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朱轻 > 相思难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相思难耐  第14页    作者:朱轻

  这也太突然了吧?

  是夜,宋府平涛院内,一向温柔体贴的宋大人像发了狂的野兽般,将谷思如按在床上狠狠地弄着。

  这一晚,平涛院的喘息声、求饶声、低泣声一整晚都没有停,这一晚之后,谷思如听到「阳刚」二字,都会不由自主地打哆嗦,这……算不算另一种闺房乐趣?

  就算狠狠地给了那两个人教训,可太子殿下跟宋大人有断袖之癖的谣言,还是像野火一样在京城蔓延开来了,甚至传到朝堂上直达天听,皇上听后震怒不已,下命不准散播谣言,并要彻查此事,看是谁传出这等无稽之谈。

  只是这世上要查谣言的起源,却是最难的,根本就无法查清楚,谣言却越传越夸张,各种版本都有了,当然最终的结论就是,景元朝将来的帝王,可不能是个有断袖之癖的人,如此看来,刚立下战功的三皇子,可比太子更适合入主东宫。

  但这事情的两位当事人,邵俞轩与宋行奕,却似乎丝毫不受影响,该做的事情继续做好,旁的事也不予理会。

  第9章(2)

  就算这段日子宋夫人经常带着谷思如出入各种聚会,朝臣们都知道宋行奕有这么位未婚妻,可百姓不知,这天下的人,都是什么事情听来劲爆就传什么,哪里管得了真相如何?

  民间传了开来,朝臣私下议论纷纷,自然也传入了后宫的耳内,听到这件事情后,第二个最生气的人,就是明希公主了,公主是皇上最疼爱的女儿,从小就锦衣玉食地娇养着,从来都不曾拂逆过她的心意,所以在公主听说谣言后,直接找到皇上要求皇上赐婚嫁与宋行奕,一来可以平息谣传,二来也可以达成她这么多年的爱慕之情。

  皇上早在宋行奕少年对就非常欣赏他,有意招他为婿,所以公主提出来时,皇上自然点头应允,只是出于尊重宋家的考虑,还是召宋行奕进宫亲自再问过一遍。

  这一问就问出事端来了,宋行奕听完皇帝的话后,直接就拒绝了。

  「微臣家中早己为微臣订下亲事,只待过完年就完婚,恕微臣不能领受皇上的美意了。」

  一句话惹哭了公主,自然也惹怒了皇上。

  出于爱才的心,皇上没有立刻降罪于他,只是给他三天的时间,让他自己去思量清楚便拂袖而去。

  谷思如是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知道了始末,这个知晓,说来还得感谢宋夫人,那天她陪宋夫人去梅翰林家参加梅夫人的寿宴,席间无聊去花园瞎逛,无意中听到那些小姐们在讨论这件事。

  「宋大人真是傻,明希公主高贵又大方,比起那个谷思如不知好了多少倍,他居然敢推托。」「可不是,这宋大人看着挺聪慧的,怎么连这样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娶了公主,从此之后他们宋家就是皇亲国戚,这是多大的荣耀呀,他居然不要。」

  「那个谷思如有哪一点可以跟公主比?这宋大人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嘛!」

  「我看你是记恨他上次拒绝你的事吧?」

  「哼,是拒绝了我,可好像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吧?巴巴地绣了方丝帕送过去,人家连看都不看就退还给你了,不知道到底是谁比较丢脸。」

  接下来谷思如己经没心思去听那些千金小姐吵闹的话了,她只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明希公主要嫁给宋行奕!这怎么可以,明明她跟宋行奕己经算订了亲了,哪里有这样蛮横不讲理的人,愣要抢别人丈夫的?公主又怎么样,公主就可以想抢谁就抢谁了吗?

  谷思如怒得一把将一旁开得正艳的山茶连根拔起!不行,她要找宋行奕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到家中,宋行奕依旧没有回来,他最近似乎比往常要忙上许多,哪怕外面流言越传越烈,他好像完全都不在意,该如何还是如何,并不忌讳与太子走得近,甚至依旧有好几次留宿东宫,自然这也是留言不止的另一个原因。

  当事人不避嫌,好事者正好有话可说。

  谷思如问过门房,知道今日宋行奕并未派人回来告知不回来了,看来他今晚是要回来的了,这也是他的体贴之处,若是当日有事不能回来,一走会遣人回来跟府里说一声,免得她与父母担心。

  是夜,谷思如在房间里焦急地走来走去,她是个急性子,有事在心中就连睡都是睡不着的,她住的离宋行奕的平涛院比较近,那边若是有什么动静,她一听便知。

  等到夜深,才听见那边传来声响,她立刻飞奔过去,进到院里只看见他的随从罗东,并未看到他,「阿东,宋行奕呢?」

  「谷小姐?」这么晚看到谷思如,罗东大吃一惊,「这么晚,你怎地还未安寝?」

  「宋行奕呢?」她低声问道,摆明耐性有限。

  「少爷刚一回来就被老爷叫到书房去了。」罗东是从小就跟在宋行奕身边的人,跟着少爷在如意城十年,对谷思如的恶形恶状再清楚不过,赶紧把话说清楚了,免得谷小姐不爽,吃亏的还是自己。

  「这么晚还叫过去?」

  「是,老爷让人传话了,不论多晚,都要过去。」

  「可知道是什么事?」

  「这……」

  「嗯?」谷思如轻轻地一哼。

  「这个小的真不太清楚。」

  谷思如心思是单纯,但却也是敏锐的,罗东是宋行奕的贴身随从,又与府里的仆从关系极好,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能让他这般支支吾吾不肯说,定是跟皇帝赐婚的事有关!

  宋行奕一定是嘱咐过他,不准跟她说!

  不说,没关系,她自己去听!谷思如转身往院外走去。

  「谷小姐,你去哪里呀?不如你先回房歇息,待明儿一早……」谷思如一记冷眼,就让罗东吓得定在那里不敢再追,至于要说的话,也早就忘了。

  宋滔海的书房,谷思如在初到宋府的那晚去过一次,知道怎么走。

  在宋象住了这么些日子,她与宋滔海的接触并不多,一来宋滔海政事繁忙,难得有机会见到;二来她整日被崔清雨带出去,也少有机会在家中吃饭。

  崔清雨其实不是很满意她,谷思如是知道的,就算崔清雨待自己温柔可亲,可谷思如敏锐的感觉,是连谷夫人都感叹的,别人对她是否出自真心,她完全知道,所以她知道崔清雨不太喜欢她,只是因为宋行奕她才勉强接受。

  她谷思如可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小媳妇,不喜欢便不喜欢吧,只要表面上还过得去,她就不会想别人私下里是什么想法。

  她清楚崔清雨的想法,却至今仍不知道宋滔海是怎么看待她与宋行奕的婚事,宋滔海这人心思高深莫测,宋行奕长相像极了崔清雨,但性格却与父亲一模一样。

  那晚初见,在宋行奕禀明事由后,宋滔海只是淡淡地嘱咐她不要拘束,便让他们走了,看不出喜,也看不出不喜。

  今晚,他在这样晚的时辰还把宋行奕叫到书房,定是有关赐婚一事,既然事情也关系到她,她自然也要听听看的。

  谷思如的身手极好,几起几落就来到宋滔海的书房外,她站在那里想了想,如果就这样进去,那肯定是什么听不到。

  可她为人光明磊落,怎么可以做出那种听墙角的小人行径?还未犹豫完,在听见里面传来的对话声时,她立刻闪入一旁的海棠树后,细细地听了起来。

  书房内,宋行奕在听到父亲派人叫他过来时,就已然朋白是怎么回事,所以在进来时看见父母两人皆在,并不吃惊。

  「奕儿,你可知我们叫你来,所为何事?」最先开口的,自然是崔清雨。

  「儿子知道。」既然要说,自然直接说清楚最为明白。

  「那你告诉我们,你是怎么打算的?皇上给你的三天期限,明日可就是最后一天了。」

  他们一直在等宋行奕作决定,可是这个儿子打小就跟他父亲一模一样,有什么事都藏在自己心里,不说出来,明明期限已至,可他却镇定自若像没事人一般,这让做父母的,怎么不担心?

  「儿子的心思,早在回京之时己禀明父亲、母亲,并无更改。」

  那就是他仍旧要娶谷思如了?崔清雨急得眼眶微微泛红,他说要娶谷思如,她虽不喜,但还是勉强接受,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事关儿子的性命,若是惹怒皇帝,那……

  —只温暖的手掌握住了她的,她抬头,看见夫君漆黑的眼眸,一瞬间,心便安定下来。

  宋滔海在桌下紧握妻子的手,转头看向这个一直是他的骄傲的儿子,「奕儿,你可知,当初为何给你取名行奕?」

  「儿子不才,父亲取名,意为让儿子行事‘奕世载德,不忝前人’。」

  「不错。」宋滔海点头,「你自懂事以来,从未辜负过我对你的期望。」

  「儿子惭愧。」

  「自小我就告诉你,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可以作主,自己的行为也只有自己能负责,可是如此?」

  「是,父亲的教诲,儿子一直谨记于心。」

  「所以你从小到大,做任何事情我都没有干涉你,就连当初让你回乡陪伴祖父,也是征得你同意的。」

  「是。」他的父母自小就对他耐心教育,尊重他这一点,他深感于心。

  「所以你的亲事,自然也是由你自己作主,我们不会加以干涉。」宋滔海再度握了握妻子的手,然后松开起身上前几步,「你要娶谁,想娶谁,我们都不会有意见,但为人父母的,都难免要为孩子的将来操心,这话可对?」

  「是,儿子让父母担心,是儿子的不是。」

  「如今宫中的局势,不用我说,你也是清楚的。」

  「是。」

  「你将来可还想在仕途上一展抱负?」

  「儿子自幼寒窗,当是求他日能为国效命。」

  「很好。」宋滔海点头,「那我问你,你若连身家性命都没有了,又如何谈抱负理想?」

  宋行奕沉默不语,「为人父母,怎么可能不了解儿女的心思?你喜欢谷家女儿单纯坦率,为父朋白,可是也正是因为她的单纯坦率,所以她才不适合嫁入官宦人家。」

  谷思如在窗外猛地捏紧双手。

  「这段日子,你母亲带着她与那些朝臣妻女来往,你可曾见她真心笑过?」

  宋行奕越发沉默。

  第10章(1)

  「她是天生要在天空中飞翔的鸟儿,放人檐中,只会让她痛苦难当,可她嫁与你,这样的事情可以避免吗?她喜欢武艺,你喜爱诗书,你可以与她谈诗论画,还是她能与你切磋武艺?这世上,道不同不相为谋的道理,想必你比我更清楚。」

  宋滔海停了停,接过妻子递来的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先不论别的,只说眼前,皇上给你三日时间考虑,皇上想要的结果是什么,我们都清楚,皇上看中你,想招你为驸马,你若抗旨,我们且不说连累全家这样的话,只是你一人的性命,你母亲与我如何舍得?你祖父母如何舍得?」

  崔清雨眼中含泪,望着自己唯一的儿子。

  「为人在世,若非孤儿就必不可能只考虑自己,你说,这话可对?」

  宋行奕沉默了会,低声说道:「父亲教训得是。」

  「我们姑且不论别的,只说你们之间,谷小姐自幼长于商贾之家,活泼开朗甚是讨喜,只是她不喜读书,不爱诗书爱刀枪;至于公主,生于宫中、长于宫中,自幼由女官教习,文采极佳。你若娶公主,且不说飞黄腾达,我的儿子要往上走并不需要靠女人,只说她与你自幼相识、情趣相投,这个世上,只有相配的人才走得长远,而谷小姐,一时的新鲜,不代表一世的相守,你与她没有共同的喜好,她坐困笼中,这样的姻缘于你、于她而言,最终也会变成孽缘。」

  宋行奕又低头不语。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至于接下来要怎么做,还是由你自己决定,为父只是要告诉你,不论你如何抉择,我与你母亲必然是支持你的。」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第1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朱轻的作品<<相思难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