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朱轻 > 相思难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相思难耐  第10页    作者:朱轻

  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谷思如的心里一酸,她轻轻地趴在二姊的膝盖上。

  「这些我都知道。」她微微地闭上眼睛,「可我还是想他。」

  「唉,自古相思一事,从来都是入骨的。」谷情如抚着妹妹乌黑的发,「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他必然也是想念你的。」

  「是吗?」谷思如很害怕,非常地害怕,他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她什么都不担心,可他此刻在千里之遥,那里是他出生的地方,那里有这个国家最最繁华的街道,那里有无数的大家闺秀,她的宋行奕又是那样的好……

  「自然是的。」因为妹妹从小就喜欢着那个男子,所以谷情如也仔细地留意过他,宋行奕天生就给人一种安稳的感觉,他思虑周全、行事周到、教养极佳、学识渊博,最重要的是,他的人品很好。

  不得不承认,谷思如从小到大,虽然大大咧咧脾气急躁,但她看人有一种敏锐的直觉,她挑中的男子绝时不会差到哪里去,要知道连一向最恨文人酸气的谷大虎,都挑不出宋行奕半点不是,可见其优秀。

  「我家思如又坦率、又单纯,他岂有不喜欢之理?」谷情如捏了捏她的脸蛋,「对了小妹,你要不要去大哥那边?前几日大哥还来信提起,让你过去帮忙呢,他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几个月前谷家的分镖局在西定开张,因为宋行奕在这里,谷思如是不会离开如意城的,再说谷大虎怎么都不可能让他的宝贝跑到西定那么远的地方,所以才由谷靖如过去打理。

  不过现在看谷思如每天为情所苦,他们又想着让她出去散散心,有事情忙也是好的,于是谷情如想让她去西定走走。

  「我不去,我要在家等宋行奕。」谷思如想都不想就拒绝道。

  「现下都十一月了,你到大哥那边帮忙,等到过年再回家,估摸着那时行奕也会定下来了,岂不两全其美?」

  「我不去!」谷思如皱眉,「二姊,我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等他。」他说过会尽快派人来提亲的,他说过的话—定会实现。

  真是固执,谷情如头痛地叹息,早该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自家小妹的执着谁都拿她没有办法,只是自己还是想要试一试,只要可以让小妹开心,一点点的希望她也不想放弃,不过,她还是输给了谷恩如的倔强,「好,小妹不想去,便不去。」

  门外传来轻轻地敲门声,「二小姐、四小姐,宋家来人了。」

  谷思如迅速地起身奔过去打开门,门外笑脸盈盈的。正是宋老夫人身边的丫头采竹,「四小姐安好。」采竹福了福,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刚刚收到京城来的信,本该一早就这到的,谁知下雪路滑,竟迟到晚上才这来,老夫人说四小姐肯定想看,就让奴婢女把信送过来了。」

  谷思如那一瞬间喜得心都快跳出来了,竟愣在那里不知如何反应,好一会才慢慢地伸手,接过那封信。

  要多努力,手才不至于发抖。

  「有劳了。」谷情如缓缓地定过来,看了紫萱一眼。

  紫萱会意立刻从荷包里拿出一粒碎银子,塞入采竹的手里,「采竹姐姐一路辛苦了,这是我家四小姐给你喝茶的。」

  「多谢四小姐。二小姐。」

  吩咐紫萱好生送送采竹,谷情如把门关上,转身看着自家的小妹。

  谷思如拿着那封信,走到桌边居然都不敢打开,盼了那么久,终于盼到了宋行奕的消息,只是此时她却觉得太不真实,担心自己在作梦。

  「你若不看,我可帮你拆了?」谷情如看妹妹傻呼呼的表情,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不行!」果然谷思如立刻有了反应,一把将信收入怀中,水灵灵的眸子瞪了自己二姊一眼。

  真可爱!谷情如伸手掐了掐她粉粉的腮,「好了,不逗你,快看看吧,我倒还真有点好奇,内敛的宋大人,不知会写出怎样的情书?」

  「二姊!」谷思如不依地踩了跺脚,拿出信来,看见信封上熟悉的字,唇角不断地往上扬。

  有多久没有看到小妹这样笑了?谷情如望着妹妹的笑容,心里无限感慨,都说情之一物,最为伤人,喜为它,悲也为它,看到小妹如今这样才发现,原来那个单纯无虑的妹妹,己然长大。

  谷思如慢慢地启开信封,抽出信纸来。

  淡黄色的信纸上只有清清浅浅的几行字,可还未看完,她就己经泪盈于睫,趴在桌上,脸蛋埋入手肘中。

  「思思,你怎么了?」谷情如担心地问道:「是不是信里说了什么?」她的小妹从来都不会哭的,可她刚刚明明看到她眼里有泪光在闪动。

  谷思如拼命地摇头,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半晌,终于稍稍冷静下来,将信纸收入信封内,抬头时自己的姊姊说道:「二姊,时候不早了,我这你回去休息。」

  「你先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一切都好,我只是……太高兴了。」

  「真的?」

  「是。」

  谷情如这才放下心来,她的小妹从来都不会骗她,她说没事,那便没事。

  温暖的烛光映在窗棂上,窗外是铺天盖地、簌簌而下的雪片,室内一屋如春。

  —张泛着微黄的纸小心地摊开在光滑的桌面,字是写得极好的,俊逸清隽,谷思如坐在那里,望着信纸,唇边挂着淡淡的笑。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浏兮,舒忧受兮,劳心搔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令,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她伸手抚过那一笔一画的字,这是宋行奕写给她的信,没有寻常信件的问候、没有近况的描述,可是却比任何的话都让她心甜、心酸,随之而来的,是浓入骨髓的相思。

  那晚的夏夜,他牵着她的手走在月光里,为她轻轻地吟出这首诗,他答应她,「为她一人念诗,而今……谷思如推开窗户,洁白的雪地映着如银的月光,他在千里之遥,她在这里,依旧是月光、依旧是夜晚,陪着她的,是他一字—句曾经为她念过的诗句。

  他也是想着她的,她知道。

  谷思如望向桌前的梳妆镜,镜子里映出来的人儿,有一双带着轻愁的眼,熟悉又陌生,这不应该是她谷思如。她从小到大都是勇气十足、朝气蓬勃,任何事情,只要她想做就会立刻去做,从未犹豫过,就连当初追逐在宋行奕的身边时,虽然一直受挫,但她仍有自己的快乐。

  现在这张被思念折磨的容颜,根本就不是她谷思如嘛!她不应该是这样的!伸手,果断地把那面梳妆镜给扣了下来。

  第7章(1)

  宋行奕从宫中出来时,天色己晚。

  回到京城之后,他每天都非常地忙碌,皇帝亲自制授,正四品的参知政事,他成为开国以来此品级里最为年轻的官员。

  参知政事本就直辖于东宫。辅佐太子执政,近一个多月的熟悉事宜,他对如今的形势己然了解,也再明白不过为何邵俞轩会不断地去信催自己上京了。

  自古以来帝王家夺权之争最为残酷,邵俞轩本是皇后所出,皇上与皇后几十年来夫妻情深,他又身为皇长子,本来就名正言顺,再加上雄才大略,广受群臣拥戴。

  只是如今皇贵妃分宠,她所出的三皇子又在去年与薛柯国的战争中大获全胜,声名大噪,呼声日益高涨,再加上他又有野心、有权谋,非常会收买人心,得到不少年轻一辈官员的支持,明里暗里都直接威胁到太子的地位。

  居上位者最恨的就是宫中与朝臣结党营私,皇上也不例外,所以邵俞轩现在所居的这个位置,反而注定了他在朝臣中只能中立,不能偏向任何一方,而三皇子却暗地里不断拉拢人心,再加上皇贵妃得宠,虽然在皇上的心里,太子之位只有邵俞轩,但日时长久,谁也不知道事态会朝哪个方向去变化,所以邵俞轩此时最重要有一个人在自己身边,既能与朝臣联系,又不会被三皇子拉拢过去,还能为他出谋划策。

  这个人,除了宋行奕,再无旁人。

  甫一入京就陷入这样的夺位之争中,实在不是宋行奕所愿,但他生在官宦人家,父亲又是当朝正一品大员,这样的家世,注定他是躲不开这样的争斗。

  既然逃不开,那便面对。

  三皇子为人,是个枭雄,却不一定会成为明君,而邵俞轩与宋行奕从小一起长大,心胸广阔、才干非常,有这样的人做君主,会是百姓之福。

  他父亲的位置,只能是忠于皇帝,而不会参与这场夺嫡之战里,所以宋家便由他来。

  平稳走着的马车,他坐在里面微微地闭上眼眸,厚实的帘布外隐隐传来街道上热闹的声音,百姓自然是不管谁做皇帝,谁给他们富足的生活,谁在龙椅上都一样,简单得很。

  这世上,依旧还是简单的人最幸福。

  就如某人。

  宋行奕的手习惯性地抚至腰间那个母亲綉的荷包里放着的,正是某人为他做的荷包,虽然己经破碎,但他仍旧细细地珍藏着。

  他的女孩……

  脑海里浮现的是谷思如灿烂的笑容,还有清脆的喊他宋行奕时那快活的神情,以前她一直在他身边时,还并未觉得怎样,如今离她那样的远,他才发现,自己原来这么想念着她。

  写字的时候,总觉得她站在他的身旁为他磨墨;看书的时候,仿佛会听到她一声一声地唤着他的名字。

  她喜欢缠着他、腻着他、偶尔也喜欢恶作剧闹他、不让他专心看书、她喜欢躺在他的怀里,让他给她念书,一字—句,也许听得并不十分懂,但她却最爱那样的时光,每次都是笑咪咪望着他的。

  其实她不知道,他也喜欢她在自己身边。

  最初年少时,因为谷思如的大胆行径,让宋行奕非常愤怒,恨不得再也不见到她,可她却那般不识趣,总是出现在他面前。

  —天一天、一年一年,再多的恼怒,在她明朗的笑容里都慢慢地消融掉了,他越来越喜欢有她在身边的日子,而她既不温柔也不体贴,而且还任性、嚣张得不可思议。

  「宋行奕,我想吃水梨了,听说后山的梨都结果了,你陪我去摘!」

  「宋行奕,下雪了,陪我去堆雪人!」

  「宋行奕,陪我去看皮影戏!」

  陪她逛街、陪她爬山、陪她吃饭、陪她聊天,她使唤得那么理所当然、那么理直气壮,他从最初的避之不及,到后来的无奈妥协。

  到现在,回忆起来,他的唇角都是带着笑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呢?宋行奕自己其实也不知道,只是这样年复一年,他慢慢地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看到她笑,不愿意看到她被拒绝后失望的眼神,所以他越来越少地拒绝她,一直到后来,无法拒绝。

  萧寄雪一直说,他把谷思如宠坏了,也许,她说的并没有错。

  可怎么会舍得不宠?他喜欢看她开心时,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喜欢她开心地跟他说:「宋行奕,你真好。」

  宋行奕想要她开心,一直开心,只是此时的谷思如,恐怕不是开心的吧?他想到他离开那天,她红红的眼眶,那种强忍着不哭的表情,他的心又泛起钝钝的痛来。

  他是了解她的,认识十年,除了因为他的离开而哭过,她坚强得不可思议,可偏偏那么坚强的人儿,却在面对他离开时哭了,那泪水一直流进了他的心里。

  分开两个多月,他想她,很想很想,唇边泛起苦笑,从前他从未想过,今番的她居然可以让他体会到什么是相思之苦。

  相思到总是彷佛依稀听见她明朗的笑声,听见她在唤他的名字,清脆的声音,就连此刻,也是如此。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相思难耐  下一页
第1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朱轻的作品<<相思难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