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钟瑷 > 夕颜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夕颜格格  第8页    作者:钟瑷

  小绿也老大不客气的对她翻白眼,才又慌张的朝阎霄道:“少福晋突然昏迷不醒,可能是因为伤心过度,连着几夜不眠不休的等着贝勒爷,身子骨受不住了。”

  说到可怜处,她还故意落下几滴泪。

  阎霄心头突然一颤,涌上陌生的焦虑情绪,拢了拢被盼盼扯开的衣襟,迅速的站起身便要往外走。

  “爷,您怎么说走就走呢?咱们的‘游戏’还没结束呐。”盼盼见他要离去,连忙喊住他,妩媚的勾引着地道。

  阎霄冷冷的睇她一眼,“你在这里也住得够久了,要什么去跟慎福说,拿了东西就  走吧。”

  “爷,您要赶我走?”盼盼仿佛遭到青天霹雳似的愣住,他刚刚不是还跟她浓情蜜意的吗,怎么翻脸便不认人?

  阎霄一挑眉,邪佞的笑道:“聪明的女人不需要等男人开口便知道他的意思,除非她想得到难堪。”

  “呢,盼盼了解,盼盼会等爷再召见的。”他的话让盼盼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个男人太可怕了,还是少惹为妙。

  阎霄满意的微扯唇色,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嘿,你还待在这里干么?快去领赏走入啦。”小绿看这个骚女人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恨不得马上将她扫地出门。

  “你这个丫头也太无礼了,看我不在爷的面前告你一状,我就不叫盼盼。”她气呼呼的道。

  “你已经过时啦、失宠啦,谁怕你告呀?”小绿抬起下巴,嘲笑的道:“告诉你吧,你连替我少福晋提鞋的资格都没有,还是识相点赶快滚吧,免得在这里自取其辱。”

  “你……”盼盼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好不恼怒。

  “哼!”小绿朝地做了个鬼脸,懒得再理她,转身走了出去,留下怒气冲天的她在房内跺脚。

  反正依她方才的观察,这个女人已经引不起贝勒爷的兴趣了,当然她也就懒得再把她当成少福晋的敌手,贝勒爷总算有眼光,知道哪个女人比较好。小绿在心中为自己的主子偷偷地高兴起来。

  ***

  寂静的房内只有隐隐晃动的烛光,映照着夕颜单薄的背影,显得落寞而孤寂。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这几天是怎么度过的了,想想也奇怪,她本来是个连死都不怕的人,怎么现下会如此的害怕寂寞?

  这些天,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议她心弦颤动,欣喜的以为是阎霄出现了,可是事实每每今她失望,只能暗暗垂泪。

  今夜他应该也不会来吧?虽然心中这么想,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她还是存着幻想,期盼他俊挺的身影会突然出现,柔声向她解释宴席当天的一切,告诉她,他还是那个温柔待它的夫君。

  夕颜轻声长叹了口气,失神的翻动手上的书册,那本她咬着牙看遍的淫秽图画,心思却飘得远远的。

  突然,细微的开门声让她整个人候的一震,死寂的心开始猛烈的狂跃。

  “霄?!”夕颜欢喜的转过身,清丽的脸上挂着连日来最美丽的笑蔷。

  “呵,我不是那个杂种,你这样喊我可是一种污辱喔。”进门的并不是阎霄,而是一个让夕颜感到陌生且恐惧的瘦削男子。

  “你是谁?”她警戒的揪着眼前的陌生人,昔日被掳的恐惧仿佛潮水似的涌来,逐渐淹没它的理智与镇定。

  “啧啧啧,不要那么怕我嘛,我可是你的大伯喔,虽然那个杂种跟我是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不过看在你的份上,我可以让你喊我一声哥哥。”慎行色迷迷的笑着。

  “我、我不管你是谁,如果你想见你的弟媳的话,请明日在大厅上等着,现在这个时刻、这个场合,并不适合你造访。”夕颜觉得自己浑身开始止不住的颤抖,那日的情景浮现脑海,将她对那男人的印象与眼前的这个男子重叠,让她几乎无力的瘫软。

  “呵,这么跩,我才听说你被……嘿嘿嘿,装什么贞节烈女嘛。”慎行摸摸下巴,心想,或许可以拿她泄泄被阎霄赶出王府的怒气。

  “你、你快给我出去,否则让霄知道了,他不会放过你的。”夕颜一步一步的退后,不知不觉的返到炕边,再也无路可退。

  “别傻了,你以为他会为了你而动怒吗?”这不过是桩因利盎而结合的婚姻,他就不信那个杂种会为了她有任何的情绪反应。

  嗯,这夕颜格格虽然被污辱过,不过那模样还真是上上之选呢,尤其是她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尝起来应该十分柔滑甜腻吧……“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夕颜无助的喊着,一股绝望的感觉缓缓的升起,她紧捉著书册的手泛起青筋,额际则不断冒着冷汗。

  慎行邪恶的勾勾唇,大步一跨,上前将她逼坐在炕上,揪着她打量道:“那个杂种竟然敢使诈毁了我所有成亲的机会,然后自己安安稳稳的娶了个大美人,不但得到慎王府的实权,还将我跟额娘赶出门,哼:现在我拿他的东西来用用,应该也不为过吧?”

  他手一伸,一把将夕颜的衣襟撕裂,露出肚兜,那隐约露出的细嫩看得他眼睛都红了。

  “不,我求求你,不要……”过度的恐惧让夕颜不知所措,手脚发软的哀求着,双手紧拢被撕裂的衣襟,浑身剧烈的颤抖。

  “别担心,等我尝过你之后,你就会知道,比起那个杂种,谁才是真正的男人。”慎行的眼珠子紧盯着夕颜微露的胸口,迫不及待的凑上前,朝她高耸的圆丘伸出禄山之爪。

  “哎哟--”霍的,一阵哀号声打破夜空的寂静。

  “找死。”低沉的嗓音懒懒的响起,不过其中蕴含的肃杀之气,却让慎行吓得脚都软了。

  “阎霄?”看清楚坏他好事的来者为谁之后,他迅速的往后一跃,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道:“我不过是跟你的妻子打个招呼,你何必介意呢?更何况这个女人只是你利用的工具罢了,借我玩玩又何妨?她不过是个被穿过的破鞋嘛。”

  阎霄的黑眸一沉,杀意顿起,身形疾闪,轻易的制住慎行的喉头,冷冷的瞪着他,“下地狱去吧。”

  “等、等等:”慎行没料到他真想下毒手,连忙出声说:“我再怎么说也是你大哥,要是你杀了我的话,看你要怎么向阿玛交代。”

  “哼,你什么时候有个杂种弟弟,我怎么不知道?”阎霄讥诮的挑起眉,眼神仍是冰冷的。

  慎行困窘的干咳几下,低头望了望攫住自己颈子的手,眼中闪过一丝恐惧,“呃,你、你已经把我赶出王府,现在还想杀我?枉费我额娘明知你是杂种,仍将你养大,没想到你竟然想将她的儿子给杀了,简直是忘恩负义。”完了完了,他怎么骂起这家伙来?这下真是死走了。

  阎霄并没有他想像中动怒,静默了半晌,反而出乎意料之外的放开他,冷冷的开口,“滚。”

  慎行一得到自由,哪用阎霄开口要他滚,早已经一溜烟的跑出去,临走前不忘故意朝门内丢了句话,“好好管教自己的妻子吧,省得她到处勾引男人。”言下之意,方才的一切都是她主动的。

  刻意抛下恶意中伤的话之后,慎行飞快的逃走,心中则为自己高超的手段窃喜,即使武功赢不了人,至少他可以搞得他们鸡犬不宁。

  “哼,阎霄呀阎霄,你少得意,下回我们再见面,就是你命丧黄泉之时,哈哈哈…  …”

  第六章

  阎霄背对着夕颜的身影是如此的巨大,诡异的月色将他的背影拉得长长的,让夕颜  瞧得忘记要开口,难道他真听信了那个男人的话,以为是她勾引对方的吗?

  不知静默的时刻过了多久,才见他缓缓的转过身来,一双眼像深不见底,脸上则是  犹如戴着面具般淡漠无情。

  “霄……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现的,我……”夕颜的解释在阎霄霎时沉下的脸  色中倏然止住,她从未见过他这般的神色,冷得让人战栗。

  “我听小绿说你身体不适,昏迷不醒。”该死,他有种被人愚弄的愤怒感,没想到  他匆匆赶来瞧见的,却是她跟慎行调情。

  “昏迷不醒?”夕颜愕然片刻,旋即意会到是小绿刻意的安排,正待开口解释,却  被阎霄给打断。

  “如果是小绿扯谎的话,她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他深深的揪着她,淡淡的道。

  她一征,本欲脱口而出的话霎时又吞回肚中,“不,不是她说谎,是我要她的这样  告诉你,希望你会因此过来一趟。”

  “怎么?发浪了吗?既要我过来,又不想错过另一个男人的造访,或许我来得不是  时候,坏了你的好事?”他轻蔑的瞥了眼她自胸口撕裂到腰际的衣襟,冷淡的嘲讽着。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从来没有过那种想法。”她委屈的咬着下唇,克制  自己即将涌出眼眶的泪水。

  “如果你以为我会相信你,那你就太高估自己的演技了。”他从不相信任何人,除  了他自己。

  “我不是在演戏,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相信我,那、那我也没有办法。”她不懂,为  什么他的转变这么大,连一丁点儿的温柔都吝于施舍。

  阎霄冷冷一笑,走近夕颜,俯身打目重她半晌,然后霍的弯下身,粗暴的掐住她圆  润的胸脯,残酷的道:“不要告诉我你不是在耍手段。”

  他忽然看见她手上有书册,用力抢过后一瞧,按着在她面前扬了扬,“想要男人?  尽管开口吧,我会好好约满足你的。”

  夕颜的脸倏的染上一片驼红,羞赫的呐呐道:“那本书……我可以解释的。”

  阎霄轻嗤了声,将书往后随意的抛丢,薄唇弯起一道邪恶的弧度,“不用解释,既  然你已经达到将我引来的目的,那我们就开始吧。”他站直身子,双手开始卸下身上的  衣物。

  “不、不要……”不要这样,他是她的夫君,不该待她如娼妓。

  “不要?”阎霄将身上最后的一件衣物褪去,跨上炕床,捉住她推拒的小手,将嘲  弄的笑脸凑到她眼前,咬咬牙道:“难道非要慎行才可以?我就不行吗?”想起他们两  人方才亲匿的凑在一起的模样,体内的怒火就不可遏制的烧遍全身。

  斗大的泪水终于不堪阎霄残忍的羞辱而滑落脸颊,氾滥成灾,“你为什么要的这样  欺负我?你明明知道我是你的妻子,心里也只会有你一个人,除了你之外,我就算死也  不会再让任何人碰我分毫,难道非要我以死明志,你才会相信我?”

  “莫非只因为我曾受人污辱,所以你就这样看低我?既然你对我存有偏见,当初又  何必救我,何必谎称不计较我的污点?你干脆任我自生自灭,回去找你的艳妓,从今以  后,我不会再劳烦你,更不会愚蠢的想要学习房中术来取悦你!”

  她抽抽噎噎的发泄着连日来的委屈,哭得像个泪人儿,连原本羞于启齿的事也一古  脑的说出来。

  阎霄面对哭得几乎虚脱的夕颜,顿时征住,胸臆间忽然升起一种陌生的温柔情愫,  在他尚未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放开钳制着她的大掌,轻柔的将她拥进怀中  。

  而在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时,他已经开口,干涩的道:“别哭了,是我不对。”

  这可是破天荒的反常举动,让阎霄自己为之愕然。

  一向冷惰的他,居然会为一个女子的眼泪而感到心疼?密实防卫的心因此有了空隙  ,这让他一凛,硬生生的压下那份柔情。

  夕颜并不知道他脑中千回百转的念头,吸了吸鼻子,温顺的偎在他的胸膛,低语道  :“我不怪你,只怕你不明白我,误会我。”

  “你真的不怨我?”面对这样从未有过的温情,阎霄不禁有些迷惘。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第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钟瑷的作品<<夕颜格格>>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