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10页    作者:丹甯

  但现在却得让熙平替她处理肩上的伤口……

  穆可清紧张得感觉一颗心都快从喉间跳出了,李熙平偏偏又在此时说:「我得把你的衣服撕开……」

  「不行!」她几乎是惊叫出声。

  他愣了下,不明白可清的反应何以如此激烈。

  她涨红了脸,不知该如何解释,好半晌才支吾道:「你、你把那箭拔出来就好了,不然……我身上也就这么件衣服,撕了可不方便。」

  这倒是,不过他总觉得可清态度似乎有些奇怪?李熙平摇摇头,决定暂时把疑惑扔一旁。

  「可能会很痛,先忍忍。」他一手按在穆可清的肩头,一手握着折断的箭杆,一口气将箭整个拔出。

  穆可清先前全是靠意志强撑着,当箭自体内拔出时,一阵剧痛袭来,令她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李熙平见状,胸口不禁一痛,只是他还不能停手,必须尽快清除毒素。

  衣服不能撕,总能脱吧?

  他让可清背对着自己,松开那总拉得高高的衣领,将衣服撩开至肩处。

  但当那白皙滑腻的肩头裸露在眼前时,他微微一怔,突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动作也迟疑了。

  以一个大男人来说,特别还是个将军……可清的皮肤未免太好了吧?简直像姑娘的……

  但他无暇再细想,仅犹豫片刻便取了颗百花凝香丸吞下,以防中毒,然后将唇凑至可清的肩伤,将毒血吸出。

  第5章(2)

  可清的肌肤冰凉而柔软,他明知不该,却抑制不住纷乱的心绪,气息渐渐不稳了起来。

  该死!他绝对是疯了……

  李熙平不得已只能加快动作吸出毒血,直到见那伤口的血逐渐由黑转红,这才松了口气,接着在伤口敷上伤药。

  他望了望四周,想着该拿什么替可清包紮,可没想到他这一动,使得可清身上的衣服往下滑落。

  黑衣底下,一条白绫紧紧缠着可清的身子,并在背后牢牢打了个结,他看得皱了皱眉,一时间不明白那有什么用,只想到似乎可以取一段来裹伤。

  于是,他动手解开了那个结。

  一层层湿透的白绫散落在地,露出里头原遮掩住的肌肤时,李熙平先是一怔,随后蓦地瞠大了眼,呼吸梗在喉间,几乎透不过气来。

  虽然可清背对着他,以致他并未看清全貌……然而那玲珑的曲线与体态,绝不是一名男子所能够拥有的。

  他万万没有想到,镇守景城三年、夏国最骁勇善战的穆将军,竟然……竟然是女儿身?

  李熙平又呆愣了好一会儿,才猛地惊醒过来,急着补救。

  那白绫他是缠不回去了,只得手忙脚乱的将可清的外衣拉起来盖住大半身子,他脑中一团混乱。

  怪不得他说得撕开她的衣服时,她的反应会如此激烈……他暗骂自己竟迟钝至此,居然没及早发现。

  可清的言行举止固然像男人,但这身形却根本骗不了人,是所有人皆先入为主的认定她是男子,才没怀疑过她的性别。

  李熙平的心狂跳着,既是震惊又是歉疚。无意间得知可清的秘密还是小事,反正他绝对不会说出去,可他无法原谅自己竟不小心唐突了她。

  他迟疑了半晌,才僵硬的拾起那条白绫放在火堆旁烤乾,接着为她包紮伤处,最后再替她将外衣穿回。

  望着那张憔悴的睡颜,李熙平的心情万般复杂。

  穆可清作了个梦。

  梦里,她努力追逐着李灿璃的背影,可无论怎么努力都追不上,他的背影仍是离她越来越远。

  最后她沮丧了、绝望了,停下脚步,静静看着那背影消失在浓雾之中。

  她苦涩一笑,转身欲走,却有双大掌突然握住她的手。

  那掌心的热度是如此熟悉,她不必看便知是谁。

  「熙平……」她脱口唤出他的名。

  「这次总算没叫错人了。」一道低沉的笑声轻轻响起。

  穆可清一怔,蓦地睁开了眼。

  一张俊颜顿时映入眼底,她呆呆看着,有些反应不过来。

  脸孔她很熟悉,可那双黑眸饱含的关切柔情,却是过去她不曾见过的。

  掌中的温热依旧,她垂眸发现他正握着她的手。

  她忽然觉得室内燥热起来,一颗心也咚咚狂跳着。

  李熙平微微一笑,彷佛没看到她的不自在,也不松手,只道:「你睡了整整一天了,身体可还有哪里不适?」

  大概是他的语气太温柔,令她突地忆及先前在冰冷溪水中与他相拥的情形,她心慌意乱的别开目光,这才看清她已躺在自己房里。

  她愣了愣,「我们回到景城了?」

  「昨日便回来了,尊夫……咳,柳嫣表妹说你的伤处理得当并无大碍,休养几日便成。」

  处理得当?穆可清脑中闪过一丝疑惑,却未来得及深究,此刻她更在意另一件事——

  「那夷人现在如何?还有我昨日未出现,可有人——」

  「别急,一切都很好。」李熙平打断她的话,「夷军粮草被烧了十之七八,薛玄为了筹粮正头疼不已,短时间内不会攻城。至于我方,我已告知众人你夜袭夷军耗力不少,需休养几天,这几日由我全权代理军务。你放心,我不会逞能,凡遇不确定如何处置的情况,定会先同你商量。」

  穆可清却摇摇头,「那倒不必了,我相信你能处理得很好。」

  他微微一笑,「好,那么这几日你好好休息。」

  看着他的笑容,她只觉双颊发烫,不知该看哪里。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自从她醒来,他瞧自己的眼神就特别热切,令人不知所措。

  李熙平又逗留了好一会,方起身打算去请柳嫣替她换药诊治,没想到他才刚至屋外,便见柳嫣端着汤药走来。

  「柳嫣表妹,可清已醒,接下来就麻烦你了。」他朝她微微欠身。

  虽无血缘关系,但他与柳嫣仍是名义上的表兄妹,这么唤并无不妥。

  自从知道可清是女儿身,他便不愿再唤柳嫣「穆夫人」了,不想让任何人占着可清眷属的名分——无论男女都不行。

  如今既已确定自己的心意,而可清又是女子,便再也没有任何人或事,能阻碍他对她的感情了。

  柳嫣没好气的睨了他一眼,「这还用得着你提醒?我和可清已经有十几年的交情了。」

  哼,想到这男人没把可清毫发无伤的带回,她就生气。

  李熙平也知道她在气什么,这事的确是他理亏,也只能苦笑,朝她微微躬身,准备离开。

  「喂,等等。」柳嫣叫住他。

  「表妹还有事?」

  柳嫣走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忽问:「你喜欢我家可清?」

  没想到她问得如此直接,他愣了会儿才道:「是。」

  他的确喜欢可清,没什么好不能承认的,而且,他也不可能仅默默喜欢而无任何行动。总有一天,他会取代二哥在她心中的地位。

  柳嫣突然冷笑,「灿璃表哥也喜欢可清,但最后还是舍弃了她。」

  李熙平望着她。

  他晓得自己若想和可清在一起,势必得先得到柳嫣的认同,否则无疑是事倍功半,聪明如他岂会让这种事发生?因此,他很难得的耐心解释,「那是因为我二哥想当皇帝,可我没那个打算。」

  他向来不管朝中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想和谁在一起,便和谁在一起了。大不了不当王爷就是,反正他也不希罕那个虚名。

  柳嫣眯起眼,冷声续道:「就算不是为了那张龙椅,你未来也可能为了其他人或事,和你二哥一样,让可清伤心。」

  「就因为我和我二哥是兄弟,你便认定我会负了可清?那么你和我二哥亦有血缘关系,我是不是也能猜测,你未来同样会让她伤心?」他反问。

  「李家的男人,嘴倒是都挺利的。」柳嫣轻哼,「算了,姑奶奶赶着送药,没空在这和你瞎扯,总之,你记住,你若敢背叛可清,姑奶奶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说完,她头也不回的朝屋内走去。

  李熙平站在原地愣了好一阵子,才突然意识到,柳嫣这是暂时认可他了!

  以柳嫣与可清的交情,有了她的认同,便算是成功一半了吧?

  他望着穆可清的房门,慢慢扬起唇角。

  「喝药!」柳嫣冷着脸命令。

  多年来令夷人闻之色变的穆将军,乖乖接过药碗,张嘴咽下那苦得令人头皮发麻的可怕汤药。

  她敢打赌,嫣嫣绝对有在这汤药里「加料」趁机报复!穆可清苦着脸心想。

  柳嫣盯着她把药喝得涓滴不剩,脸色才稍稍好转。

  「别生气嘛,嫣嫣,我这不是没什么大碍吗?」她乾笑。

  「没大碍?」柳嫣冷哼,「你以为你这次中了乌毒,为什么能好得这么快?那是因为有人及时替你把伤口的毒血吸了出来!」

  「啊?」穆可清呆愣的看着好友,脑海里不知怎地忽然闪过一张男性脸庞,令她感到呼吸有些困难,不过她犹想装傻,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呃,嫣嫣,难道是你——」

  「当然不是我了。」柳嫣不客气的打断她的话,也同时打碎了她的希望,「要姑奶奶冒生命危险替你吸毒血,门都没有!」

  穆可清僵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偏偏柳嫣不肯放过她,笑得可灿烂了。

  「怎么不问我是谁替你吸毒血,又拆了你裹胸的白绫替你包紮伤口的?」

  哼哼,难得看到一向沉稳的穆大将军脸色如此精彩,不趁机多讥刺几下,岂对得起成天为她担心的自己?

  倒吸了口气,穆可清双手连忙覆上胸前。那条白绫果然不见了!

  既然不是嫣嫣做的,那还会有谁?不会真是她想的那个人吧……

  她绝望的望着好友,「我可以不要知道答案吗?」

  「当然不可以。堂堂穆将军,怎么能不知恩图报呢?」柳嫣笑咪咪的道,「是景王殿下救你的,记得要好好报答人家啊!」

  「……」果然。穆可清面如死灰。

  这消息比那碗加了料的汤药可怕多了!

  虽说熙平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救她,可隐瞒多年的秘密突然被发现了,她哪能不慌……而且,若是其他男人也就罢了,怎么偏偏是自己有些心动的那一个?她只觉又羞又慌,连肩上的伤口都顿感有些热热麻麻的。

  想起稍早他对她格外的温柔,想来是因为知道了她的性别吧!穆可清的心跳再度失速,连耳根都泛红了。

  「穆将军居然也会害羞啊,我还以为你完全把自己当男人了呢!」柳嫣在旁啧声道。

  「你、你还幸灾乐祸!」穆可清窘到不行,即便是过去面对李灿璃时,她也不曾这么害羞。

  一想到熙平的唇曾贴在自己肩头,而她的身子又被他看光……她忽然有种想一头撞死的冲动。

  「谁教你不听劝跑去找死?活该。」柳嫣一点都不同情她。

  「我不就是不想景城被破吗?」她叹气,「好嫣嫣,你教教我该怎么办吧,要不往后我真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了。」

  「这有什么好教的?你以前待他如何,以后照旧便是。」

  怎么会一样呢?穆可清苦涩的心想。

  从前熙平以为她是男的,两人称兄道弟、近身接触,甚至还共饮一坛酒都没什么,但现在他既已晓得她是女儿身,而她又对他有些心动,他们便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

  「好了,你可是病人,别浪费心思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任何事都等你康复了再说。」柳嫣将药碗放回托盘上,「快给我躺好,不打扰你休息了。」

  嫣嫣根本是故意的!在她扔下这个天大的消息后,自己怎么还有办法好好的休息?穆可清万分无奈的瞪着好友离去的背影。

  第6章(1)

  虽说如今军务有李熙平代劳,穆可清无须像上次受伤时那样操心,可她在能下床后,仍咬牙忽略柳嫣像要杀人的目光,刻意在众人面前露了下脸,以证明自己只是受了点轻伤并无大碍,以安军心。

  所幸她的伤因有及时处理,不算太严重,负伤在外晃了大半天,回府后也只是脸色白了些,伤势倒没恶化,只是之后连着三日三餐饭后共九顿汤药,柳嫣因此让她彻底明白何谓「苦口良药」。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欺皇子  下一页
第1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