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朱轻 > 相思难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相思难耐  第2页    作者:朱轻

  「是谁很绝情?」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情儿。」雷成浩变脸之快真让人叹为观止,「来来来,坐这里。」迅速地起身拿过秋香色软垫放在石凳上,「你身子不好,小心着凉。」

  「恶!」谷思如最受不了雷成浩这副德行,「二姊,真亏你受得了他!」

  谷情如浅浅一笑,坐了下来。

  雷成浩为她倒了一杯茶,「小心烫!」

  「你给我滚啦,那谄媚的样子看着碍眼!」谷思如受不了说道,她最看不惯每次二姊一出现,雷成浩那「垂涎三尺」的样子,太恶心了。

  「嘿嘿,知道你眼红我们感情好,你有本事朝你家宋大学士吼去!」雷成浩不怕死地继续扇风点火,从小一起长大,他还不知道谷思如的死穴在哪里吗?

  「去就去!」谷思如站起来,趁雷成浩不备,将杯里的茶全泼到他头上,「你以为我不敢吗?太小看我了!」

  「喂!」可怜的雷成浩,谷情如一出现,他满眼只有她,眼睛只顾着盯她去了,根本没防谷思如会有这招,被泼了一脸的茶果,他气得起身要去找谷思如算帐。

  「好了!」谷情如一把拉住他的衣袖,「我在这里,你还要去找小妹吗?」

  软软的声音加上清丽的笑容,一把将雷成浩的怒火浇熄得连烟都没有了。

  他坐下来,让谷情如为他擦拭着一脸的茶渍,有美人服侍,自然再大的火都降了下来,这一刻他可没心思再去计较刚刚谷思如的行为,一把握住佳人软软的手,笑得像偷到了蜂蜜的大熊。

  嗯,有这样的服侍,就是再被泼一杯茶……妈的,那茶要不要那么烫呀!

  宋府跟谷家同住在乌义巷中,不过一家住巷头,一家住巷尾,整条乌义巷就只住了这两家,谷老爷是经商世家,满门铜臭;宋老爷则是官宦人家,世代书香。

  宋老太爷是当朝宰辅辞官归乡,而宋行奕的父亲宋滔海则是当朝的一品大员,皇帝的肱骨之臣,他与夫人住在京城,只有逢年过节才有空回来。

  本来宋行奕也跟随父母住在京城的,但是因为宋家三代单传,宋老太爷又非常地喜欢宋行奕,在宋行奕九岁那年,随父母回家乡陪告老返乡的祖父母过年后,宋滔海看出老父对孙子的不舍之情,于是便让儿子留在父亲身边,常伴左右,虽然自己也舍不得唯一的儿子,但宋滔海最重孝道,一来让他代替自己照顾老父,尽尽孝道;二来,京城繁华太盛,于宋行奕而言反而不是好事,在老家也可以让他专于读书。

  话虽如此,可宋行奕却是从小就聪明绝顶,三岁能诗、五岁能文,在当朝也是出了名的神童,在哪里读书其实都一样。他在十五岁那年一举夺魁,轰动朝野,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状元,本来殿试被朱笔钦点状元后,就得留在朝中为官,但是宋老太爷舍不得他,再加上宋滔海认为儿子太过年少就得意,对他来说未必就好,于是也有心再磨炼一下他,就向皇上请求,待宋行奕二十岁后再入朝为官。

  当今天子也是侍母甚孝的人,再加上宋行奕在十岁前都是太子伴读,是太子最好的朋友,皇上也最为欣赏他,就特别恩准他留在家乡陪伴祖父,等满二十岁了再入京。

  这一留,就留出一段精彩的孽缘来。

  孽缘的源头,此时正气呼呼地走到宋府,用力拍着他家的朱红大门。

  门子从门缝里看到来者是谷思如,吓得立刻用不可思议的敏捷速度大开朱门,生怕慢了让谷家小姐揍上一拳。

  这个谷思如恶名远播,虽然她不会无故欺负人,不过她小姐不开心时,还是少惹为妙,特别是现在,她一看就是心情不好,大家还是照子放亮点比较保险。

  虽然整座如意城都知道,宋家少爷看到谷四小姐就头疼,可他们做下人的哪里敢阻拦?反正,拦又拦不住,搞不好还被打一顿,不如干脆妥协比较快,这门子刚来那会吃过几次亏,后来总算明白过来了。

  「宋行奕在哪?」谷思如也不跟他啰嗦,直接问重点。

  「少爷……少爷跟萧小姐在书房。」赶紧招供,谷老大,你可千万不要迁怒到我头上啊!

  「哼!」谷思如火起,倒不至于真的伤及无辜,手掌用力一拍,沉重的铜门「砰」地一声猛地阖上,门子的身子差点跟着门一起飞过去,回过神来,谷家小姐早就直接杀往书房去找罪魁祸首了。

  「快!快去告诉少爷,谷小姐来了。」门子一把拉过在庭院洒扫的佣人,着急地说道。

  那佣人自顾自地继续扫地,眉眼都不抬,「急什么,我们家谁能快得过谷四小姐?」哼,新来的就是沉不住气。

  门子闻言立刻就沉默了,这话很对,谷四小姐哪回来,不都是气势汹汹的?整座府邸的人,除了少爷,全都怕了她,能躲则躲。

  他还是……也躲了算了,少爷,对不起了,唉……

  谷思如跟宋行奕勉强也称得上从小一起长大,自从宋行奕十岁那年来到如意城后,她到宋府的时间比待在自己闺房里的还要多,所以她对宋家的环境那是非常熟悉。

  走过那长长的抄手游廊,从花园小径穿过,一路上的仆人、婢女看到她满身的杀气,都立马退避三舍,看来今天少爷要倒大楣了。

  宋府南面就是宋行奕居住的院落,这里很安静也非常的干净,他生性喜欢清静,一如他的脾气,谷思如刚跨进院门,一抬头,疾走的脚步却猛地停了下来。

  阳光正好,碧绿的修竹下,古老的木格窗棂在金色的阳光下,泛着幽远的光。

  小小的桌旁,丰神儒雅的公子衣袍如新、脸庞如玉;温柔清丽的小姐眉目如画、举止娴雅,这样的两个人坐在那里,仅仅只是看,都让满院的景致失了颜色。

  什么叫天造地设,眼前可不就是最佳典范?尤其是他们言语间那种熟悉的亲近,简直是……谷思如一把扯掉身旁海棠的叶子,再将它连根拔起,粗糙的树枝刺痛了她的手掌,这样的痛,让她立刻红了眼睛。

  从来都是理直气壮到不可思议的谷四小姐,这一刻,心里的底气突然就这样失去了。

  他们那么配,一样的斯文、一样的气质不凡,而她……抬手,望着自己被汁液染绿的手掌,这么、这么的粗鲁不堪。

  第2章(1)

  宋行奕抬手为萧寄雪倒了一杯茶,袅袅升起的白雾里,他们相视而笑的默契,却突地点燃了谷思如的怒火。

  什么狗屁配不配?她又哪里不配了?她直接往宋行奕的书房走去,「砰」地推开房门。

  当那一抹鲜艳如火焰的颜色冲入房内时,相对而坐的两人,脸上的表情各有不同。

  宋行奕望着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女,这个从十岁开始就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女孩,他的脸上分外平静。

  而萧寄雪捂嘴轻轻一笑,「我就想着今天好像有哪里不对,现在终于明白了,原来是四小姐不在。」

  哼,这个女人在讽刺自己,绝对的!谷思如用力地瞪她一眼,走到他们的桌前,坐在宋行奕的身旁,望着他,「宋行奕,我渴了。」

  真是欠她的,宋行奕暗暗地叹了口气,「桌上有茶。」

  谷思如也不说话,只把自己的手掌摊开给他看。

  那上面花花绿绿的汁液,让宋行奕无奈再叹,「去净手。」

  「我不要喝瓜片。」某人理所当然地要求。

  这也太挑剔了,萧寄雪脸上的笑更明显了,水眸望向宋行奕,就知道到自己到这里来,会有好戏可看。

  宋行奕从一旁的小碟里挑了两粒渍梅子放入杯中,再注水进去。

  青青的梅子在清澈的水中软软地浮沉,一点点细碎的沫子,从青梅的果肉里争先恐后地冒出来,空中飘起淡淡的果香。

  「这青梅倒精致。」萧寄雪看了看碟子里的梅子,拈起一粒来,「这里哪来这么好的青梅呢?是不是北山上那片梅林?」

  「嗯。」

  「什么时候去摘的?真难得。」

  宋行奕沉默,他是被某人缠怕了,没办法,才陪她去摘了些梅子,然后又毫无意外地,大小姐将采回来的梅子往他这里一放,就丢下一句话,「这个我要拿来泡茶喝的。」

  于是一切不管,就等着吃。

  幸好,腌制几粒青梅不算难事,否则只怕他要更头疼。

  「难为你想着拿它来泡茶喝,怕是酸得很吧?」萧寄雪看他不言,轻轻地一笑。

  「我就喜欢它的酸,怎样?」擦干净手的谷思如冲过来,端起茶杯,挑衅般地望向她,脸上全是不满。

  「嗯,明白的,你可不就是喜欢吃酸的吗?」萧寄雪的笑更为促狭。

  「寄雪。」宋行奕俊挺的眉微微一皱。

  「舍不得了。」萧寄雪无奈地摇头,「你这样,还说什么离开呢?」

  「离开?」他们说的话,谷思如听得一头雾水,但离开两个字却让她瞪大眼睛,「什么离开?谁要离开?」

  「你都不知道吗?」萧寄雪望向她,「行奕……」

  「寄雪。」清清淡淡的两个字,但萧寄雪却懂了意思,「好吧,我不说了,可以了吗?」

  她捧起茶杯,慢慢地啜饮。

  萧寄雪不说,可急坏了谷思如,她连声追问道:「宋行奕,到底谁要离开?」

  心突然害怕起来,离宋行奕二十岁生辰越近,她就越着急,她当然知道当今圣上答应宋家,等宋行奕二十岁再入朝为官,可现在明明还没有到呀,他要走了吗?就要走了吗?

  「没有谁。」宋行奕轻声安抚她。

  「我不相信。」萧寄雪这个女人虽然很坏,但她不会无缘无故说那样的话,一定是宋行奕要离开了,「是不是你要走?」谷思如着急地一把抓住他的衣袖,「是不是?」

  宋行奕缓缓地低头,望着她抓着自己的那只手,柔软的衣料在她的指下凌乱开来,她抓得分外用力,用力到他能清楚感觉到她的颤抖。

  他漆黑如玉的眼眸,变得分外黝黑。

  谷思如突然反应过来,迅速松开他的手,深受打击地微微低头,脸蛋苍白了几分。

  他……还是不能接受自己。

  一切都缘于十年前,那时的她,冲动、鲁莽、大胆,初见他的那天,一时好奇脱掉他的裤子,那成为当时已经知书达礼的宋行奕此生最大的羞辱,从那以后,他对她的靠近就非常排斥,最开始她还不死心,他越不让她接近,她就偏偏要,可他一次次的抗拒,甚至到只要她一碰到他,他就会呕吐,只对她,也唯有她。

  一次又一次,越来越激烈的反应过后,谷思如才真正地明白过来,原来自己的一时冲动,已经伤害了他。

  自古文人多傲骨,尤其是宋家,世代书香,对唯一的儿子悉心栽培,宋行奕自幼文采风流,看来温文好脾气,其实最为自尊自傲,即便当时的他年方十岁,却已然愤恨入心。

  她谷思如活了十七年,从未对自己做过的事后悔过,可偏偏她对那件事情后悔了,后悔因一时好奇、一时贪玩,给他带来那么深的伤害。

  即使两家住得非常近,但他依旧避她如蛇蝎,天生的好教养在当他不小心遇到她时,尚可以礼相待,维持表面的平静,这么多年来,在她努力地靠近他后,他总算不再因为她的接近而有那种伤人的反应,可他依旧不喜欢她随便碰触他。

  这样的宋行奕,让她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还很远,而那么遥远的距离,她不想要。

  但她想要的,他不愿给。

  所以这十年来,他们之间的纠缠,已然复杂到连他们自己都无力解开。

  她的执着、他的固执,成为死结。

  「宋行奕。」谷思如定定地望着他,一脸执拗,「你告诉我。」

  宋行奕沉默半晌,终于开口道:「今日收到太子殿下的书信,他说皇上希望我早日上京。」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第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朱轻的作品<<相思难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