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3页    作者:丹甯

  穆可清满意的唇一勾,改与另外两人拆起招,纤细的白色身影飞快的在刀光剑影中来回穿梭。

  与她过招的三人武功都不弱,她却能够游刃有余的化解他们凌厉的攻势,并把他们压制得毫无还击之力。

  感觉还不错!穆可清心想。

  没想到才过了一晚,她便觉身体恢复许多,可见李熙平送来的药确有神效。

  又和三名对手拆了几招,她手腕突地一翻,匡啷两声,打落其中两人手上的兵刃,剑尖随即一挑,直指第三人的喉头。

  「几日未与你们过招,没想到都进步了不少,不错。」穆可清淡淡的嗓音里,带着一丝嘉许。

  这三人均是她营中的亲兵,她见他们颇有习武的资质,起了爱才之心,特地每日将他们找来指点,直至前些日子她受伤后才暂停。

  「我们还比不上将军,合三人之力,都没有一次在将军剑下撑过五十招。」其中一名亲兵惭愧的搔头。

  穆可清笑了下,「我自三岁开始习武,九岁时在战场上杀了第一个敌人,至今已十一年,若这么轻易就被你们打败,早不知死在哪次战役里了。」

  虽身为女子,但她在武学上的造诣超凡,当中固然有天赋的影响,然而最主要仍是由于她的际遇所致。

  她所有的亲人皆死于十多年前的战火当中,只余她一人活在世上。一开始不惜假扮男子上战场是为了替他们报仇,如今她只盼莫再有像自己这般的孤儿,而为了保护更多人,她必须变更强。

  「唉,咱们整个军营里,恐怕仅有韩副将能勉强和将军打平了。」

  「是啊,而且也只是偶尔……」

  她回过神,浅浅一笑,「韩副将武功虽不及我,但他的狠厉却远在我之上,你们多和他学学杀敌的经验也是好的。」

  三人口中的韩副将,可说是景城驻军当中,身手及见识除了穆可清之外的第二人,是她最得力的下属之一。

  就在此时,她突然听到一阵极细微的呼吸声。

  那声音微弱到几乎像是她的错觉,但长年锻链出的敏锐直觉,令她立刻转头蹙眉瞪向某个方位。

  「穆将军果真好耳力。」李熙平微笑的自阴影处走出,心中钦佩赞叹。

  他向来擅隐行迹,这还是第一次特别隐匿气息后,还被师父以外的人发现——

  都怪他在听闻这支军队中,竟有另一名身手与穆可清在伯仲之间的人时,不小心兴奋的多抽了口气。

  没办法,他好久没碰到有穆可清这等武功的对手了,这种在战场上淬炼出的骁勇强悍,在淮城是绝对找不到的。

  刚才他在一旁见他与三人过招,便已热血沸腾,将他视为生平难寻的对手,巴不得马上下场较量,没想到他营里居然还有第二个这样的人,这怎能令他不兴奋?

  「景王殿下。」穆可清微微欠身,恭敬的行礼,而她身后的几名亲兵闻言皆是一惊,也赶忙跟着屈膝行礼。

  「穆将军的气色看起来比昨天好多了。」李熙平偏头瞧了一会,笑道。

  「托殿下昨日所赐百花凝香丸之福。」她轻声致谢。

  昨日才服药,今天便觉精神好了许多,对此,她是感谢他的,只是她对他的态度仍是淡淡的,虽称不上冷漠,却也不热切。

  没办法,面对那张与灿璃有几分相似的脸孔,她很难和颜悦色,维持礼貌客气已是极限。

  李熙平不以为意,走上前拾起一把落在地上的剑,「既然如此,不知能否和穆将军过几招?」

  没想到他会有此提议,穆可清愣了会才回过神。

  他是王爷,自己只是个小小的将军,岂能不从?

  她执剑退回场中,「殿下请。」她的目光直盯着他,不敢松懈。

  昨天见他行走时步伐沉稳,便看出这五皇子身怀武功,今日他又能悄然无声的隐匿于一侧,没有极深厚的内力是不可能办到的,他的功力只怕在她之上。

  「请穆将军指教。」知对方碍于两人身分的差别绝不可能先出招,李熙平便也不客气,持剑的右手一抖盈注内力,剑身发出轻微的嗡嗡声,接着直朝对方攻去。

  穆可清旧伤方癒,又晓得自己内力非他对手,自然不会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剑光闪烁,她手中长剑巧妙绕过他的剑尖朝他刺去。若两人皆不变招,她的剑势必会早一步递至他的喉头。

  「好剑法。」李熙平赞道,眼中掠过一丝激赏,中途变招削向她手腕。

  高手过招,自与方才四人之战不可相提并论,场边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景王与他们最崇敬的将军大人打得难分难舍。

  景王殿下出招虽不似韩副将狠戾,也无穆将军剑招中的肃杀之气,可每一剑都精妙无比,看得他们也热血沸腾。

  李熙平本来便未以打败穆可清为目的,他心知以穆可清此刻的身体状况,功力只怕仅剩平时的七成,他就是赢了也胜之不武,不过是想试试对方的身手,顺便过过与高手对招的瘾,因此出招的速度不快,也没有一上来就使杀招,每一剑虽俐落却有所收敛。

  两人拆了五百多招,他见穆可清气息渐乱,明白其伤未好,若继续打下去只怕会再度受伤,因此他蓦地收回原准备送出的剑势,足尖轻点,向后跃出了场外。

  几乎是他一退,穆可清便明白他的心意,因此并未追上,反而剑尖点地,躬身道:「殿下剑法出神入化,内功深厚,末将不是对手。」

  她微微喘息,表面平静,心中却惊讶无比。

  李熙平比她小了一岁,怎么武功如此高强?她已经好些年没遇过如此强劲的对手了,恐怕自己未受伤也无胜算。

  「哪儿的话?穆将军身上有伤,还能与我拆了五百招以上,令人好生佩服。」李熙平笑道。

  穆可清默默瞅着他,心想,这位景王和她想像中的似乎有些不同啊。

  身手好还是其次,令她意外的是,他待人处事谦和周到,也不刻意卖弄,没有半点皇室的骄矜之气。

  如果他像大皇子一样狂妄自大,或同三皇子那般嚣张跋扈,她还可以理直气壮的讨厌他,可眼前这个完全不摆架子的李熙平,却很难让她觉得反感,甚至想迁怒都觉得自己在无理取闹……

  穆可清用力握紧了手中的剑,不愿再多想。

  不过,他好不好与她何干?这辈子除了君臣关系,她不打算再和李家有什么瓜葛了。

  「殿下还未用过早膳吧?末将这就让人备膳。」她不想再面对他,藉着收拾兵器的动作转过身,「殿下用完膳后可在附近逛逛,晚点末将自街上回来,再陪同殿下去军营——」

  「你要上街?」他打断她的话。

  「是啊,将军虽然公务繁忙,每天却仍会花约莫一个时辰巡城,说要体察民心呢。」一名亲兵兴奋的插口,迫不及待想让这淮城来的王爷知道自家将军的好。

  「多嘴。」穆可清皱眉瞪了自个儿的部属一眼。

  李熙平听到这消息意外极了。

  这巡城的差事一般应由县令或城主派人为之,穆可清堂堂一名将军,照说城内百姓的生活应不是他最该在意之事,没想到他却如此在乎,甚至还每天上街,倾听百姓心声。

  李熙平想也未想的道:「不用让人备膳了,我三年未回景城,正想着要四处瞧瞧,我就同将军上街走走,到时在市集里买点吃食便成。」

  穆可清一愣,直觉想拒绝,可见他兴致勃勃的模样,不知为何,反对的话便突然说不出口。

  算了,让他跟着也没什么大不了,当成应酬便是。

  她在心底轻叹了声才道:「既然如此,殿下请随我来吧。」

  第2章(1)

  「将军,听说您前阵子受了伤,现在可好多了?」

  「已经不碍事,谢谢关心。」穆可清重复着今早不知说了第几次的同样回答,脸上始终保持笑容。

  「哎,您看起来清减了不少呐,要带兵打仗的人这样怎么行?咱也没什么好东西,这些肉包您千万得收下,刚蒸好的,小心别烫着了……」那妇人又唠叨一阵,硬将一份油纸包裹着的肉包子塞进穆可清怀里,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她低头看了看那包东西,想了下,转头对李熙平道:「周大娘做的肉包子紮实可口,殿下要尝尝吗?」

  他沉默的接过,再看看手里的烧饼、牛肉饼、杠子头……

  这已是今天不晓得第几份由百姓送上的食物了。

  只是穆可清皆以已用过早膳,并且被自家夫人严格限制饮食为由,将百姓送的食物都给了他。

  这下莫说早膳,他显然连午膳都不必担心了。

  其实除去和他二哥间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暧昧外,穆可清的名声一向很好,就算是他那巴不得穆可清快点战死的大哥,也从来挑不出什么错。

  但就是名声太好了,才令他好奇,想瞧瞧穆可清是否真如传言中的了不起,才执意与他一起出来巡城。

  现下看来,穆可清在景城简直是受万民拥戴。

  「真不该说是你笨呢,还是我大哥太蠢。」他忍不住道。

  穆可清疑惑的望向他,「殿下?」怎么会突然扯到卫王和自己?

  李熙平微微勾唇,「只要大哥派人来景城晃一圈,见到此地百姓只识穆将军,不识夏国李家皇室,将此情况回报父皇,穆将军便是有十颗脑袋也不够砍。」

  父皇性情多疑又喜独揽大权,偏爱大哥胜于二哥,亦有部分原因是二哥远比父皇聪明太多。

  太聪明的人不易控制,父皇固然欣赏二哥的才智,却又担心二哥会夺走自己的权力,这才迟迟无法决定太子人选。

  穆可清在景城的声势如日中天,远胜对此地几乎不闻不问的夏国朝廷,倘若被他那妒贤的父皇得知,他很怀疑穆可清还能活多久。

  穆可清面无表情的回道:「末将资质驽钝,只想尽自己本分。」

  她一直觉得自己不适合当官,也没有兴趣当官。

  当年会成为将军又自请驻守景城,一方面是想揽兵权助灿璃在朝中站稳脚跟,然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不希望景城落入夷族手中,这儿的百姓再也禁不起战火的摧残了。

  至于旁人怎么想,她不想理会。

  李熙平觑着穆可清在听闻朝中之事后便僵凝的侧脸,心中隐约明白。穆将军不是不清楚这件事有多危险,只是不愿为此改变行事作风。

  有本事以五万兵马守住战火连连的边关要地,绝非徒具匹夫之勇的莽夫。

  而他明知此番行径很可能使自己陷入危机,却仍择善固执,令他不由得多了几分激赏。

  他自幼便与嫉恶如仇的师父行走江湖,四处行侠仗义,虽不敢说是什么正义的大侠客,却也看不惯朝中那些勾心斗角、不问是非,只关心利益的卑鄙小人。

  真没想到,如今在他所熟悉的故地上,竟还有穆可清这等一心为民的人才。

  不管是夏国还是李家,都负他甚多。

  李熙平看着街上的百姓一看到穆可清就立刻放下手边的活儿上前打招呼,每个人脸上都写着景仰崇慕。

  百姓是最敏感、单纯的,谁待他们好,让他们免于颠沛流离之苦,他们都会真诚回报。

  穆可清身居高位,仍能维持这般品性,极是难得,也难怪二哥会对他有别样心思,要不欣赏他实在太难了,才半日时间,他已一再心生与他结交之意。

  可惜穆将军似乎不怎么喜欢他,虽然穆将军掩饰得很好,没流露太多情绪,但他要是连这点都看不出来,过去几年在外游历的日子就算白过了。

  「殿下此番前来,不知有何打算?」穆可清忽问道。

  李熙平想了想才开口,「二哥是希望我来照顾你,在这段时日代为领军,好让你专心养伤。」

  「那还真是谢谢毅王殿下了。」她忍不住冷冷一笑。

  灿璃既然决定舍弃她,又何必表现得如此关切,是故意让她忘不了他,傻傻的再为他卖命吗?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第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