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钟瑷 > 夕颜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夕颜格格  第4页    作者:钟瑷

  “可儿,为什么不点灯?好暗呀,我什么都看不见。”夕颜伸出手摸索着前方,慌张的喊着。

  她的头好痛,有些她想遗忘的事情却不住的往外钻想要突破她的封锁,浮现脑海。

  “啧啧啧,真是可怜呀,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竟然遭受到这样的欺陵,我想她大概也活不下去了吧。”

  “是呀,幸好不是我家的女儿,否则我这个做人家娘的,可能会先一头撞死““哎呀,女孩儿家本来就该小心点,现下落到这般下场,说不定是她自己行为不检才引来的呢。”

  “这话也有道理,否则咱们家的女儿怎么就不曾遇到这种事?不但被欺负了,还衣衫不整的让人丢在大街上,摆明了是要她丧失声誉,永远无法抬头做人了嘛。”这歹徒还真不是普通的恶毒。

  此起彼落的槽杂声自夕颜的四面八方传来,穿透她混沌的思绪,勾起她最不愿记起的恶梦。

  不是梦?天呐,这不是梦……夕颜的牙齿开始剧烈的打颤,双手无法克制的抖动着  。

  “姑娘、姑娘?你还好吧?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家?”

  “是呀,搞成这个样子,还是赶紧回家比较好,免得让来来往往的人盯着看。”

  几个比较善心的大婶同情的蹲在她面前,好意的询问她。

  搞成这个样子?是什么样子?他对地做了什么?难道……夕颜发疯似的扯开罩在眼上的布巾,仓皇的低头望向自己。

  天,除了它的长发凌乱的披散之外,身上的衣服早已破裂,无法遮掩住大红的肚兜,更让人难堪的是,那自被撕裂的补片中袒露而出的大腿,白皙而毫无掩饰的落人每个经过的路人眼中。

  夕颜不敢相信的摇摇头,原本晶亮的眼眸中充斥着羞愧与茫然,她……怎么了?

  “真是夭寿喔,这样美的一个姑娘也忍心欺陵,这叫她以后怎么找得到好归宿?”

  “唉,不一定还怀了野种,那就更可怜喽。”

  夕颜失神的听着周遭不断灌入耳中的私语,愣愣的呆坐在地上,一时之间不知自己该作何反应,该哭、该尖叫,还是该一头撞死……“啊||”霍的,一阵尖叫声响起,不过不是出自夕颜,而是出自旁边逐渐逼近的人影口中。

  “找到格格了,大伙儿快来呀,格格在这里!”可儿远远的看到一群人聚在一起,本是抱着碰运气的心态凑近,没想到这一瞧,竟真的瞧见被围坐在中央的格格,随即大惊失色的呼喊,要其他出来寻找格格的侍卫赶紧过来。

  “格格,您……您……”瞧见夕颜狼狙的模样,可儿喉头一紧,说不出话来,只有赶紧将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下,往她的身上披,自己怎样她可不在乎,重要的是格格是金枝玉叶,怎么禁得起这样的羞辱呀?

  “可儿?可见,我……”乍见熟悉的容颜出现在眼前,夕颜再地无法维持平和,眼眶一红,泪珠扑簌簌的落下来。

  “没事的、没事的,可儿马上带您回府,您不会有事的。”可儿怜惜的搂着她纤细颤动的肩膀,朝已站在一旁的侍卫们喊道:“快将格格扶上轿,咱们带格格回敬亲王府去。”

  侍卫们连声应是,迅速的将夕颜扶上轿子坐好,飞也似的离开愈来愈多人聚过来的是非之地。

  “喂,你们刚刚有没有听到那个后到的姑娘喊她格格呀?”

  “有啊,还说是敬亲王府的格格呢!”

  “敬亲王府中的两位小格格已经出嫁了,这么说,这被人污辱的八成是大格格喽?  ”

  “还八成咧,根本十成是敬亲王府的大格格嘛。”

  “啧啧,敬亲王府的格格专门闹是非,我看呐,这位大格格此次的事情应该也是咎由自取吧?”

  “那还用说,瞧瞧这以后谁要是娶到这位格格的话,还真是倒了八辈子的楣。”

  “不过不要的话,可能又要被皇上给削职了。”

  “嘿嘿嘿,所以说娶或不娶都是倒大楣呀!”

  一句句的嘲讽如影随形的跟着轿子前进,没多久便传遍整个京城。

  ***

  “额娘,我……我不是有意的。”夕颜的泪如断线珍珠似的滑落。她身上虽已换上干净的衣物,可是她知道,自己是再也不可能干净的了。

  “傻孩子,只要你平安就好,其他的不要多想了,知道吗?”瑟雅安慰着埋在她怀中流泪的女儿,心头涌起一阵阵的酸楚。

  “不,我让阿玛跟额娘丢脸,让敬亲王府蒙羞,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弥补,我……”

  “嘘,不要再说了,你阿玛跟额娘从来不在乎敬亲王府的名声,只要我们的三个宝贝女儿平安无事,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你知道吗,当可儿回来通报说你的轿子被劫走的时候,我跟你阿玛有多心急,简直恨不得将整个京城翻过来,只盼望可以找到你,而今你安然回到我们身边,我们只有心存感激,其他的,都算不了什么。”唉,她可怜的孩子,怎么会遭受这样的打击呢?

  “不要多想了,歇歇好吗?”瑟雅拍拍女儿的手背,慈蔼的劝道。

  夕颜静静的淌着泪,纵使额娘再怎么开解她、安慰她,也无法消去那段污秽恐怖的记忆。

  “额娘、夕颜姊。”

  “夕颜姊没事吧?”

  两条人影急急忙忙的闯进来,关切的凑到夕颜的床边,仔细的查看她的状况。

  “云儿、曦儿,你们都回来了。”夕颜哀戚的扯扯唇,连两位妹妹都联袂赶来,想必这传言已经蔓延,在京城里,或许再没有人会不知道敬亲王府的大格格受人欺凌了吧  。

  “夕颜姊,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将你掳走?难道他不知道你是敬亲王府的大格格吗?”初云义愤填膺的问道,恨不得将歹徒亲手逮到,再好好的痛扁一顿。

  “是呀,我已经要亦玦帮忙缉凶,相信这件事很快就可以水落石出,你好好的静养,不要想太多了。”晨曦跟着开口安慰。

  夕颜垂下眼睑,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些关心的询问。她每想起这件事一次,伤口就多淌血一次,要她回想过程,更是对她造成极大的伤害。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一回来就这样七嘴八舌的,要颜儿如何静养?还是让她一个人歇歇,你们跟我去前厅坐坐,顺便向额娘报告最近的生活过得如何。”瑟雅发现夕颜黯然的脸色,立刻打断两位女儿的关切,硬是拉着她们离开房间,将清静留给夕颜。

  待众人离开,夕颜才完全抛开伪装的坚强,哭倒在枕畔。

  她再怎么样地无法想像自己有一天竟会成了残花败柳之身,虽本地无意愿婚嫁,可遭受到这样的屈辱,她除了死,还有别条路可走吗?难道她可以假装无事,苟延残喘的留在这世上,任由旁人嘲讽敬亲王府,嘲弄阿玛跟额娘?

  不行,她不能让她最爱的阿玛与额娘因她而蒙羞!

  夕颜坚决的咬咬下唇,坐起身子,走下炕床,自一旁紫檀木的矮框中取出一条长长的白绢。

  出神的凝视了会手中洁白的绢布,她牙一咬,踏上凳子,奋力的将绢布甩过屋顶上的横梁。

  她纤细的青葱玉指紧紧的握住面前垂下的绢布,牢牢的打了个死结。她的泪早已氾滥,白绢在眼前模糊成一片。阿玛、额娘,请原谅颜儿的不孝:云儿、曦儿,希望来世还可以成为你们的家人……再会了……夕颜闭上泪眼,脖子往前一探,走向黑色的死亡之途,就让所有的羞辱和她一块走吧。

  她亲爱的家人,来世再会……一句句的嘲讽如影随形的跟着轿子前进,没多久便传遍整个京城。

  ***

  “咳咳咳……”一阵阵灼热的刺痛感自喉头蔓延到全身,让夕颜咳得难受,却又忍不住不将便在喉头的一口气给咳出。

  “终于醒了,没事了。”

  敬谨与瑟雅宽慰的声音从她耳际缥缈的掠过,唤醒了夕颜。

  “阿玛……额娘……”她虚弱的开口,忘记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受。

  “颜儿,我的宝贝女儿,你怎么这么傻呢?要是你真有个三长两短,阿玛地无法再活下去呀:”敬谨抢在瑟雅之前开口,不顾在其他人面前失去威严的后果,老泪纵横的握着她的手道。

  她想起来了,她将自己投向挂在梁上的白绢……“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去呢?”天,为什么还要让她留下来拖累旁人?

  “傻孩子,你阿玛跟额娘都还没走,哪轮得到你先走?以后不许你再有这种傻念头了,知道吗?”瑟雅严肃的轻斥着女儿,这可不是等闲小事,若不是发现得早,她早就失去这个女儿了。想到这一点,瑟雅的身子就不禁打了个寒颤。

  “是呀,夕颜姊,我求你不要丢下我们,让我们承受那种永远不能抹灭的伤痛好吗?”初云跟晨曦早已经哭红了眼,刚刚的景象真的是怵目惊心,她们再也不要有第二次了。

  夕颜轻闭起眼,温热的泪水如涌泉般自眼角沁出,“我没有脸见大家,我……”

  “请不要这么说,那不过是件意外,我相信没有人会将这件事挂在心上的。”

  突然,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声音响起,让夕颜不由自主的将目光飘向声音的主人。

  “这次咱们颜儿可以得救,全都是你的功劳,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报答这份恩情。”瑟雅感激的朝阎霄笑笑,一时之间也未细想这其中的奥妙之处。

  “呃,谢谢你。”敬谨虽仍对这个前来提亲的男子抱持敌意,不过,因为女儿是被他所救,他也就勉为其难的开口道谢。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我本来只是听到传闻,前来探望夕颜格格,没想到会这么巧,才及时将格格自白绢上解下。”阎霄谦逊的说,眼底闪过一丝旁人难以注意到的邪佞  。

  “不管是不是凑巧,你就是我们敬亲王府的大恩人,以后只要你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的话尽管说,我们赴汤蹈火绝不迟疑。”初云豪爽的说道,俨然已经将阎霄当成大恩人。

  阎霄看了她一眼,含笑颔首,“初云格格的好意在下心领了。”这就是让宁玉神魂颠倒的女人呀?果然颇有动人之处,宁玉倒是第一次作对了选择。”

  “对了,如果阎霄贝勒没有急事的话,就请留下来用膳吧,我们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聊聊呢。”晨曦对阎霄的印象也不错,大有想将姊姊与他凑合之意。

  “呃,今天不方便,改天吧。”敬谨见女儿与妻子对严霄和颜悦色的模样,连忙阻止道。

  就算是阎霄贝勒救了颜儿,可他还不至于因此将颜儿许配给他。

  “王爷,今天怎么会不方便呢?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瑟雅怎会看不出丈夫的用意,故意唱反调道。

  “这……好吧。”他无奈的点头,心中是千万个不愿。

  “夕颜姊,你先歇歇,等会要用膳时我再来叫你。”晨曦微微俯身,柔声朝她道。

  “不了,我没胃口,只想好好的歇息。”

  夕颜苍白的脸色让众人忧心,生怕一个不留意,又让她想不开寻死了。

  “好、好,乖女儿,阿玛也觉得你应该多歇息,晚膳时阿玛会端饭菜进来,再好好的喂饱你喔。”敬谨听到女儿不想出席,赶紧附和。

  阎霄的唇角不经意的一扬,懒得跟他们迂回,直接道:“夕颜格格,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曾经问你阿玛与额娘提过亲,今天我是来听你的回答的。”

  “什么?原来你喜欢咱们夕颜姊呀?”初云惊讶的眨眨眼,旋即笑开了嘴,叠声道:“好啊、好啊,这可是门好亲事。”尤其是他在知道夕颜姊遭受到那种屈辱之后,还愿意娶她,不是真爱是什么?

  “夕颜姊,你页是好福气呀。”晨曦也跟着点头,或许这件事可以让夕颜姊恢复生气,不再对人生心灰意冷。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钟瑷的作品<<夕颜格格>>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