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朱轻 > 相思难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相思难耐  第13页    作者:朱轻

  「嗯。」她随手拿出一粒碎银子给他,反正她老爹别的不多,钱最多,当初离开家里,她拿了一大把银票,吃穿用度,从来不会苛待自己。

  茶博士欢喜得脸上都笑出花来,「谢谢姑娘、谢谢姑娘,小的就在门外,您有什么事儿只要说一声就好。」

  谷思如点点头,茶博士低头退了出去,掩好门。

  室内飘着淡淡的茶香,她端起茶杯闻了闻,茶果然是好茶,她虽不会品茶,但宋行奕是爱茶之人,耳濡目染之下,多少还是懂一点的。

  推开窗,楼下大堂热闹的声浪直扑上来。

  她喝着茶、吃着糕点,听着楼下人的闲聊,觉得这样的日子过得才惬意,如果这时候有宋行奕在自己身边就更好

  刚刚想到他,耳边就仿佛听到有人提到他的名学,她侧过头细细一听,果然真是。

  「要说連这宋大人,还真是我们景元朝了不得的人物。」一道听起来大略三十几岁的男声说着,「他年幼时在京城就最负才名,诗书文章可是都了不得。」

  「董兄逢话说得很是。」另一位赞同道:」想当年他十五岁便中了殿试一甲,那对京城的轰动场景,我现在还记得。」

  「可不是,最难得的是他还非常有孝心,回家乡侍奉祖父母,直到今年才入仕,这一般人有官可做,只有飞奔而来的份,哪里管什么孝心不孝心呢」

  「没错,我前几日有幸见宋大人的车马经过,略看到了宋大人,那长得可真是俊呀。」嗯,这话听得舒服,谷思如拿起一块糖心糕啃着,听得眉眼弯弯,她的宋行奕,自然是这天下间最好的男子。

  「哼,你们只说这些陈年旧事,怎么不说些新鲜的?」—个不屑的声音插了进来。

  「敢问达位兄台,什么是新鲜的呢?」

  「你们说的,都是些台面上的东西,我这里可有大消息。」

  「那你快给大家说说。」谷思如一时也好奇地侧耳细听。

  「这位宋大人呀,你说他长得俊是不是?」

  「那是自然,我亲眼所见,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俊的男子,我是大老粗不会形容,反正看得我傻眼了,难怪听说京中好多大人家的小姐,都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呢。」

  「你看傻眼不算什么,好多小姐看中他也没用,这位宋大人身边早就有人了。」咦,谷思如吃惊地睁大眼睛,这个人消息倒真的蛮灵通的嘛。

  「是吗?哪位小姐这么有福气?」

  「小姐?」那人嗤嗤地笑了起来,声音听来就觉得分外猥琐,「只怕不是小姐。」

  「你这话听来就不对,不是小姐还能是什么?总不能是夫人吧?」

  「要是夫人倒还是好的。」那人压低了声音,但还是以在场的所有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们不知道与宋大人相好的,可是当今的太子爷。」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一时间鸦雀无声。

  第9章(1)

  「胡说!」有人拍案而起大声怒斥道:「天子脚下朗朗乾坤,你岂能说出这等荒唐的污蔑之言!」

  「我胡说?」那人冷笑,「我说的可都是事实。」

  「没错!」另一道声音接着说下去,」我有个亲戚在太子宫中当差的,他可是亲眼所见。」

  「可不就是如此嘛,你看这宋大人自从回到京城,有哪天不到太子宫中去的?从早到晚,甚至有对候直接宿在宫里,太子宫里的人好多次都看到他们搂搂抱抱的,只是碍于太子威势,不敢说罢了。」

  「你们两个真是无耻到极点,我们景元朝谁人不知当今太子最为宽厚,才德兼备,你们居然敢诋毁于他!」

  「太子好是好,可惜有断袖之癖,将来若是做了君主,嘿嘿……」那人继续说下去,「你们想想,太子年满二十,早该立太子妃了,可我们的太子爷宫中,别说太子妃,就连半个女人都没有,那宋行奕与太子年岁相当,那么多女子喜欢他,可他又如何还未订亲?」

  「没错!你再看宋大人看得细皮嫩肉的,可不正好是那……」另一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只茶壶盖给砸中,疼得他大喊了一声,捂住嘴唇,鲜血从他的指缝间不断地冒出来。

  「谁?给我滚出来!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另一人大声地怒骂,一只茶杯朝他砸过来,幸好他有些许武功底子,闪了开来,「到底是谁?给老子滚出来!」

  —道纤细的身影从二楼的窗前一跃而下,灵动敏捷,众人眼前一闪,就看到一名美丽的少女亭亭地站在大厅中央。

  那翻身而下的少女正是谷思如。

  她清灵的眼眸里蕴着浓浓的烈火,「拿茶杯砸你,都脏了这里的器具!」气死她了,居然有人敢在这里这样诋毁她的宋行奕,把他说得那样不堪!

  她原本是答应过宋行奕,在京城尽量低调一点,所以最开始她还忍着,但到后面越听越听入耳,再也顾不上什么低调不低调了,这样无耻小人就是欠打!

  「你这个贱人,敢打老子?你……」那人还未来得及把话说完,「啪」地一下,就被谷思如爽快地赏了一巴掌,他身子被打得连退好几步,脸颊一瞬间就肿了起来,最惨的是,他都没有看清楚她是怎么动手的。

  他怒火中烧,冲上前去打算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他那位嘴巴流血的同伙也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

  他们两个朋显都是练家子,颇有些武功底子,一看谷思如虽然有些武功,但肯定是攻他们不备才得手的,现在他们两人联手,看不打得她哭着求饶!

  大堂里的众人见打了起来,纷纷走避,原本热闹的地方立刻空出好大一片,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众人躲开去站在远处围观,也为这个胆大的少女捏一把冷汗,这两人可都是彪形大汉呀,她一个弱女子。。。。。。

  之前跟那两人争辩的男子,则是打算去官府里报官,可下一个瞬间,所有围观的人都傻眼了!

  他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那个看起来纤弱的少女,在两个大汉扑向她对,抬腿重重地一端,就把其中一个踢飞开来,再一个旋身,另外一个也被她一拳撂倒在地上。

  他们落地时沉重响声,在在显示出少女的力道。

  再接下来,众人看到一场实力悬殊到可怕的殴打,真真是殴打,一个少女狠狠地殴打两名壮硕大汉。

  她下手又狠又快,那两人别说还手之力,就连抵挡都抵挡不了,不用半炷香的时间,他们就被打得满头满脸的鲜血,全身蜷缩地倒在地上不断地求饶,偏偏求饶没用!

  这一下子,众人反而同情起那两人来,可看那个女魔头附身的少女,谁都不敢上前劝,更何况众人都看傻跟,反应不过来了。

  「思如。」一道温和的男性嗓音从二楼传下来,让谷思如的动作一顿。

  她抬头,看见那个俊雅的男子,穿着常色的裳袍站在窗边望着她,唇边噙着浅浅的笑,清隽无双,不是宋行奕,又是谁呢?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居然也在这里?那是不是刚刚这些人说的话,他其实都听到了?

  谷思如望向他,有几分担心,他是多么自傲的人呀,如今被人这样侮辱,他怎么会受得了?

  「好了,可以了,不要再打了。」

  「可是……」这些人太可恶了,不狠狠教训一顿,难消她心头之恨。

  —个阳刚的男子从宋行奕的身后闪了出来,率性地往窗台上一趴,朝她挥手,「女侠,打那么久也该累了吧?上来喝杯茶如何?」

  这人是谁?谷思如微微地皱了皱眉,看向宋行奕。

  宋行奕叹了口气,知道她的倔脾气又犯了,对他的事情,她一直都是执着的,转身下楼,走到她的身边,「来,跟我上去。」

  「我……」她犹豫地看了眼那两个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男人,她还没有……呃……打过瘾。

  「够了,再打要出人命了。」宋行奕淡淡地看了眼那两人,「再说,他们也是只是受人之财,忠人之事而己。」

  那两人的身子微微地抽搐。

  宋行奕既然说算了,那便算算了,她不甘地低斥,「哼,今天算你们好狗运,给我记住下次再敢胡说八道,看我还饶不饶你们!」

  「唔……多谢宋大人……多谢……女侠……」

  「给我滚!」

  「是是。」虽然全身都是痛的,撑都快撑不起来,可再留下去,不知道会不会连命都没有,那两人捂着流血的口鼻,哼都不敢哼一声,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地往外走去。

  「慢着。」

  他们刚摸到门边,就被这两个字给惊得魂飞魄散,立刻停下来不敢动,身子颤抖着,生怕那个女魔头一个不高兴又拿他们来练拳。

  「我的话你们可听仔细了?」谷思如狠狠地一拍桌子,他们吓得一个哆嗦直接坐到地上。

  「听仔细了,我们再也不敢了,女侠饶命。」

  「还有,你们是受何人指使,散播这样恶毒的谣言?」刚刚宋行奕说他们是受人钱财,看来背后还有主使者,问一问也是好了。

  「没……没任何人,我们只是信口雌黄。」

  「胡说!再不老实交代……」

  「好了,思如。」宋行奕握住她的手,看了那两人一眼,「还不走,嗯?」清清浅浅的几个字,生生比之前狂暴的谷思如还要可怕,一瞬间惊出那两人一身的冷汗,连抬头都不敢,哆嗦着半爬半走地离开了。

  「我还没问完呢。」谷思如被宋行奕拖着往楼上走,不依地跺脚抗议道,这个可是很重要的!她一走要搞清楚!

  「你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

  「为什么?」

  因为那人做事,自然有把握不会牵扯到自己身上,所以就算杀了这两人,恐怕也是问不出来,白费力气而己。

  「不为什么。」宋行奕带着她进了房间。

  —进去就看到那个爽朗的男子朝他们笑着,「我今儿算是开了跟界了,姑娘可真是好身手。」谷思如看了看到个陌生男子,骄傲地点头,「那是自然,我的武艺虽不敢说十分好,但也少逢对手。」

  男子哈哈大笑出来,伸手拍宋行奕的肩膀,「你从哪里找到的宝贝?竟这般直率可爱。」

  宋行奕没有接他的话,只是拉着谷思如上前,「来,思如,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谷思如看向那个男子,「你是太子?」

  「唔,恐怕目前还是的。」邵俞轩眼底闪过戏谑的神采。

  「那你不就是那个流言中的另一位?」谷思如很认真地打量了他一番,然后「悄声」地对宋行奕说:「我现在终于朋合为什么那两人说你们了,跟太子比起来,你可真是斯文很多,难怪……」

  「难怪什么?」宋行奕带着淡淡的笑问道,只是那笑意未达眼内,丝丝凉薄。

  谷思如若是那种善于察颜观色之人,早就知道不要再说下去,偏偏她不是,「难怪他们会说那样的话出来。」谷思如点头,「太子太阳刚了,而你……」太温雅了。

  宋行奕微微抬眼看了下那位「阳刚」的人,一向胆大的太子殿下,居然被那一眼看得一个激灵,「啊,我想起来了,宫中还有事等我回去处理,好紧急呀,非常紧急,我先走了。」

  话未说完,人早己经奔到街上去。

  「咦,他刚刚不是还邀我上来喝茶的吗?急么突然就走了?」谷思如看着太子消失的速度,几分感叹地点头,「他轻功看来是不错的。」

  「是吗?」宋行奕轻柔地问道。

  「是,看不出来这个太子武功居然不错,唔,认真习武的人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有机会找他切磋一下。」

  真是不知死活,「思如,我们回家吧。」

  「为什么?我才刚出来没多久耶。」

  「我突然想回家了。」

  「啊?」

  「突然也想起来,有事待办。」他极为温文尔雅地一笑。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第1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朱轻的作品<<相思难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