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13页    作者:丹甯

  「你放心,往后我不会再为他难过了。」她低声保证。

  她不愿害人,却也不想被欺负。无论今天这陷阱是谁设下的、目的为何,她都不会让对方得逞。

  想利用她做为他们争名夺利的工具,也得看他们有没有那本事!

  次日,李熙平与穆可清抵达京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被皇帝召见。

  李东廷先是在百官面前大大褒奖两人一番,不但赐金银万两,还连升穆可清两级。气氛正和乐时,他话锋却一转,突然问起昨日行刺之事,一行人引起的骚动终究被官府得知,自然传进他耳中。

  「多谢父皇关心,昨日儿臣与穆将军确实遇袭,不过对方只是群不成气候的小毛贼,儿臣与穆将军已将其全数歼灭。」李熙平立即接口,说出两人昨晚早商量好的说词。

  既然还没弄清那些人是谁派来的,就乾脆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对方故意选在此时袭击他们,便是想让此事在朝中闹起来,他们偏不让幕后主使者如愿!

  「真的只是毛贼?」李东廷眉一挑,「哼,这群毛贼也未免太大胆,竟连朕的爱将与皇子都敢袭击?看来县令该换人做了。」

  穆可清与李熙平对望一眼,却也没打算为县令说情。

  一支数百人的军队能够埋伏在那,要说当地父母官没参与,他们可不信。

  皇帝先是为此发了阵不小的脾气,才宽慰他们一番,让长途跋涉返京又「剿匪有功」的两人回府好好休息。

  最后,此事在两人皆未透露其余线索的情况下,由皇帝命人彻查,并要求对相关人员进行严惩了。

  下了朝,两人一前一后骑着马朝景王府去。

  穆可清在淮城其实有府第,但她当初离京时没留多少人下来,又三年未归,如今整座将军府要重新整理起来实非易事,再加上她不打算久待淮城,也就不打算整理,因此李熙平相邀,她便答应住到他那儿去了。

  在旁人眼中,穆将军寄住景王府不过是代表了两人交情深厚,谁也不会多想。

  午后,两人原本欲讨论关于「山贼」之事,却苦于目前手边证据太少,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最后乾脆扔下纸笔,至后院切磋武艺。

  单就武功而言,李熙平自是胜过穆可清,不过他舍不得对她下重手,她却无顾忌,一时间两人倒是打得难分难舍,非常痛快,先前的郁闷全都一扫而空。

  数百招过去,两人依旧是不分胜负,谁也讨不到便宜,此时,穆可清忽然对李熙平弯唇一笑,那甜美的笑容令他动作不觉一缓,她立刻趁隙将剑尖朝他的咽喉点去。

  他虽敏捷的侧头避开剑锋,但那柄剑最终还是抵上他的颈子。

  「你输了。」她得意扬扬的宣布。

  她喘息着,双颊泛红,发丝凌乱,额际和鬓角渗着薄汗,一双黑眸却显得晶亮又有精神,明明是该用狼狈不堪来形容的样子,他却觉得美得令他别不开眼。

  「是,是我输了。」李熙平微笑,也不管还架在颈上的剑,忽地伸手将她拥入怀中,「能输在穆将军的美人计下,我心甘情愿。」

  「贫嘴!」他一动,她就忙收回剑,笑吟吟的睨了他一眼,却也不否认自己使了点小手段。

  没办法,要堂堂正正的赢过熙平实在太难了!

  「我说的是实话,我不介意你以后常用这招。」他将额头轻轻贴着她的,多盼望她能永远保持这样的笑容。

  只要她能总是展露此刻的笑容,他输几百遍又何妨?

  他的眼神太认真、太温柔,令她突然小脸微赧,觉得有些口乾舌燥,不自在了起来。

  她用没拿剑的左手轻推了他一下,「浑身都是汗,放手啦。」

  「不想放。」他很孩子气的耍赖。

  其实汗湿的衣服穿在身上并不怎么好受,不过他一点也不想放开她。

  穆可清的脸更红了,想挣扎却被搂得更紧,拿着剑的右手又怕不小心刺伤他而不敢乱动,反倒成了累赘,一时间被他闹得手足无措,她羞窘的急嚷,「李熙平,别这样!」

  「就让我抱一会儿吧,往后这样的机会也不多了。」他有些感叹的低喃着。

  她一愣,想起自己那「穆将军」的身分。

  只要她一天不恢复女儿身,两人往后即便是在自个儿府里,也不能随意搂搂抱抱或做出过于亲密的举动。

  大概是基于愧疚,她心软了,不再挣扎,只是叹了口气,「至少让我先去沐浴更衣吧?」见他挑眉望向自己,她轻咳了一声,害羞的含糊道:「等沐浴完,你想如何……再说啊……」

  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成亲、没有孩子,她已亏欠他甚多,又怎么舍得再拒绝他的亲近?

  听懂她的意思,他笑了,终于放开手。「好吧,我这就让人去备热水。」

  「谢了。」她扔下剑,红着脸转身施展轻功朝自己住的厢房去。

  李熙平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后,才收回眷恋的目光。

  他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彷佛还能感受到她残余体温。

  他和二哥不同,他的人生里没有什么非达成不可、甚至为此抛弃所爱之人也无所谓的重要目标,既然他已认定了可清,而她也愿意和他在一起,那么他就绝对不会让她走出自己的生命。

  谁都不能从他身边带走她,谁都不行!

  即便是……李熙平手掌蓦地握成拳,再抬起头时,脸上已恢复往常的平静。

  接着,他转头望向某处。

  「二哥既然来了,为何不出声呢?」他定定望着在那片阴影下站了好一会的男人。

  第7章(2)

  两个男人对坐于亭中,茶铛旋煮,素瓷静递。

  李熙平慢慢啜饮着新泡的明前龙井,任茶的余韵在唇齿间扩散。

  坐了好一会儿,见对面的男人似乎心事重重,却又不打算先开口,他终于放下茶杯,「没想到几个月不见,二哥竟染上了和我一样的翻墙恶习。」

  李灿璃一怔,轻扯动唇角,「如今朝中局势诡谲,我不好直接来见你们。」

  「喔?」李熙平注意到二哥说的是「你们」,不过他只是把玩着茶杯,并不直接接话。

  瞧出他的防备之意,李灿璃叹了口气,「昨日袭击你们的,其实不是一般山贼吧?」

  手微微一顿,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这事父皇已命人彻查,是不是山贼,不久便有结果。」

  他盯着他半晌,突地笑了,「那武器上有卫军的标记,我不信你们没发现。」

  「二哥消息倒是灵通。」李熙平勾唇,又为自己斟了一杯茶,心中却有几分戒备。

  这事他只和可清私下讨论过,谁也没对外提起,没想到二哥居然也知道。

  「你们认为是我做的?」

  「原本只是稍有怀疑。」觑了他一眼,「不过你连武器标记的事都晓得,这嫌疑不免就更大了。」

  「若我说不是我呢?」李灿璃有些苦涩的扯唇,「不管你信不信,可清和嫣嫣是这世上我最不愿伤害的两个人……至于我为何会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你们随行的人当中有我安插的人。」

  「你的人?!」李熙平皱眉,「那些人都是可清的亲信。」

  这令他对二哥的警戒倏地加深。

  「是,但那并不冲突。」李灿璃静静望着他,「我给他们的命令,是誓死保护可清。」

  李熙平看着杯中的茶水,「你说不想伤害可清,但你先前已伤了她。」

  「我别无选择——」

  「你有。」冷哼了一声,打断他,「只是你不愿选择。」因为在二哥心目中,皇位比可清重要。

  「或许吧。」李灿璃轻叹,「从你们刚刚的相处情况看来,你已知道可清的身分,也打算和她在一起了?」

  李熙平想了想,「是,总之她在哪儿,我便在哪儿。横竖我只是个闲散王爷,父皇也未对我有太大期许。」就是王爷这位置不要也无妨。

  李灿璃瞧着他满不在乎的表情,脑海中浮起了先前见到的那一幕。

  他很了解自己的武功与可清和五弟的差距,要在不惊动下人的情况下潜入景王府容易,但想瞒过这两人根本不可能。

  然而可清刚才却没发现他,可见她眼里尽是五弟,没察觉他的存在。

  其实过去她也曾那样瞧过他的,可他没把握,而他知道今后再也不可能了。

  直到那一刻,他才终于明白自己放弃的是什么。

  「这样也好。」李灿璃点点头,「或许她就是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护着。」有五弟在她身旁,他便能够放心了。

  李熙平皱眉瞪着他,「我们遇袭之事真与你无关?」

  他站起身,「你放心,我会去查清楚的,无论此事背后是谁指使的,他们的目的显然是想把我们都卷进去,甚至令我们反目。你们今天这么做很好,那些证据想必也是为了掩人耳目,在查明真凶之前,把那些证据拿出来只会在朝中引起不必要的风波。」

  直视着他好一会儿后,李熙平才耸耸肩,「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我不想理会,就听你的。」这么说,也算是信了他的话。

  「谢谢你的信任。」李灿璃松了口气,接着起身朝外走去,却在离开凉亭前,突然停下脚步,回头道:「可以的话,尽早带可清离开淮城吧。」

  李熙平心中一凛,「要出事了?」

  李灿璃并未否认,「最近朝中暗潮汹涌,你们还是躲得越远越好,以免被波及到。」

  「好,我知道了。」这下连他也看得出来,二哥是真的在乎可清。既然如此,他不介意承他这份情。

  微微颔首,李灿璃转身正准备离去,没想到一转身,便看到那令他心心念念的人。

  穆可清站在那儿,不知听了多久。

  两人目光对上,她立刻微微欠身,「毅王殿下。」

  李灿璃望着她,一瞬间,心像是被一只手掐住了。

  明明是那么熟悉的脸,然而那平静的表情却是如此陌生。

  没有高兴,也没有怨恨,平平淡淡的,就像面对陌生人。

  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客气的唤他「毅王殿下」,而他明白,以后她也都会是这个样子。

  她不恨他,也不爱他。李灿璃藏在衣袖下的手握得死紧。

  但这是他选择的路,怨不了谁。

  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吧?他从很早以前就明白了,自己不可能和可清有结果,只是过去总不愿去面对,才会拖到现在,耽误了她。

  父皇迟迟不立太子,各皇子对那位置虎视眈眈,众臣纷纷选边站。夏国因此内存隐忧,外有强敌,所以需要﹁穆将军﹂这样的将领镇守边关,而他个人亦需要一个手握兵权的支持者。

  他总告诉自己,可清只能是﹁穆将军﹂,不能是毅王妃、太子妃或是皇后。

  倘若五弟愿意没名没分的陪伴在她身边是最好了。

  然而为何他理智上知道,心里却还是那么难受?

  「熙平。」他侧头对着身后的五弟道:「可清就麻烦你了。」

  「不劳二哥费心。」可清是他的女人,他自会照顾,用不着他人提醒。

  李灿璃不再说话,快步走出亭子,头也不回的离去。

  穆可清只瞧了一眼便收回视线,却见亭子里的男人目光正直直落在自己身上。

  她挑眉,「怎么这样看我?」

  「我以为你会和我二哥多说两句。」

  「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她语气淡然。

  既然决定要放下,她就会全部放下,至于李灿璃是不是曾想夺她兵权之类的,她已经无心探究。若他没打算对付她那是最好,如果有……她也仅会觉得遗憾。过去曾为他伤过一次心已经够了,她不会再伤第二次了。

  李熙平听了她的话,终于满意的扬起微笑。他起身走上前,轻轻牵住她的手。

  「不提你们之间的事,我想,我们先前可能误会二哥了。」情敌既已无胜算,他不介意帮兄长多说点好话。

  「嗯。」穆可清点点头。

  他们刚才的对话她听到了六七成,也决定相信李灿璃所说的话。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第1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