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甯 > 欺皇子 > 繁體中文    丹甯小说作品集  欺皇子  下一页

欺皇子  第1页    作者:丹甯

  楔子

  薄薄的信笺,拈于指尖,沉如千斤。

  穆可清缓缓吸了口气,明明已再三提醒自己别过于激动,却彷佛又感受到前几日那利箭穿胸之疼。

  雪白的信笺上,仅有寥寥数字——

  皇帝下诏,将左相三千金江初璇赐婚于毅王,三月初五完婚。

  穆可清抬起头,微微苦笑。

  与他有两年不见了吧?尽管在边关,仍不时听到淮城传来关于他的消息,只是怎么也没想到,这回听闻的竟是他的喜讯。

  「将、将军,您还好吧?」捎来消息的亲兵不安地开口,显然是被自家将军苍白的脸色吓着了。

  穆可清望向忧心忡忡的属下,心中微叹,正想说些什么缓和气氛的话,一道纤细人影却在此刻突然闯了进来,气急败坏的尖嚷随之响起。

  「混帐东西,我交代过几千几万遍了,在你们将军伤好前,不许拿公事来烦,结果又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那人飞快冲到穆可清面前,毫不客气的抽走那张信笺,一双盈满怒气的美眸,恶狠狠的瞪向完全搞不清状况的亲兵,「你们巴不得姑奶奶早点守寡是不是」

  那亲兵望着眼前美艳绝伦的女子,不自觉地抖了抖,连忙垂下头,压根不敢多看她一眼,「夫人,属下没有想要打扰将军休养……」

  唉,说起来他也很无辜呀!

  五日前,将军率师作战时遇伏,被敌军一箭正中胸口,伤势不轻,自那天起他们这位全景城最美也最凶悍的将军夫人,便严禁他们向将军报告任何公务。

  但事必躬亲的将军又怎么可能只在床上养伤,什么事都不做呢?自然是天天都叫人来问话,可每回被夫人发现,他们这些下属免不了得被痛骂一顿。

  一个是大将军,一个是将军夫人,他们夹在中间也很难做人呀!

  再说他今天也不是来报告军务的,大家都知道将军和毅王爷是多年好友,两人在当今圣上还未登基时便有深交,朝中谁不知穆将军是毅王爷最忠诚的支持者?如今京中传来毅王爷即将大婚的消息,本以为这消息或许能让将军开心些,对伤势有益,才向将军报告,不料将军在得知此事后,神色看来竟如此难受。

  「没有想打扰将军休养?那这是什么见鬼的东西?」柳嫣扬起信笺,瞪着亲兵的漂亮眸子都快喷出火来了。

  「好了,你别凶他了,是我让他来的,何况这也算不上什么公事……」穆可清微坐起身开口说情,却不小心牵动了胸口伤处。

  「可清!」看着那白衣慢慢被染红,柳嫣脸色一变,知道是伤口崩裂了,连忙上前。

  「将军!」那亲兵也紧张了。北方夷人强悍,人数众多,这几年边关全是靠着将军才勉强守下来的,最近战事紧张,若将军再有什么意外,那还得了!

  「都是你,害我得替将军重新包紮,还不快滚?」见那害穆可清伤神的罪魁祸首还在,柳嫣不耐烦的挥手赶人。

  亲兵怯怯的望向对着自己苦笑的将军。没办法,夫人发起怒时,连他们平时英明神武的将军大人也没辙。

  亲兵同情的回以一个「您保重啊」的眼神,急忙的退下了。

  「嫣嫣……」穆可清无奈的看着她俐落熟练的三两下扒开自己的衣服。

  「闭嘴!」柳嫣动作不停,嘴上也不停骂道:「姑奶奶一身医术,原本能待在京里一辈子锦衣玉食享用不尽,偏偏倒了三辈子的楣认识你,如今才来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当保母。」

  她很快解下早已被鲜血浸透的纱布。

  穆可清前襟敞开,除却正冒血的狰狞伤口,胸前裸露的肌肤不同于手脸长期在烈日的曝晒下呈现的淡蜜色,倒有几分苍白,再仔细看,那玲珑起伏的曲线,怎么看也绝不可能出现在一名男子身上。

  是,这位夏国骁勇善战,还有着一名「夫人」的穆将军,其实是女儿身,只是全夏国知道这秘密的,即便加上穆可清自己,亦不出五人。

  「穆可清,你最好别挑战姑奶奶的理智,哪天我受不了了,就抛下你改嫁,留下一堆烂摊子给你。」柳嫣看着她胸口那深深的箭伤,红着眼道。

  她真气,气好友总是不爱惜身子,把战事、军队,甚至朋友、属下,都看得比自己还重要。

  「也许你早些改嫁还比较好呢……」穆可清轻声建议。

  嫣嫣是那样美丽又聪敏的女子,她从来就不想误了她。

  最初是因为嫣嫣与她从小相识又医术绝佳,是少数可信赖并知晓她身分的女大夫,才请她暂时留在她身边,不料后来想让她离开,她却不肯走了,而自己身边若没了她也确实不便,便让她正式住进自己位于景城的将军府中,以便照顾。

  在别人眼里看来,虽然两人并未「成亲」,可嫣嫣是穆将军府中唯一的女人,地位不言自明,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大家便开始唤她将军夫人,而嫣嫣竟也不否认,自己曾试图解释,却反倒被她揪着大骂是负心汉。

  平白得了个医术高超、如花似玉的「夫人」,她除了苦笑,还能说什么呢?

  「就知道你这个负心汉巴不得姑奶奶早点走,哼,我就偏不让你如愿。」柳嫣一面咬牙一面替她上药,「真不知你这么拼死拼活是为了什么,你在边关为那姓李的混蛋卖命,他倒好,转身便去娶了那姓江的才女。」

  射中可清的箭上淬了毒,那点毒对她来说治起来也不算困难,只是那毒性会让伤口癒合得极慢,再加上景城里物资匮乏,难以取得对症的药材,因此尽管过了好些天,伤口仍不时渗血,令她更为忧心。

  「嫣嫣,那姓李的是你表哥。」还是皇子,可不是能口无遮拦乱骂的!穆可清叹气。

  柳嫣呸了一声,「姑奶奶才不屑和那种负心汉有什么表亲关系。」

  当今圣上的嫡皇子听起来好像很了不起,却也不是谁都希罕的,要不当年她也不会选择留下来陪着好友。

  她的亲表哥,二皇子李灿璃,和可清是青梅竹马,三人自幼便玩在一块,那时皇上还不是皇上,表哥也不是皇子,这国家也还不叫夏国。

  认识这么多年,她当然清楚这两人间的关系,表哥与可清虽从未互表情意,但她明白在他们心中,早认定彼此了,特别是可清为表哥付出了许多。

  可清不是没想过恢复女儿身和他双宿双飞,但近两年来边关战事频繁,实在无法抽身,两人的事便一直耽搁下来。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那负心汉居然选在这时候立妃。

  穆可清沉默了片刻,才道:「这婚是皇上赐的,未必是灿璃的意思。」

  皇后病殁多年,灿璃是她唯一的儿子,也是嫡皇子,今年二十有三,虽现下的人不若过去早婚,可像他这么晚才纳妃的皇子也不多了,皇上会心急指婚也是自然的。

  「穆可清,你是把我当傻子还是在自欺欺人?」柳嫣冷笑,「我表哥那样厉害又工于心计的人,若不是得了他的首肯,我皇帝姨丈敢将江家小姐指婚给他?」

  穆可清默然。

  的确,皇上最喜欢的儿子虽未必是灿璃,却肯定还是极欣赏他的,如果不是灿璃点头同意,皇上又怎么会不顾他意愿将江初璇指给他为妃?

  想到这,胸口再度剧疼起来,她终于明白,那股疼痛不是来自肉体上的伤口,而是心上。肉体上的疼痛,这些年来她在战场上受过太多,早就麻木了,可心头的痛,她却毫无经验,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一股腥甜蓦地涌上喉头,神智恍惚间,她只看到眼前一片红雾,及耳边传来柳嫣的惊呼。

  「可清——」

  第1章(1)

  汉国末年,皇帝昏庸无道,异姓王李东廷揭竿起义,花了两年时间推翻汉国,建立夏国,定都于淮城,至今已十年。

  李东廷身为开国皇帝,膝下有五子二女,唯有次子李灿璃是皇后王氏所生。

  所谓虎父无犬子,夏国的几名皇子各有所长,李东廷虽偏爱当年与自己一同打下江山的长子李炎戎,但次子李灿璃却更为优秀,允文允武,且又是嫡子,使李东廷迟迟无法决定太子人选。

  毅王府位于淮城内,占地虽不算广,但府中一梁一柱雕刻华美、一草一木皆是珍稀,千金难换,且极近皇宫,显见皇帝对他的倚重和信赖。

  而今毅王府的主人李灿璃坐于书房中,脸上淡淡的瞧不出太多表情,全无即将成婚之人应有的喜悦。

  几张信纸摊于桌上,最上头那张字迹凌乱,内容不外乎是骂他负心薄情,还写满各种恶毒诅咒、只差没咒他绝子绝孙的信,来自表妹柳嫣。

  在穆可清的信上,仅短短写了「恭喜」两个字,但他知道那是情感内敛的她沉默的怨怼。

  薄唇不觉扬起苦涩的弧度。

  早就知道了不是吗?当他在决定娶江初璇的那一刻,便已猜到在景城的那两人会有什么反应了。

  他并不在意为了这件事被表妹骂得狗血淋头,反而是可清那两个字令他难受,而嫣嫣信末那短短的几行字也令他很介怀。

  她说可清受伤了,半个月前与夷军交战时,被一支箭射中胸口。

  他晓得可清的身手有多好,领兵打仗的能力在夏国中更是无人能及,她会受这般重伤,足见那一战有多险恶,而他却还在这时伤了她的心。

  他思绪正起伏着,一道人影突地出现在书房门口,从容踏入。

  「二哥,听说你找我?」

  李灿璃望向朝自己走来,脸上表情似笑非笑的青年,不自觉地皱眉,「你又翻墙进来了?」

  若是走正门必有下人来通报,这般不声不响的出现,十成十是翻墙进来的。

  「二哥也知道,我向来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李熙平耸耸肩,随意选了张椅子坐下。

  「你身为景王,却来翻我毅王府的墙,成何体统?」李灿璃有几分无奈。

  「那就叫你王府里的护卫再加强巡逻吧,太容易就翻进来了,让我很懒得走正门。」他笑嘻嘻地回嘴。

  「凭你的身手,我就是派一百个人来守都不够。」好气的睨了他一眼。

  他这五弟两岁时便被一位曾受过李家恩惠的世外高人收为徒弟,一离开便是十多年,直至三年前才回宫。

  彼时父亲已登上帝位,眼见分离多年的幼子成了十六岁的青年,相貌堂堂,与自己年轻时有几分神似,又习得一身高强的武艺,不禁多了几分喜爱,父子俩畅谈一夜后,立刻封五弟为景王。

  以他的武功,那些只学过普通拳脚功夫的王府护卫,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

  李熙平闻言,仅是笑道:「二哥急着找我来,不会只为了说这些吧?」

  李灿璃一怔,随即叹了口气,「我找你,确实有要事商量。」

  外人都道毅王文武双全,可他心底明白,真正全才的不是自己,而是五弟。

  论学识与才智,五弟与他或许在伯仲之间,然而论武功和领兵,就是他们另外四兄弟间最强的大哥,也不是五弟的对手。

  所幸五弟对皇位半点兴趣也无,否则他又多了个劲敌。也因五弟没有威胁性,比起其他相处多年的兄弟,他和五弟的关系反而亲近些。

  「喔?不知我有什么地方能帮得上二哥?」李熙平颇感兴趣。

  二哥的能耐他是清楚的,手下也不乏能人异士,如今急急派人将他请来,又这般慎重,想必是真遇上了大事。

  李灿璃犹豫了一阵后,才道:「我听说你曾在景城住过很长一段时间……我想请你去景城帮忙,可好?」

  李熙平微讶。他是曾在景城住了许多年没错,这也是他被封为景王的原因,只是二哥为何会突然这么说?

  一个念头蓦地掠过脑中,他不禁脱口而出地问:「是穆可清出了什么事要我去帮他?」

  虽然他对皇位没兴趣,可身为皇子,这几年待在淮城,又无数次进出皇宫,即便无心过问政事,仍有许多消息传入耳里。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丹甯小说作品集  欺皇子  下一页
第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甯的作品<<欺皇子>>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