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朱轻 > 相思难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相思难耐  第3页    作者:朱轻

  上京?这两个字入耳,她就完全傻了。

  一直都知道他是要走的,大哥说过,如意城这么小的池塘,又怎么可能留得住一条蛟龙?是她自己不死心,奢望着他会留在这里。

  她的眼睛好痛、好痛,瞪得大大地、空洞地望着他,只能望着他,无法反应,明明是夏天,她为什么会觉得那么冷?

  他该是高兴的吧?终于有机会可以名正言顺地躲开她,她再怎样,也不可能跑到京城去继续纠缠他,这回,他可以彻底摆脱她了,他该有多开心?

  谷思如那样的表情,明明是傻到完全空洞了,没有任何表情,可偏偏就连坐在一旁的萧寄雪,都不忍心去看。

  「我已经回信推辞了。」淡淡的一句话,最终还是从宋行奕的嘴里说了出来。

  萧寄雪带着几分惊奇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继续喝茶,这个时候,她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

  谷思如依旧定定地望着他,眨了眨眼睛,半晌,终于找回说话的能力,「真的吗?」

  「嗯。」

  温暖的气息重新回到她的体内,她的唇慢慢地往上勾,最终绽出一抹灿烂的笑,比窗外明媚的艳阳还要耀眼,「宋行奕,你最好了!」

  语调脆生生、清亮亮,一如她的人。

  宋行奕望着她那抹笑靥,就是这样的笑,好像只要他不离开,她的生活里再也没有一丝的烦恼,再简单不过。

  哪怕明知道他的留下只是暂时的,她也无所谓。

  那样单纯。

  他默默地垂下眼眸,「茶再不喝,就要凉了。」

  「好。」乖巧地答道,谷思如捧起茶杯低头喝茶,偏偏那笑怎么都藏不住,肩膀抖得厉害,茶杯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边喝茶边笑的结果,难免呛到。

  萧寄雪发誓,她真的听到宋行奕在心底的叹息声了,这里待不住了,再待下去,她真怕自己会像谷思如一样,喝口茶都要笑呛到,起身理了理衣袖,「行奕,我先回家了,不然我家锦儿等急了又要念我。」

  「路上小心。」宋行奕拿着棉帕,递给那个呛得脸都红了的家伙,微侧过头对萧寄雪说道。

  「放心,我一定小心。」萧寄雪看了看咳得快直不起腰来的少女,轻轻地一笑,「不过我想,最要小心的那个人,应该是你。」有这么个有趣的人儿在身边,宋行奕的生活,真是精彩可期,不是吗?

  她转身,从容地走了。

  这样小小的取笑,他从来不会在意,低头看向那个被水呛得厉害的人,「好一点了吗?」

  谷思如抬手想扶住他的手臂,可是却突然在空中僵了僵,放下来扶着桌沿,脸蛋埋入手肘里,身子颤抖着。

  「谷思如。」

  她依旧将脸蛋藏起来,抖得更厉害。

  「你怎么了?」宋行奕靠近一点,语气有点严肃的认真。

  谷思如慢慢地抬起头,唇边是掩也掩不住的笑,偏偏气又没缓过来,一边咳一边笑,「宋……行奕,我好高兴。」

  这家伙……他突然有种无力的感觉。

  「我真的、真的好高兴。」她的笑,就像这夏日里的阳光,怎么挡都挡不住。

  他反而沉默下去了。

  「你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我,不是吗?」终于,她的气顺了一点,可以正常地说话,「宋行奕,这么多年,你已经不讨厌我了,是不是?」

  他这次沉默得更久,像是在斟酌怎么开口,「我并没有讨厌你。」

  「真的吗?」

  「我只是不习惯。」

  不习惯身边突然多了一个这么爽朗、这么明快的少女。

  宋行奕从小在京中生活,身边的人都是皇亲国戚、大官重臣,这样的人,不论朝上也好、朝下也罢,都已经习惯戴着面具生活,尤其是他三岁起就成为太子的伴读,每天至少有四个时辰都留在宫中,自幼就对宫庭里的那套尔虞我诈非常熟悉。

  十岁时回到如意城,即使年方十岁,但他的思想,却与成年人无异。

  他的娘亲在怀他时生过一场重病,所以他生下来就体弱,可却从来没有人敢欺负他,一直到初来如意城,他见雪景甚好独自一人出去走走,那一走,便遇到了她,谷思如。

  她凶狠野蛮、她热烈直接,这样的她,跟京中的小姐、宫里的公主都是不一样的,宋行奕从来都没碰过这样的女孩子,也从来没有人会对他……

  那件事情,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他的梦魇,偏偏这个梦魇,从那天以后就一直出现在他的身边。

  「宋行奕,我阿娘做的松糕最好吃了,你试试看。」

  「宋行奕,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小刀,送给你。」

  「宋行奕,宋行奕……」

  各式各样,她喜欢的、她好奇的,都要与他分享,叫他的名字叫得那么理所当然、那么理直气壮,这世上怎么有这样的人?明明连认识都称不上,她却好像跟他已经很熟悉了。

  太过热情,他避之唯恐不及。

  第2章(2)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逃不开、避不了,排斥没用、讲道理无效,她就是会出现在他的身边,十年的岁月,就这样过了。

  他们也已经长大成人。

  如果说年少时,宋行奕尚不明白她为什么就爱缠着他,那么现在,他是懂的。

  谷思如看着他的眼神,总是那么热情、总是充满着期待,对所有人都坏脾气,不高兴还会动手,偏偏对他就不会。

  可她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太过炽热,他反而不愿靠近。

  他早已经习惯说任何话前要三思,做任何事情前都要考虑周全,不习惯有人想什么就说什么,要做什么就直接去做,高兴就高兴,难过就难过,所有的事情都那么简单,所有的事情都不复杂。

  她与他,真的不一样。

  谷思如听完他的话,认真地望着他,「那给你时间,会不会就习惯了?」此时她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期待。

  宋行奕又沉默良久,终于还是轻轻地开口道:「十年都习惯不了的事,再给十年,也是枉然。」

  她眼底的光一点点地黯下去、黯下去,半晌,她突然用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双手插腰,大声地骂道:「宋行奕,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为什么一点都不爽快?」

  他望着她,漆黑的眼眸平静无波。

  「你明明就是喜欢我的,这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她逼近他,「不就是我小时候看过你吗?这么点小事还耿耿于怀,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我让你看回来呀!」

  谷思如伸手就要去解自己的衣裳,情急之下再也顾不得许多,宋行奕一把拉住她,「不要胡闹。」

  「我就是要胡闹!」她用力地推开他的手,「我是比不过你的寄雪温柔体贴、能诗能画,我粗鲁、我不堪,你……」说到后面说不下去了,用力地捶了他的胸口一下,「宋行奕,你最讨厌了!」

  谷思如说完觉得这个书房再也待不下去,转身往外面跑去。

  房间再度恢复宁静,他默默地坐在那里,望着小窗外被微风吹得弯下腰身的嫩竹,翠绿的枝身弯成一个弧度后轻盈地一弹,再度笔直亭亭。

  如此反覆,一如某人的坚毅。

  你明明就是喜欢我的,这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宋行奕的脑海里浮现那道清脆的声音,那般肯定,那么有底气。

  好像世上任何的事情,不是一,就是二,再简单不过。

  他抬手拿过那盏她未饮尽的青梅茶,看着里面上下浮沉的梅子,良久,方才轻轻地一叹,「真是伤脑筋。」

  哼!宋行奕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最讨厌的人!

  谷思如抓着一只大鸡腿,泄愤般地狠狠啃上一口,抬头望着山谷边悠然挂着的圆月,灵动的眼眸里依旧是散不开的怒火。

  「小四,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头上被不轻不重地敲了一记,一抬头,一只酒袋递到她的面前,谷靖如阳刚的脸庞上带着难得的轻松笑容。

  谷思如接过酒袋,仰头狠狠地灌了一口,那带着辣性的烈酒从口腔直直地往胃里涌去,劲道十足。

  「心情不好?」谷靖如在小妹身边坐下,看着她郁闷的脸蛋,「是不是行奕又惹你了?」

  「哼!」

  果然没错,从小到大,这个妹妹都是最天真、不知愁的,如果不开心了,一定就是因为宋行奕。

  这说来可真是冤孽,别的事情倒还好开解,只是这男女情爱……谷靖如摸了摸鼻子,自问没办法,只能把酒再递过去。

  谷思如一向爽快,接过去大口地喝,如果被宋行奕看到,他一定会微微地皱眉。她知道他不喜欢她喝酒,她偏要喝,反正,她再规矩、再懂事,也比不过萧寄雪那女人,更何况,她才不要在乎宋行奕怎么看呢。

  「好了,小妹,再喝就醉了。」谷靖如一把抢过酒袋,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你也喝太快了吧?没听过什么,喝酒之后那个愁更多吗?」

  「拜托,大哥,不是什么文人雅士学什么吟诗呀?听来就怪怪的。」谷思如望着天空的那轮明月,转头说道:「你看,同样一轮月亮,我看到就只会想到,明儿是个大晴天,我们在路上要热上许多,可他们却可以说出一大篇什么风花雪月来。」

  「唔……」

  「大哥,你不知道,我每次看他在看书,其实心里都是欢喜的。」她的头慢慢地靠在谷靖如的肩膀上。

  「嗯。」

  「我喜欢他读书的样子,喜欢他跟我说话,就算不说话,只要待在他的身边,我也高兴。」她望着深蓝夜幕上那漂亮的银盘。

  「傻丫头。」谷靖如疼惜地拍拍小妹的手,她对宋行奕的感情,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谷思如从小到大的性子都是爱恨分明的,她的喜欢与不喜欢,谁都可以看出来。

  十年前这个妹妹整天往宋家跑,他已经觉得有点不对劲,小妹做任何事情向来都是一时兴起,从未这般执着过,尤其是那宋行奕避小妹唯恐不及,可他越退,她越进,一天天就走到今天的局面。

  只是在谷靖如看来,这段情缘,怕是难以善了。

  一个太执着,一个又太高深莫测,他家单纯的小妹,怎么可能是宋行奕的对手呢?只是小妹的脾气,倔起来全家没一个人是她的对手,她认定的事情,怎么都不会改变,别人也休想插手,不然惹怒了她,只怕后果会很难收拾。

  「其实我最开始,真的是很单纯地只想看看他而已。」

  「我懂的。」他的小妹心思再简单不过。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就那么喜欢待在他的身边,小的时候只是觉得看到他会开心,现在却觉得看见他就满足,一天比一天想看到他,如果哪天没见,就觉得不对劲,总是会想着他。」

  情窦初开,大抵如此。

  「既然想见,那便见呀,可他总是避开我,他越是避,我就越是想他,看到他跟萧寄雪在一起,我就生气,他对所有人都好,为什么偏偏就是躲着我呢?大哥,你说,我有哪里不好?他为什么不接受我?」

  「呃……」谷靖如看着地上扔的空酒袋,还有一旁放着的剑,无语问苍天,他家小妹,就做妻子的人选来说,又哪里好呢?只是这话说出来,恐怕就算是她大哥也要被揍的,他摸了摸下巴,还是算了吧。

  「大哥,他明明是喜欢我的,为什么就是不承认?」

  「这个……」谷靖如黝黑的脸庞泛起不明显的红,自己小妹不害臊,他却反而……害臊了,「你怎么这么肯定……」

  「我就是知道。」谷思如转过头来,愤愤地瞪着自己的大哥,「他是喜欢我的。」

  「这个,小妹呀。」谷靖如笨拙地搓了搓手,「这男女情事上,不是你说喜欢,就会喜欢的。」

  谷思如气愤地望着自己的大哥,咬了咬牙,「男人都是笨蛋!」宋行奕是,大哥也是!她不要跟他说了,转身气呼呼地走向一旁。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第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朱轻的作品<<相思难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