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18页    作者:丹甯

  韩靖甫不愿相信他的话,心底却隐约明白对方句句属实。

  相识多年,穆可清是什么样人,他还不清楚吗?

  只是他身上背负的国仇家恨太沉重,一己之力又太渺小,除了借夷人之手,根本无法撼动根基渐稳的夏国。

  他只是想复仇,并不想对穆可清下手,偏偏穆可清将边关守得极为牢固,一日不除掉他,便无法引夷人入夏国,几番挣扎后终下定决心设计陷害他。

  然而此刻李熙平的话,却像钉子般狠狠刺在他心头上。

  他的父皇害死了穆可清全家,穆可清又替杀了他父皇的人守天下,他们之间究竟谁欠了谁,早已说不清。

  瞪着眼前的李熙平,韩靖甫思量半晌,终于开口,「好,要我日后不再为难穆可清也成,我不是是非不分的人,过去那些害他的事,便算我做错了。但国仇家恨不能不报,既然你是李东廷的儿子,那就代替你父亲与我一战,无论谁输谁赢,我都愿意放穆夫人回去。」

  比武?李熙平有些讶异韩靖甫竟会选择一个对他如此有利的方式。韩靖甫的武功只勉强能与可清打平,和他相比还差上一截。

  彷佛看出他心里想法,韩靖甫补上一句,「当然,你不能使用内力。」

  李熙平估算了下,自己若不能使用内力,想赢他的确不容易,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不管怎么样,至少得先让柳嫣脱险。

  「好,我答应。」

  须臾间,两个男人很快便过了几十招,李熙平受限于不能使用内力,又得注意柳嫣的安危,一时间竟落了下风,但他武功毕竟高出韩靖甫许多,韩靖甫也暂时奈何不了他。

  就在两人缠斗之际,突然一阵箭矢破空袭来,两人皆是连忙避开,手上的动作缓了下来。

  两人环顾四周,发现多了不少夷兵,手中都拿着弓箭瞄准了他们,看情形竟连韩靖甫也不放过。

  哼,一个已经曝露身分的奸细,只怕也无用了吧?韩靖甫想明白后,讽刺的冷笑。

  他早知夷人奸巧,过河拆桥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如今他们想将夏国五皇子与他一网打尽,这算盘打得的确极妙。

  「我想这些人应该不在你的计画之中吧?」李熙平看他的脸色便猜到了,退了几步,「咱们还打吗?」

  韩靖甫阴沉的望着他,不语。

  这可能是他一生当中最接近复仇的机会了,毕竟皇宫戒备森严,他绝不可能单枪匹马杀进去找李东廷报仇,而要杀他儿子令他心痛,除了李熙平外,自己也很难遇上其他皇子。

  但,这复仇的机会,真要以他的命来换吗?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李熙平淡淡提醒。

  韩靖甫也不知自个儿心底究竟怎么想的,或许他内心深处根本没那么想杀李熙平,只是长期背负的仇恨需要个宣泄的出口,因此他很快便做出了决定。「先杀夷人,我们的帐日后再算。」

  「正有此意。」李熙平一笑,突地施展轻功转身朝那些夷兵奔去。

  夷兵似乎未料到打斗到一半的两人会突然罢手,还一起朝他们攻来,一时手忙脚乱,零零落落射出的箭矢压根碰不着他们。

  那两名抓着柳嫣的夷兵眼看情况不对,立即将挣扎不休的她往崖边拖,附近其他几名夷兵亦连忙跟上,堵住通往崖边的路,韩靖甫与李熙平注意到这点,脸色齐变,奈何被手边的敌人缠住,一时脱不了身援救。

  突然间,一道白色的身影凌空掠过,三两下飞至崖边,一掌一个打飞了堵住路的夷兵。

  「可清?!」李熙平一怔。

  她怎么来的?他师门的点穴手法,可不是随便就能解得开的,除非……

  他心突地一跳。

  唯一的可能便是她醒来后强行运功解穴,然而那势必会让她受到不轻的内伤。

  才这么想着,他便眼尖发现她的身手较平时迟钝且缓慢,明显是受了伤。

  他脸色铁青,逼开眼前的敌人后,全力朝她奔去。

  这时穆可清已来到崖边,并击杀了一名捉着柳嫣的夷兵。

  然而另一名夷兵却趁机将柳嫣推下崖,穆可清见状,再顾不得其他,毫不犹豫的扑出崖边,一手扯住了柳嫣。

  她正想借力翻回崖上时,内伤却在此时发作。她胸口一痛,手中又拉着柳嫣,反倒被拖下崖,只能伸出一手要扣住崖边却差了一点。

  穆可清轻叹了口气,心往下沉,突然有只大手自崖上伸了出来,用力的拉住了她的手。

  她抬头,对上李熙平满是惊惧的眼神。

  「可清,你别怕,我这就拉你上来……」他焦急道,不顾自己随时可能被人自身后偷袭的危险,只想尽快将心爱的女人救上来。

  只是他刚与韩靖甫及那些夷兵大战一轮,若只拉可清一人还好,偏偏还带了个柳嫣,体力几乎透支的他,也没法一下子便将两人拉上去。

  穆可清也清楚这点,而且更清楚他们这样多拖一分,危险便增加好几分。

  于是她心里有了决定。

  「等我,熙平。」她瞧着他,轻轻说道:「我会回到你身边的……」

  李熙平还没了解到她是什么意思,下一瞬她已使尽全力将柳嫣往上抛。

  他见状,直觉伸出另一手捞住柳嫣,不料穆可清却趁隙松开了与他相握的手,当他捉住她的力量一失,她登时直直往崖底坠去。

  「可清?!」李熙平大骇,差点连柳嫣也抱不住,还是一旁的韩靖甫见情况不对,忙将柳嫣拉了过来,又往后退了几步。

  他当初抓柳嫣,只因她是穆可清最在意的人,事实上并无真想伤她之意。

  只是……他望向那几乎深不见底的悬崖,胸口一窒。

  穆可清坠崖,怕是凶多吉少了。

  韩靖甫突然想起这些年来与穆可清相处的点滴,他在战场上冷静从容的模样,私底下毫不藏私的教授他武功,无论在什么时候、或是多艰困的情境,他永远都是军中不倒的支柱……

  这些年来,他是否真做错了?

  韩靖甫涩然的看着跪在崖边伤心欲绝的李熙平,怀中的柳嫣更是气急败坏的捶打着他,在他耳边尖声咆哮,突然间,他觉得自己执着了十多年的仇恨,原来是那么的没有意义。

  「韩靖甫你这个混帐!亏可清苦心栽培你,你居然恩将仇报……」柳嫣失控的哭嚷着。

  韩靖甫突然强烈的恨起那些夷兵,他蓦地放开柳嫣,转身拾起地上的刀,旋即发狠的朝那些仍虎视眈眈的夷兵杀去。

  刀起刀落,大量的鲜血溅在他的衣上,却无法抚平他心中残缺的那一角。

  或许,他真正恨的是自己。

  第10章(2)

  景城街头熙来攘往。

  少了外族的侵扰,这座城市较以往繁华不少,即使已入深秋也未显得萧条。

  只是街上乍看热闹无比,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人们的表情都有些黯淡。

  人人心中想的都是一样的——虽然夷人数年内无力再进犯,可他们最崇敬的穆将军,却再也回不来了。

  数月前,穆将军和景王殿下赴夷人的约要救回穆夫人,可景王殿下满身是伤的回来后,便发疯似的命人至郊外搜寻穆将军,然而连搜了四个多月,只差没将土地一块块掀开、水中石子一块块捡起来查看,仍然什么也找不到,最后众人不得不哀恸的接受穆将军恐怕已死的消息。

  之后,皇上下旨,让景王殿下正式接替穆将军的职务,同时亦将将军府改为景王府。

  景王殿下与穆将军同样有才干,不但承袭了穆将军的处事风格、待民和善,更令朝廷同意增兵驻防景城,然而大伙儿还是最感念过去三年与他们同甘共苦的穆将军。

  那段回忆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即便是皇帝将穆可清追封为一品大将军,对最敬重穆将军的景城百姓而言,也没有意义了。

  在神色黯然的路人中,有一名身着连帽斗篷的女子缓步走至景城那最醒目的府第前站定。

  原先写着﹁将军府﹂大字的匾额已被换下,改成了﹁景王府﹂。

  她定定望着这座熟悉的府第,唇边扬起浅浅的弧度。

  「站住,这儿可是景王殿下的府第,你可……」门口本欲赶人的守卫,在看清女子藏在帽下的面孔时,不由自主的怔住了,「将、将军」

  不,不对,眼前是名女子,长得眉清目秀,虽称不上绝美,但竟与已故的穆将军十分相似,几乎像同个模子印出来的!

  女子的肤色较穆将军白皙许多,神色柔和亲切,不像将军那般严肃。

  女子似乎也不在意那守卫的反应,只是微微朝他福了福身,「小女子穆情,是前朝穆家军后人,十多年前在骆城城破后即与家人失散,不久前,据闻驻守景城的穆大将军,与小女子兄长同名同姓,故特地变卖了家中薄产前来,盼能与穆将军一见……」

  「啊!您、您是穆将军的妹妹?」守卫不禁惊呼。

  「穆将军确实是与家兄同名同姓,然而未见到将军一面前,小女子不敢妄加攀亲。」穆情温和有礼的解释。

  「不不不,您与穆将军长得非常相似,必是兄妹无疑!」守卫立刻便信了她的话。

  想到他们最景仰的穆将军竟还有家人,守卫激动得热泪盈眶。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她微微一笑,「只是我沿途问人穆将军府在哪,人人都道是这里,可为何上头却写着景王府?」

  想到已逝的穆将军,守卫脸色一黯,迟疑道:「这……姑娘您来得晚了些,数月前穆将军为了救被夷人掳去的将军夫人,不幸身亡……」

  他原以为她在听到这消息后会伤心难过,不料她只是若有所思的瞧了瞧那「景王府」的匾额,便问:「所以现今是景王殿下顶替家兄的位置吗?」

  「是。」或许是眼前的女子长得实在太像穆将军了,守卫的态度不由得恭谨许多。

  「不知小女子是否能得见景王殿下一面?」她直视着那守卫,一点儿也无寻常女子的矜持娇羞。

  但可能是她和穆可清长得太像,就如同和穆可清在说话,守卫竟也未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只犹豫了下,即道:「穆将军生前与景王殿下交好,若王爷知道穆将军尚有亲人在世,应是愿意见见姑娘您的,只是现下王爷正在巡街,不在府中。」

  「巡街是吗?他倒是很努力呢!」穆情轻喃着,唇畔的笑意更深了。

  正因为那是﹁穆可清﹂也就是她的心愿吧?向来向往自由、不爱受拘束的他,竟接替了她的位置,为她好好守着景城。

  其实她从来就没想过要死,毕竟先前才答应了要成为某人的妻子,与他共度一生,两人什么心愿都还没来得及实现,她岂有那么容易死?

  当初她坠崖时,不断试图抓住任何能抓的东西以减缓掉落速度,也幸好她武功不错,虽然受了些内伤倒也还可勉强支持,因此最后掉落谷底时,奇蹟似的只受了些外伤。

  她知道他必会来寻她,可当时她还在恼他竟把她弄昏,亲自赴险,再加上她另有别的打算,所以当发现那些人来谷底搜寻她时,她立刻躲了起来,故意不教人找着,不让那男人知道她还活着。

  算是小小惩罚他先前的自作主张。

  之后,她在山里暂时住了下来,费了些时间养好先前所受的内外伤,特意等到听闻「穆可清」的死讯后,才悠悠的回到景城。

  「呃,穆姑娘?」见她像是出了神,守卫忍不住唤道。

  「没事,那我便在这里等景王殿下好了。」她脱下头上的帽子,不甚在意的回应。

  守卫隐约觉得这样不妥,但又不知该说什么好,毕竟那张酷似将军的脸,他亦想多瞧几眼。

  穆情等不到半刻钟,便见几名衣着明显不同于旁人的男人朝这儿走来。

  为首的那名面色沉静,有种上位者独有的冷肃气势。

  他瞧见自己府第大门前站了名女子,忍不住皱了眉,心中暗想着:守卫怎么没赶人?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第1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