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5页    作者:丹甯

  她朝身旁的亲兵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人将她平时惯用的枪递了上来。

  「指点是万万不敢。」她接过长枪,「不过和殿下切磋一下倒是可以。」

  「如此最好。」没想到对方答应得这么乾脆,李熙平大喜,忙从一旁的士兵手上接过一把长枪,「来吧。」

  穆可清好笑的看着他那生怕她后悔的模样,自我反省了下,八成是自己从前待他太过冷漠所致,自己迁怒于他实在太小家子气,心中不禁升起几分歉疚,暗中决定以后待他得更友善些。

  她握紧了手中长枪,深吸口气,向他浅笑道:「请殿下赐教。」

  在校场上待了一整天,李熙平返回将军府时,只想尽快洗去一身黏腻,但此刻他心情极好。

  今天与穆可清切磋了大半日,较量得酣畅淋漓,不但感受到棋逢敌手的愉悦,亦获益良多,而且穆可清今天的态度比以往和善许多,这点比什么都更令人愉快。

  他难得走了正门,吩咐下人备热水后,便朝自己的院落走去。

  然而在经过一处庭院时,却突然听见树丛中传来一阵细碎的声响。

  什么东西?李熙平停下脚步,疑惑的望向那微微晃动的矮树丛。

  一团白白的东西伏在那儿,还不断动来动去,显然是活的。他皱眉,直直朝那生物走去。

  那动物似乎也听到了,忽然立了起来,竖着一对长长的耳朵,转身与他四目相对。

  在看清那是什么后,李熙平突然无语了。

  那是一只肥滋滋,和幼犬差不多大小的白兔,目测至少有十斤以上!

  将军府里居然会有兔子

  而那只大白兔见了他也不惊慌,只睁着一双圆亮的眼好奇的瞧他,嘴里衔着一小撮青草嚼呀嚼的。

  瞧它吃得圆滚滚的,看到人还如此悠哉,想来是有人养的,只是,他在野外见过的兔子都机敏灵活,这么胖又没危机感的大白兔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好奇心一起,李熙平便朝那只白兔走去,没想到白兔也不跑,甚至还在他伸手时,期待的低下头,一副讨摸的样子。

  他不觉失笑。他不是特别喜欢小动物的人,但这只兔子也呆得太有趣了。

  当他伸手在兔头上摸了几下,那只兔子竟然还很享受的眯起眼。

  这么呆呆憨憨的小家伙……呃,或许该说大家伙,到底是谁的宠物?下人不可能在府里养动物,难道是柳嫣?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一阵呼唤——

  「云儿,你在哪?」

  李熙平的手一顿,那只白兔突然抬起头,咚咚咚的朝那方向跳去。

  「穆将军?」他意外的看向声音来源。

  穆可清见到他也是一怔,有些不自在的打了声招呼,「殿下。」

  这时大白兔已经扑到她脚边,心急的用前脚搭在主人脚上。

  她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了过去,低头朝白兔一笑,将装着甜瓜的碗放到地上,白兔立刻把头埋进去大吃。

  「贪吃鬼。」她好笑的念道,脸上表情格外柔软。

  「它是……你的宠物?」李熙平愣住。

  这是他首次看到沉静内敛的穆可清如此温和的一面,不知怎地,他竟有些移不开目光。

  穆可清的长相只能称得上眉清目秀,他在淮城里不知见过多少比他好看的男男女女,却觉得没有人比此刻的他好看。

  「呃,是啊。」穆可清这才想起他还在,忙抬头。

  平时云儿都待在她的住处,没想到今天突然跑到外面来,被李熙平看到自己这只又胖又懒又爱吃的宠物,她有种被窥见秘密的羞窘感,浑身不自在。

  「……还真是特别的宠物。」他呆了好一会,才哑声开口。

  没想到夏国最悍勇的将军,竟养了只胖兔子当宠物……咳,好歹养只猛禽凶兽之类的才比较合适吧?

  而且瞧这大白兔不但亲近人,一身毛皮又柔软有光泽,可见他将它的生活照顾得多无微不至。

  「云儿是嫣嫣去采药时捡到的,那时它还很小,母亲又被狐狸吃了,只好带回来养……」她尴尬的解释。

  尽管当了十多年的假男人,她心底还是有女性的一面,偶尔也会渴望像一般女孩儿一样,穿着漂亮的衣裳、喜欢可爱的小动物和喜欢的男子厮守一生……而不是穿着战袍,在战场出生入死。

  但她处在这样的境地,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所以对她而言,云儿不仅是一只宠物而已,也是她为数不多的自由,更是内心柔软的实现。

  本以为他听了会因此笑话她,没想到他只说了句「原来如此」,这让她不禁松了口气。

  李熙平将穆可清脸上变幻的情绪看在眼底,虽不晓得对方究竟想到了什么,却明白这只大白兔在其心中的分量肯定不轻。

  穆可清还真是个奇妙又矛盾的人呐!他想着。

  越是认识,就越想更进一步了解这个人。

  「等会儿还有什么事吗?」他开口,隐隐不想这么快与之分道扬镳。

  穆可清点头,「早上收到消息,最近夷军似有动静,晚点得同军中几位将领商量一番。」

  「我同你去。」他立刻道。

  「既然如此,还请殿下稍等一会儿,我先带云儿回房——」她弯腰抱起了大白兔。

  李熙平打断她的话,「穆将军,听说你和我二哥一直是以名相称?」

  穆可清怔了下,才回答,「末将与毅王殿下相识近二十年,故而过去总是直呼其名。」

  这么一提,她晓得从今以后,自己再也不会那样叫李灿璃了。

  他大婚一事让她彻底了解到,他是毅王,也可能是下任皇帝,而她,永远都只是穆将军。

  与其执着一段不会有未来的感情,还不如彻底斩断了它。

  虽然短时间内可能没办法释怀,但她有信心,自己总有一天能够平静的微笑面对李灿璃和他的王妃。

  李熙平觑着眼前人的神情,忽然建议道:「既然如此,往后穆将军也别唤我殿下吧。」

  「啊?」她困惑的望着他。

  他露出带有几分困扰的微笑,「不瞒穆将军说,在淮城的那种日子我实在过腻了。」

  或许是回到了熟悉的地方,远离了京城,待在民间,他发现自己实在难以忍受被他用那种疏离的口吻,冷冷的唤景王殿下。

  穆可清难得呆愣的看着他,忽觉自己似乎有些了解这位五皇子的性情。

  和一心登上帝位的李灿璃不同,这位在外漂泊整整十四年的五皇子,其实和她一样,都只想当个平凡人吧?

  她从不想当将军,更不想当什么王妃,只是不断进犯边境的夷人及处心机虑想当皇帝的李灿璃,令她深陷于此,抽身不得。

  李熙平显然也是如此。

  他不想当什么五皇子、景王殿下,只想做自己。

  虽然他是李灿璃的兄弟,但他们很不一样。

  先前她因他身为李家人,始终怀着几分戒心,又因李灿璃的关系而迁怒,不想与他交好,可经过这些天的相处,见到他表现出来的善意,她开始真心觉得,倘若自己愿意抛开那些成见与他结交,或许往后的日子他们能处得不错。

  不如试试吧,反正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穆可清终于在心中下了决定。

  「我明白了。」这么多天来,她在面对他时,勾起第一抹真心的微笑。「那么往后你也别唤我什么穆将军了,叫我可清便是。」

  见穆可清如此爽快允诺,李熙平也笑了,「一言为定。」

  第3章(1)

  彷佛才一眨眼,距穆可清知悉李灿璃将成婚那日,已逾一个月,然而今日引发她愁绪的却另有其事。

  初三晚上的月,弯细如眉,却将夜空映得透亮。

  「今晚天气似乎特别好呢……」她轻喃着。

  此时她独自坐在铺满落叶的泥地上,背靠着一块巨石,抬头仰望着夜空。

  静谧的林子里,只闻风声虫鸣。

  有别于平时的冷静自持,此刻她手中抱着酒坛,素来淡漠的眸中盈满复杂的思绪。

  没想到一年又这么过去了!她缓缓吐了口气。

  三月初三,这彻底改变她一生的日子。

  忆及往事,穆可清眼眶微微发红,她抓起酒坛狠狠灌了一大口,任那火辣辣的液体滑过喉间,烧灼着胃。

  她酒量不错,然而身为夏国军队在景城的统帅,为了随时保持清醒,平时自是滴酒不沾,然而每年的今日例外。

  若说她一年只能挑一日放纵,不当穆将军,只做自己,那必定是今天了。

  「可清真是好兴致,竟独自在林中饮酒。」

  她动作一顿,有些意外的转头望向来人,「你怎么找到这的?」

  虽说两人近来关系亲近不少,可今晚她只想独处,才特地选择林中隐蔽之处,他怎么还有办法找来?

  李熙平慢慢走向她,「我四处寻你不着,尊夫人说你或许在此。」

  他寻她做什么?穆可清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口中却淡道:「若是嫣嫣派你来劝我别喝酒的话,那就免了。」

  前阵子受伤后,嫣嫣管她管得可严了,不管是饮食还是作息,甚至连练什么功都管,她真是怕了她。

  「那是尊夫人的工作,不是我的。」李熙平不负责任的耸耸肩,坐到她身旁,「我才不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可清猜得没错,柳嫣的确有叮嘱过他不许让可清喝酒,不过他认为可清不是不知分寸的人,自己又何必不识相的阻止?

  更何况可清平时过得太压抑了,如果可以,他希望他能活得更随心所欲些。

  「算你识相。」穆可清终于笑了,心情稍好了几分,而或许是因喝了酒,她不复往常的拘谨,柳眉一扬,竟直接将酒坛递过去,「喝不?」

  李熙平也不客气,接过仰头喝了。

  「好酒。」他赞道:「是陈年花雕?」

  「是啊,二十年的。」穆可清轻声回答。

  「比我还长一岁?」李熙平咋舌,「难怪味道醇厚不一般。」

  她勉强勾了勾唇,没说什么。

  这酒是当年她出生时,父亲特地为她埋下的,原是待她成亲那天宴客之用,若到那时饮用便叫女儿红。

  然而她这一世是注定不可能成亲了,穆家三小姐九岁那年死于战乱,留下的是以穆老将军独子身分活下去的穆可清。

  特别是在她唯一曾想嫁的男人纳妃后,这数十坛陈年佳酿更是永远成不了女儿红,只能是花雕——花凋。

  穆家三小姐的花凋。

  「你心情不好?」李熙平忽问。

  穆可清一怔,本想否认,但也不知怎地,竟说不出违心之论。

  「你不想讲也无妨。」大约是看出了对方的为难,他又道。

  他这么体谅,反而令她感到有些歉疚。

  说起来,他堂堂一个王爷根本没必要对她这小小的将军如此宽容,反而是她有些恃宠而骄了。

  「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穆可清脱口道,随后苦笑,「这不是秘密,三月初三,是我所有亲人的祭日。」

  他轻倒抽了口气,「所有……亲人?」

  「是,穆家上下一百三十口,除了当时上山习武的我之外,无人幸免。」她平静的回道。

  李熙平胸口蓦地感到一阵闷痛,「什么时候的事?」

  「十一年前。」

  十一年前?他忽然想起自己到景城的隔天早上,听见可清与三名部属说,他九岁时杀了第一个人。

  「所以你在那之后开始上战场?」

  「嗯。」她抢过李熙平手中的酒坛,灌了一大口,「自我曾祖父至我父亲,穆家三代皆是前朝大将,驻守当时的边关骆城,甚至举家迁至当地以示决心。

  「然而十一年前汉国皇帝失德,天下动荡,内忧外患不断,造成国库空虚,先父徒有兵权却无粮无兵,只能咬牙苦撑。一日,夷兵大举进犯,血洗骆城,穆家凡十二岁以上男儿均战死沙场,而夷人恨透我穆家,城破之后,穆家所有女眷与孩童们,能自尽者已属幸运……」

  穆可清说得简单,但李熙平却可以想像当时情况有多残酷惨烈。

  十多年前,他尚且年幼,与师父避世而居,对战事只知道个大概,虽听说夷人屠戮骆城七天七夜之事,却不知与可清一家有关。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第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