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朱轻 > 相思难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相思难耐  第4页    作者:朱轻

  她又被气到了,只要事关那个人,她好像就特别容易生气。

  那天被宋行奕气得从宋家跑出来后,刚好大哥要押镖去宁昆城,本来这趟镖,因为正巧大哥有事要去宁昆城,就说好由他来运,可她太生气了,实在不想待在家里,就直接跟着车队出来了。

  结果这一路上,不开心的依旧是不开心。

  以前只要心情不好,她跟着车队出来晃晃,看着大好的山河、开阔的天地,再大的事都可以丢到一旁,可是这几年却越来越难了。

  她好像越来越容易受到他的影响了,唉,宋行奕,他怎么会那么难搞呢?

  谷思如这一趟镖跑下来,回到家时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那么长的时间不见,再多的怨恼都只剩下思念,所以一回到家,她扔下行李就直接往宋家跑,等不及想要见见那个人。

  「宋行奕!宋行奕!」一路呼喊着,直直往宋行奕的院落跑去。

  「谷……谷小姐……」门子在后面追着,可哪里追得上,一转眼谷四小姐就没影儿了。

  谷思如推开书房的门,里面空无一人,他不在这里,转身再一间一间地找,依旧没人。

  他不在,他不在,突然想到上个月萧寄雪说的离开,他会不会又改变主意了?趁她不在,去京城了?

  她慌得转身,刚好门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赶了上来,「谷……谷小姐……」

  她一把抓住他的衣襟,「你们少爷呢?他去哪里了?他是不是去京城了?是不是以后都不会回来了?你快说呀!」

  门子被她勒得差点喘不过气来,拚命地挣扎,奈何根本不是谷四小姐的对手,涨红了一张脸,努力地呼吸。

  「你快说呀!」

  「思思。」温柔慈祥的嗓音在不远处响起,「你再不松手,只怕他以后都不能说话了。」

  谷思如闻言抬头望去,看见那在侍女搀扶下缓缓走近的老人,「老夫人……」

  「乖。」宋老夫人走近,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你先放开他。」

  「老夫人。」谷思如一把扔开门子,靠过去急急地问道:「宋行奕去哪里了?」

  「瞧你,急得那样儿。」宋老夫人感叹地笑着,「放心,奕儿只是陪寄雪去庙里进香了。」

  他没走,没去京城。

  谷思如一直提着的心猛地松下来,却突然反应过来老夫人刚刚说的话,「陪萧寄雪?」

  谷思如的怒火一瞬间被点燃了。

  可怜那被摔得七荤八素的门子刚爬起来,看到她那张怒火中烧的脸,立刻吓得腿又软了,赶紧缩成一小团,摸着墙角小心翼翼地往院外挪去,他发誓,以后再也不追着这位老大跑了,太可怕了!

  「来,思思,陪我去花园里走走。」宋老夫人见她气呼呼的样子,不由怜爱地一笑,拉起她的手。

  「老夫人……」

  「还是你不愿意陪我这个老太婆了?」

  「没有。」

  「那便走吧。」

  「好……」她其实现在更想冲出去堵人!

  第3章(1)

  宋家与谷家虽然在同一条巷子里住着,但两家风格是截然不同的。

  谷大虎生性直率,喜欢奢华,所以谷家建筑所用材料都是昂贵至极,不拘风格、不讲流派,只要谷大老爷喜欢,讲究意境韵味的字画可以跟招财树摆在一起,全凭喜爱。

  可宋家却不一样,世代书香,整座宅邸典雅精致,亭台楼阁、花园庭院,无一不是精心设计,处处可见巧思。

  仲夏时序,榴花正艳、蔷薇正红,满架芳香涌动。

  谷思如扶着宋老夫人在花园里慢慢地走着,院内古木苍翠,巨大的绿枝遮挡了大部分的艳阳,行来也不觉暑热。

  「古人都拿花来比喻女人,我看很不错。」宋老夫人望着满园怒放的鲜花,微笑着点头,「瞧瞧这花开得多美,千姿百态。」

  「嗯。」谷思如根本就没心思赏花,恨不得此时就奔出去找宋行奕,要知道他跟萧寄雪那个坏女人在一起,太让人不放心了。

  「你家情如像一朵睡莲,清雅怡人;意如像牡丹,雍容华贵;而你……」宋老夫人笑看着谷思如,「你自己说说,你像什么花?」

  谷思如这才把飘远的思绪拉回来,抬眸看了看满园的鲜妍,指向脚旁,「老夫人,花儿都太柔弱了,我不是,我是这小草,瞧瞧,就是要这样浓绿才喜人。」

  碧绿的草地、湛蓝的天空,衬着色彩缤纷的花朵,分外美丽。

  宋老夫人唇边的笑更深了,「你这孩子性格太鲜明了,有时候累到的反而是自己。」

  「鲜明不好吗?」

  「好是好。」她握住谷思如的手,「只是太热烈了,反而容易吓退旁人。」

  「宋行奕才不会被吓退。」谷思如认真地反驳。

  谁说谷思如傻呢?如果这孩子想的话,她的思维也可以很敏锐的,而宋老夫人,就喜欢她这样的敏锐,「喔,你怎么那么肯定?」

  谷思如伸手按在自己的左胸上,「他对我怎样,我这里感觉得到。」

  宋老夫人叹息地摇头,「其实这世上,还是简单的人最聪明,也最快乐。」她拉起谷思如的手,「既然你明白,也要懂得有的事不能操之过急,徐徐图之方为上策。」

  谷思如定定地望着宋老夫人,半晌感动地抱紧老夫人的手臂,脸蛋在上面磨蹭,「老夫人,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又粗鲁、又凶悍,跟萧寄雪那女……跟她比,我不像她那么有才学。」萧寄雪是吉祥城有名的才女,在所有人的眼中,她跟宋行奕才是天生的一对。

  事实上,谷思如知道,宋行奕的母亲属意与萧家结亲,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门亲事一直都没有定下来,但宋萧两家的世交情谊倒是越发深厚,萧寄雪也时不时从吉祥城到如意城的自家别院小住,常常出入宋家。

  这点最讨厌!

  「今儿真是难得,我居然听到四小姐称赞我。」一道柔柔的嗓音在一旁响起,带着点愉悦的味道。

  谷思如迅速地抬头转身,看见宋行奕与萧寄雪并肩站在花园的月洞门下,清澈的澄空、满园的艳色,他们俊朗与柔美、温和与娴雅,配得那么天造地设,配得那么刺痛她的眼。

  一别三十日有余,她急切地看向他,想在他的脸上找到久别的喜悦,偏偏依旧是那张没有表情的淡淡脸庞。她突然就觉得累了,一整个月没日没夜地赶路,只为早一点回来看到他,可看到他之后,却又觉得,其实看不到也许更好,至少在她心里的他,只会对她一个人温柔地笑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与别的女人站在一起,淡淡地看着她。

  「老夫人,我累了,先回家去。」谷思如低低地跟宋老夫人告辞,看也不看那两人,直接往外走去。

  与宋行奕擦肩而过时,熟悉的清淡气息让她眼眶发红,高高地抬起头,像骄傲的公主一样,直直地走过去。

  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低头,那扣住她的手指修长漂亮,那是一双读书、习字的手。

  她的眼睛更痛了,抬手挣扎,却发现他的力气变得好大,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是当年那个瘦小被欺负的男孩,他的身体变得一天比一天好,虽不至于像大哥那样强壮,但也是健康明朗。

  「放手。」

  「我送你回去。」他温和的嗓音里听不出喜怒。

  「不用!我认识回家的路。」她抬头瞪向他,眸子里全然的挑衅,「你还是陪萧大小姐回去比较好,反正……反正都陪一整天了,何不好人做到底呢?」

  他定定地望着她,她也倔强回视他,半晌,他缓缓地松手。

  谷思如一惊,猛地抬手反握住他的。

  宋行奕的唇边浮起浅浅的笑来,叹了口气,「走吧,我送你。」

  「我才……」

  「别闹脾气。」

  温温柔柔的语气,就像是瞬间抚顺了她怒张的毛发,她的失望与难过,其实只要他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就可以抹去,她的心又酸又甜,不去看老夫人和萧寄雪是怎样的表情,其实从他出现的那一刹那,她的眼里就只看得到他而已。

  宋家的庭院深深,从花园到大门,就算不近,但也不远。

  可谷思如偏偏挑那些偏僻小路绕,希望这段路再长一点,最好永远走不完,宋行奕也不说话,由着她想怎样就怎样。

  每次都是这样的,他会包容她的无理取闹,会纵容她的小小任性,他其实对她很好的,她一直都感受得到,她偷偷地低头,望着自己依旧握着他的那只手,心里的窃喜就像是湖面的涟漪般一圈圈地泛了开来。

  「宋行奕,那天我真的很生气。」

  「嗯。」

  「你要跟我道歉。」

  「……」

  「还有今天我也很生气。」

  「嗯。」

  「你也要跟我道歉。」

  「……」

  「不过现在,我很高兴。」她唇边的笑想掩也掩不住。

  「嗯。」

  「还有,这一个月,我很想你,你想我吗?」

  「……」

  「我知道你想的。」

  宋行奕停下脚步,望着她。

  谷思如的唇边勾起灿烂的笑,举起与他握在一起的那只手,「因为你让我握你的手了。」

  他低眸望着他们交握的手,她的手并不是闺阁女子的那种纤纤玉手,她的手掌有着因为习武而磨出来的茧。

  习武哪怕对男人来说,都是一件艰难的事情,可这个女孩,她对自己喜欢的事情,从来都有一种固执的执着,再辛苦、再累、再艰辛,她都不怕,不达目的绝不甘休。

  一如她对他。

  谷思如握着他的掌心很用力,唇边的笑不断地扩大,「瞧,你现在其实已经不讨厌我靠近你了,这是个好的开始,不是吗?」

  宋行奕叹了口气,「回家吧,出去了那么长时间,不累吗?」

  「累的。」她的头微微地靠在他的肩边,「宋行奕,我好累。」

  他的脚步一滞,她却装作没有发现,依旧靠着。

  他们停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到天色泛黑,他才再度叹息着,「累便回去歇息吧。」

  宋行奕这次没有推开她,谷思如的心泛起浓浓的甜,甜到嘴角的笑,怎么都掩不掉。

  「好。」她乖巧地脆声声地应道。

  老夫人说了,徐徐图之,效果其实真的挺好,不是吗?

  谷家老爷谷大虎,最近发现自己最疼爱的小么女谷思如很不对劲,这份不对劲,让他也开始觉得不对劲起来。

  今天一早他来到小女儿的闺房,看见自己的女儿居然不是在练武,而是拿了本字帖在那里练字,这这……这实在是太惊悚了!

  「思思呀,女儿呀,你是受了什么刺激?你跟爹说,爹爹一定帮你解决。」

  「我很好呀,阿爹。」谷思如拿着紫毫笔重重地蘸满墨水,在白纸上一笔一划,认真地临摹着。

  「你还说你好,你看看你现在,连字都写上了,这还正常吗?」谷大虎欲哭无泪,他最宝贝的女儿,怎么能这样莫名其妙地就转性了呢?以前让她拿笔,比要她的命还要痛苦,但她现在居然主动在练字?一定有古怪,「是不是你又犯错了,被你阿娘罚你写字?来来来,不怕,告诉阿爹,这次打了谁?老爹我有的是钱,赔给人家就是了,别写字了,仔细写了手疼。」

  瞧,就是有这样的爹爹,才纵出这像霸王一样的女儿,一大早被兴致勃勃的小妹拉来教她练字的谷意如,捧著书本无奈地摇头,对自家爹爹护短护到匪夷所思的地步表示无语。

  「哎,阿爹,你别挡着我的光嘛。」谷思如伸手拔开庞大的「遮挡物」,顺便使唤他道:「墨汁没了,阿爹帮我磨墨。」

  「喔。」谷大虎侍候女儿那叫一个心甘情愿,拿起墨条就大剌剌地磨起来,「思思呀,少写点,写这玩意儿手最累了,我说那人打就打了吧。」拎起墨条左右看了一圈,确定自己老婆不在附近时才细声地抱怨,「你阿娘也真是的,干嘛罚你这个……」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朱轻的作品<<相思难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