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17页    作者:丹甯

  如今他娶了江初璇,可清和五弟在一起,应当是最好的结局了。

  「二哥,你好好做你的明君吧。」李熙平这是直接表态支持他上位了,「从今以后,由我来守护可清,我们会好好看着你,将夏国带领至太平盛世。」

  「我会的。」李灿璃轻声允诺,随即大步离去。

  可清,你可千万要好好的,绝不能有事。李熙平在心中默默祈祷。

  第9章(2)

  穆可清没日没夜的赶路,累死了三匹马,回到景城已是五天后的事了。

  她心急如焚的进了城,却发现景城的情况并未如她想像的糟。

  这支五万精兵在她的训练下,有将才之能的人并不少,即使那细作引了夷兵入城,一时攻得景城军措手不及,他们却也很快的组织起来进行反击,顺利将夷人赶了出去,最后只造成零星的伤亡。

  只是令她备受打击的是,她与熙平费尽心思想查出的细作,竟是跟了她十年的韩副将韩靖甫!

  她不明白自己何时得罪过他,或是夷人给了他什么天大的好处,否则他为何在景城军中身居要职的同时,却又帮着夷人对付自己的弟兄们。

  更糟的是,趁乱掳走嫣嫣的就是他。

  穆可清在将军府中烦躁的踱步。

  至此,事情已经很清楚了。韩靖甫自过去便陆续透露夏国军队的消息给夷人,包括那次她中埋伏受重伤、之后与熙平欲行刺薛玄之计,乃至后来安排山贼造成她想陷害卫王的假象,这种种事件只怕都出自他的手笔。

  她不是没有想过细作会趁她不在时有所行动,只是她对部将们的应变能力有信心,相信即便自己不在,他们也能处理妥当,却没想到奸细竟然是除她之外,对景城军队最熟悉的韩靖甫,若不是先前夷人才遭重创,景城说不定真的就要沦陷了。

  可如今她没有时间懊悔自己识人不清,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救回嫣嫣。

  嫣嫣已被带走超过十日,韩靖甫自是知道嫣嫣对她的重要性,得知她回景城后,必定会以此做为筹码对她提出要求。

  在找不出韩靖甫藏身处的情况下,她只能被动的等。

  所幸她并未等很久,她回到景城的当天下午便收到对方派人捎来的字条,约她明早在城郊一处荒地见。

  她将字条用力揉成一团,闭上眼。

  「将、将军,您不会真打算赴约吧?」一旁的部将紧张的问,「您这一去,恐怕十分凶险啊!」

  「我有其他选择吗?」穆可清淡声反问。

  当然有啊,不过是名女子罢了,也不是正式拜过堂的发妻……虽然他们也觉得柳嫣姑娘不错,一心一意帮着将军,但她的性命又哪里比得上将军的安危重要?

  但这话他们可不敢说,将军有多疼爱她大家都看在眼里,这回定会亲身犯险。

  「将军,您这一去……倘若真有什么不测,我们该怎么办?景城又该如何?」另一人终于大着胆子把众人心中的不安问出口。

  「放心。」她轻轻吐了口气,「我相信景王殿下……能接替我的。」

  想到他,她心中又是一痛。

  先前她才说了要成为他的妻,与他在一起,永不分离的,只怕她马上就要毁诺了。

  熙平……他会怨她吧?可她别无选择。他、嫣嫣和灿璃,是她在这世上最重要的人,为了他们任何一人赴死,她都心甘情愿。穆可清默默想着。

  再者,她也想亲自问韩靖甫,究竟是为什么要帮夷人,伤害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

  韩靖甫与她约定明早见面,她还有将近十个时辰的时间思考对策。

  只是穆可清一路赶回景城,身心俱疲,什么都无法思考,只能明日见招拆招。

  她躺在床上休憩,久未见到主人的云儿大大的兔头搁在被上,一脸委屈的巴着她。换作平时,她肯定会好好安慰它一番的,但现在她一点心情都没有。

  外头隐约传来喧闹声,虽令人烦躁她也未起身,就这么躺在床上,想着过去、现在以及曾描绘过的未来种种。

  可过了明天,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

  一会儿后,外头的声音总算停了,她觉得心里比较不烦闷了些,心中却又有种莫名的失落。

  她抬手轻抚着云儿的脑袋,它立时舒服的眯起眼。

  「还是云儿你比较幸福,总是无忧无虑呢。」她有些羡慕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穆可清顿了下,才慢慢从床上坐起,「谁在外头?」

  「是我。」随着门被推开,一道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

  一个男人背着光,走了进来。

  穆可清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

  「……熙平?你、你怎么也回来了」她拼死拼活才把路程紧缩到五日内返回景城,即使他得到消息,也必定是在她之后出发,为何能这么快赶到?

  「看来穆将军的记性不太好呢。」李熙平含笑朝她走来,「你忘了吗?我说过无论你在哪,我都会陪着你。」

  她怔怔瞧着他,他脸上的表情一如她记忆中的温暖,笑容也依旧那么好看,令人安心。

  她望着他好久,才蓦地回过神,焦急道:「可、可是淮城那边……山贼的事,还有皇上那——」

  李熙平柔声打断她的话,「不用担心,这些事暂时解决了。」

  「啊?」

  「你就算不相信我,也该相信我二哥的能耐吧?这事你不用操心了。」他伸手轻抚着她的发,眼底尽是暖意。

  穆可清忽然觉得有些晕眩,他的眼神彷佛在对她说——别怕,一切有我!

  心里忽然有一股冲动,她伸出手,用力抱紧了他。

  「熙平、熙平……真的是你吗?」她喃喃唤着,想确定眼前这人是真实存在,而非只是她的幻觉。

  她才正想着他,他竟然就出现了。

  「是我。」他心疼的拍着她,俯身在她发上轻轻印下一吻,「我来找你了,你放心吧,有我在,你永远不需要一个人背负那些沉重的责任与压力。」

  「熙平……」一串滚烫的泪水突然夺眶而出,她哽咽的喊着他的名,将连日来的紧张不安及害怕,全部一古脑儿的发泄出来。

  从来没有……过去从来没有人这么对她说过,所有人都以为她无所不能,从没有人曾注意到,她只不过是个凡人,也有软弱的时刻。

  她总被逼着坚强、被逼着成为守护者,却没人问过她累不累,需不需要休息。

  只有他,只有他懂她的脆弱、无奈和辛苦。

  「熙平,我好累,也好怕……怕我救不出嫣嫣,也怕她已受到了伤害……」她抽噎着,把在人前不敢表露出的情绪全展现在他面前。

  对他来说,她只是穆可清,而不是无所不能的穆将军,不需要佯装勇敢。

  「这事我已知晓,别怕,明天我也去,绝不会让柳嫣表妹留在夷人手中的。」

  「可是他们说……只能一个人去……」她怕自己若带了人,敌人会对嫣嫣下毒手。

  「没关系,我有办法。」他平静的安抚她。

  穆可清疑惑的抬头望向他,「什么办法?那里是片空地啊,藏不了人的。」

  他没答话,只是爱怜的替她拭去脸上未乾的泪痕。

  「熙平?」她轻扯着他的衣袖。

  他的表情太冷静,让她有些不安。

  李熙平的手缓缓伸至她颈后,在她还未反应过来前,突然使力——穆可清只觉颈后突地一痛,神智顿时溃散。

  「可清,你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相信我,等你醒后,一切都会没事的。」他温柔的嗓音持续在她耳边响起,那是她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声音。

  第10章(1)

  当日光透过窗棂洒进屋内,在床沿坐了一整夜的李熙平终于站起身。

  留恋的目光落在床上熟睡人儿的脸庞,他心中满是爱怜。

  数月前,刚回到景城时,他不过是好奇那令二哥魂牵梦萦的夏国将军究竟生得什么模样,是怎样的人。

  然而初次见面,他就看出,看似冷静有礼的她,其实根本不想见他,只是勉强以礼相待,应是个明白事理又耿直的人,因此猜想,只要自己表现诚意,定能软化她。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没错,自己不过释放了些善意,她便心软了。

  之后越了解她,就越知道她的好,在明白二哥为何喜欢上她的同时,他发现自己也爱上了她。

  李熙平的指尖在她因长期日晒而呈现淡蜜色的脸蛋上游移。

  和自家二哥同时爱上一个男人,对他来无疑是巨大的打击,偏偏他从没想过要放弃,所幸后来他很快便得知了她的女儿身,给了他光明正大爱她的理由。

  他低下头,吻落在她的眉间、鼻尖,最后覆住了她的唇。

  「你放心,我会将柳嫣带回来的,当然,我也会尽量好好的,不让你为我伤心难过。」他在她耳边轻喃着。

  随后他直起身,点了她几处要穴,确保她短时间内不能行动,之后又多瞧了她几眼,才转身步出厢房。

  守在门外的丫鬟见到他突然走出,吓了一大跳,忙唤道:「景王殿下!」

  「好好照顾你们将军。」他淡淡抛下一句,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韩靖甫与穆可清相约的地点,李熙平刚回到景城时便已有人告知,大家都拼命求他想想法子,勿让将军一人犯险。

  他自是立刻答应了。

  可清这些年来过得太辛苦,这约,他去赴就好。

  他骑马朝着韩靖甫指定的地点奔去,那里离景城并不远,没多久便到了。

  很快的,他便看见前方站了几个人,除韩靖甫外,后边还有两名夷人一左一右架着柳嫣站在崖边,显然只要事情不对,他们立刻会将她推下悬崖。

  他暗中观察了下,发现柳嫣除了衣衫及头发有些凌乱且精神萎靡外,倒看不出有什么外伤,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他一口气跃身飞至韩靖甫身前,开门见山道:「我依约前来了,说说你的条件吧,要怎么才肯放人?」

  「我记得,我约的是穆可清。」韩靖甫睨了他一眼,冷冷道。

  「本王来也是一样的。若要谈判,本王说的话比穆将军更有分量。」

  韩靖甫嗤笑,「穆可清真有本事,竟让两名夏国皇子一前一后爱上他。」

  李熙平也不多说,「我和穆将军交情如何并不重要,倒是你与穆将军相识了十年,她将你当兄弟一般对待,何以你竟帮夷人算计她?」

  他知道,被视如兄弟的人背叛,才是最令可清伤心的事。

  韩靖甫眼中掠过一抹复杂的神情,有挣扎却又带着恨意,「就因他是夏国的将军,我没有理由不算计他。」

  李熙平眼一眯,随着对方身上那莫名的恨意,一个一直被忽略的重点蓦地跃入脑中。

  他慢慢开口,「我记得……前朝皇后姓韩,莫非你是前朝皇子?」

  「景王殿下果然聪明。」韩靖甫冷冷一笑,「自夏国灭我汉国后,我隐姓埋名,一直在等待复仇的机会,如今我引夷人入关,何错之有?」

  李熙平望向他,「你身为人子,想为父亲复仇无可厚非,但你三番两次欲害可清却是错了。」

  他却不以为然,「谁教他要替你们李家守江山,我要他死又有什么错?」

  「你与可清相识多年,应知她是当年穆家军后人,穆家军世代效忠汉国皇帝,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韩靖甫脸色微变,仍冷声道:「那又如何?他最终还是成了夏国的将军。」

  「那你可知当年夷人血洗骆城的惨剧,便是因为你昏庸的父皇不愿发兵助守骆城所导致?穆家军明知实力相差悬殊仍死守骆城,当时穆家男儿除了在山上学艺的可清外,皆战死于那一役。说起来除夷人外,你父皇亦是穆家灭族的元凶,你根本没资格恨她!」

  见他脸色越来越难看,李熙平咄咄逼人又说:「你以为可清真想当什么夏国将军?哼,她只是不愿这世上有像她一样不幸的人罢了。她守护的不是夏国江山,而是百姓!」他冷睇着韩靖甫,「你与可清相识十年,可曾真正了解过她?」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第1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