋行奕抱着她从石头上滑了下未,躺入厚软的草丛里,谷思如在他身下,小小的、嫩嫩的一团,又娇又艳,她的舌头慢慢地学会与他的相吮,引得他喘息起来。

  「不……行。」他用尽所有的意志力,才勉强松开她的唇,望着她在月色的映照下泛着水光的嘴唇,心跳剧烈。

  「我还要。」她挺起身子去搂他,他伸手按住她的肩,努力地深呼吸克制自己。

  「不行。」

  她一向是任性的,想要怎样就怎样,他的阻拦又有什么用?最终又抱成一团,吻到一块。

  谷思如的唇软得不可思议,她在他身下,曲线玲珑,一点点不知危险地慢慢蠕动、拱弄着,宋行奕的喘息越来越急、越来越重,汗珠从额间滴落下来,最终,费尽生乎的努力,终于从唇齿间的缠绵中抽身出来。

  他松开她,粗粗地喘气。

  第4章(2)

  她衣裳凌乱,露出小半截雪白娇嫩的颈项,不满地唤道:「宋行奕。」

  「不可以。」他握住她搂上前的手掌。

  「为什么?」鲜艳的嘴唇嘟了起来,此时的她妩媚迷离、动人心弦。

  「再这样下去,只怕我真的会……失控。」这是真话,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有这样脱序的行为。

  谷思如邪邪地一笑,抬头迅速且响亮地亲他一下,「我喜欢你的失控。」

  宋行奕的呼吸差点就停顿了,是谁说这个女孩天真无邪的?事实上,她使起坏来,简直可以要他的命。

  深深地叹了口气,终于艰难地挤出那几个字,「回家吧。」

  再不回家,只怕他真的要吃不消了。

  月色朦胧,细细弯弯的月亮挂在空中,晚风习习,带来淡淡晚香玉的芬芳,水银一样的月光铺洒在地上,照着并肩行走的俪人双双尤其美,就连谷思如这种不懂风月的女子,在这样的时刻都有了想找点什么字句来形容的冲动,可她哪里又想得出应景的句子呢?

  「宋行奕。」

  「嗯?」

  「你念诗给我听吧,要有关月亮的。」

  宋行奕失笑,「怎么突然有这样的难兴?」

  「我就是想听嘛,你念给我听。」

  他停下脚步,舍笑望着她,一字一句地慢慢念来,「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月出皓兮,佼人浏兮,舒优受兮,劳心搔兮。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天绍兮,劳心惨兮。」

  这首诗,是他此时心情最为贴切的写照。

  宋行奕的声音干净得一如山泉,温柔得就像此时的月光,在这样的夜色里、这样的微风中,她的心也随着他的声音软成了一池水。

  谷思如偎入他的怀里,抱紧他的腰,「宋行奕。」

  「嗯?」

  「我喜欢听你念诗。」虽然她并没有听懂那些字句的意思,但她仍旧觉得,那一定是这世界上最美的诗句,因为他念诗时望着她的样子,就好像她是这世上的唯一,而她喜欢那样的感觉。

  「傻瓜。」他抚了抚她的发丝,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宠溺。

  「你以后都念给我听好不好?」

  「好。」

  她顿了顿,赶紧再补上一句,「只念给我听喔。」自古有才气的男子,杀伤力都是很大的,尤其是宋行奕,他天生的儒雅气质,简直就……让人活不下去了嘛。

  他失笑,「你这家伙。」

  「好不好嘛?」

  「好……」

  谷思如微微地闭上眼晴,心里涌起无以言比的快乐。

  他们静静地相拥半晌,她忍不住开口问道:「宋行奕,你为什么变了?」

  虽然她的问话很无厘头,但宋行奕仍是听懂了,他抱紧她,「因为我今天突然明白了一些事。」看到萧寄雪的失落与痛苦,他突然发现,原来他一凌在让谷思如经历同样的伤痛,就算她从来都没有让他看到过她的疼与痛,但他知道她并不是没有受过伤。

  整整十年,数不清多少次,少年时的傲气与愤怒、如今的质疑,受折磨最深的那个人其实是她,就算再坚强,再有毅力,她也不过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而已。

  今天亲眼肴到箫寄雪的伤心,宋行奕发现,自己再也无法让谷思如再痛一次。

  就算她不一定清楚自己到底是喜欢他,还是只是因为得不到而不甘心,又有什么关系?

  她就在身边,自己可以一点点地教会她。

  「什么事?」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第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朱轻的作品<<相思难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