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钟瑷 > 夕颜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夕颜格格  第14页    作者:钟瑷

  “呸!臭婆娘,你以为你是谁呀,竟然想要告诉我该怎么做?早知道二十四年前我就该把你一并收拾掉,省得现在还要费力一次。”慎忠冷笑的睇睨着她,捉着夕颜的手紧紧的收了收。

  “你究竟是谁?竟然敢进王府逞凶,要是让贝勒爷知道的话,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夕颜不懂他们之间的对话所指何事,她只知道要想办法吓走这个坏蛋。

  “贝勒爷?”慎忠不屑的自鼻子哼了声,“你放心,他正是我下一个目标,我会很快送他跟你一起下地狱相见的。”

  “你……你想做什么?你到底是谁?”难道大娘说有人要对霄不利,指的就是这个人?

  “我是谁?问问她就知道了呀,我想她不会忘记我是谁的。”慎忠用下巴努了努妇人,唇边挂着一抹嗜血的笑。

  妇人咬牙切齿,恨恨的瞪着他,一字一字的道:“我怎么可能忘记那一夜,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禽兽夺去找好姊妹的命,若不是王爷的手下在你想赶尽杀绝之际闯进破庙,我早就是你的刀下亡魂了,呵,老天留下我这条命就是要让我看着你跟福晋两个人自食恶果!”

  王爷跟福晋?难道大娘指的是霄的阿玛跟额娘?夕颜困惑的蹙起眉,这座府邸之内,究竟藏有多少的秘密?

  妇人看出她的纳闷,朝她点点头,眼中含着泪水道:“没错,颜儿,这是一桩二十四年前的丑陋计谋,就是他跟兰因福晋串通陷害当时王爷的侧福晋,栽赃她跟下人私通  ,生下霄儿这个杂种。

  “王爷因为气急攻心,失去理智,误信小人的谗言,造成霄儿迄今仍无法真正的认祖归宗,还以为自己真是个私生于,在王府中受尽折磨与排挤,才会养成他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个性。

  “其实,他绝对不是个残忍的孩子,只是环境使然啊,我可怜的雷儿……长叹了口气,思绪飘回那一夜。

  过去的一切仿佛随着妇人的叙述而历历在目,夕颜不禁也为那一夜的悲惨而感到哀伤,没想到霄有这样坎坷的身世,可是,她实在无法因为这样而原谅他对她所做的一切。

  “好了,废话少说,我会一刀给你个痛快的,你放心吧。”慎忠一手捉着夕颜,一手抽出腰际的大刀。

  “为什么?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妇人平静的面对他,此刻的她拉不畏惧死亡,只是为死去的好友感到不服。

  慎忠愣了下,旋即淡淡的道:“我们的确是无冤无仇,错只错在你们妨碍到福晋,伤害了福晋,为了福晋,你们必须消失。”各为其主,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冤仇吧。

  “不,不要杀她,你要我怎样都可以,就是不要杀她。”夕颜看到闪着森冷光芒的  大刀,哀求的道。

  慎忠斜睇她一眼,冷冷的道:“别急,待会就轮到你了。”

  无顾夕颜声泪俱下的哀求,他的大刀毫不留情的挥下,在妇人的身上划出一道红色的血痕,在绯月的照射下更显怵目惊心。

  “大娘”夕颜看着倒卧在血泊中的妇人,忍不住失声叫喊。

  “解决一个了,现在我该拿你如何呢?”他将刀收回刀鞘,眯眼望了望全身虚软无力的夕颜。

  “你这个无血无泪的禽兽,我讧咒你不得好死!”她顽强的瞪视着他,目光中充满恨意,她是第一次这么的恨一个人。

  “呵,我早已经下地狱了。”为了所爱的人,即使是身在地狱,他也甘之如饴。

  他的反应让夕颜愣了下,茫然的瞅着大娘。那倒卧在血泊中的身影如果是她的话,霄会不会有些难过?他曾吗?呵,可悲呀,她竟然妄想一个利用自己的人会为自己伤心,简直是无可救药了。

  “有了。”慎忠沉吟片刻,突然瞅着她缓缓的笑了起来。

  那笑容让夕颜全身泛起鸡皮疙瘩,一阵寒栗自背脊慢慢的升起。

  “跟我走吧,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人质,也是引诱阎霄上最好的诱饵。”

  慎忠架起她,快步的走了出去。

  “没用的,他只是利用我,绝不会为了我而上,你快放开我!”夕颜使力的挥舞手脚,希望可以挣脱他的挟持。

  “呵,你还真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呢,不过等你跟他一起下地狱之后,你就可以知道了,现在先安静的睡上一觉吧。”慎忠邪恶的笑笑,用手刀击昏她,抱着她瘫软的身子,踏着火红的月色,大步离开这个废弃的的院落。

  ***

  天明后的慎王府人声鼎沸,挤满了前来道贺的宾客,送来的贺礼占据大部分的前院,在红色彩球的衬托之下,充满喜气洋洋的气氛。

  “爷,时辰已经快到了,要不要老奴去请少福晋过来?”慎福小心翼翼的询问着摆着一张臭脸的阎霄,生怕他一个不高兴,迳自去找少福晋开骂。

  “不用了,若她执意要让我在众多宾客面前失去面子,就随她吧,”阎霄沉声道,一想起那时她伤心欲绝的模样,他的心就一阵阵的抽痛。

  或许他逼她观礼是太残忍了点吧?

  慎福了解,他心中真正的想法绝不是跟他口中说出的一样,可是也只能无奈的暗暗叹口气,提醒他道:“爷,您也该更衣了。”

  “时辰到了吗?”阎霄面无表情的问。

  “是快到了。”慎福看他那副模样,真是为他心疼,这根本不是一个新郎倌该有的模样。

  “也罢,早点开始早点结束,福伯,为我更衣吧。”他站起身,平举起双手,等着慎福为他换上新衣。

  慎福拧着眉头将一旁的新衣拿起,正要为他换上时,小绿忽然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  。

  “大胆的丫头,竟然敢擅闯贝勒爷的寝房,你该当何罪?”慎福乍见她,大声的斥喝道。

  “奴婢知罪,可是……可是发生天大的事情了,小绿不能不来禀告贝勒爷呀。”

  小绿颤抖着身子,畏畏缩缩的道。

  阎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问:“什么事?”

  “启禀贝勒爷,少福晋她……她……”

  “她怎么了?快说。”事关夕颜,阎霄的脸色瞬间大变,连忙催促道。

  “少福晋……她不见啦。”小绿颤抖加剧,几乎哭了出来。

  “不见?丫头,你有没有仔细找找看,少福晋会不会只是在院中走走罢了?”

  慎福问道,想再次确认。

  小绿频频摇头,坚决的说:“不可能的,少福晋昨儿个夜里伤心的哭了一阵子之后,就说要去找贝勒爷,还不许小绿跟着,谁知道一直到天明都没见到她回来,本来我以为少福晋是一直跟贝勒爷在一起,可是想想又不对,今儿个是贝勒爷的大喜之日,按理少福晋应该会回廉阳斋梳洗才是,所以连忙询间其他人,可是没有人见过少福晋的踪影。”

  不对呀,昨个儿夜里少福晋根本没有上贝勒爷这儿!“这……爷,看样子真的出事了。”慎福皱了皱眉头,忧心的朝阎霄道。

  “该死!”阎霄低咒了声,一掌击上木椅的扶手,随即一阵破碎的声响传出。

  “她竟然敢逃走?我不会放过她的。”阎霄只想到夕颜竟离他而去,满腔的怒火令他失去理智,只想要立刻找回他心爱的女人。

  “不会的,少福晋这么爱爷,怎么可能会想逃走呢?”小绿连忙为夕颜说话,“况且,昨儿个夜里,少福晋还跟我说她想通了,只要爷开心,即使是必须接受爷纳侧室的难堪,她也愿意的呀。”她绝对不相信少福晋会有一丝一毫想要离开贝勒爷的念头。

  “哼,没想到她心机这么重,连一个丫鬟都不忘欺骗,好进行她逃走的计画。”

  阎霄此刻完全听不进任何解释,失去夕颜的恐惧让他以怒气武装自己,他必须这么做,才不会让人看出他此刻心乱如麻。

  “爷,事情或许不像你想像的那样,咱们还是尽快将少福晋找到才是呀!”慎福跟阎霄不同,他担心的是她的安危,“老奴马上派人出去寻找少福晋的下落,爷您就安心待在王府中参加婚宴吧。”

  阎霄眯了眯倏的变得深沉的瞳眸,不发一语的转身往外走。

  “爷?”慎福困惑的望着他,难道他不打算举行婚宴了?那新娘子跟那么多的宾客该如何是好呢?

  阎霄依然没有作任何的表示,只是大步走着,此刻他再没心思去想其他事情,他只知道要将夕颜给找回来,然后狠狠地处罚她、囚禁她,让她再也无法从他怀中逃开。

  他怒气攻心的推开门扉,才刚跨出门槛,便被迎面而来的许多人给挡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个臭小子倒是给我好好的解释清楚!”敬谨率先站了出来,气急败坏的质问他。没想到他们夫妻才南游回来,就听到阎霄即将迎娶侧室的消息,真是气死人了,早知道拚死也不要将颜儿嫁给他。

  “我没时间解释这一切,你们问福伯吧。”阎霄冷冷的环视他们,敬亲王的身后站着初云格格夫妇、晨曦格格夫妇,在他身边的则是瑟雅福晋,还有……慎王爷?

  没想到他会回来参加自己的喜宴:一直不关心他的阿玛,居然会在今天出现,实在是太讽刺了。

  阎霄冷冷的扯了扯唇,无视身后此起彼落的责骂声,继续跨步走着,留下被团团包围住的慎福,愁眉苦脸的面对一群人的询问与责难。

  第十章

  一个倒卧在血泊中的女人,这是阎霄进入此房之后映入眼帘的第一个景象,同时在他的心中升起一抹不祥的预感,取代了原本蓄势待发的怒气。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王府中会有一个被杀伤的女人?”他拢起眉心,沉声询问身边的侍卫。

  “这、这小的们也不知道因为王爷吩咐,不许任何人进入这里,所以根本没有人知道这儿住的是什么人,又生了什么事。”为首的侍卫长战战兢兢的回答,生怕一个不小心脑袋就搬家了。

  阎霄冷冷的瞪视他一眼,旋即跨步走向妇人,正准备将她翻过身瞧清楚时,慎王爷却自后头抢先一步,蹲跪在妇人的身边。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告诉我,是谁做的?”慎王爷神情严肃,将妇人抱在怀中问道。

  “王、王爷……”妇人奄奄一息的容颜上挂起一抹笑容,艰困的开口道:“我终于可以见到您了……”

  “你的伤势不轻,不要再说话了。”他看了一眼她身上的刀伤,心中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

  妇人轻轻的摇摇头,费力的道:“我、我知道我已经快不行了,我的这条命早在二十四年前就该消失的,会苟延残喘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要找机会告诉您真相啊……”她剧烈的咳了几声,脸色苍白得吓人。

  “我不想再听任何有关以前的事了,等你的伤痊愈之后,我会让你走的,这几年来你受的苦已经够抵销你的罪了。”慎王爷一向冷淡的面孔突然微微的扭曲起来,仿佛正压抑着心中某种极大的痛苦。

  “不……”妇人又咳了几声,挣扎着道:“我今天一定要说。杀我的人是慎忠,颜儿也是被他给掳走的。”

  “颜儿被他给掳走了?”阎霄倏的蹲下身,激动的抓住她的双肩问道。

  她轻轻颔首,“是的,一切都是慎忠做的。”

  “该死,如果颜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他死无全尸。”他眯了眯闪过冷焰的黑眸,如风一般飞快的起身,刻不容缓的往外冲。

  “等等……”妇人见他即将离去,赶紧伸出手喊住他。

  阎霄犹豫片刻才停住脚步,缓缓的转过身,“有话快说,我现在没空听你们闲

  话当年。”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个女人跟慎王爷之间肯定有满深刻的关联。

  “霄儿,你长大了。”妇人的唇畔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满足的瞅着眼前伟岸的男子。

  “你知道我?”阎霄心中开始对她感到好奇,莫非她知道他的身世之谜?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第1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钟瑷的作品<<夕颜格格>>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