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朱轻 > 相思难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相思难耐  第12页    作者:朱轻

  谷思如偎进他怀里,抱住他的脖子再吻上去,这次她用了舌头,软软的、甜甜的在他的唇上舔着,一点点地勾撩着他。

  宋行奕发誓,当时的那一瞬间,他真想狠狠地咬她一下,让她痛一下长点记性,偏偏舍不得,他知道她的目的,努力地不为所动,只是……太难了。

  他伸手抱住她,「别以为这样我就不生气了!」

  「唔。那你可不可以吻完我再生气?」这样的要求,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抱紧她继续吻下去,她的嘴唇与他的相摩挲,灵活的小舌钻入他的嘴里,轻轻地勾动着他的舌头,在他的嘴里,尝到了熟悉的清茶余甘。

  宋行奕吸吮住她调皮的小舌,两人的舌头交缠着,伸手搂住她的纤腰,将她抱到腿上,双手在她的背后轻抚着,嘴唇离开她的唇,两人的嘴角定起一条银亮的细丝,「小坏蛋。」他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嫩颊。

  「不喜欢吗?」谷思如伸手至他的衣襟口,一把扯开,露出他结实的胸膛。

  「再喜欢下去,可真是会要命了。」

  她嘻嘻地笑着,伸手摸着他胸膛结实的肌肉。

  「不要玩火。」他握住她的手,不让她乱动。

  「有什么关系?我想你,你不想我吗?」想是想的,只是这里不是如意城,她初来他家,就在他的房间过夜,这若是传出去,她要怎么立足?

  「思如,我要顾惜你的名声。」

  「名声?」谷思如轻轻地一笑,「名声都是给别人听的,我从来都不在乎这样的东西。」

  「是,我知道。」宋行奕握住她的手,「因为你不在乎,所以我要替你在乎。」他不希望有任何的流言蜚语伤害到她,她是他的宝贝,他一定要好好地保护她。

  她一愣,今天所有的怒气都在这一瞬间消失了,强烈的喜悦充斥在她的心头,再没有什么比他这句话更让她心甜的了。

  她抱紧他,「那……从明天开始在乎,好不好?」

  这家伙又来耍赖这一招,她会从明天开始才怪了。

  「我好想你。」谷思如低头在他的脖子上细细地吻着,「你走之后,我每天都在想你,日夜都想,就连作梦,都梦见你怀抱着我,可是梦醒之后,你不在身边,我只想要流眼泪。」

  宋行奕的心,被她的话弄得疼痛不已,这样的她让他还怎么抗拒?除了抱紧她,迅是抱紧她。

  她的手抚向他的胸前,抚过那小小的突起,「宋行奕,你想我吗?」

  怎么可能不想?他拉住她的手,一把抱起她往床边走去。

  「你想要我吗?」

  宋行奕直接低头,用实际行动告诉她,谷思如在他吻的空隙间娇娇地笑出来,「你的君子言论呢?」

  「你这个丫头!」他无奈地失笑,真是爱作弄自己。

  她就喜欢看他这种拿她没有办法的表情,因为她知道他在宠着她,放纵她,而她,就爱对他恃宠而骄。

  第8章(1)

  在边府的当晚拜见过宋滔海后,谷思如算是得到了宋家的认可,以宋行奕未婚妻的名义住在宋府。

  宋滔海喜不喜欢谷思如没有人知道,但他的妻子崔清雨却不是那么喜欢她,但毕竟是隨夫在官海浮沉多年,早已经学会了把真正的心思隐藏,且不论她心里如何想,至少不会在表面上透露出来。

  既然儿子把要娶谷思如之心表达得非常清楚,那么她做娘的也不可能去做那个反对的人,自古以来父母反对的婚事,通常是父母极度强势才可阻搁,不然基本上是反对无故,还要伤到与子女的感情。

  崔清雨了解自己的儿子,看起来温和,可却是极有主见的,从来不会被任何人左右,他的决定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的,除非是他自己。

  所以她不会去做那个坏人,也实在是没有必要,所以虽然不是那么喜欢谷思如,但却还是接受了她。

  他们的婚事,按宋行奕的意思,是等到过年一起回如意城去提亲,等来年开春再行礼,这样既不仓促,也有足够的时间让宋行奕处理京中的事物。

  如此甚好,她的儿子从小心中自有乾坤,只要他不会因为儿女私情,而影响到自己的前途,谁做她的儿媳妇,她都无所谓,只要儿子喜欢就行。

  她也开始学着接受这个未来儿媳,试着与她相处。

  「既然你们要成亲了,你也要学着怎么做奕儿的妻子才是。」崔清雨一句话,就把谷思如带了出去,今儿跟这个夫人家的小姐喝茶赏花,明儿跟那个王爷的妻女看戏听曲,每天的节目都排得满满的。

  谷思如刚开始还是挺开心的,觉得可以多认识些朋友,大家吃吃喝喝也不错,兴致勃勃地跟着宋夫人出门,可是—次聚会过后,她就对这种宴会深恶痛绝。

  —群戴着面具的官夫人在那里拼命地笑着,说说这里的脂粉香、那里的绸缎美,再就是各家小姐们不是争艳就是斗才,个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恨不得在众人面前表演个够才甘心,跟这些人相处一天后,她忽然觉得,之前认为萧寄雪假惺惺是错了。

  萧寄雪与这样女人相比,同样是大家闺秀,萧寄雪那女人真是可爱无比了,不过,谁让她要跟自己抢宋行奕呢?所以,还是要讨厌她!

  谷思如非常不习惯跟这些人相处,尤其是这些人问她最擅长什么时,她回答武艺,惹得大家哄堂大笑,宋夫人跟大家说,她最喜欢开玩笑,她才朋白,原来她苦练十几年的武艺,在这群人眼里,是上不了台面的。

  上不了台面便上不了台面吧,要她像那群只知道涂脂抹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姐们一样,每天在家里绣花弹琴,那还不逼疯她去!道不同不相为谋,她跟她们不是一路人,那不接触便是了。

  可宋夫人轻轻的一句话,彻底地断了她的退路。

  「这样的场面是无趣,可若是跟奕儿成亲,这样的应酬只会多不会少,你若是一直这样逃避下去,奕儿在官场上只会被人看不起,说他娶了个上不了台面的女子。」

  谷思如想反驳的心情,在听到最后那句话对,彻底地熄灭了,她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反正被取笑又不痛不痒,可是她不能忍受宋行奕被人笑。

  她的宋行奕那么轻尚无双,怎么可以沦为别人的笑柄?不过是假笑、装傻而己嘛,有什么难的,她肯定可以做得到的。

  早就说过,她谷思如想要做的事情,不论多难都会咬牙做下去。

  于是便继续。

  宋行奕见她每天早出晚归的,回来后又不停地揉脸,轻声跟她说:「你不用每天跟着娘亲出去应酬,那些不喜欢做的事,可以不用做。」

  他总是待她那样的好,不勉强她,护着她,可是就因为达样,她才更想要为他做些什么,只怕只是一点点也是好的,「没关系,我反正在京城里面也无事可干,每天跟着夫人出去逛逛,也热闹。」停了停又继续说:「那些小姐们个个多才多艺,这个会弹琴、那个会跳舞,跟她们在一起刚好可以解解闷。」

  这是实话,只是谷思如没有说,她经常在听琴和观舞时昏睡,惹怒人家小姐。

  「思如,不论你做任何事情,只要开心就好,不用为了我勉强,我喜欢的那个谷思如,就是那样简简单单。」

  喜欢,他说喜欢,这是宋行奕第一次对她说喜欢她,听到这个,让她做什么她都是甘愿的,何况只是跟一群太太、小姐吃喝玩乐?

  「我不勉强,真的,宋行奕,偶尔我也想为你做点什么,你知道吗?」因为太过喜欢,所以只想要对方好,为他做什么都是愿意的,这样的心情,他们两人皆有。

  他自然是知道的,她的心情他再了解不过,「你会开心?」

  「是。」想到是在为他们的将来努力,她就觉得开心,就觉得可以忍受下去。

  好吧,谷思如说开心,那便开心,她跟着娘亲出去,也好过她在家闷着,等他忙完这一段对间,一切大局己定,到时候她要做什么,他都可以陪着她。

  于是这样的日子继续。

  只是谷思如闯祸的速度,简直让崔清雨始料不及,原以为不过是跟一群小姐们应酬,最多因为什么都不懂被取笑一番,不会出上面问题,可惜她还是太低估谷思如了。

  今儿因为某位小姐叫她弹琴,她把人家的珍藏的古琴给弄坏了;明儿大家一起赏古画,好好的一张画,到她手里—个不小心就弄成了碎片;再不然,被别人明褒暗损之后气不过,轻轻一推,就害得娇嫩的小姐摔伤了,诸如此类的事情,每天都要发生,半个多月过后,崔清雨完全被谷思如闯祸的能力给折服。

  谷思如脸上的笑容,也在崔清雨一天天的叹气声中淡下去了。

  这个世上,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多么勉强、怎么努力都走不到一起去,她实在无法融入那群小姐,吟诗她不会,作画只是勉强,弹琴的弦轻轻地拨就断掉,最气人的是那些个小姐个个牙尖嘴利、话里有话,连讽刺的话听来都漂亮无比,但她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她们在当面嘲笑她。

  这样的斗嘴,有意思吗?她真想要……跟人打架出出气!

  第8章(2)

  这日,崔清雨被史部侍郎家的夫人请去听戏,她说都是长辈,谷思如可以不用去了,于是谷思如像是解脱了般直奔大街透透气。

  宋行奕己经被太子传进宫中整整七天了,一直都没有回过家,她很想他。

  她低着头在街上胡乱地走着,本来以为到京城,她就可以经常看到他了,可原来不是,他非常地忙碌,每日清晨她还未睡醒就去上朝了,下了朝也不能立即回家,要去太子宫中商量事宜,往往他回来都己经是深夜了,最初她还等他,可他却很不赞成。

  「你等我这么晚还不睡,我会担心。」

  好吧,谷思如不想让他在朝政繁忙辛苦工作之余还要担心她,于是便听他的话早早睡下,在宋府,跟在如意城是不一样的,他们能在一起的时间根本就不多,宋家家大业大,仆佣众多,耳目口舌自然也众多。

  宋行奕为了避嫌,那晚之后就不准她晚上再去他的卧房,虽然她其实没有那么听话,有几次他回来较早,她还是跑去诱惑他,并且还成功了。

  只是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少,她在他家的这段时间,跟他见面的机会这么少,这一点最让她气闷,比要陪宋夫人去参加聚会还要气闷。

  谷思如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不过,每次在看到宋行奕时,她都会特别开心,所以他目前并没有发现她在不开心,尤其是这几天,他连家都没有回,更加不可能知道她的心情怎样的。

  她好想阿爹、阿娘,好想疼爱她的兄姊,不知道二姊的肚子是不是更大了?不知道大哥和三姊怎么样?镖局没有她是不是忙得不可开交?真怀念以前跟兄弟们一起押镖、一起痛快喝酒的日子。

  如意城虽比不上京城繁华,可在那里她可以肆意大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会有人在旁边无奈地叹息,不会有人嘲笑她。

  在这里每天捧着小的要命的茶杯,说些言不及意的话,都快把她逼急了。

  谷思如走得有些口渴,抬头刚好看到街道的不远处有家茶楼,想想干脆进去坐一坐,听听旁人讲讲闲话也是一种乐趣,以前押镖时最爱的就是听手下聊天,增广见闻。

  想到便做,谷思如进到茶楼,要了间临窗雅座,既可以听到楼下的闲聊声,又不被打扰真真好。

  京城的东西当然是好的,就连这茶楼也分外精致,雅间里所用器物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这位姑娘,您尝尝看,这是今年刚上的金坛雀舌。」茶博士很是殷勤地为她把桌子擦干净,再泡上茶。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第1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朱轻的作品<<相思难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