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钟瑷 > 夕颜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夕颜格格  第6页    作者:钟瑷

  不等夕颜出口要求,他迅速的褪去两人身上的衣物,温热的唇片俯下含住获得解放的粉红蓓蕾,辗转的吸吮着那挺立的尖端。

  “啊……霄……”夕颜的神智已经飘浮在迷离的境界,她从未感受过这样巨大的喜悦与痛苦,天,她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只知道紧紧的攀住身上的躯体,渴望获得他的救赎。

  凝视着她迷乱的神情,阎霄霍的抽出在她体内抽动的手指,俯下头,用自己的舌头取而代之,柔腻的轻舔着顶端已然肿胀的核心。

  一道夹杂着痛苦的极度快感窜过夕颜全身,最后在她的脑中爆开,形成点点缤纷的色彩。天,她好难受,强烈的空虚感令她不可遏制的轻辍出声,破碎的嘤咛着。

  她不由自主的紧抓着他的肩膀,扭动身体,同他要求更多。

  “快了,宝贝。”阎霄轻声在她的耳边保证,灼热的纲铁同时埋进她已经湿透的隐密处。

  “好痛!”出乎意料之外的痛楚让她惊呼出声,身子不禁紧紧绷着,恐惧的望向他,“霄……”

  “嘘。”他温柔的吻去她眼角的泪水,克制自己不安的欲望,先停在她体内。

  让她适应他的存在。

  一颗颗的汗水自他脸上滑落,夕颜可以感受到他为她而强忍的痛苦,甜蜜与喜悦缓缓的取代疼痛,她绝美的一笑,将手环过他的身子,开始扭动起来。

  阎霄诧异的挑眉,旋即也投入她引领的律动中,完美的交合,直到他将自己的种子洒遍她体内,才筋疲力尽的双双相拥而眠。

  ***

  他真是个俊挺的男子呀!

  夕颜侧着身凝视睡梦中的阎霄,不禁在心底赞叹。

  月光映照着他的睡容,有如雕像般立体的五官,完美的被安置在那张线条刚毅的脸庞上,一绺不听话的发丝掉在额前,柔和了他坚硬的神情,睡梦中的他就像个孩子般,没有醒着时那股压迫人的威严感,反而有种让人想要保护他的欲望。

  这样一个温柔完美的男子,想必是每个女子心之向往的吧?偏偏他却娶了一个已经有缺陷的女子,真是委屈了他……一想到他对她的情义,她的心就不由得涨满暖意,今生今世,她是欠了他了。

  她发觉自己的心似乎在他拥有她的同时,悄悄的陷落了,不过这是个令她欣喜的发现,有个爱她而她也爱他的夫君,比起前阵子如置身地狱的困境,现在的她,简直是幸福得让她有点害怕。

  “霄……我的夫君。”她浅笑着低喃,青葱玉指缓缓的往他坚毅的脸庞抚去。

  “谁?”睡梦中的阎霄突然低喝了声,一个起身,精确的擒住那只靠近自己的手,狠狠地将它反折。

  夕颜没料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惊讶的忘了喊痛。

  “是你。”待他看清自己手下人儿的模样,才轻轻的放开她。

  “对不起,我只是想要……摸摸你的脸,没想到吵醒你了。”她忍着手上的疼痛,自责的道歉。

  “怎么?这么快就喜欢上这种滋味了?”阎霄勾起唇,嘲弄的问。

  “不,不是的,我……”她困窘的想解释,但是面对他突然的转变,有点不知该如何应对。

  “放心,我不介意女人淫荡些,不过,今天可不行了,改天吧。”阎霄邪佞的笑笑,跃下炕床,将自己穿戴整齐。

  “你、你要上哪儿去?”夕颜对他忽然改变的态度感到困惑,但又不知道是哪里出错,只有呐呐的问道。

  他的神情在她的追问之下陡然冷厉,徐缓的道:“我讨厌好奇心重的女人,你最好记住这一点。”

  “我……”她心中一颤,委屈的敛下眼睫,幽幽的说:“我知道了。”她是他的妻子呀,难道连知道他的行踪都算多事吗?

  他的神色又在瞬间放柔,轻声道:“乖,好好待在这里等我,这就是取悦我最好的方式。”

  “嗯。”她柔顺的点点头,说服自己方才的他只是不愿意她操心他的事罢了。

  阎霄满意的扯扯唇,没有再多说句话,转身便走出房门,将她一个人孤独的留在炕上。

  一连串的疑问与困惑开始袭上夕颜的心头,她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才会让温柔的阎霄露出不耐烦之色?难道……他不满意她在床上的表现?难道他其实是介意那件事的?

  不,不会的。想起他方才待她的温柔,她立刻坚决的否定自己的胡思乱想,一定是因为他有事要办,所以才会匆匆离去,是的,一定是如此。

  他还是那个温柔多情的阎霄贝勒,也是她的夫君呵,他对她这样一个残花败柳都如此怜惜,她又怎么能够这么卑劣的怀疑他呢?这么一想,她更坚定了自己的臆测。

  虽说为阎霄的反常行为找到解释,可夕颜拥着锦被,伴着孤寂的月,仍是一夜无眠  。

  ***

  夕颜自入慎王府的门之后,便谨守阎霄的指示,待在后院中等候他出现,可惜每日都是让她失望的叹息,阎霄仿佛忘记她似的,不再出现在她的小阁之中。

  “少福晋,您怎么又不多加件衣服便出来了呢?要是不小心受寒,那还得了?”

  丫鬟小绿是她在王府中唯一谈话的对象,只因除了她之外,再没有人接近过她这个少福晋。

  “谢谢你,我不冷。”夕颜婉拒了小绿朝她身上被来的衣物,幽幽的又望着园中的  花草出神。

  小绿瞧出她的心事,连忙安慰道:“少福晋,爷最近一定是公事繁忙,所以才未能前来,请少福晋宽心,等爷忙完之后,肯定会天天伴着少福晋的。”她的确听说贝勒爷很忙,不过,这忙碌的原因要是让少福晋知道的话,肯定会伤心死的。

  “我知道,我不怪他……”夕颜幽幽的道,哀愁的容颜让小绿看了都于心不忍。

  “这样吧,今个儿王府有场宴席,小绿帮少福晋装扮装扮,再出去给贝勒爷一个惊喜,您说好不好?”说不定贝勒爷见到少福晋,就会记起少福晋的好,忘掉其他的莺莺燕燕。

  “今个儿有宴席?”夕颜沉默片刻,自言自语的低喃道:“怎么他不告诉我呢?”难道她这个少福晋不需要尽女主人的责任吗?

  “呃……”小绿发觉自己反倒惹她心伤,连忙解释道:“是临时决定的啦,或许爷还没时间通知您,就让小绿给说溜了嘴。”

  夕颜浅笑的点点头,“或许是吧。”除了这样,她也找不出任何的理由。

  “既然如此,咱们就快生进屋丢,小绿一定帮少福晋好好的打扮一番。”说实在的,少福晋打扮起来,才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女子呢。

  夕颜见她那么兴致高昂,也稍稍感染雀跃的气息,任由她拉进房内,端坐在镜台前,为她重新盘发。

  “嗯……我有个问题可以问你吗?”趁着小绿忙着为她插上玉簪,夕颜迟疑的开口问道。

  “少福晋有什么话尽管问,小绿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她满脸笑意的应道。

  “我、我想问,有没有什么……什么可以教导女子……伺候丈夫的书……”夕颜艰困的将话说完,一张脸已经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小绿征了下,旋即回神道:“少福晋,您指的是房中术吗?”

  她的直言让夕颜困窘的垂下脸,轻得不能再轻的点了下头。

  “少福晋,您真的想要看那种书吗?”她实在很难想像纯真的少福晋会问她这种问题。

  “我、我只是想取悦贝勒爷,弥补我的缺陷……”或许他是真的不满意她那夜的表现,所以才会突然离去,不再过来。

  小绿站在她的身后,同情的揪着她,实在不忍心打碎她的梦想,只有应诺道:“如果少福晋真需要这种书,小绿说什么也会想法子为少福晋弄到一本。”幸好她知道勾栏  院里用银子可以买得到那种书。

  “谢谢你。”夕颜轻声道谢,旋即不好意思的沉默下来。

  小绿则是在心中叹气,贝勒爷也真是的,破了人家的身之后就不再理会人家,也难怪少福晋曾以为自己有什么缺陷了。

  她还记得那日帮少福晋整理房间,看到床上的斑斑血渍时,少福晋还以为是自己受伤了,一点儿都不知道那是处子的表征,直紧张的解释那不是被贝勒爷弄伤的,就连她想告诉少福晋血渍的缘由,也因她那羞得快死掉的模样而赶紧住口,不敢再跟她提到有  关这方面的事。

  没想到纯真的少福晋竟会为了取悦贝勒爷而问她这种让自己困窘的话,唉!小绿除了叹息之外,也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

  “贝勒爷,您真的不带少福替一起参与宴席吗?”慎福对于刚过门的少福音十分同情。贝勒爷这次真是做得太过分了。

  阎霄挑挑眉,微扬起唇色道:“福伯,你似乎对她的印象还不差嘛,竟然会管起我跟她的事来了。”

  “这……老奴不敢,只不过……总觉得这么算计一个无辜的姑娘,实在有些于心不忍呀。”慎福轻皱起眉头,想起夕颜格格恬静清丽的容貌,就觉得有大大的罪恶感。

  “呵,我从不知道什么叫于心不忍”,只知道因为我的计策,才得以赢得慎王府的一切,如果今天输的是我,这场庆贺新人接掌王府的宴席,主角就是慎行,而非我阎霄了。”他冷凝着脸沉声道。

  “可是既然贝勒爷已经达到目的,也该将夕颜格格当成真正的少福晋好好的宠爱呀,为什么老是将她放在偏院,连前去探望也吝于走动呢?”慎福觉得自己真的是愈来愈不了解他。

  为什么?阎霄霎时沉默了下来。是为了不想见到她那双无辜的以水星眸吧,也是为了不想见到她那自以为对他有所亏欠的讨好笑容。

  他不承认自己对她有任何的愧疚感,即使她今天所有的坏名声是因他设计而来,可是,为什么这几日来,浮现在他脑海中的总是耶张恬静温柔的美颜?他的身体为什么总因为想到她而灼热?这种不该有的思绪让他对自己感到莫名其妙的气愤,也更阻止了他去看她的冲动。

  “贝勒爷?”慎福对他的沉默感到好奇,似乎在他眼中看到一闪而过的温柔。

  咦,该不会是他老眼昏花,看错了吧?

  “福伯,以后不许再提起这档事,女人只是我利用的工具,用完之后,我想怎么待她便怎么待她,何须多言?”阎霄轻描淡写的道,可声音中的严厉却让慎福心惊。

  “是。”他知道自己已经踰越主仆之间的界限,连忙弯身应道。

  “好了没事了,你先下去看看宴席是否已准备妥当。”阎霄放柔语气吩咐道。

  慎福欲言又止的点点头,转身退下。

  待他离去之后,阎霄才壁起眉头,泄漏出自己对夕颜的思绪。

  或许福伯说得没错,为了达到目的这样诬陷一个女子,的确卑劣不堪,但这却是他从小习得的生存方式,为了生存,再怎么卑劣的手段他都必须咬牙去做。

  即使是一个无辜的女子,也只有怪她刚好遇上了他。

  无辜的夕颜……一丝不该有的悸动悄悄的钻入阎霄冰冷的心中。

  第五章

  热闹盛大的宴会场面,在慎王府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自从慎王爷娶妾,那场堪称奢华得直逼皇上选秀的婚宴后,直到今日的权力交接才有那时的繁华光景阎霄坐在高高的王位上,情绪是复杂的。

  有谁会料到当初那个被人欺陵、瞧不起的杂种,今日会替代慎王爷,主掌慎王府的一切?而当初趾高气昂的兰因福晋与大贝勒慎行,如今却被驱逐至王府的别业,不得回京同住?真是世事难料,风水轮流转。

  “恭喜阎贝勒,年纪轻轻便得到慎王爷的托付,将王府中的一切交给你打理。”

  文馨贝勒一身锦衣,打趣的拱手道贺。

  “是呀,比起那个只会跟在媳妇儿身边打转的宁玉贝勒,你算是略胜一筹喽。”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第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钟瑷的作品<<夕颜格格>>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