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2页    作者:丹甯

  夏国的武力偏弱,有才干的将领不多,能以寥寥数万兵力,长年抵抗夷人数十万大军的穆可清,在用兵之道上若称第二,朝中怕没人敢自居第一。

  而他也知穆可清是二哥的支持者,据闻两人交情极为深厚,甚至有暧昧……

  咳,当然他是不相信自家二哥有断袖之癖的。

  「你也晓得,景城本来就不易守,这些年来大哥又巴不得可清快点死,好削减我的势力,她的处境本来就很困难了……」李灿璃的语气有些苦涩,「今日我又得到消息说她前阵子受了重伤,伤势难癒,我知晓你过去从你师父那学了不少东西,对景城又熟悉,才希望你能去帮可清。」

  「早不受伤晚不受伤,偏选在这时候,难不成是听说你成亲的消息大受打击才不慎受伤?」李熙平原只是玩笑地随口道,却见向来冷静的二哥蓦地僵了脸,他脸色也不由得微微一变。

  呃,那传闻不会是真的吧?他心一跳,首次怀疑起自家二哥的癖好。

  「可清是在得知我娶初璇前受的伤。」李灿璃深深吸了口气,「但我负了她也是事实。」

  这是他第一次亲口对人坦承对穆可清的情,在内疚忧心下,他也没注意到这话会带来什么影响。

  李熙平无语。没想到谣言居然也有可信的时候啊……这是他此刻唯一感想。

  「五弟,你能帮我这个忙吗?」见他似是恍神,李灿璃忍不住再度出声,「你也不希望景城受战乱侵扰吧?」

  这倒是。他回神乾笑,不得不同意。

  虽然他对这国家并没有什么归属感,亦不想卷入朝中斗争,却不希望自己住了许久的景城因战火倾颓。

  再者,他也有些过腻了淮城里这样安逸的日子,若能回景城看看,这颇令他心动。

  李熙平思索片刻后,方道:「要我过去也不是不行,但父皇那……」

  好歹他也是名皇子,不能随便乱跑呐,可要他去向父皇说明,他又觉得麻烦。

  「只要你肯点头,其他事我会处理妥当的。」知道五弟最不喜处理那些麻烦琐事,李灿璃立刻接口。

  「好吧,那就这么说定了。」李熙平也不多说,笑着站起身。

  他知道二哥的能耐,他既说会处理,就必会把所有事都处理妥当,更何况他还希望他帮助穆可清。

  「五弟,谢谢你。」李灿璃如释重负,由衷道谢。

  李熙平只是摆摆手,没多说什么,转身朝门外走去。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回到景城。

  十天后,李熙平望着不远处耸立的熟悉城门,心中相当感慨。

  看来穆可清对二哥真的很重要,才让二哥在与大哥斗得不可开交之际,还费了大把心思处理此事,只差没将自己连夜打包丢来。

  李熙平摇摇头,双腿轻夹马腹,驾马朝城门口奔去。

  关于穆可清,他闻名已久,却不曾见过本人。

  三年前,他遵从师父的遗命,至淮城找自己压根没半分印象的皇帝爹亲认祖归宗,那时穆可清却正好离开淮城,调来镇守景城这处边关要地,他便错过了认识的机会。

  如今能结识穆可清这样的将才,倒也是不错的经验,而且他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让他二哥如此念念不忘。

  守城的士兵应是早被告知景王要来的消息,他才刚拿出信物,便有人万般殷勤的上前为他带路。

  「景王殿下,真是对不住,最近战事频仍,将军又受了伤,您来得匆忙,实在来不及替您打点出个适当的宅第,只能请您暂时住在将军府中了。」士兵一面领着他至将军府,一面满脸歉疚的解释。

  「无妨,不会给你们将军添麻烦就好。」

  李熙平不甚在意,他过去与师父云游在外,餐风宿露的日子也没少过,不会在意有没有自个府第可住。

  更何况他过去在景城住过几年,比京城所有人都了解,这支数量远不及敌人的军队在此地的生活有多艰难,没空替他备置合适的空宅院很正常。

  那士兵上前和将军府前的守卫说了几句话,只见守卫急急奔了进去,没多久,一名穿着鹅黄色衣裙的女子走了出来。

  她目光冷淡的在他身上扫了一回,冷冷开口,「你就是李灿璃的弟弟?」

  很久没被人用这么不客气的态度对待,李熙平眉微挑。

  这般美丽的女子、如此嚣张的语气,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人了。

  「你是穆夫人?」柳嫣,那连他二哥都敢骂得狗血淋头的表妹。

  柳嫣冷哼一声算是承认了,脸色仍非常不友善,「让景王殿下亲自跑一趟真是不敢当,不过还是请您回去告诉毅王殿下,我们家可清不过是个驻守景城的小小将领,承受不起他这般关切。」

  唔,听她这夹枪带棒的口气,她似乎也很清楚穆可清与他二哥的事,还很为穆可清抱不平……难道她不介意自己的丈夫与其他男人有暧昧?

  李熙平越来越困惑,此时门内传来一道略微沙哑的嗓音——

  「嫣嫣,别对景王殿下如此无礼。」

  那声音沉厚中带着一丝虚弱,听得出来人受了伤,中气略显不足……难道是穆可清?

  当一名白衣男子自门内走出时,李熙平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

  这名白衣男子和他想像中英勇率领五万余兵,硬是守下被夷族侵扰的景城的穆将军,很不一样。

  不知是不是受伤的关系,穆可清的脸上没几分血色,本来就不高大的身形也显得单薄纤瘦,乍看倒像个文弱书生。

  然而那双清亮的眸中隐隐透着锐利,即便虚弱亦不失沉着,仍是让他一眼便确信,这必定就是大名鼎鼎的穆可清。

  「末将穆可清,见过景王殿下。」那白衣男子向他欠身行礼,口中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

  「可清,你怎么又跑出来了?不是叫你乖乖在床上休养吗」柳嫣跺了跺脚,忙跑回去搀住她。

  「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再躺都要成废人了。」她轻扯唇角,又转头望向李熙平,「可清未料到殿下来得如此迅速,不曾远迎,还请恕罪。」

  穆可清的语气不卑不亢,不像柳嫣那样充满敌意,也没有阿谀讨好之意,这般气度,令厌烦淮城那些小人奉承嘴脸的李熙平,对她又多了几分好感。

  「将军无须介怀,我是来得急了些,当时二哥知晓景城情况险恶,还巴不得让我安上翅膀飞过来。」他说话的同时,特别注意了下穆可清的表情,见对方在听他提到二哥时微微一愣,但很快便恢复正常,只是眼神更冷漠了。

  「末将先谢过两位殿下关心了。」她淡声道,手抬了抬,「殿下里边请。」

  「劳烦穆将军了。」他跟在穆可清身后,步入将军府。

  「可清……」柳嫣见她竟想亲自为李熙平带路,不禁皱眉。

  知道她对二哥的成见极深,连自己也倒楣,便打算提早拿出准备好的东西,李熙平开口,「据闻穆夫人是柳神医之女,先前捎给二哥的信上,言及穆将军此次受伤未癒是因那箭上淬了夷族特有的乌毒?」

  柳嫣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乌毒并不难治,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景城物资一向匮乏,几味不可缺的药材翻遍全城都找不到,写信回京去讨也拖拖拉拉的,害我为了不让『我夫君』伤势恶化,可是累得半死。」

  她那封写去骂表哥的信上,自然没忘记提及急需的药材,然而那些药材却也是数日前才送到,早错过了最佳治疗的期间,才害得可清现在还这么虚弱。

  反正说来说去,都怪她那负心薄幸、把可清丢来这儿的混帐表哥啦!

  「说到药……我这倒有几枚百花凝香丸,不知对穆将军是否有帮助?」

  「什么你居然有那种好东西?那还不快拿出来!」话才刚说完,柳嫣立刻如他所料的瞠大眼,激动得只差没扯开他衣服抢劫。

  早知她会有这样的反应,李熙平仅是一笑,自怀中摸出瓷瓶。

  他此次前来,除了暂代掌理军务外,另一方面便是完成二哥的嘱托,多多关照穆可清。

  不过,这百花凝香丸是他自己的东西,虽然过去不相识,但他听闻穆可清的事蹟一直对此人有几分欣赏,也才这么爽快拿出稀有的百花凝香丸相赠。

  柳嫣毫不客气的将瓷瓶抢去,转身笑容满面的对着「丈夫」道:「可清,你和景王殿下好好聊聊,我这就去替你配药。」

  说完,不等两人反应,便飞也似的跑了。

  「抱歉,嫣嫣就是这性子,让殿下见笑了。」瞧出李熙平眼中的错愕,穆可清开口解释,「也谢谢殿下赐药。」

  能让嫣嫣这么开心,那百花凝香丸想必是相当名贵难得的灵药,亏他舍得拿出来,看来是个相当大方的男人。

  若是以前,她会想与他相交,可如今……只可惜,他是灿璃的弟弟。

  穆可清微微垂下头。

  她虽不像嫣嫣那样充满敌意,却也不愿对他表现得更热络。

  不管怎么说,对于灿璃,她无法不怨,任何与他相关的人,她也不想有接触。

  第1章(2)

  「不要紧,穆夫人的脾性先前二哥已提醒过我了。至于那药,其实也不是多珍贵的东西。」至少用在穆可清身上,很值得。

  听他再度提及李灿璃,她的眸子一黯,随即移开了目光。

  不愿让他看出异样,穆可清一面迈步向前走,一面道:「府中简陋,远不及景王府,这几日还请殿下多多担待,末将会尽快命人为殿下清出一座清静的府第。」

  「不必麻烦,方才带我来的士兵说最近景城战事频传,若不会造成穆将军的困扰,我就寄住将军府上即可,省得麻烦。」

  穆可清讶异的回头觑了他一眼,发现他是认真的,略一思忖便不再坚持。「也好,目前的确没有多余的人手,只是得委屈殿下了。」

  「这等小事没什么委不委屈的,以前在外游历,莫说睡破庙或山洞了,便是在树林里露宿都曾有过。」

  「那就好。」她点点头,领他走进一处别院,「不知殿下觉得这儿可好?」

  其实他若说不好她也没办法,静思苑已经是将军府里最好的别院了。

  「挺不错的,就这里吧。」李熙平瞧了眼显然花过一番心思打理的小巧院落,满意的点点头,「对了,我不习惯被伺候,也不爱时时刻刻都有人在旁走动,只要让人送来洗浴的热水及三餐就好。」

  虽说知道他曾在外待过很长一段时间,但听他这么说,穆可清仍有几分意外。

  人往往只要得了权势,就会慢慢改变,莫说其他人,便是灿璃在当上皇子后,也与她生分许多,不再像过去那样随和。

  回京三年的李熙平,居然还能如此不摆皇子架子,这让她对他的印象稍稍改观了。

  她的表情不禁软化了几分,「末将明白了,殿下前几日连夜赶路想必也累了,末将便不打扰殿下休息,殿下若有事,往外头找人吩咐一声便是。」

  「我会的,谢谢穆将军。」

  穆可清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向他告辞后便转身离去。

  唔,果然有些冷淡呐!李熙平若有所思的望着那离去的背影,再想想外头那些传闻以及二哥的态度……看来他们还真是互有情意呢!

  只可惜造化弄人,两人皆生为男子,二哥心念皇位,不可能与穆可清在一起,让人抓住「好男风」的把柄,他们注定不会有结果。

  不过那也不关他的事,他只是来帮守景城而已,没兴趣插手别人的感情事。

  李熙平摇摇头,伸了个懒腰。

  欸,一连赶了好几日的路,饶是内力深厚的他也有些吃不消,还是先好好休憩一番再说吧!

  当!刀剑碰撞激起了几点火星。

  对手力道不及,踉跄的退了半步,穆可清未给对方喘息的余地,剑锋一转,自极刁钻的角度刺去。

  另外一把刀从旁勉强挡下她的剑势,助她原先的对手得以狼狈躲开。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第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