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朱轻 > 相思难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相思难耐  第5页    作者:朱轻

  「拜托,阿爹,被我打的人都是欠扁的,谁敢来告状?不怕被我再打一次吗?」谷思如再蘸一次墨,小心翼翼地划下一横。

  「嗯,这话很对。」谷大虎赞同地点头,满脸得意,看见谷意如还在看书,立刻关切地叮嘱道:「小意呀,别一天到晚地看书,那书有什么好看的?不如让你小妹教你一套拳,强身健体、开胃生津,再不然,阿爹把我的看家本领……」

  「阿爹,墨条都快没了。」谷意如凉凉地提醒道。

  「是喔。」谷大虎这才发现,那根长长的墨条在他的「折磨」之下,已经快速地化成一滩墨汁,并且溅得满桌都是,他嘿嘿地笑着,装没看到。

  谷意如摇了摇头,低头继续看书。

  第3章(2)

  「思思,你还要写多久呀?」谷大虎又继续心疼起小女儿来。

  「阿爹你不要吵嘛,我是看左右都闲着,不如练练字,以后出来行走,也更方便不是?」谷思如说道。

  「会写字有什么方便的?你出去行走江湖,只要报我谷大虎的名字,那不比任何字都管用?」谷大虎一拍胸膛,「来来来,小意、思思,你们听我说,还是练拳最实在,这个拳法讲究……」

  「对了,阿爹,我想起来了,前几日听见王叔说想约娘亲喝茶来着,今儿一早娘亲说出去一趟,难道……」谷意如拖长的话音还未落地,就见谷大虎大骂一声,像阵风一样地刮了出去。

  「阿娘会跟王叔去喝茶?」谷思如对此表示怀疑。

  谷意如耸耸肩,「我有说吗?」

  她还真没说,谷思如摇了摇头,对自家的宝贝老爹实在很无奈,不过不管了,反正有娘在,她拎着字迹未干的纸快步走到谷意如的身边,递给她,期待地问道:「三姊,你看看怎么样?」

  饶是学富五车的谷意如,那一瞬间都被难住了,她左看右看,看了半天,迟疑地问道:「小妹,这是……一首诗?」

  谷思如开心地点头,「没错,没错。」

  「呃……不错,不错,苍劲有力,非常有……潜力……」真是写哭王羲之、看晕颜真卿,她发现要夸奖小妹的字,简直比考状元还要难,关键是还违心得很,「那个小妹,你怎么突然这么有雅兴要写诗?」

  「这个……」谷思如脸蛋上浮现浅浅的粉色,「过几日不是六月二十六了嘛。」

  六月二十六?原来如此,谷意如突然就明白了,那一天是本朝的花夕节,在这天未出阁的少女会采鲜花、洗鲜花浴,在傍晚时分将自己亲手做的礼物送给心上人,表达爱慕之意,而谷思如,很明显是在为某人准备礼物。

  这样一想,谷意如的脸色大变,「你是要把这个送给宋行奕当礼物?」不是吧?这是礼物还是惩罚?

  「嗯。」谷思如点头,脸蛋红扑扑的煞是可爱,「他最喜欢看书、习字,我送他一幅我写的字,让他挂在书房可以天天看到,是不是很有心思呢?」

  还挂在书房天天看?这个心思……谷意如拉起小妹的手,脸上带着亲切的笑,「思思,你想想,宋行奕从小就饱读读书,这些个字帖书法对他来说,早就看腻了,一点都不新奇,我们不如再想想换别的?」

  三姊说的好像很有道理,谷思如皱着眉头,苦恼地问道:「那送什么好呢?」

  这可真为难了才女谷意如了,毕竟她小妹擅长的全是舞刀弄枪,总不至于建议她去给宋行奕耍一套拳吧?想想那个画面……

  谷思如灵动的眼眸滴溜溜地转着,在看到谷意如腰间时,倏地一亮,「啊,我可以绣一个荷包给宋行奕呀!他收到一定很惊喜。」

  谷意如肩头垂了下来,半晌,轻轻地说道:「针黹女红还是二姊最厉害,小妹,你去找她教你吧。」二姊,对不起了,这个活宝,我实在搞不定了。

  六月二十六花夕节,百花绽放,满城皆香。

  这是全国少女一年之中最为盼望的一天,在这一天里,少女可出来游玩,采摘花朵回家洗浴,祈祷来年可以觅得如意郎君,有心仪对象的女孩更可以在这天的傍晚时分,向对方赠送礼物,一诉衷肠。

  所以每年的这一天,年轻的男女都是充满着期待。

  谷思如也很期待,她捧着自己绣了大半个月的宝贝荷包朝宋府走去,脚步轻盈,心情愉悦至极。

  以前的花夕节,她都是看热闹的人,后来慢慢地她明白了这个节日的意思,就打算在这一天为宋行奕准备礼物,谁知道每年镖局都有紧急的镖要押运,因而一直错过。

  今年好不容易万事俱备,她也在他的身边,这么好的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

  熟门熟路地往宋行奕的院落走去,在转过那丛茂密的竹林时,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低低的对话声,那声音分外耳熟。

  是宋行奕!

  谷思如停下脚步,闪进竹林里细细地听着,可惜因为逆风,再加上声音太小,饶是她耳力再好,也听得模糊不清,她探出头去看,刚好看见萧寄雪垂着头站在那里,而宋行奕则低着头跟她说着什么,他脸上的表情,绝对是关心与温柔!

  那样的关心,她一直以为只给自己,却原来不是!

  谷思如怒火中烧,可更让她生气的一幕出现了,萧寄雪从袖中拿出一只深紫色的荷包,递给宋行奕,而他……居然只是犹豫了一下,就接了过去!

  看清楚的那一瞬间,谷思如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逆流了。

  他接了,他居然接了萧寄雪的荷包!难道他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难道他不明白他接下荷包代表什么吗?代表着他接受了萧寄雪的心意!那她呢,她谷思如又该怎么办?

  这下子就算想忍也忍不住了,更何况她根本就没打算忍住!直接冲了出去,愤怒地大吼,「宋行奕,你这个混蛋!」

  他们同时抬头看向了她,宋行奕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你答应过我,不会说脏话。」

  「我就是要说,你能拿我怎么样?」谷思如不驯地挑眉,转头看向萧寄雪,「你这个女人,为什么要送荷包给他?」

  「送便送了,需要什么理由?」今日的萧寄雪明显情绪不高、心情不佳,失去了往日逗谷思如的兴趣,面无表情地冷冷回道,她微微上挑的妩媚眼角泛着丝丝的红,看来好像是哭过的样子,分外楚楚动人。

  太可恶了,她就是用这招来骗宋行奕吗?如果不是去年看到她与别的男人……谷思如还不会这么生气!明明已经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了,为什么还不放过宋行奕?

  「你这个坏女人!」她实在太生气、太生气了,指着萧寄雪的手指都在发抖。

  「谷思如,注意你的言行。」宋行奕的脸色稍稍地沉了下去,他知道她的脾气不好,但居然说出这么无礼的话,实在是过分。

  「你知道什么?你这个大笨蛋!」谷思如狠狠地瞪他一眼,如果不是怕他被萧寄雪欺骗,她何至于这般生气?看见他手上还拿着那只荷包,她恨地眼睛都红了,「你还拿着她给你的东西?不准拿!」

  她伸手去抢,却被宋行奕闪开来了,「不要任性。」

  她任性?谷思如又气又伤心,真想硬抢过来把那个荷包撕成碎片,偏偏,到这个时候她还是会担心自己下手没轻重,不小心会弄伤他!犯贱!犯贱!

  「谷四小姐,这样野蛮,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人的。」萧寄雪唇边泛着冷冷的笑,今日的她,分外看不得那些与某人相关的人与事。

  「要你管!」

  「寄雪,你冷静一点。」宋行奕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不悦。

  「心疼了?」萧寄雪冷笑道,指着谷思如,「若是心疼,为什么还要拒绝?看来还是不爱,既然不爱,为什么又要给别人希望?你直接告诉她,你根本不喜欢她,她也好死心,不是正好?像这样一直拖着,只是伤人伤己。」

  明显的话里有话,可是谷思如此时却听不出来,她手握成拳,紧得全身的力道似乎都集中在了手掌中,她抬眸望向宋行奕,「你不喜欢我?」

  宋行奕很严肃地看了萧寄雪一眼,再回望她,「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问题。」

  「你说呀,现在就说清楚,告诉我你不喜欢我,那我以后就再也不会缠着你,只要你说出来。」谷思如咬着嘴唇,定定地望着他,她的人生一直都是很简单的,要就是要,不要就是不要,锲而不舍地追在宋行奕身边这么多年,即便总是充满动力与勇气,可是有时,她也会累的,比如现在。

  所有的期待与盼望,被萧寄雪一个荷包捏得粉碎,她现在只想要问个清楚明白。

  「我说了,现在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宋行奕脸色一沉。

  「为什么不讨论?喜欢不喜欢很难回答吗?」谷思如的倔脾气被惹了起来,「自己的心只有自己最清楚。」

  「我自然知晓自己的心。」宋行奕此时的神色可以称之为非常不好,这对一向温和平静的他来说,是非常罕见的,「只是你清楚自己的吗?」

  「什么意思?」

  他又沉默下去,脸色沉沉地望着她,似乎是生气了。

  「宋行奕,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谷思如走近他,字字清脆地说着,「最讨厌你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不说,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他漆黑的眼眸一片深沉,看不出丝毫情绪,他本就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这并不奇怪。

  一时间三人皆安静下来,空气似乎也凝结起来。

  半晌,沉默还是由她来打破,「好,你说今天不讨论这个,那我们说别的,她送你的荷包,你真的要收下?」

  其实谷思如在意的,又怎么可能只是一个荷包而已?她在意的是荷包代表的意思,他到底明不明白?

  宋行奕紧了紧手里柔软的布料,侧过头去,看了看此时明显沉默下去的萧寄雪,过了好一会,终于开口道:「是。」

  「好!」谷思如笑了,眼神里带着强烈的怒意,「就当我今日没来过。」转身往外走去。

  她之前的努力,全成了笑话!

  第4章(1)

  宋行奕找到谷思如时,不出所料,她果然在雪翠湖边练剑。

  从小到大,只要她不开心,她就会在这里练剑,练到把自己累得再也动不了,才能把心中的怒火发泄出来。

  湖边小树林的树叶,早已被她的剑气削得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在凌厉的剑招中瑟瑟地发抖。

  宋行奕找了处千干净的地方,拂衣坐下,安静地看着她练剑,谷思如的剑法一如她的性格,霸道而大气,这样的剑法原不适合女孩子学的,可偏偏她不一样,只要是她喜欢的,哪怕再艰难,都不能丝毫阻挡到她。

  记得曾经听过一个教习她武艺的师傅感叹过,这样的毅力,若身为男子,该是怎样的成就。

  可于谷思如而言,不论自己是男子或者女子,她想做的就一定要做到。

  从五岁开始习武,整整十二年,天道酬勤,她如今的武艺,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精湛。

  习剑之人讲究的是人剑合一,她做到了,如宋行奕这样的门外汉,都可以看出来她的剑像一把燃烧着的火焰,带着她的怒火,毁天灭地。

  这怒火是因他而起的,如果是旁人这样惹到她,只怕早就下场堪虞,可他不一样,她待他,从来都是好的,这一点他再清楚不过。

  只是这样的好,究竟是因为真心的喜爱,抑或是求之不得的不甘心?

  等她终于精疲力竭地停下来,己经是两个时辰以后的事情,一身的大汗、满地的狼藉,谷思如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在湖畔的巨石上坐下来,微微喘气。

  一块洁白的帕子递到她的面前,她冷冷地哼了声,只当没看到。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第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朱轻的作品<<相思难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