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钟瑷 > 夕颜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夕颜格格  第5页    作者:钟瑷

  “等等,我可没答应这件事。”敬谨见两个女儿都赞成,连忙出声反对。

  “阿玛,你又来了,每次都要阻挠咱们得到幸福,真是的。”初云率先不以为然的撇撇唇。

  “你说什么?”他气得发抖,“好呀,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拨出去的水,以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永远陪着阿玛,现在可好,整颗心都悬在夫君身上,根本就不管你阿玛的死活了。”呜,他真是伤心呀。

  初云见风转舵,连忙撒娇,连哄带骗的道:“好阿玛,云儿怎么会忘记您呢?

  在云儿心中,当然是您的地位最高,永远没有人可以替代您对云儿的重要性,宁玉算什么,只不过是帮阿玛养我的人罢了。”

  这招果然有效,敬谨马上破涕为笑,开心的搂着女儿道:“好好好,就知道你是阿玛的乖女儿。”

  瑟雅与晨曦看着他们父女斗嘴的模样,也忍不住在一旁微笑。

  然而这一幕看在阎霄的眼中,却有如针刺似的扎痛他的心。

  这幅天伦之乐图,他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可往往在睡梦中醒来!迎接他的依然只有冷酷无情的现实。童年时的渴望,如今只剩下愤怒与冷漠,他不再相信亲情,更讨厌这种温馨的画面出现,拥有太多感觉只会伤害自己,而这是他不需要的。

  “阎霄贝勒?阎霄贝勒?”瑟雅瞥见寒着脸的阎霄,纳闷的喊着他,“你怎么了?  ”

  “没事。”阎霄收回思绪,平静的淡笑着,“我在等夕颜格格回答。”

  “可是她……”

  “你不介意我曾经……”夕颜幽幽的开口,打断母亲的话,空洞的双眼飘向阎霄。

  “不曾。”他严肃的回应,黑眸牢牢的锁住她。

  短暂的沉默充斥在房内,旋即响起夕颜坚定的回答,“好,我嫁。”

  “颜儿你……哎呀,阿玛也不会介意的,你不需要嫁人,阿玛会养你一辈子。”

  敬谨听到夕颜的回答,震惊得无以复加。

  “阿玛,颜儿不愿意留在敬亲王府成为旁人的笑柄,如果你不希望再看到颜儿轻生的话,就请答应颜儿。”夕颜煽了煽长睫,泪水又开始在眼眶中聚集,眼看就要氾滥。

  敬谨为难的咬咬牙,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最后只有懊恼的甩袖,边往外走边撂下话道:“随你高兴吧。”

  “太好了,阿玛总算开窍了,夕颜姊,恭喜你。”初云开心的拍拍掌,欣喜的祝贺她。

  “颜儿,你真的考虑清楚了?”瑟雅倒是没有这么乐观,忧心的想确认女儿的心意,虽然她也希望女儿有个好归宿,但却不愿意是这样得来的。

  “额娘请放心,颜儿没有丝毫勉强,这或许是颜儿唯一的生路了。”夕颜知道娘亲的担忧,挤出笑意,表示自己的愿意。

  是吗?瑟雅深深凝视着女儿,心中不免为她倏然改变的命运叹息,只希望这阎霄贝勒真是老天派来拯救颜儿的,那她就安心了。

  “阎霄贝勒,既然如此,我就将我的大女儿交给你了,希望你会好好的待她。”

  她转向他,郑重的托付道。

  “放心吧,我责无旁贷。”阎霄的唇畔勾起一抹笑,低沉的声音充满著令人信服的诚恳,唯有那双犀利的黑眸,微微泛起旁人难以察觉的光芒。

  第四章

  敬亲王府与慎王府的联姻大典并没有想像中浩大,有的只是两府的几位亲人及一些宾客一起观礼,这场婚事就这样算数了。

  敬亲王夫妇本也不愿这样草率便将大女儿嫁出去,可夕颜婉拒父母及两位妹妹的好意,执意低调行事,他们纵有满心的不愿,也只有应允。

  至于慎王府这边更不用说,不但慎王爷仅是露个面便退席,兰因与慎行更是极尽讽刺之能事,没有一句好转的话,只有慎王府唯一的格格心语真心诚恳的祝福她二哥。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敬亲王府纵使对这场婚礼有诸多不满,但自己的女儿不说话,碍于夕颜曾遭受到污辱,生怕再引来更多的伤害,他们也只有隐忍着不悦,就这样将夕颜嫁出去。

  夕颜一进门便被安置在王府的内院,那是座静谧的小阁,阁内的摆设简单朴素,没有多余的装饰,对一般的王公贵族来说或许稍嫌寒酸,不过夕颜却第一眼便爱上这个清静优雅的小阁。

  虽说自拜堂成亲直到今天,夕颜始终没有见过那个将她娶过门的夫君,不过她的心情倒是乎静的,只是在午夜梦回时,她也难免暗暗猜臆阎霄究竟是有心避不见面,抑或真的公事繁忙?

  难道他其实仍是在意那件事的?一思及此,夕颜平静的心湖泛起阵阵涟漪,苦涩的感觉涌上喉头。

  可他明明说不介意,还执意要娶她的呀,为什么迄今仍不见他的踪影?她既然已经成了他的福晋,就打定主意要当一个贤淑的妻子,为什么他一点机会都不给她,只将她安置在这里,而不让她做些妻子该做的份内事呢?

  夕颜满腹疑问无法得到解答,她抬头望同夜空那一轮火红的明月,心中忽然涌起一点不安与彷徨。

  “喀!”细微的关门声在她背后响起,却没有让她转移凝视绯用的目光。

  “没想到我的娘子对月亮的兴趣,还比对自己的夫君来得大上许多呵。”阎霄端坐在椅子上,瞅着望着月亮出神的她。

  夕颜一呆,缓缓转身面对婚后第一次见面的夫君,红红的月光自夕颜身后的窗外射入,在她面前拉出一道长长的阴影。

  “我……我不知道你今天会来。”她收回出神的思绪,努力表示出善意。

  对于这个甘冒世人耻笑而愿意娶她入门的男子,她的心中是感激的。

  “我是你的夫君不是吗?”阎霄对她的回答颇感好笑,起身走向她,“难道你认为我不该出现?”

  月光下,他头一次仔细的将夕颜的容貌瞧清楚,本来他只是想随便娶个女人回来使成,没想到倒是娶了个美娇娘。

  她有双他从未见过的以水瞳眸,亮亮的,仿佛随时都会沁出水来,白嫩的肌肤在月色下是如此透明,吹弹可破,尤其是那张微微嘟起的丰嫩红唇,仿佛随时邀请人品尝。嗯,他很满意于自己所瞧见的,至少,这个妻子不需要只是有名无实,而他也不会排斥多一个这样的美人儿当床伴。

  “你怎么这样瞧着我?”夕颜在他审视的目光下羞赧的垂下头,他是她见过最狂妄大胆的男子,竟然敢这样毫不避讳的直盯着女孩家瞧,这让她的心不自觉的加速跳动。

  阎霄扬扬眉,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直视自己,“看着我,我可是你的夫君呐。”

  他故意强调“夫君”两字,惹得她的脸又烧红起来。

  “我、我知道,你是我的夫君,我是你的娘子。”夕颜娇羞的嗫嚅道:“我会好好的做好份内之事,绝不会让你后悔娶我的。”

  “后悔?”他一挑眉,狂傲的道:“我阎霄从来不做后悔之事,更不可能为任何人而后悔。”她如果知道自己因为娶她而成功的夺得慎王府的一切,或许就不会说出这些话了。

  夕颜困惑的眨眨眼,方才的一瞬间,她似乎看到自他眼底一闪而过的邪佞?

  不,不会的,一定是她看走眼了。

  “春霄一刻值千金,娘子,好好的尽你的本份吧。”阎霄轻扯起唇,霍的将她抱起,走到炕床边,将她放在绣工细致的被褥上。

  她紧绷着身子,虽然她曾受到欺陵,不过她一点儿印象都没有,而今阎霄这么亲密的亲近她,让她不由自主的冒冷汗。

  “别害怕,等尝过这种销魂的滋味之后,你绝对会爱上它的。”他看出她的紧张,轻笑道。

  她不懂他所说的是什么滋味,不过话中轻佻的暗喻却让她自耳根红到脖子,脸颊更是浮上一片绯色。

  “你、你真的不介意……”

  “嘘,别说话。”阎霄的手指抵住她的红唇,笑着摇摇头,要她停止发问,另一只手早已经不安分的解开她衣上的盘扣,露出里面的肚兜。

  夕颜惊呼一声,手下意识的拢上胸前,试图遮掩住裸露在外的肌肤。

  阎霄轻笑了声,今天他心情不错,就陪她玩玩柔情求爱的游戏吧。

  他不急着拉开她的手,反而缓缓的俯下身,轻轻的吻上她的唇,细腻而温柔的在她的唇瓣上轻碰,直到她习惯他的碰触,才缓缓的加重劲道,吸吮她红润娇柔的唇。

  夕颜的气息逐渐急促,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浑身燥热,仿佛他的每一个碰触都在她身上燃起一族火苗,不断折磨着她。

  “夫君……我觉得好热。”她轻喃的话语让阎霄咧开唇。

  “喊我的名字,我要听到你甜美的声音呼喊着我的名字。”他将唇移往她的耳际,挑逗的朝那小巧可爱的耳垂轻轻吹气,而她也一如他所预期的轻颤起来。

  夕颜的翦水双瞳因情欲而蒙上一片旖旎的迷蒙之色,在月光的映照之下仿佛一片水潭,恬静优美。她的唇因他的拥吻而微微红肿,轻吟着阎霄的名字。她白的肌肤染上  美丽的润红,散发出阵阵的馨香,一抹属于处子才有的迷人香氛。

  阎霄满意的望着身下美丽的人儿,讶异于自己迅速升起的火热欲望,坚挺的亢奋不断的抗议着他缓慢的行动,迫不及待的渴望着埋入那片馨香之中。

  “霄,我……我应该要如何做才能取悦你呢?”夕颜并没有忘记自己曾立下做好人妻的誓言,即使是这般令她羞怯而难以启齿的事,她也努力的想做好。

  她的疑问让阎霄的剑眉挑起,有趣的看着已经娇羞欲死的她,讶异他心中竟涌起一抹连他地无法解释的陌生柔情。

  “你真想取悦我?”他的手指在她肚兜上的隆起画圈,暧昧的扯唇反问。

  她抿抿唇,坚决的轻轻颔首,他都可以不介意她曾经发生过的污秽之事了,她又怎么会不愿意取悦他呢?

  阎霄眯了眯充满情欲的黑眸,轻轻一笑,霍的一个翻身,让夕颜坐到自己身上,喑的道:“吻我。”

  她极为困窘,一张俏脸早烧得火红,但又不想让他失望,只有怯怯的俯下脸,学着他物她的方式,依样昼葫芦的亲吻他。

  浊重的呼气声自阎霄的唇畔溢出,他没想到自己的妻子竟会勾引出他从未有过的火热欲望,这倒是在他的计画之外,这个发现令他不自觉的蹙起眉头。

  夕颜见他的神情似乎不甚愉悦,以为这样的方式仍有不足,心一急,红润的唇便自他的唇移开,轻轻的滑过他坚实的颈项,停伫在他的耳垂,她伸出灵巧的小舌,青涩的舔舐他的敏感之处。

  该死,阎霄再地无法等她适应自己碰触,低咒了声,他又将她给压在身下,“你学得很快,现在是我验收的时候了。”他的黑眸深沉,粗重的气息泄漏出身体的渴望。

  夕颜涨红了脸,虽不懂何谓他的验收方式,不过仍然依顺的点点头,羞涩的闭上眼,等待他的下一步动作。

  “张开眼睛、我要你看着我,跟着我一起到最后。”

  阎霄的声音仿佛充满吸引力,让她不自觉的听从他所有的指令。

  她的美目缓缓睁开,旋即又迅速瞪大,花容失色的惊呼,“霄,你的手……你的手怎么,啊……”他的手不知在何时滑进她的亵裤之中,一指轻拨着那丛林中的小核,另两指则是溜进了沁着蜜汁的私密处,恣意的撷取其中的芳香。

  斗大的汗珠缓缓的滑下夕颜额际,陌生而甜美的折磨令她不禁弓起身,痛苦的扭曲着美丽的容颜,一声声的低吟自她的唇片溢出,在昏暗的月色之下,形成另一种催情的  迷药。

  阎霄眼中充满情欲的观察着她在他手下的销魂神情,下腹部的紧绷更是濒临溃堤边缘。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第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钟瑷的作品<<夕颜格格>>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