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钟瑷 > 夕颜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夕颜格格  第15页    作者:钟瑷

  “当然知道,你是我一手接生到这世上的,也是我好姊妹的孩子呀。”回忆起那夜,妇人不自觉眼泪盈眶。

  “住口!我不想再听了。”慎王爷失去冷静的低吼,阻止妇人继续说话,那一夜对他来说不但是个伤心欲绝的夜晚,也是个难堪的夜晚。

  “不,我一定要说,否则水烟在九泉之下永远都不会瞑目的。”仿佛回光返照似的,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妇人,突然又面色红润,呼吸顺畅的说起话来。

  “王爷,当年您常年驻军在外,您可知道水烟总是倚着门扉,满心盼望的数着您归  来的日子?即使受尽福晋的欺陵,她依然守在王府中,只为了等她心爱的男人回来跟她团聚。”

  慎王爷的手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这是阎霄从未见过的。

  “继续说。”阎霄的神情严肃了起来,他要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秘密。

  “那时王爷只是偶尔回来,便又匆匆忙忙的上战场,丝毫没有注意到水烟被福晋折  磨得如何不堪,也或许是水烟太善良了吧,她不希望王爷在战场上还因她分心,所以极尽所能的掩饰住一切,即使是怀有身孕了,也不愿用这种事让王爷操烦。”

  妇人目光犀利的望着慎王爷,“王爷,您知道吗?在您班师回朝。凯旋而归时,正是水烟想告诉您她怀孕的时候,可没想到福晋竟早一步使出阴险的计谋,诱骗水烟说王爷在后院等地,然后安排了个下人去跟她相会,再带着王爷捉奸,继而诬告水烟肚中的孩子不是您的。”

  慎王爷的脸色逐渐难看,下意识的抗拒这个事实,发狂的吼道:“住口!这不是真的。”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水烟不就是由他间接害死的吗?他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不!

  妇人闭了闭双眼,疲倦的道:“是不是真的其实王爷心中应该早明白了,只是骄傲与自责让您不敢承认,当初您真的是误会她了。燕娘可以向王爷保证,水烟即使到死,始终只有王爷一个男人。”

  “不,不可能,这不是真的!”慎王爷突然发狂的站起来,双手按着头,濒临崩溃的咆哮着。

  “所以,我不是什么小杂种,我真的是慎王爷的儿子?”阎霄与慎王爷有着截然不同的反应,他冷静得让人害怕。

  “霄儿,你娘是个冰清玉洁的好女人,如果她还在世的话,你一定会以她为傲的,就像她以你为荣一样。”燕娘的声音逐渐虚弱,“不要犯跟你阿玛同样的错误,珍……  珍惜……”

  “大娘,您别再说了,先休息一会儿。”阎霄见她的气色突然转暗,赶紧上前揽住  她。

  一抹满足的笑缓缓的爬上了燕娘灰白的容颜,“好孩子,我……我要去……见你娘  了……记住我的话……”她用尽最后的力气举起手轻抚过他的脸,旋即颓然的放下,魂归西天。

  您安心的去吧。阎霄将燕娘轻轻的放回地上,吩咐侍卫们好好的安葬她之后,冷凝了眼一旁伤心欲绝的慎王爷,咬咬牙,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他的身世之谜总算是解开了,但奇怪的是,这一切对他来说似乎已经不再重要,现在他唯一在意的只有颜儿的安危,除了她之外,再没有任何人事物可以让他在乎。

  他爱她,他一定要救回她,而且,他绝不会重蹈覆辙的,绝不!

  ***

  “呵呵呵,慎忠,这次你可是真的立下了大功,竟然在那个杂种的喜宴前夕掳走他的正室,哈哈,我真想看看他在众多宾客之前丢脸的模样呢。”兰因掩着嘴猛笑,一双媚眼在夕颜的身上转着。

  “哼,他们父子喜欢的女人倒是同一个类型,净挑这种既不娇艳也不丰腴的丑女人。”她趋前将夕颜的下巴猛的抬起,不屑的嗤笑了声,又狠狠地将她甩下。

  “福晋,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夕颜的双手被捆绑在身后,狠狠的坐在地上,仰望着眼前雍容华贵的女子。

  “为什么?你该是最能了解我的心情呀。”兰因挑挑眉,日光瞬间沉了下来,“自古以来,男子三妻四妾本就应当,而女人只能忍住心碎,默默躲在一旁流泪,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深爱的丈夫移惜别恋,用宠爱着你的方式去宠爱别人。”

  她恨恨地咬牙,“我受够了这种不公乎的待遇,我不许任何女人抢走本该属于我的幸福,就像现在,阎霄想过你的感受吗?没有,他不也开开心心的准备迎娶侧室,跟他那个负心的阿玛一样?”

  兰因的字字句句仿佛针似的刺痛夕颜的心,她不否认自己的确地无法忍受丈夫迎娶侧室,将心放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可是……“若一个人对你真的已经无心,就算你再怎么努力也只是枉然,还不如放他自由,也是让自己自由。”

  “说得容易!”兰因不屑的冷哼一声,“如果你真的做得到的话,何必哭哭啼啼的跑去找那个贱人诉苦?如果你真的心甘情愿容纳另一个女人的话,就该高高兴兴的替自己的夫婿打理喜事,又怎会落到我的手中呢?”这个女人真是会说大话。

  “我……”回忆涌上脑海,夕颜咬紧下唇,黯然的垂下头。

  “废话少说,虽然我跟你无冤无仇,可是算你运气不好,偏偏要嫁给那个杂种做妻子,事到如今,我也只好连你一起送上西天了。”兰因朝慎忠使了个眼色,“将她绑在梁柱上,我要利用她引来阎霄,然后再一起将他们烧死。”

  “是。”慎忠恭敬的应了声,旋即迅速的将夕颜拖到梁柱下,牢牢的绑紧。

  “你不用费心了,他不会来的。”夕颜用力的扭动,但无奈怎么都无法挣脱绳索。

  “是吗?”兰因挑了挑眉,失声笑道:“你如果清楚他阿玛是个怎样的人,就知道他一定会来,而且还会来得很迅速,只不过,就不知道他会步上他阿玛的后尘呢,还是来得及解救你了。”

  “我们走。”她的笑意消失在唇边,朝慎忠命令道,然后双双离开房内。

  夕颜无助的看着他们离去,偌大的房内只剩下她一人被绑在梁柱下,动弹不得的坐在地上。

  房子的四周在兰因他们离开之后,全被帘幕所遮蔽,黑漆漆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浓厚的煤油味在空气之中飘散,让人闻了之后涌上一阵阵的恶心感。

  浊闷的空气呛入夕颜的喉中,让她忍不住干咳起来,连眼泪都要流下,她不断使劲的想要挣开被捆绑在身后的双手,无奈愈是心急,绳索愈嵌进内里,在白皙的手腕上烙  下一条条红色的淤痕。

  不行了,看来她是命中注定逃不过这一劫,也罢,反正霄也不可能来的。就让她的死结束这一切吧。

  夕颜停止动作,静静的坐着,将头往后靠在梁柱上,往事仿佛一出戏似的在黑暗中缓缓的上演,阎霄俊挺的容貌浮现在眼前,让她心碎。却也让地无限怀念。

  她对他的爱始终比恨多呵,此时此刻,她竟然不再恨他曾对她做过的事,反而衷心期盼他可以得到幸福,即使她今天要命丧于此,她也这么希望。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跟新娘子喝交杯酒?抑或跟宾客们把酒庆贺?他有没有想起她?有没有意识到她的失踪呢?

  夕颜自嘲的扯扯唇,对心中竟还怀有一丝的希冀而感到悲哀。

  今人难以忍受的寂静在夕颜停止挣扎之后笼罩住她,就在她几乎忍不住要扯开嗓子喊叫的时候,一个细微的开门声打破房内的宁静,在黑暗中带来瞬间的光明,按着又在门关上之后陷入黑暗。

  夕颜的心因这一道短暂而低微的声音忽上忽下,是他吗?她不能否认自己此刻是雀跃的、期盼的,甚至渴望见到他。

  “霄?”她怯怯的开口,双眼望向黑暗之中。

  然而并没有她预期中的声音传来,只有一道体温灼热的朝她靠近。

  “霄?是你吗?”一阵恐慌缓缓的爬上夕颜的心头,取代了原本的企盼与雀跃,是谁?为什么不说话?.

  “呵呵……”低沉的笑声充满了淫秽之意,“是我呀!”

  一双粗壮的手爬上夕颜徒然僵硬的身躯,挑逗的在她的肩上游移。

  “你是谁?不要碰我!”夕颜霍的尖叫,被绑紧的身躯挥动着想要甩落身上的手掌  。

  “别装了,反正你就要跟着那个杂种一起陪葬,干脆爽快一点,在死前让我舒服一次吧。”自从第一眼见到她之后,他就对她垂涎已久,难得逮到这个好机会,他怎么会放过呢?

  “你是阎霄的哥哥!”夕颜失声喊了起来,这个人的声音她不会忘记的。

  “我没有那个杂种弟弟。”慎行冷哼一声,将唇凑上前,强硬的吻住她的唇。

  “呜……”一阵翻滚的恶心感自胃部涌上来,她快吐了!才刚这么想。转眼间她已吐了他满脸。

  “该死!”慎行懊恼的咒骂,毫不留情的一掌甩上夕颜苍白的脸颊。

  “你这个贱人,不过是个残花败柳罢了,本贝勒肯临幸于你,是你天大的荣幸,你竟然不知好歹,敢吐了我满脸?”他阴狠的扯扯唇,“看来我是对你太客气,或许你喜欢男人对你粗暴一点?”他说完话,又狠狠地赏了她一掌。

  鲜红的血丝自夕颜的唇色缓缓的流出,她紧咬着牙,不愿意哀求他放过她,因为她知道眼前的男人是个禽兽,即使她苦苦哀求也是白费工夫。

  “哼,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慎行自鼻子哼了声,霍的将她的衣衫自肩膀撕裂到  腰际。

  夕颜开上双眼,牙齿已经轻咬着舌头,决定他若再造一步的侵犯她,她便要自尽,守住自己对阎霄的清白。

  突然,一阵凉风吹过夕颜裸露的肌肤,光线一闪而逝,原本令她恶心的呼吸气味候的消失,幽暗中响起一声凄惨的哀号。

  她慌乱的睁开眼睛,尝试着在黑暗中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可是完全的黑暗却让她怎么地无法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状况。

  哀号声在瞬间又消失。静谧的空气在夕颜的周遭弥漫,漾成一股诡异的气氛。

  倏的,一只手又靠过来,越过她的身躯往她的背后伸。

  “不要碰我!”她失声大喊,然后照着预定的计画朝自己的舌头狠狠地咬去。

  “该死--”熟悉的咒骂声响起,阎霄收回伸进她嘴中的手指。

  “霄?”夕颜不确定的唤着,生怕自己再次错认。

  “你想谋杀亲夫吗?”好险,要不是他知道夕颜的个性,早一步把手忡进她的口中,此时想必她已经咬舌自尽了。

  “真的是你?可是……可是你不是应该在迎娶……”她的心在狂跳,阎霄的出现令她心中涌起无法言喻的欣喜之情。

  阎霄忙着为她解开绳索,淡淡的道:“我是来接你回去的。”

  回去?她还回得去吗?夕颜黯然的垂下眼睫,“我不回去。”

  “什么?你再说一次。”他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双手捉住她的肩膀。

  “我……我不回去。”她停顿了半晌,旋即坚定的咬唇道。

  他粗重的喘了几口气,声音蕴含着即将爆发的怒气,“我不会准你离开的。”

  今人窒息的沉默霎时充斥在他们之间,他几乎要发狂大吼。

  不知过了多久,夕颜的声音才幽幽的响起,“我……我都知道了。”

  “知道?知道什么?”阎霄怔了怔,不懂她的意思。

  “是你假扮狂徒,故意让我以为自己被欺凌,按着再假意对我示好,让我在走投无路之际投入你的怀抱,对吗?”

  虽然身处黑暗之中,他仍仿佛可以看见她脸上所涌起的凄楚笑靥。

  他的身体僵了僵,旋即用不在乎掩饰自己的愧疚,冷笑道:“那又如何?你已经是我的妻子,就算是你阿玛出面,也无法将你自我的身边抢走。”即使她恨他入骨,他也不会放手的。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第1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钟瑷的作品<<夕颜格格>>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