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钟瑷 > 夕颜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夕颜格格  第3页    作者:钟瑷

  夕颜困惑的眨眨眼,不懂父亲的反应怎会这么激烈,浅浅一笑道:“是额娘要可儿为女儿梳理的,说今天有贵客到王府来用午膳,当然要特地打扮一下,以免失礼。”

  “不许、不许!快去把这身衣服给我换下,还有,头发也不必盘得这么整齐,随随便便扎在后面就可以了。”敬谨猛摇头,嚷嚷着道,不过随即想了想,又连忙改口,“不对,你今天给我待在房里,没有阿玛的吩咐,不许你出房门一步,知道吗?”哼,他才不要让他们见面呢。

  “阿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以告诉颜儿吗?”奇怪,阿玛的反应太不寻常,而且跟额娘的吩咐完全不同,她真是有点儿搞混了。

  他懊恼的搔搔头,叹口气道:“还不是你额娘,莫名其妙的宴请慎王府的阎霄贝勒,现在竟然还要你盛装打扮,简直就是想趁这次的会面将你们凑成对,颜儿,你说说,你的想法如何?”

  夕颜讶异的挑眉,不相信的说:“不会的,阿玛,您该不是误会额娘了吧?她并没有跟我提起这档事。”

  “我怎么会误会呢?那个阎霄贝勒还曾派人来跟阿玛、额娘提亲呢,这场午宴就是当时定下的,阿玛想阻止都阻止不了。”谁会料到他堂堂敬亲王竟然在自己的王府中都无法作主?没办法,谁叫他就是怕老婆,唉!

  夕颜愣了下,有点无法消化刚刚听到的消息,手中的花瓶差点滑落。

  “颜儿,你还记得答应过阿玛什么事吧?阿玛可不许你食言喔。”敬谨决定从女儿这里下手,让她自己拒婚,如此一来,福晋就不能怪罪于他了。

  “呢,颜儿没有忘,阿玛放心,颜儿会告诉额娘,请她帮颜儿婉拒这门亲事。”

  夕颜回过神来,朝一脸紧张的父亲笑着保证。

  他吁了口气,拍拍胸口道:“好、好,果然是阿玛的好女儿,阿玛没有白疼你。”

  夕颜点点头,将花瓶拿到一旁的心桌上放好,转身说:“那么颜儿就回房去了,请阿玛转告额娘,就说颜儿身体突然不适,无法参加今天的午宴。”

  敬谨怔了怔,旋即露出会意的笑容,“没问题、没问题,阿玛一定会告诉你额娘的,你就好好的待在房里歇息吧。”

  夕颜回以同样会意的微笑,轻轻颔首,轻步往自己寝房的方向走去。虽然她对那个从未谋面的阎霄贝勒感到有些好奇,不过,好奇归好奇,要她顺着额娘的意参与这样尴尬的会面,那倒不如窝在房内读些好文章。

  她边走边拔下发上的玉钗,浑然不觉有双犀利的黑眸早已牢牢的锁住她,而且唇角勾起一抹邪佞的……***

  “贝勒爷,您还好吧?”

  慎福关心的望了望沉思中的阎霄,生怕他遭受到打击,他没想到这个午宴草率而短暂,不但敬亲王没有露面,就连夕颜格格也以身体不适作借口拒绝出席,只有福晋一人出现。

  唉,根本就是瞧他们不起嘛。

  “福伯,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影响到我的心情吗?”阎霄丝毫没有任何不悦的神情,反而唇畔还挂了抹邪恶的笑。

  “可是,福晋似乎并没有答应贝勒爷您的提亲,再加上敬亲王强烈反对,我想这门亲事应该是谈不成了。”慎福小心翼翼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哼,我阎霄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他冷冷的扯了扯唇,黑眸中闪着坚毅的光芒,“没关系,软的不成,咱们就来硬的;明的不成,咱们就来阴的,一个月之内,夕颜格格非要落在我手中不可。”

  “贝勒爷就这么有把握?”慎福奇怪他的信心从何而来,“敬亲王的势力庞大,您要如何用硬的、耍阴的呢?”

  阎霄眯了眯眼,脸上阴狠的神情让人看了忍不住轻颤,“敬亲王再如何的有势力,总有他的弱点,而这个弱点就是我的绝对优势,看着吧,我会让他们求我娶他们的女儿的,哈哈哈……”

  他狂傲的笑声充斥着整个书斋,在慎福耳边回荡着,慎福不禁轻蹙起眉头,突然同情起那个从未谋面的夕颜格格,就算她因为自己妹妹的恶评而同样被人挂在嘴边说闲话,可是,也不至于必须遭受这样的待遇呀。

  他有预感,贝勒爷的手段绝对不会是什么光明磊落的方式,这个可怜的夕颜格格,只有自求多福了。

  ***

  夕颜坐在池边的栏杆旁,突然机伶伶的打了个冷颤,奇怪了,今天天气还算暖和,怎么她突然觉得自背脊升起一股寒凉,整个人打心底慌了起来,仿佛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连眼皮也开始跳动。

  傻瓜,大白天的也胡思乱想,真是人闲了。夕颜自嘲的弯弯唇,站起身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今天是她上庙里为阿玛及额娘祈福的日子。

  自从两位妹妹先后出阁之后,这就成了她每月例行之事,从没有一次忘记过。

  “格格,一切都准备好了,请上轿吧。”夕颜的贴身丫鬟站在轿旁,恭敬的朝她说。

  “可儿,祭拜的牲果一样都没少吧?”夕颜微笑着轻问,跨进可儿为她掀起的轿帘。

  “放心吧格格,该带的一样都没漏,没了初云格格的粗心大意,咱们还真是好做事许多呢。”想到以往总是因为初云格格而丢三落四的,可儿不禁摇头。

  “你这丫头,若让云儿听见,她准要大发娇嗔了。”夕颜瞪了她一眼,满脸意会的笑。

  可儿促狭的吐吐舌头,将轿帘放下来,吆喝着抬轿的壮丁们起轿。

  一路上,夕颜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闭目养神,轿外传来阵阵嘈杂的行人走动的声音,都没能吸引起她探头观望的兴趣。

  她知道自己一向温吞,比起两个妹妹的活泼、娇柔,她这个大格格可以说是最没有个性的一个了。

  也难怪两位妹妹会比她先出阁,虽然她并不介意这些事,不过身为大格格,也知道在下人口中流传的绝不会是什么好转的话。他们不是说她没有吸引力,就是说她太过于安静,唉,总之就是那些比妹妹晚出阁的闲言闲语。

  幸好阿玛并不希望地出嫁,否则,换成其他人,或许早已经被两位妹妹先出阁的压力给逼疯了吧?

  夕颜拨了拨掉落在前额的发丝,突然想起那日的午宴。他是叫阎霄贝勒吧?他是怎么会想到要跟她这个毫无特色的大格格成亲呢?他们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难道他不怕自己曾在看到她的时候失望而返吗?这个阎霄贝勒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温柔吗?和善吗?风度翩翩吗?

  哎呀,真可笑,她竟然开始揣摩起阎霄贝勒这个人了,明明以后都不会和他有交集,想这么多又有何用呢?

  夕颜甩开脑中纷杂的思绪,用绢帕拭了拭脸,正纳闷着今天的路程似乎比以往久了些,轿子刚好停下来,缓缓的被放置在地上。

  “可儿?”夕颜等了等,可儿仍没有掀帘的动作,于是她不解的换了声。

  轿外依然静默无声,可儿并没有回应。

  奇怪了,以往可儿总是坚持要等地将轿帘掀开之后,才准她下轿,怎么今天可儿不但没有掀开轿帘,甚至连出声告诉她已到达目的地都没有,真是反常。

  夕颜困惑的自己将轿帘掀开,缓缓的步出轿子,站直身子定睛一瞧后,她忍不住惊呼一声,这里是什么地方?

  “可儿?轿夫?”奇怪,人都到哪里去了?

  夕颜感到心口忡忡跳,眼皮不自觉的颤动,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她放眼望向四周,审视了下周遭的环境,这里应该是某个府邸的偏院吧?几乎枯死的树干与干黄的杂草,凋零的景象静得让人不寒而栗,她怎么会被抬到这里来,而不是寺庙呢?

  “可儿?可儿?你在哪里呀?”孤立无援的夕颜频频呼喊着丫鬟的名字,漫无目标的在死寂的院中走着。

  霍的,一双结实的强壮臂膀自她身后环住她,将她的身子牢牢的压在胸前,不让她瞧到他的容貌。

  “啊||”夕颜尖呼了声,整个人因突来的胁迫而僵直,无力的往身后的躯干靠去。

  “呵,原来你也等得心急了。”身后的人嘲讽的嗤笑声让她心头一颤,想回头却被制止,只能慌乱的乎视前方。

  “你……你想做什么?”夕颜此刻真恨自己的儒弱与胆小,若是初云的话,想必可以跟这个男子好好的斗上一斗,绝不会像自己一样吓得手脚无力。

  “放心,我只要做完一件事之后就放你走,乖乖的听话,否则我不能保证你的安全。”男子沉声恐吓她。

  “什、什么事?你说,只要你不伤害我的随侍,我、我什么都答应你。”她此刻最担心的就是可儿跟那些轿夫了,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如何?如果已经遭到不测……天  呐!

  男子微微的怔了怔,颇感讶异的道:“你不担心自己,反而担心那些下人?”

  “他们也有父母、家人,如果他们出事的话,他们的家人肯定会伤心欲绝的。”

  夕颜颤着声音说:“你想要多少银两,尽管开口,我会让我阿玛付给你的。”她憋着气等他回答。

  男子沉默了半晌,直到夕颜觉得自己即将窒息之际,他才徐缓开口道:“很可惜,我要的不是银两。”

  “不是银两?那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除了银两之外,她再地想不到有任何的理由会让自己遭受这样的对待。

  男子嗤笑了声,将嘴移到她的耳边,用充满磁性的声音低喃道:我要的是你。”

  她仿佛被雷击中,鸡皮吃瘩霍然竖起,“你……你说什么?”一股不祥的预感缓缓自胸口升起,让夕颜几乎昏厥。

  “我要你。”男子回答得傲慢而坚定,按着突然用一只大掌蒙住她的眼睛,另一手则将她拦腰抱起。

  “放开我!我、我是敬亲王府的大格格,如果你敢伤我一根寒毛的话,我阿玛不会放过你的。”夕颜挣扎着,可是随着这男子的脚步,她的心逐渐的沉下去。

  他是认真的。

  “哼,如果你不是敬亲王府的大格格,我也不用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了。”男子冷冷的声音飘进夕颜耳中,令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她好怕,这个男子冷酷得让她牙齿不住的咯咯打颤,绝望充斥着她的脑海,侵蚀她所有的坚强。

  随着男子的步伐,夕颜的泪缓缓落下,瘦弱的身子犹如风中落叶,跟着前进的律动而颤抖。

  “求求你,我跟你无冤无仇,求你放过我吧。”她尝试着想说服他,虽然知道成功的机会微乎其微。

  男子不再回答,脚步在一扇门前停止,旋即用脚将门扉踢开,发出嘎嘎的响声。

  夕颜感到自己被甩上床,还来不及看清楚绑架自己的恶徒,一条布巾又迅速罩上她的眼,让她陷入黑暗之中。

  失去视觉让她更加恐惧,只能不住的往后退,将自己紧紧的缩成一团。

  靠着听力,她仿佛听到窸窸窣窣的衣服摩擦声,旋即四周又陷入一片宁静,令夕颜的心紧绷到极点。

  她侧头努力想再听些什么,却始终无法获得任何讯息,恐惧逐渐在黑暗之中壮大,幻化成形形色色的魅影侵袭着她。

  紧绷的心绪霎时断线,她选择逃避,坠入黑暗之中,将自己藏身在意识之下,昏沉沉的晕了过去。

  这一切都是梦吧,对,是梦,等她醒来之后,就会发现自己安稳的躺在自己的房中,可儿也会含笑将她喊醒,为她梳洗,一切都将如同往常一样乎静快乐。

  是的,睡吧,睡醒之后她就不再恐惧了……

  第三章

  “可儿?!”夕颜霍的坐起,浑身被汗水给浸湿。

  她作了一个好可怕的梦,梦里有个残酷的男子霸道的将她掳走,强硬的拥住她,天呐,那可怕的感觉直到现在还会让她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第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钟瑷的作品<<夕颜格格>>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