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14页    作者:丹甯

  「最有嫌疑的人已被排除,看来我们原先的推论又得重新想过了。」李熙平忍不住叹气。

  他讨厌被卷入朝廷斗争,但如今既然有人主动来招惹,他也不会轻易放过,更何况他们居然还想害可清!

  「换个角度想,至少我们不用浪费时间在猜疑他是不是主谋上。」其实这让她松口气。

  他觑着她感慨的侧颜,忽道:「可清,等此事结束后,我们就尽快离开京城,再也别回来,好不好?」

  即使二哥没提醒,这话他本来也是要说的。和淮城比起来,他更喜欢景城的单纯生活。

  穆可清回望向他,嫣然一笑,「当然好了,我可是很想念云儿,再不想和它分离这么久呢。」

  「哼,那只又胖又懒的笨兔子有什么好?」她这意料之外的话,明显令某人吃醋了。

  想到那只胖白兔每天都可以在她身边蹭来蹭去,光明正大的接受她的抚摸与温言软语……李熙平就心理严重不平衡。

  她一怔,好气又好笑的嗔道:「你跟只畜生计较什么?那我这几年每夜和嫣嫣同床共枕,你岂不是要嫉妒死了?」

  「……」很好,他会记得回景城后要让她们分房的。

  「真是小心眼。」见他脸更黑了,她忍不住取笑他,正想挣开被握住的手,他却突然握得更紧。

  「关于你的事,我永远都不可能大方。」

  穆可清看清了他眼底的认真,心不由得狠狠一震,她张嘴想说些什么,他的唇却蓦地覆了上来,热烈而炽烫的,吞没了她所有声音。

  从不曾尝过情欲滋味的她几乎立刻就沦陷了,只能任他攻城掠地,节节败退,所有的抵抗在他的猛烈进攻下不堪一击的崩溃。

  他的吻极富掠夺性,此时的他一点也不像平时和善温文的李熙平,然而她却隐隐觉得,这才是这男人的真实面貌。

  他吻得太火热、太深入,直透她灵魂深处,在他的强势下,她的挣扎是如此无力——也或许是她根本不想挣扎。

  许久,当他终于放开她时,向来体力极佳的穆可清发现自己几乎站不住,只能虚软的倚靠在他怀里,双颊生晕,眼底漾着水光。

  「我不会放手的,可清。」他突然开口,双手牢牢环住她的腰,「我和二哥不同,他能够任由你走出他的生命,还能祝福我们,就这点而言我打从心底佩服他,因为我是绝对做不到的。」

  他在还不知她是女儿身时,便已对她动了心,原本只想以朋友的身分守在她身旁,但之后不仅发现她是女子,更进而得知她对自己也有情……教他如何能再忽略自己内心的渴望?她大概不晓得,当她承认自己也喜欢他时,他有多么喜悦并感谢上苍。

  他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今日,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开她的手?更遑论祝福她和别的男人了。

  他承认自己在感情上是个自私的人。

  即便等在前方的是最崎岖的险路,他也不会放弃,而是会选择与她携手走过。

  「没关系。」她的头贴在他胸前,轻声道:「你不需要大度的成全我和别人,你只要一直牵着我就好了。」

  她太死心眼,只要他不先放开她的手,她永远不可能移情别恋。

  有什么困难,他们可以一起面对,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了,她从不是怕危险的人。

  第8章(1)

  穆可清三年来首次回京,理应四处拜访朝中重臣或亲友才是,然而她本就没什么亲友,再加上又无意卷入已逐渐浮上台面的太子之位斗争,为了避免又引起什么麻烦,她索性成日窝在景王府中足不出户,非到万不得已,否则绝不见外人,即便是那些想巴结拉拢的官员上门拜见,亦一律宣称三年未回京有些水土不服,身体不适不宜见客。

  这正好合了李熙平的心意,毕竟他们的恋情得来不易,自是格外珍惜相处的每一刻,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块。

  只是这对闲散王爷与将军的组合偏与一般小情人不同,旁人谈情说爱时想的都是些风花雪月之事,有才学的便赋诗作词,这两位却成日以动刀动枪来培养感情。

  说他们感情好嘛,过招时却招招看似要对方的命般毫不留情,可要说他们感情不好……偏偏两人又成天腻在一起,怎么也不嫌烦,看得别人一头雾水。

  不过这些也仅有景王府内的人才晓得,外人可无从得知,还以为穆可清的确水土不服呢。

  只是他们不想牵扯进朝中斗争,却不代表人家肯放过他们。

  别人不敢随便得罪那看似中立又明显无意争夺太子之位的景王,可自两人回京后却陆续开始有支持卫王一派的官员上书说穆可清的不是。

  好在她平时行事小心、进退有度,让人抓不出什么把柄,那些奏摺的内容不外乎是指责她一去景城三年未归,一回来又闭门不出,心中显然没有圣上。

  没想到,李东廷虽生性多疑,但见穆可清先前自动远离朝中纷争,不返京之行径,倒觉得正合他意。

  此时立大功被召回京后,却又低调行事,即便受召见也不多嘴朝政,再加上她虽被打上「毅王党」的标记,此番回京却未与毅王联络,更遑论主动介入早朝时毅王与卫王两派人马间的纷争,让早烦透两党之争的李东廷格外欣慰。

  简单来说,皇上对这识相低调、有才干却不居功的臣子非常满意,因此看了奏摺后,反倒将那些官员狠骂了一顿,质疑他们不去参那些中饱私囊的贪官污吏,却为鸡毛蒜皮小事上书诬陷忠臣,是何居心,骂得卫王一派灰头土脸。

  然而当初李东廷急召穆可清回京,的确是受了卫王党的影响,心生削其军权之意。

  他们以夷人已受重创短时间内难再进犯,若让穆可清久握兵权只怕思变为由,提出莫再让穆可清掌握太多兵权,不如表面上升官,暗地里却架空其权力,反正品秩与实权是两回事。

  李东廷原本也这么打算的,只是后来穆可清回京后的一切表现都令他相当满意,再加上李熙平提及这段时日在景城的生活时,亦对穆可清不着痕迹的夸奖,更让他认定穆可清的确是不可多得又无异心的人才,这才打消了念头。

  这其中的暗潮汹涌,李熙平可比穆可清了解多了,他费了不少心思才不动声色的摆平这些麻烦,还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所幸他过去一向表现得有才学却无心计,又在在明示对权位争夺毫无兴趣,更让父皇对他多了几分信任,才能顺利消弭灾难。

  甚至当他表明想彻底远离朝廷,至景城助穆将军保卫国家时,父皇也仅是迟疑一下便答应了。

  在李东廷心中,自然还是信自家儿子多于外人。在他看来,有熙平「盯着」穆可清,也能避免日后这人拥兵自重。

  如今一切事情似乎都在李熙平暗中影响下,朝着他和穆可清想要的方向前进,估计最多再待半个月,他们便能回景城了。

  对此,穆可清几乎可说是迫不及待。

  唯一遗憾的是,「山贼」一事至今尚无下文,由于彻查的官员是毅王的人马,他们硬是将武器上有卫军记号一事压了下来,并找其他线索。

  但这些事穆可清都不想管了,她每天只忙着和李熙平谈情说爱,切磋武艺,一阵子下来,功力又大有进步。

  这日天气晴朗,她在景王府中待太久嫌闷了,李熙平便邀她至城郊外着名的万佛寺逛逛。

  和心爱的男人出游,自然是去哪儿都好,穆可清很快便点头同意了。

  为免有人在旁打扰,两人也不带侍从,直接轻装骑马上路。

  只是万佛寺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骑马也要小半个时辰才到,不过悠闲的两人倒也不介意,一路上还有兴致欣赏风景,慢慢晃到了寺庙。

  今儿个不是什么重要日子,因此在万佛寺中不见万头攒动的夸张景象,然毕竟是着名的庙宇,前来参拜的香客仍不算少。

  甫抵佛寺,两人先是用了些素汤面,这面条细而不失嚼劲,汤头则是加了数十种蔬果下去熬煮,浓郁鲜美,令人回味无穷。据说一天只供应五十碗,供不应求,他们还是托了「景王殿下」这头衔的福才有得吃。

  吃了热汤和面条垫肚子后,穆可清的游兴更高了。

  其实她不是文静的人,只是家破人亡的打击以及沙场上的磨练,硬生生将她的性子给束缚了,才成了旁人眼中冷静淡然的穆将军。

  而这阵子在京城里她什么也不必管,所有事都有李熙平替她打点妥当,她那被压藏在深处的本性也就这么一点一滴被释放出来,嚷着想四处逛逛。

  被佳人如此依恋,李熙平岂有不允的道理。

  据闻万佛寺后山有座相思林,最适合情人眷侣共游,于是他想也没想便带着她朝那座林子里去。

  不料,穆可清在听到要去相思林时,突然一愣,虽马上恢复正常,但那瞬间僵凝的神情还是让李熙平捕捉到了。

  「怎么了,不想去吗?」

  「不是。」穆可清笑了笑,见四处无旁人,主动拉起他的手,「没事的,我们走吧。」

  她的手不似一般女子那般柔嫩无骨、纤细光滑,反而每段指节,包括掌心都长着厚薄不一的茧。李熙平知道那是长年练武练出来的,非但不在意,反觉得这是她保家卫国的印记,是自己眼光不俗,看上这等奇女子。

  这是独一无二,仅属于他的穆可清。

  只是心里想着,他脚却不动,双眼直盯着她瞧,执意想知道她僵硬的原因。

  穆可清和他互瞪了好一会,终于叹了口气,败下阵来。

  「也没什么啦,就以前曾和……毅王殿下一起来过罢了。」她尴尬一笑。

  这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怕他会多想才不说的。

  当时她和李灿璃可没像他们现在这样手牵手,事实上和李灿璃在一起时,两人可是永远保持一尺以上距离,谨守礼节。

  现在想想,将那样淡然的感情视为爱情,也许是有些武断了。

  她和熙平在一起时,感觉很不一样,她喜欢他的碰触,这几日两人手牵了,抱也抱过了,甚至连嘴都亲了,她才知原来男女间的情爱,绝不可能平淡如水……

  也罢,不管怎么说,她与李灿璃的事都已过去,现在再探究那些都没意义了。

  「……我们换一处散步。」李熙平立刻道。

  「哎,别这样嘛!」就知道说了会让这醋坛子不高兴的!穆可清急忙挽住他的手,像在哄闹脾气的孩子似的说:「和他一起怎么会和你一样呢?我可从没牵过他的手。」

  这说法显然让他满意了,微蹙的眉头立刻舒展,「那好吧,还是在这里逛一会好了。」

  她弯唇一笑。

  看来男人啊,不管多聪明成熟都一样,果然都是要哄的呢!她总结出了心得。

  两人携手缓缓走在这相思林中,风儿吹来,偶有落叶飘落,更增添了几分美感,享受着此刻的宁静,只盼这林子永远也走不完。

  可惜现实往往不如人意,才走没多久,便听见前方传来些许人声,再往前几步再看,便见一群下人打扮的人挡在前方,也不知在做什么。

  两人对望一眼,有些失望的放开了对方的手,正想着该继续前进还是返回时,对方也发现了他们。

  「什么人?」其中一名家仆忽然开口怒喝,「大胆,前方是我家主子在赏景,你们还不速速离去,不许再靠近!」

  李熙平与穆可清闻言,忍不住都皱了眉。

  对方不过是名家仆,态度却如此嚣张,加上又被破坏了与情人出游的兴致,而有几分不悦,李熙平不禁冷哼了一声。

  「本王倒不知道,自己想去哪儿也得被拦了,难道这相思林是你们家主子的?只准他赏景,却不许别人进来?」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第1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