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16页    作者:丹甯

  「能得穆将军为妻,是我上辈子修得的福气,又何来委屈之说?」他从来不是会在意旁人眼光或世俗礼节的人。

  穆可清幸福的闭上眼。

  能让熙平如此纵容疼爱,她还有什么好遗憾或不满的?

  她的双手首次主动轻环上他的腰,坚定深情的许诺,「好,我嫁给你,就算别人不知道也无妨,至少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分离。」

  第9章(1)

  再过五天就能回景城了。

  穆可清瞧着窗外新吐绿芽的盆栽,一边等着李熙平处理完皇上交代的事,一边数着日子,心中有些期待却又有几分惆怅。

  期待的是,终于可以离开这令人窒息的京城。毕竟这几年随着皇上年岁渐长、病痛不断,卫王与毅王之争比三年前严重许多,每回早朝时,两边人马都非要先吵闹一阵不可,着实令人心烦。

  而惆怅的是,等回到景城后,她得重拾严谨冷淡的穆将军身分,不能像现在这样悠闲度日,成天窝在府中与熙平过活。

  过惯了在战场杀敌及操兵演练的生活,她都快忘记平静的日子有多美好了。

  美好到……让她总觉得这阵子像梦似的。

  若这真是场美梦,她不求永远不醒,只希望在睁开眼的那一刻,还能看到那个她心系的男人。

  突然间,外头传来一阵喧闹声,慌乱又急切。

  穆可清微感奇怪。虽说熙平是个随性的主子,但景王府中的奴仆向来规矩,照说不该闹出这么大动静才是。

  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她起身快步朝外走去,想瞧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踏入她住的院落,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影已匆匆朝她跑来。

  「元叔?」穆可清在见到对方时,蓦地愣住。

  元叔是在李家待了五十多年的老仆,李东廷称帝后,宫中不宜再留这些奴仆,于是李灿璃便将人讨了去,让他在毅王府中当管事。

  她与李灿璃相识多年,自是认得他的。

  「穆、穆将军……」元叔一脸焦急,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他后面跟着一群景王府的下人,显然都知道他的身分,既不好拦着却又觉得放任毅王府的人在景王府里乱跑不甚妥当,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跟着跑来。

  「元叔,您别急,慢慢来啊!」见他脸色苍白,穆可清连忙扶住他。

  「穆将军啊,您马上离开淮城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发生什么事了?」穆可清一头雾水,「是灿璃要您来的?」

  自从知道李灿璃对她的默默付出后,她又恢复原来唤他名字的习惯。

  只是他们之间或有友情、亲情,却不再有爱情。

  「是啊。」元叔边喘边道,「王爷不放心让其他人传口信,只好让我来了,他请您现在马上起程回景城去,片刻耽搁不得……」

  「他为何这么说,到底出了什么事」穆可清也紧张了。

  她晓得灿璃不是那种会大惊小怪的人,他会这么说,必定是发生了极为严重的事,但到底是为什么?

  元叔叹气,「这事一时半刻说不清,皇上似是听信了卫王党的说词,认定先前那群山贼是您安排的……」

  穆可清一愕,脱口道:「荒谬!我安排山贼袭击自己做什么?」

  皇帝是老糊涂了吗?连这种话也信?

  「自然是为了嫁祸给卫王,那些山贼使用的武器上有卫军的标记。」元叔看着她,「而皇上知道您是毅王党的人。」

  言下之意,她很有可能为了灿璃,才故意设计这出戏,嫁祸卫王。

  「这、这实在太……」穆可清找不到话语来形容心中的气恼和惊愕,「好,就算真有人假扮山贼袭击景王殿下和我是企图栽赃给卫王,又为什么认定是我?」

  有这动机的人多得是,为什么偏偏认为是她?皇帝为何也相信?

  元叔瞧着她,眼中似有几分同情,「他们在那名死去山贼首脑的里衣夹层发现了一封信,信上写明您欲与他们合演这出戏以嫁祸卫王,信末还有您的印信。」

  她的心一跳,「我的……印信」

  怎么会……信可以仿造,但她的印信一直好好的收藏在将军府中,岂有那么容易取得仿制?

  元叔又叹了口气,「想必您也没发现吧?那些山贼……除了首领,其余都是夷人所扮。」

  穆可清脸色一沉。这她还真没发现。

  夷人与汉人长得极为相似,若换上汉人的服饰,只要不开口,很难单从外貌辨别。

  那日他们杀完那些「山贼」后,当然不能拖着屍体赶路,因此只取了几件武器带走,而没发现那些山贼竟是夷人假扮。

  她的印信、夷人、卫军武器的标记……这一连串的阴谋只怕从皇上召她回京时便开始了,难怪皇上会怀疑她。

  「是啊,所以您趁着皇上还未下令捉拿您之前,快回景城吧!」元叔急劝道。

  穆可清深吸了口气,「不,在这种情况下我更不能走,若我走了,岂不是坐实了卫王安给我的罪名?」

  不管他们是如何设计出如今的局面,她都必须留下来设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逃走非但不是她的个性,这么做也只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不成,您绝对不能留下来。您若继续留在淮城,等皇上召您去讯问便来不及了。」元叔摇头道:「请您回景城,一方面除了是避祸,另一方面是王爷刚收到消息,景城中有夷人奸细趁您不在时与城外夷人里应外合突击了,现下景城已大乱,就连柳嫣小姐也被掳走,而且这是数天前的消息了,您此时再不回去,景城只怕就要失守了。」

  穆可清震惊的瞠大眼。嫣嫣……

  「什么!你们居然让穆可清给跑了」李东廷见他派去捉拿穆可清的人空手而回后,气得将桌案上的东西统统扫落,「你们在搞什么,竟然让穆可清从京城逃出去?」

  「属下无能,当属下赶到景王府时,穆将军早已离去。」跪在底下的禁军发着抖,害怕解释。

  「混帐!」李东廷气得不轻,益发认定穆可清心怀不轨而设计了这一切,现在才会逃走。

  这时,外头又传来一阵急切的声音——

  「景王殿下,皇上正在忙呢,您可不能硬闯呐!」

  那太监还没说完,一道人影已踏进了御书房。

  「父皇。」李熙平朝他恭谨的躬身行礼。

  「放肆!不让人通报便硬闯,你当朕的皇宫是什么了?」李东廷正在气头上,连平时欣赏的么子也一起骂。

  李熙平晓得父皇这是在迁怒。可他前一刻才从二哥的口中得知消息,便心急如焚,半刻也等不得的直接来找父皇了。

  可就算内心再焦急,他也不能表现出来,他对可清的事表现得越关心,父皇就越不会相信他的话。

  「父皇,儿臣是听到了一些传闻,想为父皇分忧才急急赶来。」

  「什么传闻?那分明是事实!平儿你也是,和穆可清相处这么久,竟都没发现他心怀不轨?」

  「正是因为这些日子儿臣与穆将军朝夕相处,才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蹊跷?倘若穆可清是清白的,大可留下,何必在事发后急着逃走?」

  李熙平还想再说什么,外头又传来另一阵急切的声音——

  「毅王殿下,您总得让老奴替您传唤一声啊……」

  李灿璃无视后头紧张兮兮的太监,直接大步跨了进来。

  当他发现李熙平也在时,明显一怔,但随即恢复平常,掩饰掉心里的情绪。

  「好啊,你们一个个擅闯皇宫,都不将朕放在眼里了」

  「父皇怒罪,穆将军此番急着赶回景城,并不是畏罪潜逃。」李灿璃立刻跪地道。

  「哼,你跟穆可清自幼交好,自然帮他说话!朕还怀疑这栽赃卫王的计谋是出自你的手笔呢!」李东廷冷哼。

  他生平最恨被底下的人欺瞒,穆可清有与夷人勾结的重大嫌疑,又立即出城返回景城,令他早已认定穆可清叛国,恨不得马上将人抓来,除之而后快。

  李灿璃明白他在气头上,深吸口气咬牙道:「儿臣不是在为穆将军开脱,而是她稍早前收到消息,景城中的夷人奸细突然发难,景城内现在一片混乱,穆将军不得不赶回去指挥守城。」

  「什么?」李东廷脸色一变,「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他坚定的回道:「父皇,倘若穆将军真暗中通敌,先前何必灭了夷人二十万大军,重创夷族?而夷人细作又何须趁穆将军不在时突击,甚至还掳走了柳嫣表妹?」

  李东廷一惊,暂时忘记生气,「他们掳走了嫣嫣?」

  柳嫣是李灿璃的亲表妹,也是已逝王皇后的外甥女,他自然也对这名外甥女有些爱护之心。

  「是啊,穆将军便是听了这急报,才赶忙回景城驻防、营救柳嫣表妹,并非逃走,而是来不及先向父皇禀明此事。」李灿璃一脸义正词严的解释。

  其实他所言并非完全是事实,景城军毕竟是穆可清一手栽培出来,加上夷人前些时日才受重创,如今情况虽不好,却还不至于立时溃败。

  只是他太了解自己的父亲,脾气暴躁又性子急,乍听可清勾结外敌,必定是不分青红皂白,先将人拿下了拷问一番再说,因此他才故意夸大景城的情况,并以最快的速度将人送走,不愿让可清留下,受到半点伤害。

  故而利用柳嫣被掳这个理由,让重情义的可清照他的吩咐赶回景城,同时亦让父皇无法苛责。

  一旁的李熙平也接着开口,「穆将军先前曾告知儿臣,景城军中有将领阶级的夷人细作,请儿臣替她查出是何人,只是后来夷族派出二十万大军攻城,一时间无暇继续查探细作身分,这事便不了了之。今夷人假冒山贼一事,表面上固然看似罪证确凿,但仔细一想便会发现其中疑点重重。父皇一向英明,莫被小人蒙蔽,冤枉了忠臣。」

  李东廷闻言,总算稍稍冷静下来,他虽多疑,却还不至于昏庸,两个儿子的说法合情合理,倒比那封来路不明的密告信可靠几分。

  印信仿造虽不易,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倘若景城军的将领中真有奸细,那就更易仿制了。

  平心而论,穆可清若真有叛国之心,驻守景城多年,有无数次机会能够直接引夷人入关,确实也不必用这破绽百出且用意不明的方式闹这一出。

  他沉默了好一阵子后,挥挥手要李灿璃起身才道:「依你们的看法,此事应如何处置?」

  李熙平立即说:「儿臣才从景城回来,对那里的情势较熟,不如现在便让儿臣起程至景城,一方面协助防守,另一方面也可确认穆将军是否真与夷人勾结。」

  李东廷还没开口,李灿璃也道:「父皇,朝中无人不知穆将军与儿臣交好,既有人欲以此陷害穆将军,必定也是冲着儿臣来的,请父皇让儿臣彻查此事,还穆将军以及自己一个清白。」

  他心中仍有疑虑,却不得不承认他们的话有理,隔了半晌后,终于开口,「就照你们所说的去做吧。但是璃儿,我只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后,我要知道整件事的始末。」

  「儿臣遵旨。」李灿璃与李熙平齐声道。

  当兄弟俩走出御书房,心中皆松了口气。

  虽然之后尚有重重困难需面对,但至少暂时过了个难关。

  「五弟。」李灿璃率先开口,「替我跟可清说声抱歉,这些年来,是我对不住她。我一直不希望她蹚进这淌浑水,又总担心父皇对她起疑,结果非但无法替景城增兵,亦不敢和她有更多接触——」

  「你放心,可清会明白你的苦心。」李熙平打断他的话,心中颇为感慨。

  现在他已经能够肯定二哥对可清是真心的。他虽不会因此将可清让给二哥,但他感谢二哥。

  李灿璃深深望了他一眼,沉声道:「五弟,你和可清都要好好的。」

  这些年来,他做了这么多,固然是为了坐上皇位,然而他希望可清安好的愿望,亦从来不曾改变。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第1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