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钟瑷 > 夕颜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夕颜格格  第2页    作者:钟瑷

  慎福同情的看着几乎是自己一手带大的阎霄,知道这笑声背后其实是斑斑的血泪,  可怜的贝勒爷呀。

  “贝勒爷,您不是杂种,请您以后不要再这样伤害自己了。”慎福躬了躬身,恳求的道。

  阎霄脸上的线条霎时放软,他知道整个王府之中,只有慎福是真心待自己,也只有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不是话中有话的讽刺他。

  “福伯,你放心,我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打倒的,总有一天,我会让那些曾经耻笑过我的人瞧瞧,他们眼中的杂种有多么成功,我要他们向我乞讨,向这个他们一向不屑的杂种哀求。”阎霄眼中闪过一丝阴邪的光芒。

  “贝勒爷,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必呢?”他冷酷的语气让慎福觉得不安,尝试着想化解即将来临的血腥纷争。

  “有仇不报非君子,福伯,这是他们欠我的。”他知道,就算他不对忖他们,他们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唉,看来他是劝不动贝勒爷了。慎福忍不住在心中悄悄的叹了口长气。

  “去吧,福伯,把我的意思转告我未来的岳父大人,我等着你的好消息。”阎霄交代完毕,将身子往椅背靠去,闭起眼,在心中勾勒着自己的计画。

  慎福迟疑的想开口,终究还是放弃出声,因为他知道,一旦贝勒爷决定的事,就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他的想法。

  唉,贝勒爷活脱脱是王爷的翻版嘛,怎么说是侧福晋跟旁人偷生的呢?尤其是耶双眼睛,简直跟王爷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慎福真的不懂,为什么达一向精明的王爷都看不出来,贝勒爷根本就是他亲生的孩子?或许是被情仇给蒙蔽了吧?

  可是,难道整个慎王府中,就只有他这个老人的眼睛没瞎吗?唉!讽刺呀。

  ***

  午后的敬亲王府没有今人昏昏欲睡的静谧,反而传出阵阵热闹的喧哗声,赶跑了仆役、丫寰们的瞌睡虫,忙着招呼进进出出的来客,一刻也不得闲。

  “王爷、王爷。”仆役阿中急急忙忙的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唤道。

  “去去去,不管是谁求见,就说我身体不适,一概不见。”敬谨不耐烦的挥挥手,皱起的眉头都快要可以夹死蚊子。

  “王爷,你这样一直拒绝会面也是过于失礼了,毕竟人家可是恭恭敬敬的求见,还是勉强见见一、两个。”瑟雅浅浅笑着,温婉的规劝道。

  “可是那些人个个没安好心,我干么要浪费时间见他们呀?”哼,打死他,他都不会答应他们的请求,见也是白见。

  “你也真是的,人家来提亲,又怎么是不安好心?况且云儿跟曦儿都已经各有依归,独独剩下颜儿这个大格格没出阁,传到旁人的耳里,总是不太好听吧。”瑟雅仍尝试着想跟他说道理。

  “哼,我管旁的人说长道短?总之,这个女儿可是唯一一个留在我身边的女儿了,说什么我都不会再心软将她送人的。”他可顽固了,说不见就不见。

  老糊涂,根本就是断送自己女儿的幸福嘛,她真是受够他的恋女情结了。不顾他的坚持,瑟雅迳自朝阿中道:“去让人进来吧。”

  “是。”阿中知道福晋的命令比王爷的更有份量,所以未待王爷点头,便转身下去领人进来。

  “福晋,你真是……”敬谨敢怒不敢言,只有懊恼的搔搔头,无奈的准备见客。

  过了半晌,阿中领了个微弓着背走路的老人走进来。对方虽然年纪不小,不过得体的举止,看得出是在某个大户人家做事的人。

  “慎王府的慎福给王爷、福晋请安。”慎福一跨进门槛,便恭敬的屈身行礼。

  “奉承的客套话就免了,直接说明来意吧。”敬谨没好脸色的命令道。

  “呃,是。”慎福没料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一时间竟有些语塞,等顺了口气之后,才缓缓道出来意,“启禀王爷,慎福是奉了我家二贝勒之命,前来向王爷提亲的。”

  “提亲?”敬护的脸色因这两个字而迅速变青,“你再说一遍。”

  “是……”慎福怪异的看了眼他,重复道:“是慎王府的二贝勒命小的为他传口信,希望可以跟大格格缔结良缘。”

  “我呸!”敬谨愤怒的站起,一双眼珠子瞪得几乎要掉出来了,“他算哪根葱,也配跟我缔结亲家?”该死的家伙,非要将他碎尸万段不可。

  “王爷,请您不要污辱我家贝勒爷,他虽然不是正室所出,但是论人品、长相都是上上之选,老奴从小看着他长大,知道他是个多么优秀的人。”见敬谨这般贬低自己的主子,慎福就算再谨守礼仪,也忍不住为阎霄说话。

  “好大的胆子,这就是慎王府用的人?我看你主子八成也是同样粗俗无礼,不用说了,给我滚!”

  敬谨气得一掌击上扶手,震得椅子嘎嘎作响。

  “王爷请息怒,老奴知错。”慎福意识到自己踰矩,连忙下跪请罪。

  “王爷,你也有不对之处,怎么可以当着人家的面,这样数落人家的主子呢?”

  瑟雅按按他的手,朝他摇摇头道:“来者是客,请王爷不要动怒,以免让人家说我们敬亲王府不懂得款待客人。”

  敬谨按捺住又将提起的怒气,勉为其难的听从妻子的话,板着脸坐下来,不过不再正眼瞧慎福,仿佛当他不存在似的。

  “起来吧。”瑟雅朝慎福笑笑,“你家的二贝勒爷,是否就是阎霄贝勒?”她倒是听过些有关这位贝勒爷的辈短流长,只不过,就不知道其中的真实性有多少了。

  他连忙点头,应声道:“是的,就是阎霄贝勒。”

  “是他要你来代他提亲?”瑟雅沉吟了会,缓缓开口,“唉,阎霄贝勒的确过于草率,也难怪咱们王爷这么生气了。”

  “这、这怎么说呢?”糟糕,看样子自己是把事情给搞砸了。

  瑟雅的目光溜了眼敬谨,忍住笑意道:“即使要提亲,也该是由他的阿玛及额娘前来,怎么可以差遣一个老奴来便算数呢?这分明是瞧咱们不起呀。”

  “没错、没错,所以这门亲事是绝对不可能的。”敬谨听妻子似乎站在自己这边,  立刻附和道。

  “这……这……”慎福为难的垂下头,他无法告诉他们,王爷与福晋根本就不把贝勒爷当一回事,又怎么会为他前来提亲呢?整个慎王府中,也只有他慎福可以充当贝勒  爷的长辈呀。

  “不过也没关系,我倒是对他好奇得很,这么吧,你回去转告阎霄贝勒,就说明日午时我在敬亲王府恭候他大驾,请他自个儿来跟我们谈吧。”瑟雅柔柔的一笑,朝慎福  道:“请回吧。”

  “是,老奴一定会把话带到的,老奴告退。”慎福兴奋的咧开唇角,迫不及待的告辞离开,同慎王府报信去了。

  “福晋,你怎么可以无视我的意愿,迳自邀请一个不相干的人来王府?”敬谨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道。

  “王爷,真是对不起,可是,人家就是想瞧瞧那个传言中的阎霄贝勒是个什么样的人嘛。”瑟雅一向知道怎么应付丈夫的怒气,采取撒娇的攻势说。

  “他有什么好看的,听说还是慎王爷的侧福晋跟下人偷生的,亏这个冷血的慎王爷忍得住这口气,还将他留在府里当成二贝勒一样养大,我是绝对不曾让颜儿嫁给一个名声这么坏的人。”他努力维持着威严宣告。

  “王爷这么说就不对了,想想我们的女儿不也都曾被那些不实的流言伤害过?难道你也认为我们的女儿名声很坏,不值得娶吗?”瑟雅一点都不赞同他的说法,她最了解被误会的痛苦,所以才要当面审视那个阎霄贝勒,看看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

  “当然不是呀。”敬谨话一出口便后悔了,尴尬的愣了下,旋即改口道:“那个阎霄贝勒怎么可以跟我的女儿相提并论,福晋你真是糊涂了。”

  她会心的笑笑,朝他偎去,轻声细语的恳求,“好嘛,你如果爱我的话,就会满足我的好奇心,对吗?”

  他的脸霎时通红,却佯装镇定的说:“都老夫老妻了,还说什么爱不爱。”

  “这么说,你是不爱我喽?”瑟雅假装心伤,推开他黯然低下头。

  “当然不是了,我……”敬谨慌了手脚,连忙哄她道:“我什么都依你便是了。”

  她马上抬起脸,笑得灿烂,靠向丈夫的胸膛,甜甜的说:“这可是你说的喔。”

  “好,是我说的。”敬谨搂住妻子,无可奈何的点头保证。

  只不过,为什么他有种受骗的感觉呢?唉,他真是被这女人给吃定了呀。

  第二章

  “是吗?她真是这么说的?”阎霄闭着眼听完慎福的话,缓缓的睁眼问。

  “是的,敬亲王爷的福晋的确交代老奴回来转告贝勒爷,说明日午时请贝勒爷上门作客。”他照着瑟雅的交代说道。

  阎霄缓缓的勾起唇色,脸上的神情是种接受挑战的兴奋,“是吗?”他没想到敬亲王府的人曾有如此的反应,这倒是勾起他的好奇心。

  “贝勒爷,可是敬亲王爷对这门亲事似乎极力反对,您真的不考虑一下?或许我们可以找找其他的大家闺秀。”慎福真是不懂,明明敬亲王爷的几位格格都没有什么好名声,有人肯上门提亲应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为什么敬亲王爷反而处处阻挠,似乎一点儿都不想将女儿嫁掉似的。

  “嗤。”阎霄嘴角的笑带着一股冰冷的寒意,他谜了谜眼道:“福伯,你真以为我是随随便便就决定要娶敬亲王的大格格吗?你错了,敬亲王在朝中势力庞大,皇上对他也倚重有加,若我可以跟他们结为亲家,对我来说,只有百利而无一害,何乐而不为呢  ?”

  “可是,如果你跟大格格见面之后,发觉自己并不喜欢她,不爱她呢?”慎福实在不喜欢看到他眼中那抹无情的冷酷。

  “喜欢?爱?”阎霄不屑的挑挑眉,“我的婚姻中不需要那些没用的东西,只需要利益与帮助就足够了。”他最轻视的就是感情了,正因为他舍弃了对慎王府的一切感情,才得以巩固自己在慎王府中的地位。

  “贝勒爷……”慎福难过得心都纠了起来,贝勒爷原本是个活泼可爱的孩子,现在却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男人。

  慎王府或许给了他不虞匮乏的生活,却也毁了一个小孩对爱的渴望。

  真是造孽哟!慎福感慨的叹了口气,暗暗的祈祷着终有一日会出现一个温柔多情的女子,让他了解什么叫爱,什么叫家,将他自无情的炼狱中解救出来。

  这是他慎福这辈子唯一的盼望了。

  ***

  “不许、不许,什么摆设都不许给我更动”敬谨打断忙着摆设青瓷的丫鬟,又阻止在一旁铺上新桌布的奴婢。

  “可是,这些都是福晋吩咐小的们做的呀。”丫鬟们不解王爷今天怎么有这么好的兴致看她们做这些工作,纷纷手足无措的呆愣着,不知该动手还是该停手。

  “我才是这个王府的主人,我说不必就不必了。”敬谨大吼一声,将丫鬟们吓得都跳了起来。

  什么嘛,只不过是请一个小小的贝勒用午膳,需要这样大费周章的准备吗?真是气死人了,最好是把府里最难坐的椅子拿出来给他坐,让那个阎霄贝勒一刻都待不住,才是正确的“待客之道”!

  “阿玛,您怎么满脸怒容,是谁惹您生气了吗?”夕颜捧着插满各色花朵的花瓶袅娜走了进来,好奇的看着父亲问道。

  他听到女儿的声音,转过身正想提醒她待会不要出现时,忽然住了口,两眼瞪得老大,颤着声问:“是谁要你作这么隆重的打扮?”可恶呀,他的颜儿打扮得这么美,那个臭小子见了,一定会更加穷追不舍。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第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钟瑷的作品<<夕颜格格>>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