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4页    作者:丹甯

  哼,那么他也未免太瞧不起她了!

  李熙平微微蹙眉,忍不住开口,「穆将军,你和我二哥究竟是怎么回事?外头那些传言……」

  话一出口后,他便觉自己这般问话不甚妥当,有些后悔。

  「原来景王殿下也信那些龌龊的传闻?」穆可清冷声道。

  她和灿璃过去不曾表明心迹,未来也不可能,她虽恼他不声不响要娶江初璇,但她也没资格说什么,更没打算报复他,亦不想让大皇子有拿她作文章攻击灿璃的机会。

  所以,她不会对外人承认这段还没开始便结束的感情。

  「是我失言,对不住。」李熙平很快道歉。

  就算穆可清与二哥彼此曾互有好感,而影响了他和穆可清的相处,那也不是他能干涉的,莫名其妙提起这事,反倒他有什么偏见,确实是他的不对。

  有点诧异他道歉得这么乾脆,她沉默了会,随即转开话题,「其实殿下来了也好,我怀疑军中出了夷人的奸细,而且位阶恐怕不低,却始终找不到那人,这事或许还需要借殿下之力。」

  她麾下数万名士兵,都是过去与她出生入死的兄弟,偏偏事关己则乱,明知军中有敌人的细作,她却无法撇开个人情感去怀疑谁,因此非常困扰。

  李熙平是外人,旁观者清,或许能看得比她更清楚。

  他闻言一凛,「难道穆将军此次受伤,和奸细有关?」

  穆可清微微点头,「那日我军的诱敌之计被泄露,我为救出困于敌阵中的弟兄才中了箭。」

  她说得简单,但李熙平却能够想像那日有多凶险。

  凭穆可清的武功,要在战场上全身而退并非难事,但他仍中了那几乎穿胸而过的一箭,伤及心肺,可见绝对是场恶战!

  「我明白了,我会多加留意。」李熙平承诺道。

  这种既叛国又出卖弟兄的奸人,非得尽快揪出不可。

  「末将先谢过殿下。」这事积压在她心底已久,很是困扰。得了他的允诺,她脸色才稍稍转好,对他也不像初时般冷淡。

  「我本是为协助将军而来,将军也不用太过客气。」李熙平一笑,「现在街也巡得差不多了,是不是该去军营看看了?」

  她心中微动,不由得多瞧了他一眼。

  老实说,她并不喜欢李熙平。

  不是他不好,事实上这短短的两次相处,都让她觉得这位五皇子为人正派,行事磊落大方。若换个时间,或许他们能成为知交,只可惜他的身分以及此番前来景城的目的,都让如今的她无法不认为他也有心机深沉的一面,没法抛下成见,将他当成朋友。

  没法喜欢又无从讨厌,她只能以公事公办的态度面对他。

  因此面对他的问题,她只轻轻颔首,简洁的回道:「殿下请。」

  对李熙平而言,回到景城比在淮城中自在多了。

  虽然这里无论是吃穿用度,都远远不及他在淮城时享有的,还时不时有夷族侵袭,但他却觉得这才是自己该过的生活。

  也是亲自来到此地,他才发现朝廷对这支守护边关的军队有多么苛刻。军饷少得可怜不说,连最重要的武器战甲都很缺乏。

  反倒是百姓对这支保家卫国、纪律严谨的军队极为感激,生活较富裕的人家时时馈赠军用物资不说,街上店家若见身着军服的士兵,也总是拼命多塞一些吃食给士兵们。

  这样的景象是他从未见过的。

  明明长年被朝廷漠视、敌军虎视眈眈,几乎可说是腹背受敌,城中百姓和军队却是上下一心,这支驻守景城的军队仍士气高昂,更以身为穆可清麾下一员为荣。

  了解如今的景城越多,他越是佩服穆可清。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之下,穆可清还能做得这么好,不仅平日吃穿用度极为节俭,除了生活必须,其余军饷也都给了底下的人,把大伙儿全视作亲人般照顾,难怪无论是将士或百姓皆对他这位将军崇拜敬慕不已。

  李熙平忍不住拿自己和穆可清相比。他师父本身即是深具文经武略的鬼才,他自然学到师父的一身本领,过去亦读过不少兵书,自认领兵打仗的能力不在穆可清之下,但要说到收服人心,却是万万不及了。

  「这招不是这么使的,你看……」

  他回神,只见穆可清正专注认真的在教导一名亲兵。

  这样的情景,这几日在军营他看太多了,穆可清身为将军,公务繁忙却也不忘关心属下,他甚至觉得他叫得出军营内每个人的名字。

  不得不说,穆可清全身上下根本挑不出什么缺陷,偏偏这样的人和他二哥……

  他皱眉,不知为何,想到穆可清与二哥过去可能多亲近,再对照这阵子以来他对自己的冷淡,心中突然有些不舒服。

  不再多想,见穆可清正在忙,本要找对方谈话的,他不愿打扰就要离开,不料却有人叫住了他。

  「景王殿下……」一名年轻的士兵既期待又忐忑的唤道。

  李熙平收回放在穆可清身上的视线,转头望向对方,「有事吗?」

  那名士兵支支吾吾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开口,「那个……据闻殿下武功极好,不知是否……」

  他看着对方手上的长枪,顿时明白了。「你希望我指点一二?」

  那士兵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是。」

  「有何不可?虽然长枪并非我的强项,但也不是完全不成。」他微微一笑道,「不如你先演练几招瞧瞧吧。」

  李熙平看着士兵紧张又兴奋的耍起枪法,却有些心不在焉。

  他此番前来是抱着协助的心态,虽说是暂代军务,但穆可清已将这支军队带领得极佳,伤势又已大为好转,他便只偶尔在旁给点建议,到军营瞧瞧,并调查奸细之事,从不主动插手介入军务。

  或许因为这样,几日下来,军中那些万般拥戴自家将军的将士们,对他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充满敌意,到现在会和他开点玩笑或是和他讨教功夫,没再将他当成高高在上的王爷看待——除了柳嫣与穆可清。

  柳嫣自第一天收了他的药后,态度虽比初见时好了不少,只是言谈间仍时不时的讥刺他两句。

  相较之下,穆可清明显恭谨许多,但他却宁愿他像柳嫣那般直率,也不想见他这般生疏客气。

  他对穆可清有几分惺惺相惜的欣赏与好感,偏偏他平时和谁都要好,可当面对自己时,永远都是淡漠有礼的态度,明显不欲与他有进一步往来。

  他感到挫折的同时,也不免奇怪自己为何如此执着,好似非得要穆可清认同他不可……真是,穆可清喜不喜欢他,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他李熙平可是王爷,穆可清不过是个将军,不管怎么看,都该是他奉承巴结他才是,怎么反而是希望他喜欢自己?

  可他就是该死的在意!

  李熙平无法解释自己这般莫名的心情,最后只能解释为——是自己对这样的将才深感敬佩,很想与之结交,才会如此患得患失。

  他挥去脑中烦乱的思绪,重新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士兵上。

  不管怎么样,既然答应了调查军中细作之事,那么他就好好把心力放在这上头吧,至于穆可清的态度,便不是他能控制的事了。

  穆可清表面上看似专注的在指点部属们的武艺,然而只有她清楚,自己有多漫不经心。

  打从李熙平踏入校场时,她就注意到了。

  即使背对着他,她也依旧感受得到他那股不容忽视的气势。

  原以为他会像前些日子那般上前同她说话,没想到他只看了一会,便转头教导士兵们武功了。

  她暗暗松了口气,却又不知为何感到几分失落。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越来越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原想一直维持淡漠疏离的态度,但她本就不是冷漠的人,再加上李熙平的为人实在无可挑剔,军中从上到下,众人对他的态度早从原先的隐隐排斥,到如今的好奇与钦服,她又怎能例外?

  而他答应她的事也的确有进行,这些日子都在暗中查找细作,更可见这个人的认真负责。

  她是否真应该放下成见,与他好好相处?

  第2章(2)

  正犹豫着,身后突然爆出一阵笑声,穆可清愕然回过头,发现不知何时李熙平身旁已围了不少人,而笑声便是从那传来的。

  她轻叹了声,向先前正在指点的亲兵交代了几句,便朝李熙平那儿走去。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有人询问道:「景王殿下,听说您的武功在咱们将军之上……是真的吗?」

  「不是吧?在咱看来,咱们将军的武功已是出神入化,难道景王殿下还能更厉害?」

  「呿,你也懂得用『出神入化』这词儿?」

  「喂喂,老子好歹也识得几个大字,少瞧不起人!」

  士兵们吵成一团,穆可清却无暇理会,她望向李熙平,只见他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武功高低只是其次,论在战场上克敌的本事,我肯定是远远不及你们将军了。」

  「哈哈,这倒是,可惜殿下不曾见过咱们将军在战场上的英姿,他可是能够单骑在数万夷军中杀进杀出的猛将呐!」

  「哼!那当然,也只有京城中那些目光如豆的蠢人,才以为将军是靠着与毅王的交情才坐上这位置,殿下您只要在这多逗留一阵,必能了解咱们将军的厉害。」

  听到士兵们维护自己,穆可清感到好笑之余,心头也不觉一暖。

  「我相信。」他轻轻点头,「是夏国需要穆将军,不是穆将军需要夏国。」

  穆可清怔住,心微微一动。

  他真是这么想的?

  自从得知李熙平要来之后,一些平日与她亲近之人,皆再三明示、暗示要她小心这人,他很可能是被派来架空她的兵权。

  对此她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事实上,是她不知该回什么好。

  她从无拥兵自重的念头,这支军队是李家人给她的,若他们想收回,她也不打算反抗或力争,只是难免感到失落。

  所以,她始终不想和李熙平太好,一方面便是省得到时发现他真正的目的时会失望更深。

  不过她也不是没眼睛的人,他这阵子的表现,明显不像要夺她兵权,不管当初灿璃派他来是打着什么主意,她开始相信至少他本人的确是真心想帮她。

  只是她没想到他会如此慎重说出这番话。

  他说,这国家……需要她。

  从前灿璃也这么跟她说过,过去她一直很相信这句话,然而这几年经历大皇子的刻意打压、朝中局势变化、皇帝的多疑以及苛扣军饷装备,令她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其实「穆可清」以及这支军队根本没那么重要。

  可李熙平却毫不犹豫的当着众人的面说,是这国家需要她,不是她需要这个国家。

  她不是会轻易被打动的人,此刻却无法不感动。无论是因她的部属们对她无条件的信赖与支持,抑或是那男人对她的评价。

  这时,李熙平发现了她,偏头朝她笑道:「穆将军,你总算忙完了?」

  穆可清望着他,心情很是复杂。

  倘若这温暖的笑意也是伪装的,她只能说他演技未免太好,让她瞧不出一丝破绽,让她也被骗了。

  因此,她客气的唤道:「殿下。」

  那语气听起来虽和过去没什么不同,但脸上的表情却柔和许多。

  李熙平彷佛感受到了穆可清释出的善意,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我们正在讨论枪法。」他顿了顿,「若论剑法,我或许能胜过将军,但枪法肯定是万万不及了,不如由将军指点我几招?」

  战场上杀敌时,剑不如枪好用,虽未见过穆可清的枪法,但他相信他的枪法肯定也是相当厉害。

  她淡淡一笑。李熙平都对她这般友善了,他也没对不起她,她若再冷淡以对实在说不过去。

  既然他好武,陪他过几招也无不可,就当让这些将士们见识一下也好。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