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6页    作者:丹甯

  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安慰可清。

  可清表情淡漠,然而那流露着痛楚寂寥的眼神,却瞒不了人。

  而且……尽管可清没说出口,但他能隐约猜到,当年穆家之所以手中无兵,导致骆城被攻破,怕是和他李家脱不了关系。

  据他所知,二哥与可清,自幼交好,而十一年前,正是父皇起兵造反之时,汉国皇帝知晓两家交情,自是不可能让穆家军好过。

  夷人能破城,怕与汉国皇帝的报复有关。

  他们李家欠可清的,岂是三言两语能道尽?

  良久,李熙平方道:「所以三年前你自请戍守景城……」其实并不像朝中那些人所说的,只是为了替二哥争夺兵权吧?

  穆可清抬头仰望夜空,轻叹了声,「无论是当年骆城或穆家之事,发生过一次就够了!」

  那一战,让她失去所有亲人好友。当她听闻恶耗自山中赶回时,除了因不在骆城而逃过一劫的嫣嫣与李灿璃外,世上再无人知晓她便是穆家三小姐——穆情。

  当然,其实还有不少认得她这张面孔的人,但她从小野惯了,出门总作男装打扮,并自称是她爹穆方的儿子穆可清,因此大多人皆以为她是穆可清,而非那大门不出的穆三小姐。

  李熙平心头一疼,忍不住脱口道:「可清,这天下没有人值得你这般付出。」

  特别是李家,明明亏欠他如此多,却还疑他负他。自己从不曾像此刻般,以流着李家血为耻。

  他甚至觉得……就算可清是男的又如何?二哥既然与可清有情,便该好好待他才是。

  这几日他也看清了,柳嫣和可清与其说是夫妻,倒不如说是朋友,二哥成亲一事,柳嫣显然比可清更愤愤不平。

  若是两情相悦,性别算得上什么?可清这样的人,值得二哥好好珍惜。

  「也许吧。」她轻轻一笑,抱着酒坛又喝下一口,「我只是……不忍心。」

  她不贪名也不爱权,来到景城,只是不忍心见旧事重演,不希望景城变成下一个骆城。

  「太多情在朝中是无法生存的。」李熙平望着穆可清,低声道。

  他原是想骂他蠢的,但话在舌尖转了几圈,终究说不出口。

  可清所选的道路何其崎岖,绝对不是头脑清楚的人会挑选的,偏偏他晓得可清是聪明绝顶的人。

  他想阻止他,想把可清好好护在身后,别让他在那充满荆棘的路上继续跌跌撞撞的前进,最后却又舍不得拉住他。

  毕竟,被豢养的鹰,还算得上是鹰吗?

  一只鹰在空中翱翔固然得担心被猎人捕杀,可当它被像金丝雀般豢养起来,那也不再是原来的鹰了。

  他不希望可清变成那样。

  想劝阻却又明白可清的想法而无法阻拦,那种心焦又心疼的痛楚,反覆煎熬着他的心。

  穆可清瞧了他好一会,忽地勾唇笑了,「谢谢你,熙平。」

  谢谢他的了解和关心,也谢谢他没有劝她。

  这条路她已经走得很艰辛了,不想再花力气说服那些总想劝她回头的人。

  「谢我做什么?我只是个有名无实的王爷,什么忙也帮不上。」他自嘲道。

  连厉害的二哥,都没能替可清争取到更多,自己又能如何?他第一次痛恨起自己在朝中无权无势。

  「你能来到此地与我相识,就已经够了。」穆可清笑道。能和他相识一场,她便很开心了。

  他动了动唇,发现自己又想骂可清笨了。堂堂一个将军却连心愿都如此微小,不过交了个朋友就满足……

  可恶!他觉得自己的胸口又痛了。

  他深深吸了口气,凝视着可清,脱口说出,「可清,我虽没法给你太多承诺,但我想告诉你,往后这条路,你不是一个人走。」

  穆可清一震,抬头望向他。

  「你若想留在这里,无论十年、二十年,我都陪着你。」他眼神坚定道。

  这承诺给得太冲动又未经思考,可他并不想收回。

  不能劝,又不舍可清如此辛苦,那么就陪着他吧!

  柳嫣与可清再好,终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只能在背后支持他。而自己却可以站在可清身边,在战场上陪他出生入死,守卫国土与百姓。

  李熙平不愿深思自己怎会对穆可清许下如此重的承诺,他只知道,这个人绝对值得他这般对待。

  穆可清不可置信的睁大眼,不知该说什么,只能轻喃他的名,「熙平……」

  她深知他是一诺千金的人,话既出口便不会改变,但自己是何德何能拥有他这片真心?

  感动,已不足以形容她内心澎湃悸动的情绪。

  即便是李灿璃,她也从未期望他能为自己做到如此,眼前这男人,怎么如此轻易就许诺了?

  他和李灿璃一样,都是皇子,应有很多丢不去的包袱啊!

  然而此时任何的话都是多余的,因此穆可清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捧着手中的酒坛望着他,胸腔那颗心是从未有过的狂热跳动着。

  第3章(2)

  景城毕竟是战事不断的边关要地,李熙平安稳的日子才过一个月,先前被穆可清重创的夷军便已重新整顿好,再度来袭。

  此次敌军来得突然,人数更是前所未有的多,顿时全城上下全都戒备起来。

  夜晚的将军府灯火通明,几位军中将领在议事厅中讨论如何御敌,分作两派主张,一时间争论不休。

  只是不管怎么吵,有一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却谁也没说出口——这回在敌方人数的绝对优势之下,他们无论用何种战术,都势必是场恶斗。

  他们想守住景城,恐怕得付出极大代价。

  穆可清坐在主位上听着双方的争执,一语不发,待众人已说得口乾舌燥,她才道:「好了,我心中已有想法,如今也晚了,大家都先回去休息吧。」

  「将军……」这个答案显然令在场的众人皆不满意,纷纷皱眉。

  李熙平觑了一眼,只见穆可清面露倦意的说:「又不是第一次打仗了,这么紧张做什么?我累了,有事明天再说。」

  说完,便独自踏出了议事厅,留下面面相觑的部属。

  「将军是怎么了啊?」其中一名将领嘀咕着,「军情如此紧急,他怎么还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副将韩靖甫转头望向李熙平,「殿下既然是来暂代军务,可有什么想法?」

  「穆将军都说心中已有想法了,你们难道还信不过他?」目光扫过在场的人,他慢条斯理的反问。

  「这……也是啦,将军向来足智多谋、用兵如神,或许真的已有妙计……」一人附和道。

  大家这才安了心,分别离去。

  然而眼见被自己劝动的众人一一离去,李熙平却未因此放心,反而拧起眉。

  虽然起初有点疑惑,但他转念一想,随即明白可清刚才为何是那样的反应。

  可清并不是真的累了,而是不愿在不知奸细身分的情况下讨论战术,让细作有机会回报。

  想来前次遇袭一事,令可清不敢再轻信军中任何人。

  但这次情况凶险,还是先和他商量一下对策比较好,若仅是他们两人私下讨论便无须担心军机被泄。

  想定后,李熙平便自然的直接往穆可清住的院落走去。

  穆可清生活过得简朴,将军府中下人本来就不多,因此李熙平虽然没特地隐匿行踪,仍无人发现他的到来,让他顺利的直直走至穆可清的厢房外。

  房中的灯是亮的,他上前正想敲门,却听到里面传来交谈的声音。

  「可清,你这将军到底打算继续做到哪时?」

  脚步一顿,这才想到穆可清是有妻子的。他过去随便闯二哥家闯习惯了,差点忘记这样乱走,可能会不小心撞见或听到什么不该看、不该听的。

  正犹豫着该不该回头找个下人替自己通报一下,却听见可清淡淡的说——

  「能做到几时便几时吧。」

  「你这笨蛋怎么这么死脑筋啊?」柳嫣的声音听起来颇有恨铁不成钢的味道,「李灿璃那混蛋都把你当弃子了,你又何必继续帮他?」

  穆可清过了好一会,才答道:「他不过是娶了左相的女儿,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而且,我们也从未互许过什么承诺。」

  他们之间的阻碍何其多,李灿璃又是想事情想得很远的人,两人渐行渐远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刚听到消息时固然难过,但想通后也就不觉得怎么样了,或许她心里早隐约明白,李灿璃最终还是会娶个在他争夺皇位时有利的女人吧。

  柳嫣冷哼,「那李熙平你又怎么说!」

  ……怎会突然扯到他?李熙平忍不住皱眉。

  显然穆可清也有同样的疑惑,「什么意思?」

  「你不会真的蠢到相信李熙平是李灿璃因体恤你,而派来暂代军务,让你好好休养的吧?哼,说什么助你抵御关外夷族,真要助你,何不直接调个十万大军来?李熙平只身前来,不带一兵一卒,讲好听是暂代军务,讲难听呢,就是要不动声色的架空你的权力!」

  李熙平闻言,心微微一动。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他不是没想过这件事。虽然当初二哥确实拜托他帮可清,然而他一人又能帮得上什么忙?因此他曾怀疑,是不是二哥担心可清在得知他纳妃之后,会因爱生恨做出什么不妥的事,因此才派他前来,表面上说是要帮忙,实际上却是让他来盯着他。

  但莫说他根本不想夺什么兵权,可清显然也没有打算报复或是造反的意思。

  可清的心里只有百姓和军队,或许再加上个柳嫣,其他什么都不在乎,包括他自己……

  又隔了半晌,才听见穆可清出声,「你说的我何尝不知?只是我当初之所以成为穆将军,主要是为了这国家的百姓,而不是为了李灿璃,在皇上革了我的职前,我都不能负了景城里信赖我的士兵和百姓……」她顿了顿,有些犹豫的续道:「更何况,我瞧熙平没有想和我争权的意思。」

  熙平为人随和没什么架子,虽说暂代她的职务,但目前军中的大小事仍几乎都由她定夺,他仅偶尔提出建议,而那些话也往往相当中肯实际。

  不管当初李灿璃是基于什么理由将人弄过来,熙平在这里,对她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再说……

  她想起初三那夜和他的交谈,这样的男人,她不相信他会做出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事。

  「也对,对于权势,他和他二哥的想法倒是相差挺多的……」柳嫣也不得不承认。

  虽然穆可清替他说话令李熙平有些高兴,但站在这儿听别人讨论自己的感觉又奇怪又尴尬,只得悄悄先返回较远处,再放重脚步重新走过来。

  「谁在外头?」他才走了两步,穆可清的声音便立即从屋内传来。

  「是我。」他出声,在还有数十步远处站定。

  咿呀的一声,厢房的门很快被人推开。

  穆可清走了过去,衣着整齐,显然尚未更衣就寝,脚边还突兀的跟着一只胖白兔。

  「你有事让人传话一声就好,怎么特地自己过来了?」她淡然说着,并没有特别惊讶的样子。

  「你知道我会来找你?」李熙平微微挑眉。

  她偏头想了下,「不是完全肯定,不过总觉得以你的聪明才智,应当能够理解我方才为何不愿多说。」因此她有预感他会来找她,而他也真的来了。

  很奇妙,明明与他相识没多久,她却觉得他们之间似乎有种默契,有些话不用说出口,便已知对方的心意。

  这么多年来能与她有这等默契的,只有嫣嫣而已,连李灿璃都没有。

  因此要她不对他推心置腹,好难。

  「是因你怕我军的对策会被奸细透露给夷军吧?」李熙平挑眉问。

  穆可清微微一笑,默认了。

  果然。他眼中闪过一抹光彩,「那么想必你心底已有万全之计了?」

  「几分把握是有的,万全却不敢说,你来了也好,我正想问问你的意见。」她把兔子赶回屋内,明眸望向他询问:「今晚天气不错,在院里边走边说?」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第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