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朱轻 > 相思难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相思难耐  第15页    作者:朱轻

  不得不承认,宋滔海分析得客观又清楚,他的话里没有丝毫的个人喜怒,只是单纯地把目前的情形分析明白,然后让宋行奕自己作决定。

  从小到大,宋家都是如此培养宋行奕的,宋滔海一向安静少言,像这般说这么多话,实在罕见,他说完该说的,便不再多说,一时间,房内一片寂静,只有沙漏在那默默流淌。

  许久之后,宋行奕一撩衣抱,跪了下来,「儿子不孝,让父母如此担忧。」

  「奕儿……」崔清雨望着他,跟里充满浓浓不解。

  「母亲,儿子只有一句话想说。」他抬头定定地望着她,「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崔清雨在宋行奕念出第一句时,脸色已然大变,眼泪随着那些句子慢慢地流出来。

  「这样的相思苦,若是我放弃了思如,她每天都会反覆地尝。」他再转头看向宋滔海,一个学一个字地慢慢说道:「我心亦然。」

  宋滔海眼眸黯了黯,半晌,挥了挥手,「罢了,你且去吧。」

  「儿子不孝。」宋行奕深深地伏地一拜,「但请你们放心,这件事情我一走会处理妥当,定不伤父母之心。」

  言毕,起身走了出去。

  崔清雨偎入丈夫的杯里,泪如雨下,「我竟不知……他用情至此……」

  宋滔海抚摸着她的秀发,「他是你我的儿子,为何不情深?」

  「他还记得小时候我给他看过的诗句。」刚刚宋行奕念的那首诗,正是当年崔清雨与宋滔海未成亲前,长达三年的分离之中寄与宋滔海的,—字一泪,整整三年她饱受相思之苦,而宋滔海寄回来的那将个字「我心亦然」,让她哭了整夜。

  所以当宋行奕念出那首诗时,她就知道有的事情己经无法挽回了,他的心意己决。

  「是好是坏,都是他的缘分。」宋滔海轻声地安慰妻子。

  「是,一如你我。」她,认了。

  宋行奕回到平涛院对,罗东正焦急地等待着,看见他回来,立刻迎了上来,「少爷,你碰到谷小姐了吧?她没生气吧?」

  「什么?」宋行奕顿下脚步。

  「我刚回到院里,谷小姐就来了,她问我你去哪里了,我只说你被老爷叫去,然后她又匆匆地走了,我担心她是不是去找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让罗东坐立不安,生怕谷小姐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话,「谷小姐方才看来脸色不太好,我还在想……啊,少爷,你去哪里?少爷……」

  宋行奕快步朝谷思如住的舒雪苑走去,如果她刚刚一直在父亲的书房外,那她一定是听到了他与父母的那些对话,只是不知道她听到的是全部还是部分,不过不论哪一种,都不是什么好事,只怕……

  果然,—进到舒雪苑,就看到满院的残枝新树。

  这舒雪苑之所以叫舒雪苑,是因为苑里种的全是桃李,春季时分桃李花开,一片白云胜雪,分外柔美。

  只是朋年,注定是无花可赏了。

  谷思如手里那把利剑饱含着怒气,随着她的身形移动,剑气所扫之处皆是残破不堪,满园的枝叶乱飞,满耳只听到剑刃划破空气的声音。

  她依旧如此,只要不开心就要练剑,而那破坏力是随着她生气的程度往上走的。

  「思如。」宋行奕轻声地唤她。

  她的身子一滞,在空中旋身而下,停在他的身旁,利剑一指,锋利的剑尖直指向他,「皇上要你娶公主,是不是?」

  「是。」他无惧地抬头看向她,本是不想让她担心,可既然她己知道,就无须再隐瞒。

  「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

  「你真的想听?」

  「是的,不论好的、坏的,都不要瞒我。」

  「好。」他点头,「既然你问了,我就告诉你,没错,公主殿下请皇上赐婚,要与我成亲,皇上给我三天的时间考虑,明日便是第三天。」

  「你考虑好了?」谷思如的声音在颤抖,事实上,从听到宋滔海说:「这样的姻缘,于你、于她而言,最终也会变成孽缘。」开始,她的脑中就己经是一片空白,再也听不下去,狂奔回舒雪苑。

  从小到大,谷思如从来都不会因为自己不喜读书,偏爱武功而感到自卑,她在如意城活得很好、很开心,那里没有人看不起她,可她到了京城,这段日子每天都很难过,这里的人都看不起她,她再勉强也无法习惯这样的生活,宋滔海有句话没说错,她真的是困于笼中,只是是她自己甘愿的,她一直告诉自己为了宋行奕,她做得到。

  但今天才发现,一切都那么难,她再努力,在别人眼里还是一钱不值。

  「是,我考虑好了。」宋行奕定定地看向她,「谷思如,我从小就立志长大之后,要成为于国家有用之人,这么多年,我都用功苦读,为的就是有一天能为国效力,这个心愿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有所改变。」

  「你是什么意思?」她的脸色大变。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要跟我在一起,就要有被嘲笑的心理准备,是你从小就不爱读书,所以到现在诗文不通、琴棋书画不会,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

  谷思如怒火中烧,「我是不喜欢那些无病呻吟的诗句,这又怎么样?从你第一天认识我起,我便是如此了。」

  「是,从我认识你开始,你就是如此,所以你如果跟我在一起,就难免要面对别人会因此取笑你。」

  「谁敢取笑我?」

  「为什么不敢?」宋行奕冷冷一笑,「这里是京城,不是如意城,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地方,有的事情,不是你不听不看,它就不存在的,就像如果你要在我的身边,必然会被人取笑,甚至会取笑一辈子,这些都是难免的。」

  她怒了,怒不可遏,「宋行奕,你这个混蛋,你现在是觉得公主比我有才华了,是不是?」「公主是比你有才华,这是事实,不是你不想承认就不存在的。」

  「你是不是觉得她跟你比较相配?」

  「在世人的眼里,她是与我相配的。」他点头,无比认真。

  他居然跟她说这样的话?谷思如气得眼泪不断地往上涌,要多努力才能忍得住不流出来,「你明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可是你现在居然跟我说这样的话?」她的剑用力地朝一旁的树砍下去,宝剑笔直地插入树干,直没剑柄!

  「就是因为一直都知道你的心意,所以我才会跟你达样说。」宋行奕漆黑的眼眸里,是她拼了命地忍住不哭的模样,「思如,我只问你,你愿意为我改变吗?为我学习诗文,为我学着怎么做一个官夫人,与同僚的夫人应酬,甚至再也不能行走江湖,只是安心于大宅院里的琐碎事务?」

  她咬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没有快意情仇,没有看不爽就动手,再不高兴,也要面带微笑,再难过也不示弱于人前,你……可做得到?「

  谷思如努力忍着、拼命忍着,可是最终还是忍不住,「我做不到!做不到!宋行奕,你这个王八蛋,你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大声地吼了出来,「你嫌我不懂诗书,我还嫌你不懂武艺呢,你以为我很稀罕你吗?告诉你,以前或许是,但以后绝对不是了,从现在开始,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你去找你有才有貌的公主过一辈子吧!」

  她用力地推开他,朝门外跑去。

  宋行奕独自一个人站在那里,冷风刮过,掀起他的衣角,他的神色一片清冷。

  十二月寒冬,雪花不断地从空中飘落下来,落在他的发上、肩上,再凝结成冰,一直到天际出现第一缕亮光,天空由黑暗渐渐的亮起来,他才缓缓地举步走到树前,伸手轻轻地抚过银红的剑穂,「其实,我也不希望你改变,谷思如。」

  只是为何你总是这样冲动,连话都不愿意听完?

  不过,这样也许是好的,如今京中的形势,你的离开未尝不是件好事。

  景元皇朝在新年到来之前,发生了一件大事。

  三皇子邵敬轩食得急病,宫中所有太医都束手无策,最终不治,皇上悲痛过度乃至卧病不起,于病榻前下诏让位于太子邵俞轩,新皇定于正月初一登基,大赦天下。

  但不论皇位念么更迭,老百姓过的都是自己的日子,比如如意城的大户谷家,在十二月二十四这日,鞭炮齐鸣、锣鼓喧天,谷家的女儿要出嫁了,新郎官正是城东的富商雷家。

  说起这桩婚事,至今仍让如意城的老百姓津津乐道,这雷家的少爷雷成浩,原本与谷家的四小姐订了亲,谁知道后来又退亲重议了二小姐,眼看两边准备成亲的事宜准备得差不多了,又突然传出来,二小姐与四小姐将一同嫁入雷家。

  这雷家少爷一下子娶两房妻子,而且美得各有特色,可不正羡慕坏了旁人?只是为何这雷少爷的脸,黑得比那锅底灰还要黑,这又是闹哪出?

  如意城两大家族雷家与谷家结亲,那排场真是要多大有多大,光是迎亲的队伍,就有好几里长,让围观的人群看得咋舌不己。

  可谁都没有想到,队伍走在如意城最繁华的街道时,却突然被一位公子给拦了下来,那位公子身着玉色长袍,眉目如画、气质卓雅,仅仅是在马背上静静地坐着,都像是一幅宁静出尘的水墨画,清浅隽永。

  早有眼尖的人认出他来,「咦,这不是宋家的少爷宋行奕吗?听说他在京城做了大官,怎么会在这里?」

  雷成浩在看清来者后,先是狂喜,接下来又沉下脸去,「哼,你还敢出现在如意城?」

  「我有几句话想跟她说,烦请雷少爷行个方便。」

  「你休想!她与你此生再无话可说。」

  「我若不说,雷少爷今日以后都不会过得顺心。」

  哼,就说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读书人,特别是聪明的读书人,急么看怎么讨厌,「我不喜欢被威胁。」

  「相信我,我绝没有威胁你的意思,我是在请求雷少爷。」

  真是会讲话!雷成浩低头想了想,策马让开路来。

  「多谢。」宋行奕翻身下马,直直地往那鲜红的花轿走去。

  两顶花轿,他在后面的那顶轿前站定,轻轻地唤了声,「思如。」

  轿内一片安静。

  他望着那软软的轿帘,上面绣满了象征着百年好合的百合花,这是谁与谁的百年好合?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支发簪从轿子里笔直地射了出来,擦过他的脸颊,划出一道血痕,他既不闪开,也没有伸手去挡,而是继续往下念道:「月出皓兮,佼人浏兮,舒优受兮,劳心搔兮。」

  「滚!你给我滚!」愤怒的吼声从轿中传了出来,很明显是谷思如的声音。

  他闻若未闻,「月出照兮,佼人燎兮……」

  第10章(2)

  「住口!」谷思如猛地撩开轿帘,冲了出来,一身明艳的嫁衣,衬得她分外娇美。

  宋行奕定定地望着她,—个字一个字地清楚念道:「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她气得浑身发抖,两团熊熊的怒火在她眼眸里燃烧,偏偏还带着泪,美得不可思议,「我叫你滚!」

  「思如,我来找你了。」他轻轻地说道。

  「滚!」

  「我己经辞官,从此之后,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

  「滚!」

  「你喜欢习武,我也愿意陪着你,只是你要教我,也不要嫌我天资不够。」

  「住口!住口!」

  「你喜欢吃北山上青梅泡的荼,每年我都会去为你采摘,为你腌制。」

  「不准说了,不要说了!」

  「你喜欢跟人打架,那便打吧,只是要答应我,不准弄伤自己。」

  谷思如瞪着他,浑身颤抖。

  「春日陪你踏青,夏日陪你溯溪,秋日陪你秋游,冬日陪你赏雪,—年四季,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他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她,「谷思如,我心悦你。」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第1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朱轻的作品<<相思难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