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12页    作者:丹甯

  「有糕点的碎屑。」他解释,随手拍掉指尖的碎屑,似乎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她瞪着他,双唇颤动了半晌,终于出声,「熙平,你究竟——」

  「我喜欢你。」

  「什、什么?」她愣愣的望向他。

  李熙平笑了笑,「你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这么做吗?这就是我的答案,因为我喜欢你。」见她一脸震惊,像无法接受的模样,他心中微微一痛,却故作满不在乎,「你放心,我没打算要求你给我什么回应,你大可照样过你的日子,不必理会我。只是因为你问了,我才告诉你。」

  穆可清听着他的表白,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的承认,就连李灿璃也不曾对她说过这些。

  只是……面对他的告白,自己心里却是一片混乱呐!

  她低垂下头,隔了好一会儿,才嗫嚅道:「可我不知该怎么做女人。」

  「那又如何?」既然话都讲白了,他不介意讲得更详细。「我喜欢的是穆可清这个人,和你是男是女没有太大关系。穆可清是女人固然很好,少了些阻碍,就算是男人……我也认了。」李熙平耸耸肩,「断袖之癖就断袖之癖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被他逗笑了,心情顿时轻松许多。

  她女扮男装多年且身负重任,以前即便想和李灿璃在一起,也会因眼前的重重阻碍而却步,可眼前这男人明明也是皇子,却一点也不在乎那些困难。

  她心底蓦地升起感动。

  穆可清想了想,柔声开口,「其实若说我对你没有半分男女之情,那肯定是骗人的,但是……」她苦笑着觑向他惊喜的表情,「熙平,你有没有想过,我很可能一辈子都是穆将军,永远没法恢复女儿身。」那么事实上她是男人或女人,确实也没有太大分别了。

  「那又如何?」他勾起了唇,心中满是听到她说喜欢他的喜悦,「你忘了?上回我在这儿曾说过,你若想留在这里,无论十年、二十年,我都陪着你。」

  他喜欢的是全部的穆可清,无论是意气风发的她,还是失意难过的她,聪明冷静也好、活泼淘气也罢,每一个他都爱,每一个……他都舍不得放掉、错过。

  「你只要当穆可清就好了,不需要做任何改变。」他爱怜的看着她轻声说。

  穆可清抬头望向天空,发现自己得很用力很用力,才能阻止眼眶里的泪水掉落下来。

  从不曾有人对她说过这些……她何德何能,可以得到他的爱恋与纵容?

  「怎么办,我开始相信嫣嫣说的,你会把我宠得无法无天了。」她哑声道。

  李熙平轻轻一笑,「放心,我也说过,我会负责的。」

  「你说的,你要负责。」

  「当然。」

  两人相视一笑,眼底尽是互通心意的甜蜜。

  之后他们又在竹林中待了近一个时辰,一同解决百姓们送的食物,直到都吃撑了,才走回将军府。

  也许是因互诉衷情,两人心中皆是轻快无比,虽仅是并肩而行,未有任何亲密之举,仍令他们感到愉悦满足。

  只是当他们才刚走到将军府所在的街道时,就见管家匆匆自府中奔出,东张西望一会儿,见到了两人,立即快步跑至他们身前,边喘息边道:「景王殿下、将军大人,我正要去找你们呢……淮城来旨,皇上急召二位回京。」

  回京?两人对望了一眼。

  她过去三年驻守于此,从未被召回淮城,皇上在此时将两人一起召回是为了什么?

  穆将军妙计一举歼灭二十万夷军,重创夷人根本,估计接下来数年之内,夷人无力再次进犯夏国,皇上龙心大悦,急召被派来暂代军务的景王与穆将军回京,欲赐厚赏。

  这是穆可清至景城三年来,首次得到朝廷的肯定,这消息令景仰爱戴穆将军已久的景城军民无不欢腾。

  但穆可清本人心中并无太多喜悦,反而隐隐有些担忧。

  她想要的从不是权势地位那些身外之物,更明白越受重用越易遭人妒的道理,因此从不想把自己推上风尖浪头。

  再说淮城就那么丁点大,要不碰上李灿璃几乎不可能,但她并不想见到他。

  然而圣旨已下,她不愿去也得去。

  或许是心底不愿,他们回京的速度也非常缓慢,走了整整半个月才走到距淮城一日路程的地方。

  穆可清心里有事,便也未留意周遭事物,直到听闻前方马蹄声突然改变,一抬头才发现原本骑在她前头的李熙平已至她身边。

  「怎么了?」她不解的问。

  李熙平瞥了眼四周,确定其他人都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后,才道:「看来你真的挺不愿回京的,越靠近淮城,脸色越凝重。」

  她勉强扯开唇角,「你不是早就知道了?」

  两人皆是淡泊名利之人,她晓得熙平也没多想回京——尽管他父兄都在那里。

  「我只是想提醒你,明日入城时别顶着这张脸,再怎么不情愿也得装一下,否则会吃亏的。」她很久没回京了,他担心耿直的她会被那些擅长表面功夫的小人挑毛病,向父皇参她一本。

  知道他是好意提醒,她心头一暖,缓下神色微笑道:「我明白的,你放心。」

  她也不是傻子,该做做样子时还是会做的。

  「今晚便会到淮城近郊了,你可千万别让人有机可趁,借题发挥。」

  「知道了啦。」见他这么关心自己,她心情倒是好了许多,脸上笑容也加深了些。

  正当两人谈话之际,穆可清的笑容忽然凝结,觉得周围有一股不寻常的气息,似乎有人在窥视他们,她猛地扯住缰绳,马儿在嘶鸣中停下了脚步。

  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但她在战场上锻链出的直觉,明确告诉她有什么地方不对。

  后头的人见状,也忙拉住马儿,不再前进。

  「可清?你……」李熙平才刚开口,便也发现不对劲。

  四周一静下,他听见许多细微的呼吸声。

  「什么人?」他沉下脸,喝道。

  「哈哈,真不愧是景王殿下及穆将军,还以为咱们已藏得够隐密了,想不到还是被发现。」

  一人忽然从远方的草丛里站了起来,接着手一挥,更多人从林间的隐蔽处冒了出来,约莫有数百人之多。

  这些人个个身材魁梧,手上握着武器,均是山贼装扮。

  相较之下,他们因未打算在京中久待,为求轻简,一行不过十余人。

  李熙平与穆可清齐齐色变,心下皆是一惊。

  其实以两人的功力可以听到极细微的声音,然而这一大批人埋伏于此,竟没发出什么声响,再加上他们正骑马赶路,周围一些细小的声音便被遮掩了,若不是她直觉敏锐,说不定得等踏入陷阱方知中计。

  只是区区山贼怎会如此大胆,不说此处是天子脚下,还连她这威名远播的穆将军亦敢冒犯?况且这些人一看便知绝非乌合之众,虽尚不及景城军剽悍,却也不简单,否则岂能埋伏在此这么长一段时间,直至现在才被发现,显然他们不是单纯的山贼。

  穆可清眯眼瞧了一会儿,忽地开口,「你们是哪个皇子的人?」

  那山贼头儿先是一愣,随即大笑,「穆将军说笑吧?我不过是一介山贼,因久闻穆将军之名才前来瞻仰。」

  「瞻仰需要埋伏带武器?」李熙平也想过其中可疑之处,冷笑着说:「真不知你们是本王哪个愚蠢兄长的手下,连伪装如此蹩脚,什么不扮居然扮山贼?本王与穆将军一行人身上并未带什么贵重的金银钱财,亦不是什么好吃的果子,有哪个脑袋清醒的山贼会想打劫?」

  这下换山贼头儿脸色变了,他恨恨的咬牙,大声道:「人人都道景王殿下与穆将军武功超群,咱们就是想来验证下传言是真是假。兄弟们,上!」

  穆可清与李熙平对望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冷意及自信。

  笑话,先前数千名夷军都阻拦不了他们离去,区区几百名「山贼」又算得上什么?

  两人双足一点,自马上跃起,犹如两只大鸟,抽剑凌空朝那群山贼扑去。

  第7章(1)

  夜晚,李熙平一行人寄宿在客栈中。

  此处极靠近淮城,然而淮城城门日落之后便关上,禁止任何人出入,虽说凭李熙平等人的身分要在夜间入城并非难事,不过他们都不想再添麻烦,便打算在客栈住一晚,明早再进城。

  只是当他们走进客栈时,里面所有人无不因为他们一行人皆一身血污而产生骚动,还是李熙平亮出了皇室令牌,才勉强压了下来。

  要到几间上房后,李熙平在房内脱下那身染满敌人鲜血的衣裳,痛快的洗完澡后,便前去穆可清住的厢房。

  当他进屋时,就看到她端坐在桌前,桌上还摆着许多染血的武器。

  她显然也才刚沐浴过,微湿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看起来有些娇弱。

  她只穿着单衣,简单披着外袍,不过里头缠着白绫,遮掩得结结实实,什么也看不到……李熙平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穆可清抬头觑了他一眼,便又低下头,「你来得正好,过来瞧瞧这些吧。」

  他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下,随手拿起一把刀瞧了瞧,毫不意外的在刀柄内侧发现一个熟悉的图样刻记。

  「这是卫军使用的兵刃。」他放下刀,直言道。

  卫军,是他大哥卫王的兵。

  穆可清疲惫的闭上眼,「这些人非逼着我搅和进去就是了。」

  她都已经躲得那么远,三年不曾回京也从不想卷入朝中斗争,没想到一回来就有人打她的主意。

  李熙平犹豫了会,才道:「可清,你该知道……这未必是我大哥的手笔。」

  大哥虽不是什么聪明绝顶的人却也非傻子,若会命人装山贼杀了可清,断然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把柄。

  这种情况下,有人欲嫁祸给大哥的可能性只怕还高些。

  穆可清沉默了一阵,才苦涩的开口,「你说的我又何尝不知?」

  若不是卫王,那会是谁呢?那个答案是她不想深思的。

  朝中与卫王斗得最凶的便是毅王李灿璃了。若这的确是有人要嫁祸,最有嫌疑的便是他。

  李灿璃,这事真的是他做的吗?虽然两人没能在一起,难道也不能好聚好散?她心底彷佛压着巨石,沉甸甸的快透不过气。

  「可清。」知道她想到了谁,李熙平轻揽住她的肩,「别难过,这事还没查清楚,也许真相和我们所想的截然不同……」他口中虽说着安抚的话,心思却有些飘离。

  她身上有股沐浴过后若有似无的香味,明明两人使用的是相同的皂角,他却觉得她身上的味道特别好闻……

  「但愿如此……」她嘴上虽这么说着,心里却没办法觉得好过些,「熙平,皇位和权势真有这么迷人吗?为何总有人不计一切代价的去追求?」

  「你问我可是问错人了,我从来就没想过要追求那些。」他望着她的眼神中尽是不舍与温柔,「我知道你心底难受,但别怕,也别对人性感到失望好吗?我保证,不管外头情势变得如何,我永远会在你身边。」

  穆可清一震,怔怔的凝望着他。

  她没想到熙平会如此坦然的表达对她的情意。她生命中从不曾碰过像他这样的人,和煦如春风却又耀眼似朝阳,让人不由自主的想亲近。

  「熙平,喜欢上我是很辛苦的,你真不后悔?」她的头靠上他的肩,轻声的问他。

  她实在不值他如此疼爱,她怕自己无法给予相同的回报。

  看出她的迷惘与不安,李熙平逸出微笑,将她拥入怀中,「我只后悔没能更早与你相识,让你白白为我二哥伤心。」

  穆可清闭上眼,埋首在他胸前,他的怀抱一如她记忆中那样温暖。

  她知道自己是个死心眼的人,才会明知与李灿璃不适合,仍爱了他那么久。

  然而从今以后,她心底除了熙平外,再不会有别人了。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第1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