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7页    作者:丹甯

  「有何不可?」李熙平勾唇。

  不愧是镇守景城三年,从没让夷人在这里讨到好处的穆将军,面对人数是他们三、四倍的敌军,他依旧从容不迫,不急不躁。

  他很好奇,可清究竟有何把握、又打算如何解这困局。

  两人并肩着,穆可清同时简略的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

  「这样似乎太冒险了。」听完,他不禁皱眉。

  「不如虎穴,焉得虎子。」她平静的说道,「民间传闻我三年来以五万兵力对抗数十万夷军,其实是夸大了,事实上,过去夷军几乎不曾同时派超过十五万人的军队攻城。但此次夷族皇帝不但派出猛将薛玄,还出动了近二十万大军,对景城显然是志在必得,我军只有五万兵马,硬碰硬是绝对讨不了好处的。」

  李熙平心知这话说的是事实,可想了半天仍是摇头,「就算真要用此计,也不能让你亲身赴险,你是我夏军主将,景城更少不了你。」

  可清早已是这座城的主心骨,若出了什么意外,景城怕是直接不攻自破。

  「非我自傲,但军中除了我,谁还有这份能耐?」穆可清的语气很平静,「以我一人安危换整座景城,很划算。况且守景城的将领又不是非我不可,以景王殿下的才干,也能将景城守得很好……」

  「穆可清!」李熙平沉下脸,有些动怒了,「你明知我从无自你手中夺下兵权之意。」

  他刚跟柳嫣说话时明明就很清楚此事,怎么现在竟说这种浑话?而且还不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他是要气死他不成

  「对不起,是我失言了,我晓得你不是那样的人。」她瞧了他一眼,苦笑道:「但你也不能否认,这险很值得冒。你放心,以我的身手,即使失败了也不见得会有事。」

  李熙平咬牙不语。

  可清说的都对,就是因为太对了,才令他更感挫折。

  五万大军要对抗二十万大军的猛攻,虽不是不可能,却也得付出庞大的代价。此一战既然已是避无可避,那么能够利用的机会、能减少伤亡的方法,都不该轻易放过。

  这道理他理智上能懂,情感上却难以接受让可清亲自犯险。

  不愿他出事的念头太过强烈,甚至强过担心这座城的安危。

  许久,他烦躁的吐了口气,「反正只要武功高强的人便成了吧?那我去也是一样的,而且单论内力和轻功,你还不及我。」

  穆可清先是一愣,随即大惊,急得语无伦次的阻拦,「你是皇子,还是灿……我是说,毅王殿下的弟弟,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

  这是她的职责,怎么能让他去?何况此次行动有多凶险,她自是心里有数,更不希望他因此出事。

  她一心想阻止他,连不相干的李灿璃都提起了。

  可听穆可清突然提起二哥,李熙平的心情莫名的更加烦乱。

  他以为经过那一夜谈心,可清已经把自己当朋友了,可原来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在他心中,自己仍只是「李灿璃的弟弟」。

  他很不开心,却又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不开心。

  是气他对二哥的死心眼,还是恼二哥对可清的负心薄情?他不知道。

  这一刻,李熙平几乎忘了穆可清是「男儿身」,与自己二哥本不可能有结果。

  他深呼吸了几下,才勉强抑下想咆哮的冲动,脑中快速转过几个念头。

  「那改个方式,同样的计画,但让我和你一起去,那么成功且全身而退的可能更高。」既然非这么做不可,那么也只能尽量降低危险了。

  她想了想,有几分犹豫,「这法子好是好,只是如此一来,你也得冒险……」

  「你只能选择依我,或是放弃。」这是他头一回以如此强硬又没得商量的口气对可清说话。

  穆可清本还想争辩,但见他摆出了王爷的架式,也明白这事肯定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她咬咬唇,挣扎了半天才回答,「我知道了。」

  第4章(1)

  三日晃眼即过,但这些天无论是穆可清或李熙平都迟迟未下达任何命令。

  到了这时候,众将士即便再相信自家将军和王爷,心中也不免有些嘀咕,偏偏面对下头的士兵们又不好说些什么。

  穆可清与李熙平却像没事人似的,平时该做什么便做什么,每日依旧巡城练兵,泰然自若。

  再三日,薛玄已带着先至的八万大军,在城下叫阵。

  站在城头冷眼看着下面的夷军,穆可清心知敌军不过是探景城虚实,但若能攻下固然好,攻不下的话,也可了解他们的战术实力。

  看来她穆可清的计谋,令他们颇困扰恐惧呢。

  不过她和熙平的计策,至少得等到后天晚上才能施行,故而今日这一战还是非打不可了。

  两方人马皆严阵以待,战事一触即发。

  李熙平站在穆可清身旁。过去在景城住了这么多年,他当然也曾以普通百姓的身分帮着守过几次城,但与可清联手却是第一次。

  而穆可清光是一站上城头,便令守军气势大振、敌军骚动胆怯,直到薛玄破口大骂才止住,可见在夏国与夷人双方军中的影响。

  「今日一战别和他们纠缠太久,就算到时我们的计策能成功,夷军人数仍远胜我们,保存实力比较要紧。」李熙平忍不住低声提醒。

  「我知道,我会速战速决。」穆可清沉声道,她淡淡朝身后的亲兵嘱咐,「取我的弓来。」

  他颇感兴趣的挑眉,想知道可清究竟有什么好法子。

  此刻的可清神情较往常更加沉着肃穆,明明处于劣势仍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令人不由得想信赖。

  李熙平发现自己无法将视线自那张侧脸移开。

  不一会,立即有人将弓递了上来。

  那是把极沉的弓,弓身乌黑发亮,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穆可清没多说什么,随手抽了三支箭,一起搭上弓,嗖的一声,三支箭同时疾射而出,朝敌军主帅飞去。

  其实此刻薛玄的位置离城墙极远,一般的弓箭决计是射不到的,但穆可清又岂是一般人,再加上那把极品神弓,须臾间箭已飞至目标前。

  「元帅!」

  几名薛玄的亲兵大惊,忙扑至自家主帅身前,两支箭扎入那挡在薛玄身前的亲兵身上,而另一箭却是飞往后头的帅旗。

  啪!代表着主帅的旗帜硬生生被那一箭拦腰折断,轰然落地。

  场上数万兵将们看着这一幕,先是静默片刻,接着,夏国军队便爆出了热烈的欢呼。

  「好!」

  「不愧是穆将军!」

  「哈,尚未打仗就先折了旗,我看你们还是乖乖滚回家喝奶吧!」

  阵前一箭射倒敌军帅旗,这绝对是赤裸裸的羞辱!

  李熙平见状忍不住轻笑出声,看着城下脸色难看的夷军。

  可清真的非常聪明,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士气显得极为重要。

  他明白此番出手本就不是要杀敌军主帅,射向薛玄的两箭不过是障眼法,真正的目标是那帅旗。

  这一箭,确实大大壮了夏军士气,也灭了敌军威风,仗还未开打,胜负却已分晓。

  没想到两军还未交战,自己就先吃了个大亏,薛玄狼狈的瞪着穆可清,恨得几乎咬碎了牙。

  「穆可清,待我攻下景城,必要将你碎屍万段!」他举枪大吼,「攻城!」

  数万大军朝景城攻去,黄沙飞扬,响起隆隆马蹄声,连大地都像在震动。

  乌云飘过,遮住前一刻还炽烈的日头……

  这一仗并未持续太久。

  薛玄毕竟是沙场老将,此番进攻本是为探景城虚实,也顺便确认一下穆可清恢复得如何。

  因此尽管他对穆可清一出现便射断他帅旗的事恨得牙痒痒,但当他见穆可清的伤显然早已痊癒,且夏国军队的士气亦锐不可当,倘若自己继续强攻势必得付出极大的代价时,便立刻鸣金收兵,在距景城数十里之地紮营,静待后至的军队。

  景城内的将士们虽暂时松了口气,但都明白更大的危机还在后头,几名部将终究憋不住,一块儿上将军府,想得知将军的打算。

  穆可清命下人将几名亲信请入了议事厅。

  「其实我的想法说穿了也没什么。」厅中她平静的说,目光扫过在场的众人,「夷人强悍,大将却没几个,我打算直接杀了薛玄。」

  这答案除李熙平外,众人皆是一怔。

  「这……要杀薛玄谈何容易?」有人迟疑的道出大家心中的疑惑。

  杀了主帅便等于废了一整支军队,每个人固然都晓得这个道理,但一军之将帅有这么好杀的吗?

  这三年来,夷军上下对穆将军都是又怕又恨,也有许多人巴不得他这个夏国主将早点死,可他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因此我打算行刺。」穆可清好整以暇道,「景王殿下善观天象,已知后天晚上天候不佳,乌云遮月,我们打算趁夜摸进夷族军营中,杀了薛玄。」

  「将军,夷军紮营处地势平坦,正紧盯着景城动静,就算天候再不佳,我们也不可能在不惊动夷军的情况下,出动一小队去暗杀薛玄!」

  众人脸色难看的质疑,觉得提出的主意根本不可能实现。

  「我没有要出动一支军队。」穆可清唇角微微一勾,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回行刺薛玄一事,由我和你们将军去,不带其他人。」李熙平代为解释,「一支军队的行踪不好隐匿,两个人却容易得多,景城中以我们两人武功为最,所以我们去就好。」

  「那怎么成?!」

  「是啊,怎么能让殿下和将军去冒险!」

  议事厅里顿时乱成一片,所有人齐声反对。

  「够了,究竟我是将军还是你们是将军?」穆可清喝道,她内力深厚,轻易将所有杂音都压了下去,「此事我心意已决,这会儿也不是要听你们的意见,是你们坚持要我说,我才透露。这事便这么办,不必再多说。」

  穆可清的威严深植人心,她的话一出,纵使大伙仍有不安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之后听其安排往后守城的区域,并且被严令告诫绝不泄露此计画后,才忧心忡忡的回家。

  最后议事厅中,仅剩穆可清与李熙平两人。

  「熙平,你说……我坚持这么做,是不是太任性了?」许久,她才迟疑的开口问。

  李熙平看着穆可清难得流露迷惘的神情,知其心中对此计也没有多少把握,只是形势所逼,不得不为,他胸口突地有些隐隐作痛。

  背负着所有人的期待,想必是件极辛苦的事吧?

  每个人都来找可清要方法、期望他化不可能为可能,却忘了他不过是个凡人,和所有人一样,也会有软弱、不确定的时候。

  不知怎地,习惯看到坚毅果决、总一副胸有成竹模样的穆将军,乍见眼前有几分脆弱的可清,他竟生出几分心疼。

  「是很任性没错。」他定定的瞧着面露诧异的可清,然后轻叹,「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倒希望你能再更任性些。」

  比如说,任性的一走了之,离开这无视他殚精竭力镇守边关、不断利用他却又防着他的国家,或是不再支持那为了权势而放弃他的二哥。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宁以自己的性命为赌注,换得景城的一线生机。

  他知道可清不是贪功名的人,可也正因为知道,所以更为他感到不舍。

  穆可清震惊的回望着他,好半晌才哑声道:「没想到……身为皇子的你,居然会这么想。」更不可思议的是,她竟听懂了他那没头没脑的话。

  和熙平才认识多久?为何她却觉得自己好像认识了他大半辈子?

  他明明是李东廷的儿子,却为她抱不平……就算那话只是说好听的,她也很感动了,更何况熙平不是那种会说漂亮话的人。这男人表面随和,内心却自有一股傲气,不屑说违心之论。

  她很清楚,若今天换作李灿璃,即使再心疼她,也不会说出这种会让人当成把柄的话。所以,这一句话又怎能不令她动容?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第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