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钟瑷 > 夕颜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夕颜格格  第7页    作者:钟瑷

  宣湚跟着接口,还故意瞄了眼宁玉,等他发难。

  不过,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他倒是没有反应,反而得意的笑了笑,“无所谓,我的确是只想跟在我家娘子身边,要不是今天你们硬要把我拉来,我还懒得出门呢。”想到在家中等着他的初云,宁玉就巴不得长翅膀飞回去。

  文馨与宣撇讶异的瞪大眼,不敢置信的摇摇头。啧啧啧,宁玉跟亦玦一样,已经完全不能在列入他们风流贝勒的金榜上。

  “呵,没想到你已经成为女人的奴隶,该不会连今天之所以出席,也是奉命前来吧?”阎霄挑起眉,似假似真的亏道。

  “既然你心知肚明,又何必问我?赶紧让我瞧瞧究竟,我就不用继续留在这个虚伪的场所痛苦的装出笑容了。”宁玉也不啰唆,直接说明来意,的确是初云要他来看看夕颜近况如何。

  “哎呀呀,你们两个已经是连襟了,还这样喜欢斗嘴,真是的。”宣湚受不了的翻翻白眼,真怀疑他们是不是永远斗不烦。

  “是呀,今天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你们可不要破坏气氛喔。”文馨也出面打圆场,朝阎霄道:“对了,我们也还没见过夕颜格格呢,不如你赶紧把她请出来,让大伙儿瞧瞧你的娘子吧。”

  阎霄微微扯唇道:“她身体不适,今天不出席了。”

  “不会吧?怎么这么凑巧?该不会是你故意把她藏起来,怕咱们也喜欢上她吧?”宣湚促狭道,没有发现阎霄过于冷淡的神情。

  “是啊,这样可就太不够意思喽。”文馨也跟着椰揄道。

  阎霄淡笑一声,没有回答,反而将刚走过来的艳妓盼盼一把搂进怀中,邪佞的道:“只是女人罢了,谁作陪又有什么差别?”他的手狂妄的焰住她胸前的浑圆,淫秽的笑笑。

  “阎霄,你太过分了,夕颜格格才刚过门不久,你就这样对她?既然如此,当初何必坚持娶她?”宁玉脸色大变,愤怒的站起身,指着他破口大骂。

  阎霄不以为意的挑眉道:“你似乎管太多了吧?颜儿是我的妻子,我想怎么待她便怎么待她,不需要你教我,你还是回去窝在老婆的补摆下,少管旁人的家务事。”

  宁玉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第一次觉得阎霄是个真正的乌龟王八蛋,本以为他只是嘴坏些罢了,没想到连行为也这么恶劣,“好,算我错看你了,我们的交情就到此为止。”他甩袖转身,怒气冲冲的离开。

  “霄,你这次真的是有些过分。”

  “是呀,你真的惹恼宁玉了。”

  文馨与买撇神色同时变得凝重,对于他们这次的争吵都大惑不妙,因为这比起以往的吵嘴实在来得严重许多。

  “别再提那个无聊的小子,来,喝酒吧,你们不是来为我祝贺的吗?”阎霄压抑心底的烦闷,佯装无所谓的举杯狂饮。

  “是呀,各位贝勒爷,盼盼敬你们。”盼盼赖在阎霄的怀中,娇嗲的附和着,对于自己可以在这场宴席扮演女主人般的角色,她可是骄傲得紧。

  “干吧!”阎霄朝底下列席的众人举杯喊道,霎时席间充满互相干杯的吆喝声,热闹而狂放。

  文馨与宣湚无奈的互觑一眼,尴尬的望着阎霄放肆的举动。或许他们也该跟着宁玉一起离席才是。

  就在席间闹烘烘的同时,厅门处传来不小的骚动,引起众人注意,纷纷将目光转向杆在门口的娇小人影,满室的嘈杂霎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尴尬的气氛。

  “呃,我、我打扰到你们了吗?”夕颜怯怯的朝望着她的众人羞涩的笑笑,一双大眼则是急着寻找阎霄的身影。

  “谁让你来的?”阎霄终于让她找到了,不过,迎向她的却不是她想像中的欢愉笑脸,反而是一句冰冷的质问。

  “我、我听说今天有个宴席,所以想给你一个惊喜……”夕颜一直努力维持着的笑容,在看到阎霄怀中的女子时霎时消逝无踪。

  “原来这就是那个被凌辱过的敬亲王府大格格呀?”

  “唉,也多亏阎霄贝勒心地善良,否则这样的女子。还会有谁愿意娶回家当正室呢  ?”

  “可怜哟,枉费她有这么俏的容貌,全被那个男子给毁了。”

  “那阎霄贝勒不就是穿旧鞋了吗?呵呵。”

  一句句低微的交谈声在静谧的空间内仿佛雷响似的飘进夕颜的耳内,化成尖锐的利刃刺痛她脆弱的心,她求救的望向阎霄,却只见他淡漠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更甭说会帮她解围。

  倒是一旁的文馨忍不住开口,“原来你就是夕颜格格,果然气质非凡,跟令妹同样出众。”他站起身走向她,有礼的拱拱手。

  夕颜感激的朝他笑笑,怯怯的问道:“你认识我的两位妹妹吗?”

  “当然喽,我们可是亦玦贝勒与宁玉贝勒的拜把兄弟,怎么可能会不认识他们的福晋呢?”宣湚也跟着起身走近,表明维护夕颜的态度。

  “两位是?”他们的亲切让她稍稍宽慰,脸上的笑容也不再那么僵硬。

  “我是宣湚,他是文馨,我相信以后我们还会常常碰面的。”他友善的笑笑,倒有点儿忌妒起那几个可以娶得美娇娘的兄弟。

  夕颜被他们的和善感染,不自觉的轻笑出声,正想开口说话时,阎霄低沉的声音却忽然响起,打断了她的笑意。

  “颜儿,过来。”阎霄冷眼看着她与两位好友谈笑,脸色莫名的沉了下来而不自知  。

  夕颜轻颤了下,抿抿唇走向他。她的心中有无数的疑问,在这个宴席上的阎霄真的是那个温柔待它的阎霄吗?为什么他的眼中只有冷酷,并没有半丝她所熟悉的柔情?

  阎霄未待她走近,便一把将她拉进怀中,宣告似的俯头攫住她的红唇,在众目睽睽之下,放肆的将舌钻入她的唇内,恣意的交缠吸吮着她的小舌,直到她娇羞难耐的轻喘,才满意的放开她。

  乍失阎霄的扶持,夕颜差点儿无力的瘫倒,只能勉强倚着椅背,困惑的揪着他,希望得到他的解释。

  可阎霄并没有打算开口,只是佣懒的扬了扬唇,同视她那双充满疑惑的星眸。

  “爷,人家也要嘛。”一旁的盼盼眼红的瞪了眼娇弱无力的夕颜,将身子依着阎霄,撒娇的哀求着。

  他邪邪的勾起唇,手虽拥着盼盼,黑眸却是紧锁着脸色苍白的夕颜。

  “你也要?凭什么?”

  “凭我可以让爷更快活呀:”盼盼丝毫不将夕颜当成女主人,反而放纵的跟阎霄打情骂俏起来。

  “喔?证明给我看。”他的视线没有自夕颜的脸上移开片刻,即使是盼盼主动的吻住他,他依然揪着夕颜。

  不、不,这不是他……这不是他……夕颜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过度的震惊让她忘记移开目光,只能征征的盯着自己的丈夫在她面前与另一个女子调情,让他用这种最难堪的方式在众人面前羞辱她。

  “爷,盼盼是不是让你感到亢奋了呀?”她朝夕颜抛去个胜利的眼神,一只手霸占的抚着他的胸膛。

  “哈哈哈,果然是京城中响叮当的艳妓,告诉我,有人面对你会不感到亢奋吗?那绝对不会是个男人!”阎霄淫邪的大笑,一掌将盼盼的臀部压向自己坚硬的熟铁,惹来全场的人鼓噪喧哗。

  被冷落在一旁的夕颜不敢置信的凝视着眼前的这一幕,她原本所信任的一切,全都在这一刻被摧毁殆尽,众人的鼓噪声更有如潮水似的涌来,几乎要让她窒息。

  逃,逃吧!除了逃,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她跟跄的转身逃离,直到听不见声响,才缓缓的跪坐在地上,伤心的哀泣。

  “少福晋,您就别伤心了,爷的脾气一向是这样的,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算了,您不要再怪爷了。”小绿劝慰着泪如雨下的夕颜,不忍心的摇摇头。

  唉,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她也不会出这种馊主意,要少福晋突然出席,给贝勒爷一个惊喜了。

  “不,我不怪他,只怪我自己不好,才会让他这么待我。”夕颜幽幽的低语,怎么想都只能归咎于自己的不洁,所以霄才会转向其他的女子。

  “您怎么会这样想?少福晋貌美如花,温柔婉约,哪户人家的女子能比得上?

  怎么会有什么地方不好呢?”小绿真心诚意的赞美,对于她的自责实在难以接受,明明就是爷不对嘛。

  “不,小绿,我……我这不洁之身早该一死百了的,是爷将我自鬼门关前救了回来,又不计前嫌的将我娶回慎王府,我对他除了感激之外,又怎么可能有任何不满呢?说来说去还是怪我自己,不该妄想得到太多、要求太多。”

  “不洁?”小绿困惑的侧着头,“不会吧,少福晋,您还真的信了那些外人的闲言闲语呀?”少福晋分明是以处子之身嫁入慎王府,哪来的不洁之说。

  夕颜带泪的苦笑,自嘲说:“我有自知之明,就算他们不说,我地无法当成没事发生一般。”

  “可是……”

  “不要再说了,我累了,你先下去歇息吧。”夕颜阻止她说下去,拭去眼角的泪,挤出一抹笑道。

  小绿只好无奈的点点头,福了个身之后,听话的往外走去。

  “啊,对了。”已经跨出门外的小绿又突然转回头,自怀中取出一本书递给她,“少福晋,您交代我为您找的书,我已经找到了,不知道少福晋还需不需要……”

  夕颜望向书册,黯然的扯扯唇,接过来,“谢谢你,小绿。”

  看着她愁容满面的模样,小绿心疼的皱起眉,无可奈何的静静退下。

  夕颜揪着手中的书册,抹丢泪水,轻轻的翻了一页。刚刚阎霄对那个女子似乎诸多赞赏,或许,等地学会了书册中的技巧,他就不曾再将注意力放在旁的女人身上。

  心中虽这么想,可真瞧见里面淫邪不堪的图画,夕颜的脸仍忍不住红了起来,赶紧将书给阖上。

  一股挫败的感觉自胸口升起,原本已经暂停的泪水又涌出她幽黑的瞳眸。

  她真是没用,连这样一点小事都做不到,看了一页便羞愧的再也看不下去,枉费小绿特地去为她找来这种书,如果她真的将它弃之一旁,不也辜负了小绿的好意吗?不行,为了取悦阎霄,她一定要咬着牙将这本书册背进脑海里。

  夕颜在心中打定主意,深呼吸几下,硬着头皮又将书册翻开,强迫自己不要将视线移开,轨着微弱的烛光,艰困的看起书来。

  ***

  一连几夜,夕颜总是用功到天明,一双眼因睡眠不足而布满红红的血丝,看得小绿心疼不已,暗暗为主子感到不值。

  贝勒爷根本就不知道少福晋用心之深,只知道在勾栏院的女子之间流连,仿佛完全忘了少福晋,还当自己是个单身汉呢,她小绿原本也很崇拜贝勒爷的,不过见他这阵子来的种种行为,现在他在她的心中已经排不上名次了。

  不行,再这样下去少福晋会樵悴而死的,她一定要想办法将贝勒爷引来见见少福晋不可。

  小绿边想边往阎霄近几日常出没的地方走去。

  她知道贝勒爷最近常留宿的便是安置艳妓盼盼的客房。

  才接近房门口,小绿便听到里面调情的嬉笑声,心头霎时涌上怒气,没想到少福晋在那边为贝勒爷伤神,贝勒爷还跟那个青楼女子打得火热,真是人可恶了!

  好,就让她来捉弄捉弄他们。

  她眼珠子转了转,深吸了几口气后,装出一副慌张失措的神情,冲进房内大喊着道:“不好了、不好了,贝勒爷,不好了呀!”

  阎霄半眯起犀利的黑眸,沉声问:“发生什么事?”他记得这个丫鬟是派去伺候夕颜的。

  “会有什么事呀?贝勒爷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真是个没规矩的丫头。”盼盼没好气的白了小绿一眼,懊恼她破坏好事。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第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钟瑷的作品<<夕颜格格>>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