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钟瑷 > 夕颜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夕颜格格  第13页    作者:钟瑷

  “我不相信。”阎霄候的将她转过来,让她直视他的黑眸。

  他的瞳眸总是有种魔力可以令她深陷其中,遗忘所有的一切,渴望投入他温热的怀中……“放弃对抗我吧,颜儿,你是我的,这里,还有这里都是。”阎霄修长的手指点  了下她的头,又移到她的心口。

  “是的,我不否认这儿的确是让你给占据了,不过……别忘记明天就是你的大喜之日,难道你要用今天曾拥抱过我的双臂去迎接那个纯洁无瑕的新嫁娘吗?”夕颜忍着心中的痛楚,紧咬着下唇。

  阎霄的身躯迅速的僵了僵,旋即仰头大笑,“哈!没有任何原因可以阻止我要你,就算如此,那又如何?”

  她的脸霎时刷白,颤着唇道:“告诉我,你是否爱过我?”若他曾爱过她,就不该  说出这样伤她的话。

  他的黑眸倏的沉了下来,半眯的瞳眸隐藏住异样的闪烁,“我说过,爱是傻瓜才会相信的东西,而我只相信自己。”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娶我?”一阵寒意自她的脚缓缓的升起,让她感到刺骨的冰冷。

  阎霄霍的坐起,深深凝视她一眼,压抑住内心的骚动,淡淡的道:“为了得到权力  。”

  “权力?”夕颜茫然的抬起眼,望进那一片幽暗中,虽然早猜到他对她或许没有爱意,但没想到亲耳听到他承认,心会这么的痛。

  “娶你,不但可以得到慎王府的大权,同时也可以与敬亲王府结亲,一举两得。”这的确是最初的目的,可却不知在何时变了质,但他并不打算告诉她。

  “我知道了,原来如此啊……”难怪他会不介意她的污秽,坚持娶她入门……她真是太天真了。

  “颜儿?”阎霄看着她突然绽放的凄美笑靥,不禁恨透了自己,为什么要对她说出这么无情的话?只为了保护自己吗?

  “我没事、我没事。”夕颜迅速抹去眼角的泪水,依然挂着笑的脸庞苍白得惊人,同时也美得惊人。

  阎霄从没有过像此刻一样的不知所措。面对阴狠的敌人,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将他一刀封喉,但面对一个深深触动他心弦的女人,他却不得不用冷漠伪装自己,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该死,他到底该怎么做才对?承认世上真的有情爱,而后再度尝到被背叛之痛吗?

  不,他不能。

  “明天记住出席喜宴。”他克制住将她拥入怀中的欲望,步下炕床,淡淡的抛下话后,逃也似的离开。

  呆愣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的心仿佛有千根针、万根刺插在上面似的,狠狠地抽痛着,让她的身子因疼痛而蜷缩成一团。

  好痛啊,这份痛楚究竟要如何才能消除呢?死,或许死可以将她自这份不堪中解救出来。

  她又赶紧摇头,不,她不能有寻死的念头,她必须保护他,不能让他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谁要她爱他呢?忖出的人注定是要受苦的吧…

  第九章

  “福伯,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吧?”阎霄背对着慎福,低沉着声音问道。

  “都已办妥,就等明天的仪式了。”慎福怜悯的看着他,那充满孤寂的身影真是让他这个老人不胜唏吁呀。

  “心语来吗?”这个唯一让他感受到亲情的妹妹被安置在南方别业,受到妥善的照顾,也是他唯一邀请来参加喜宴的家人。

  “格格回函说身子不适,无法参加喜宴,不过已经派人送贺礼前来。”唉,说穿了,是因为她的额娘跟大哥对贝勒爷阴狠毒辣,让她没脸来吧。

  短暂的沉默充斥著书斋,半晌之后阎霄的声音才又响起,“好,你去歇着吧。”

  “贝勒爷……”考虑了老半天,慎福怯怯的开口。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他缓缓转过身,眼中尽是疲惫,坚毅的下巴上满是胡碴,显得憔悴而狼狈。

  “是不是……该将事情告诉少福晋?我相信她一定会原谅您的。”以少福晋对贝勒爷的感情,她应该不会因为那件事而和贝勒爷反目成仇。

  阎霄的神情一沉,粗嘎道:“你要我告诉她,她的悲惨遭遇是因我而起,只因为我想要夺得权势,所以才毫不留情的利用她,毁坏她的名节?”

  “贝勒爷,当时您也是迫不得已呀,而今一切事情都已平静,您也真心真意的喜爱少福晋,就算对她坦承,又有何妨呢?”虽然阎霄的目光如刀,仿佛要杀人似的,可是为了他的幸福,慎福仍然无惧的说。

  “我没有喜爱上谁,福伯,不要再说了,这些话我会当作没听到,你下去吧,明天还有得忙的。”阎霄冷着脸,硬着心肠说出违心之语。

  “这……唉,老奴告退。”没办法了,慎福苦着张脸,咳声叹气的退下。

  待慎福离开,阎霄才吐出长期滞留在胸口的郁闷之气,若是事情可以像福伯说得这么简单就好了,那么,他也不需要苦恼,更不需要策画出这么一桩迎娶侧室的荒谬笑话了。

  天知道,他的身体只想要拥抱一个女人,他的脑海中也只容得下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除了夕颜之外,再没有第二人选!

  呵,这是他轻视爱情的代价吧--受困于爱。

  阎霄自嘲的撇撇唇,黯然的垂下眼睫,忽然听到一道细微的声音掠过窗外。

  “谁?”警戒心迅速升起,他低喝了声,快速的跃出书斋,仔细查看周遭的状况。

  没人?是风吗?他轻蹙起浓密的剑眉,一股莫名的骚动袭上心头,为本就不平静的心湖再激起涟漪。

  ***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刚刚听到的不可能是真的!

  夕颜的脸毫无血色,冷汗不断自她全身冒出来,仿佛要将体内所有的一切排尽,包括他曾经带给她的所有甜蜜与激情。

  她并非有心去窥听那一切,她只是想要在他迎娶侧室的前夕,结束一切争执,告诉他,即使他只是因为权势而娶她,她依然会爱他,做好正室该做的份内之事,包括接纳他所迎娶的侧室。

  可是,为什么她听到的却是那么的污秽不堪?那个夜夜在梦中折磨着她的魔鬼,竟然也是那个让她夜夜依恋着他的怀抱的男子?

  天呐,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所以老天才会这样惩罚她,让她坠入无边的地狱,永远无法解脱?

  夕颜踉踉跄跄的跑着,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只有高高挂在夜空中的绯月,无情的冷凝着她。

  她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往这里跑来,等到她有意识的时候,已经站在荒院的柴房前,面对一脸讶异的大娘。

  “大娘!”夕颜一见到熟悉的面容,便哇的一声扑进她怀中,伤心的辍泣。

  妇人怔了怔,抚慰的拍拍她的背,轻声问道:“怎么了,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

  夕颜抽搐着双肩,哽咽得无法开口,现在她只想好好的大哭一场,将心中所有的痛苦全随着泪水倾泄而出。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百教人生死相许。”妇人叹了声,也不逼她说出原由,只是静静的任由她抱着自己痛哭。

  过了许久,夕颜的哭声才缓缓转弱,仅剩下低低的呜咽声。

  “好了,哭也哭够了,该说说为什么了吧?”妇人慈蔼的望着哭红了鼻子的夕颜,徐缓的问道。

  夕颜吸了吸鼻子,神惰萎靡,幽幽的倾吐,“我真想死去,这样就不用受这些苦了  。”

  妇人的神情突然一变,厉声道:“我真是错看你了。”她粗鲁的推开夕颜,转过身走进柴房。

  夕颜怔了怔,追了进去,困惑的问:“大娘,为什么你这么生气?是不是颜儿说错了什么?”

  “你当然说错了话,而且还是一句蠢得无以复加的话:像你这样动不动就想死的人,根本就没资格活在这世上,要是你想死就去死吧,省得让人瞧了心烦。”妇人鄙夷的瞪视着她,不复方才的和蔼可亲。

  夕颜咬着下唇,垂下眼睑,双手不住的扯着衣摆,“对不起……”说也奇怪,虽然大娘对她的态度恶劣,可这些话却像一把槌子,狠狠地敲醒了她。

  妇人的神色稍霁,沉默了半晌,才缓缓走上前,拉着夕颜的手道:“你知道有多少人想活却无法活下去吗?那种不甘,你知道有多么让人心痛吗?”她仿佛陷入回忆中,黑色的瞳眸中悄悄的泛起雾气,“颜儿,稍有不如意便想抛弃生命的人,大娘是最瞧不起的,我希望你能了解生命的可贵,不要再轻言寻死了。”

  夕颜感动的点点头,“大娘你放心,我会记住你的话,绝对不会再有轻生的念头。  ”

  “这样就好,别忘了,霄儿还需要你在一旁照顾他,当他的支柱呀。”妇人欣慰的笑笑。

  “对不起,大娘,我可能无法实现答应过你的诺言了。”夕颜的容颜变得凄苦,整齐的贝齿狠狠地咬住下唇。

  “为什么?你忘记曾答应过大娘,不论他怎么辱骂你,你都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吗  ?”妇人皱了眉,捉着她的手问道。

  “我……”夕颜欲言又止的撇开脸,她不想将阎霄的卑劣手段告诉任何人。

  呵,没想到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她还顾虑着他的名声,不想让他有任何污点,夕颜,你真是个可悲的女人啊。

  “快告诉我,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妇人见她颦眉不语,焦急的追问。

  她缓缓的摇头,水汪汪的双眸哀求的瞅着妇人,“大娘,请不要追问了,我不会说的。”

  妇人怔了怔,这神情她太熟悉了,那是种为爱受苦,却又心甘情愿的模样,曾经她也在某个人的眼中瞧过,而结果却是那么的惨痛,同时也是那么的不值呀。

  真正的爱情,是不该让人有这样凄楚的眼神的。

  “我知道了,你走吧,不要再回到他身边了。”无论霄儿做了什么,肯定是将颜儿的一颗真心都伤透了。

  妇人的话却让夕颜失神,她该走到哪里?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容得下她呢?

  敬亲王府?不,她不能再让阿玛与额娘蒙羞了。去云儿跟曦儿的家吗?不能,要是让她们知道实情的话,她们除了自责之外,还会怒气冲冲的来找阎霄算帐,她不能看着他们起冲突。

  “怎么?没地方去吗?”妇人看出她的困扰,叹口气道:“天下之大,处处可为家,怎么会怕没地方丢呢?怕只怕人走了,心却舍不下,那就真的是行尸走肉了。”瞧那模样,根本就是处处为霄儿着想嘛,唉!

  夕颜黯然的垂下脸,苦涩的咀嚼着这句话。

  一阵风吹过,火红色的绯月绽放出诡异的光芒,妇人抬头望了望夜空,同样的月夜,同样为爱心碎的女人……不知为何,她的心中倏的涌起不祥的感觉。

  “你快走吧,这里不是你久留之地。”突然而来的烦乱让妇人不安,连忙催促着她离开。

  夕颜抿了抿唇,挤出一抹笑,同她道别,“大娘,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身分,不过很感谢你听我诉苦。我就此告别,希望以后我们还有机会见面。”

  妇人转过身,佯装嫌烦的挥挥手,表示逐客之急。

  夕颜不解她为何会突然变得淡漠,不过仍对着她的背影缓缓的鞠了个躬,才转身走向柴门外。

  就在夕颜的脚即将跨出门槛之际,一道黑影如风似的卷来,硬是粗暴的将她给攫住,抓疼她纤细的手腕。

  “哈,没想到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一次就可以解决两个,嘿嘿,老天始终是站在我这边的。”慎忠挂着邪恶的狞笑,一双眼似豺狼般紧盯着猎物。

  “你……”恶梦中的人物再度出现在眼前,让妇人惊恐的瞪大了眼,心口同时涌上新仇与旧恨。

  “你这个奸险小人,我知道你不会轻易放过我的,不过,我们之间的一切恩怨跟这位姑娘无关,你快快放了她。”妇人虽轻颤着身子,仍佯自镇定的道。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第1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钟瑷的作品<<夕颜格格>>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