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9页    作者:丹甯

  此时一阵骚动惊呼自后方传来,他猛地回头,竟见身后火光冲天,脱了缰的马儿四处奔跑冲撞,一团混乱。

  薛玄心头一沉。

  那……那儿不是囤放粮草与战马的地方他回神后,连忙大喝,「发生什么事了?」

  「元帅,不好了!粮草……被人放火给烧了!」一名夷兵跌跌撞撞的奔过来,边跑边嚷,「还有马儿不知怎地像发疯似的乱窜!」

  「什么?!」薛玄震愕,急吼道:「还不快命人去灭火!」

  出征时没了粮草与战马,光有士兵,这仗也打不下去,因此平时都派有重兵日夜把守。

  然而今晚他得知穆可清会来行刺,就调动兵力以便埋伏围攻,而自穆可清出现后,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一心一意想让这令麾下将士闻风丧胆的夏国将军把性命留下,其他地方也就松懈了,哪知居然有人会去偷袭粮草与战马

  「薛元帅,看来凡事不能太笃定呢。」穆可清的嗓音轻飘飘的送入他耳中。

  薛玄愕然回头,见对方一脸嘲弄,终于明白了。

  「原来是声东击西之计?」他恶狠狠的瞪向穆可清。

  对夷军的密探说要行刺他,实际上却是来烧粮草,且为求逼真,能骗过他们,甚至不惜以身犯险……这可怕又可恨的穆可清!

  第5章(1)

  乍闻粮草被烧,夷军从上至下皆惊慌失措,只是他们不晓得的是,穆可清表面从容,心却宛如刀割。

  如果可以,她倒宁愿此计别成功。

  想到自己最信赖的人当中,竟有夷人奸细,她便感到一阵冰冷麻木。

  当的一声,穆可清运劲砍断前方敌人的剑,抬眼刚好望见敌军眼中的惊恐。

  显然粮草被烧一事已让他们乱了阵脚,攻击变得更加软弱无力。

  她冷笑,将剑送入敌人胸口。

  这时一道黑色的身影突地凌空飞来,越过众夷兵的头顶,落到穆可清身旁。

  他手中长剑一挥,便击倒前方几名夷兵。

  是李熙平!虽然清楚他的能耐,但见到他平安出现,穆可清才大大松了口气,心安了许多。

  「走。」目的既已达成便无须恋战,他知可清耗力不少,因此一把拉起可清,点足跃起。

  他的师门轻功独步武林,完全未将那些夷兵放在眼中,踩着他们的头顶一下就窜得老远。

  「快,放箭!」眼见两人就要逃离,薛玄顾不得会不会伤到自己人,大喊道。

  李熙平不理会身后的攻击,只握紧掌下纤细的臂膀往前奔,穆可清则回头举剑将飞箭击落,甚至还捞了几支箭,反手射死了几名追得较近的夷兵,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可她还是中了一箭。

  然而穆可清深知想脱困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从这里到回景城是一路平坦,无处可躲藏,她只考虑了一下,便咬牙道:「往南边树林去。」

  「嗯。」李熙平头微微一点,毫不犹豫的拉着人往树林方向跑去。

  「后面有狗……」

  两人入林后没多久,听到后方传来狗吠声,穆可清不禁皱眉。

  她原是打算逃入林中躲藏,夷军在这黑夜里要找他们不容易,之后再找机会回景城便是,但夷军有带狗的话,就麻烦多了。

  她刚打了一场恶战,身上血腥味明显,很可能被发现。

  如果被追上就不妙了,没剩多少力气,先前在敌军面前的从容有大半是强撑着的,至于熙平又是惊马又是烧粮,之后还带着她跑了一大段路程,她相信他也不会太轻松。

  「你身上的伤还好吗?」听见水声的李熙平忽问道。可清身上的衣服染满了鲜血,有自己也有别人的,让他看不出他的伤势如何,要是伤得重,他的法子就不能用。

  穆可清知他多半有躲避追兵的方法,硬是忽略肩上火辣辣的疼痛,咬牙回道:「不碍事。」

  「那好。」

  李熙平带她又跑了一阵,只见眼前出现了一条溪流,然后,他拉着她的手跳了下去。

  躲在水中掩去气息的确是躲避狗鼻追踪的好法子,只是早春的溪水冰冷刺骨,穆可清一入水立刻打了个哆嗦,再加上伤口一碰水,更是令她疼得忍不住抽气。

  李熙平见状,未作多想的将她拥入怀中,大掌贴着她的背心,运功助她御寒。

  穆可清颤抖的靠在他胸前,没矫情的拒绝帮助。

  她本不是这么娇弱的人,但方才实在太凶险,她为了替他争取更多时间,几乎耗尽了气力又受伤,此时浸在冰冷的溪水中,顿感难以忍受。

  她还不想死,也不能死……

  将头紧紧贴着他的胸口,她听着那沉稳的心跳,突然意识到这是自己第一次像个女人似的依偎在男人怀中。

  熙平的胸膛宽厚温暖,明明情况如此危急,她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心安。

  因为,她知道他会守着她。

  她活了二十载,这辈子救过许多人,并且还有更多人希望能得到她的庇护,却从没有人问过她需不需要被保护,只有熙平,直接以行动将她护在羽翼之下。

  溪水依旧冻人,伤口也疼得厉害,但她的胸口却是火热的,一颗心因他的守护而悸动不已。

  不知过了多久,狗吠声渐渐远去、消失,李熙平又仔细听了会,确定危机解除才松了口气,低声对怀中人道:「看来暂时是安全了。」

  然而这么一低头,他才忽然发现自己和可清此刻的姿势好像……太暧昧了。

  穆可清整个人紧紧贴着他,不留一丝缝隙。

  没来由的,李熙平的心突地一跳,不自觉地松开了手。

  没想到才放手,怀中的人儿便直接往后倒,他大惊,连忙把人捞回。

  「可清?」他颤声唤道,却得不到回应。

  此刻天已微亮,他就着稀薄的日光,看见可清双目紧闭,唇瓣毫无血色。

  他赶紧将人抱上岸,心惊的发现可清不知何时晕了过去。

  若只是浸在冰冷溪水中,有他的内力相助,凭可清的身体状况,断不可能就此失去意识,唯一的可能,便是他受了不轻的伤。

  他伤在哪儿了?

  李熙平脸色一变,再顾不得其他,检视着穆可清的身子,随即发现肩头扎着一支被拗断了箭杆的箭。

  穆可清身上的伤不至于致命,但无论如何都得先做处理。

  再说他们也不能一直穿着湿淋淋的衣服,因此李熙平就近寻了一个平坦之处,折了些树枝,接着自怀里掏出用油纸仔细包裹着的囊袋,取出点火工具。幸好他事先在外裹了层油纸,在水里浸了这么久,火摺子和火石才都是乾燥的,一下就点燃了火。

  火光映亮了可清失去血色的侧颜,但却令他忽感陌生,本打算替可清处理伤势的动作不自觉的缓了下来,目光无法自那脸上移开。

  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此次行动有多鲁莽。

  他们居然就这么大胆的两人夜闯敌营烧粮放马,未将夷军放在眼里。

  可清就已经够胡来了,而他不但没阻止,甚至还更进一步提出意见,行险棋把调查奸细之事一并算计进来。

  若非两人的武功皆是当世顶尖,对附近地形又熟悉,否则根本不可能活命,只是受这点伤,已经很不可思议。

  然而尽管明白这道理,但见穆可清受伤昏迷,李熙平心中仍堵着说不出的难受与郁闷。

  原本他是打算自己去当行刺薛玄的诱饵,但可清却说夷军只知穆将军,不识景王,他若不现身,薛玄必会起疑。

  他争不过他,只能妥协……却令他陷入危险。

  李熙平倾身,本想察看穆可清的肩伤,却发现穆可清的肤色虽不白,肤质倒是极好,看起来光滑细致,令他忍不住伸手。

  等等,他在做什么?李熙平猛地一僵,急急收回差点抚上穆可清脸庞的手。

  可清是个男人啊!为何他总对他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就算过去不曾倾心于哪位姑娘,他也不觉得自己会喜欢男人……但可清似乎总能轻易激起他从前甚少产生的情绪,无论是欣赏、钦佩、心疼、怜惜……甚至是喜欢。

  是,是喜欢,不仅仅是好感而已。

  李熙平长长叹了口气。

  在与可清共同经历惊险的一夜后,他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和二哥喜欢上了同一个人,而且还是个有家室的男人。

  怎么办,这可教他之后如何面对可清?李熙平苦笑。

  此时,穆可清忽然动了动,接着慢慢睁开了眼。

  他顿时精神一振,把那些思绪抛到脑后,忙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穆可清初醒,只觉视线模馍糊糊,仅勉强可见一个熟悉的男人轮廓。

  「灿璃?」她直觉唤出这十几年来最熟悉的名字,然而才刚出了声,她就马上察觉不对,「不……是你,熙平……」

  李灿璃与她,早没有关系了,她喊出这名字不过是习惯使然,但待她神智稍恢复后,马上就意识到眼前的人是熙平。

  虽然他们兄弟长得有几分相似,但终究是不一样的。

  「你就这么爱我二哥?」李熙平突然问道。

  他目光幽深,隐藏着她读不明的情绪。

  穆可清知道她根本不该对任何人承认这段还没开始就结束的情愫,但或许她才经历一场恶战,此时正受伤虚弱,无力伪装,也可能是由于眼前的人是李熙平,她不想瞒他。总之,她低声开了口,「爱不爱,有分别吗?」

  见她没有否认,李熙平忽觉胸口一阵窒闷,「所以你真的爱他?」

  其实过去从可清与柳嫣的谈话当中,他已察觉到二哥和可清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只是从前不曾细想,现在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思,却嫉妒起二哥。

  为了个男人嫉妒二哥……他肯定是疯了。李熙平自嘲着。

  「就算有,那也是以前的事了。」穆可清勉强一笑,「你放心,我不是放不下的人,你不必担心我会对你二哥如何。」

  倘若他因此误以为她有断袖之癖而瞧不起她,她也认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李熙平有些尴尬。不过听可清说现在已不再爱二哥,他又觉得心情好了几分。

  穆可清动了动身子,启唇想说些什么,却不小心牵动到肩伤,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你的伤得先包紮。」他脸色一变,暗骂自己粗心。「伤成这样怎么不说,否则我就不会带你泡了这么久的冰水。」

  「其他倒还好,主要是肩上……」她忍着疼道,「我先前已自封了穴道,可那箭上有毒……」

  「是乌毒?」李熙平脸色更难看了。

  穆可清低低一笑,「听说乌毒难得呢,他们对我倒是挺大方的。」为了杀她,一连两次都在箭上淬了毒,看来恨她入骨呐。

  他可没办法像可清那么镇定,语气甚至还有些气急败坏,「怎不早说,存心害我不好向尊夫人交代?」

  中了毒不讲,还泡了这么久的冷水,是不想要命了?

  「不要紧的,刚在冷水里泡了一阵,反而减缓毒性蔓延。」

  「但还是很危险,幸好我有准备。」他没好气的自囊袋里翻出百花凝香丸,递至她唇边,「把这药含着。」

  百花凝香丸药性猛烈,原不能让正虚弱的人直接服用,可现在也没其他办法了。

  穆可清瞧着男人担忧的神色,乖乖照做了。

  上次身受重伤,她是自己硬撑回城的,而这次身边却多了个熙平可依靠,这莫名的令人喜悦。

  一直以来,她总是逼着自己坚强,但在他身旁,她不用逞强了。

  这种经验……很特别。

  「你肩上的箭必须尽快拔除。」李熙平拧眉道。

  本来他只想先暂时止血,待回城再让柳嫣处理,免得落下什么后遗症,可箭上既然有毒,便拖不得了。

  「嗯。」穆可清顿了顿,「麻烦你了。」

  她自己没法处理伤口,只能请他帮忙,但嘴上应得乾脆是一回事,当男人的手碰到她肩头时,她仍无法克制的脸红了。

  她虽长年在军中和一群大男人混在一块儿,但对于自己的性别却保密得极严,众人只知穆将军不喜欢被人触碰,在家里也没有贴身丫鬟、小厮伺候着,这么多年来,唯一能近她身的只有嫣嫣。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第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