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钟瑷 > 夕颜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夕颜格格  第12页    作者:钟瑷

  “是吗……”夕颜的双手不自觉的紧揪着胸口,她可以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而嘴则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似的张阖着,“是哪家千金?”

  他面无表情的淡然道:“那不重要,你不需要知道。”该死,她的呆愣让他心痛,可为了自己,他不得不这么做。

  “是、是呀,我早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她强颜欢笑的咧开唇,仿佛听到了内心淌着血的声音。

  “放心,你是正房,她是侧室,你的地位不会受到威胁的。”阎霄的双手在耳侧紧握成拳,强迫自己压抑下拥她入怀,告诉她他只要她一个人的冲动。

  一抹凄绝的笑靥飘上她苍白无血色的脸上,“这就是你对我的保证吗?”难道他不知道,她要的不是这些,只是专一的对待呵。

  “我从没隐瞒过你这种可能性,而你也接受了,不是吗?”他咬咬牙,开始痛恨起自己来。

  夕颜轻轻颔首,幽幽的道:“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我不会妨碍你的。”

  没错,她的确表示过她会接受他纳妾,可没想到事情一旦成真,这痛竟会如此刻骨铭心,直要她生不如死。

  “该死,你到底有什么不满?我不也接受了你的一切吗?难道连我娶个侧福晋,你都不能开开心心的祝福我?”不知为何,她那副委曲求全的模样,让阎霄心中升起一股  怒气,还有对自己的懊恼。

  “我没有不满,我也不敢不满,为什么你要这样逼我?”滚烫的泪水仿佛灼烧着眼眶,让她几乎要流下泪来,不过,她仍然勉强约克制住,只为了不让他瞧见自己的不愿  与悲伤。

  “既然没有不满,为什么不灿烂的笑?为什么要装出一副被人欺陵的模样?”

  他粗暴的攫住她的手腕,将她拖到面前,和他四目相对。

  “好,我笑、我笑……”忍着惟心之痛,她用尽这辈子最大的力气,绽放出一抹绚烂的笑容,“我祝福你跟她……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她的道贺让阎霄的心纠起,将恼怒一古脑发泄在她身上,讽刺的扬唇道:“告诉我,你是否根本不在意我再娶?否则为什么说得出这种话?竟然可以笑着祝福自己的夫君跟别的女子早生贵子?”虽然明明是他要求她祝福,可是真从她口中说出贺词时,他却又愤怒的想要杀人。

  “否则你要我如何?”夕颜终于再也克制不住心痛,嘶吼出声,“我怎么做都不对,那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你才会满意,是不是要我消失你才开心?好,我消失,我不会再妨碍你任何事了。”

  泪水不知何时放肆的在夕颜的脸上奔流,她挣开他的手,跨下炕床,泪眼模糊的往外跑。她不知道自己该去何处,只知道自己必须逃得远远的,逃开这一切的难堪与酸楚,逃离她心爱却也令她心痛的男人。

  “该死!”他咆哮了声,愤怒的将房内的瓷器花瓶一一扫落,而后颓丧的坐在椅子上,从来没有过的无力感紧紧的捉住了他,这不是他,这绝不是一向冷情坚毅的阎霄。

  不行,他绝不能让爱惜改变自己,他绝不能因为感情而让自己软弱!没错,他的决定绝对不会有错。

  他眯起漆黑的双眸,凝望着夕颜离去的方向,任由椎心的痛楚啃噬着自己,也不愿承认自己的心早已迷失在那双似水黑眸中,再也无法寻回……***

  不知道跑了多久,夕颜才恍惚的止住脚步,失神的站着,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掏空似的,完全没了希望。

  是呀,她还活在这世上做什么?早在当初被污辱之时,就应该潇洒的走,何苦眷恋这世间,反而又惹来一身的伤?

  呵,没想到当初救她的人,如今却是伤她最重的人。夕颜自嘲的苦笑,本已干涸的泪水,又被笑意给逼了出来。

  “哔,你又哭又笑的,究竟是在哭还是在定呀?”

  “谁?”夕颜仓皇的寻着声音的来源,这才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跑到那个荒废的小园中。

  “谁?”声音学着她的腔调,接着迸出一连串的笑声。

  她拭丢脸上的泪珠,定睛一瞧,才发现说话的原来是那个中年妇人。

  “大娘……”狼狈的模样被人瞧见,夕颜感到有些尴尬。

  “别害躁了。”妇人看出她的无措,扯扯唇道:“上回我不也让你瞧光了哭相吗?这回算是你还给我好了,况且,你又哭又笑的,谁知道你是在哭还是在笑呀?”

  夕颜黯然的牵牵唇畔,低声道:“对不起,上回我突然跑开……”

  “算啦,谁瞧见一个疯婆子不会吓跑?你还算好的,没有一看见我就跑,还陪我聊了一会儿,嗯,由你来当霄儿的媳妇,算是合格了。”

  妇人完全没有当时的疯癫,反而正常的说着话,这让夕颜感到有些惊讶。

  “眼睛不用瞪得这么大,你以为我是真的疯了呀?要不是为了活命,我又何必装疯卖傻这么多年?唉!”妇人长叹了声,走向夕颜,拉起她的手上下打量,“嗯,果真是一个秀外慧中的好姑娘,霄儿的确有眼光。”满意的笑容浮现在她爬满皱纹的脸。

  “大娘,您究竟为什么要装疯卖傻?又为什么不走出这个院落,一直待在这里呢?”她的反应让夕颜困惑,暂时忘记自己凄惨的状况。

  妇人出神半晌,才徐缓的道:“这话说来可长了,等时机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她吐了口气,转向夕颜,拍拍她的手背,“好啦,你先说说,怎么会跑到这里暗自哭泣,是不是霄儿欺侮你了?”

  夕颜的脸色霎时又暗了下来,垂头不语。

  “肯定是霄儿不懂得怜香惜玉,让你伤心了?”妇人见她不语,迳自猜测起来。

  她摇摇头,苦笑道:“他没有错,是我不认份,这份伤是我自找的。”

  妇人怔了怔,眼眶一红,喃喃自语,“真是太像了,太像了……”

  “像谁?”夕颜困惑的问道。

  “呃,没什么。”她摇摇头,将话题再转到阎霄身上,“霄儿跟他阿玛是同一个性子,个性刚直而粗心,往往伤了女子的心还不自觉,可是有一点我倒是可以十分肯定,那就是他们都是用情至深之人,他绝不会辜负你的,你放心吧。”

  夕颜苦涩的笑笑,没有说话。

  “怎么啦?你不赞同大娘的说法?”妇人看出她的神色有异,追问道:“你倒是说说,他是怎么惹恼你的?”

  她嗫嚅着,半晌才缓缓道:“他马上就要迎娶侧福晋了,这算不算对我有异心?”虽然明知男子三妻四妾本属应当,可她就是会因此感觉痛不欲生。

  “什么?他竟然想娶侧福晋?”这小子怎么跟她想像的不同呢?

  “大娘,是我不够好,所以他才会这么做的。”夕颜幽幽的道。佯装坚强的笑笑。

  “不可能,霄儿不可能是这样的人。”妇人纳闷的跟起步,沉吟了半晌,霍的道:“这其中一定有文章,你快些回去陪在他身边,不管他怎么羞辱你、怎么骂你,你都绝对不可以离开他,知道吗?”

  “到时他跟新嫁娘正新婚燕尔,怎么会需要我陪他呢?”说不定连廉阳斋她都不可  以再住了呢。

  “不,听大娘的话,霄儿的处境十分险恶,或许你不懂,不过真的有人要取他的命呀,算是大娘求你,好好的保护霄儿,好好的照顾他,给他完整的爱,好吗?”妇人诚恳的瞅着她,要她应允。

  “有人要杀他?为什么?”夕颜震惊不已。

  “唉,这也是说来话长,总之,你就答应大娘,你也不希望霄儿命丧黄泉吧?”

  夕颜抿抿唇,想也没想就坚定的点点头,“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的。”

  即使他不要她了,她也会坚守这个誓言。

  “好孩子,大娘果然没有错看你。”妇人欣慰的拍拍她,“对了,我没发疯的事,先不要让任何人知道,现在还不是时机,知道吗?”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您放心。”夕颜向她保证。

  “好、好。”妇人笑着频频颔首,转身走回柴房。

  慎王府中究竟藏着多少秘密?为什么会有人要对阎霄不利呢?夕颜缓缓的握紧放在胸前的拳头,空洞的心仿佛又被什么填补了起来。

  没错,她不能就这样离去,在她确定他平安无事之前,必须留在这里,即使这意味着她将要面对他与另一个女子卿卿我我的景象,她也不能退缩逃离。

  为了心爱的人,她也只有这样痛下去了。

  ***

  阎霄迎娶侧室的准备工作如火如荼的展开,而夕颜的容颜也随着日子一天天的逼近而愈见憔悴,这一切瞧在许多下人的眼里,除了为她叹息之外,没人可以让她的笑容重返脸上。

  可更让人觉得奇怪的倒不是夕颜日渐虚弱的身子,反而是本该欣喜的新郎倌,非但没有丝毫的好心情,反而脾气更加暴躁,稍不顺心便咆哮动怒,叫他们个个不得不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行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这些底下的人完全搞不懂。

  “少福晋,您多少吃点东西吧,否则明个儿的宴席怕您会撑不住啊。”小绿苦口婆心的劝着夕颜,硬是端起特地为她熬的粥,送往她唇边。

  “不了,我没胃口,你还是先拦下吧。”夕颜避开她的手,有气无力的半躺在炕上  。

  明天就是霄的大喜之日,她现在怎么会吃得下任何东西呢?心口上的酸楚直叫她反胃,天,要咽下妒意谈何容易啊。

  “唉!”小绿长叹了口气,将手上的碗搁下,想开口劝慰,又不知道该从何劝起,只能跟她苦着张脸四目相对。

  沉默了半晌,夕颜突然缓缓的开口。

  “小绿……”

  “少福晋,我在这儿呢。”小绿连忙应声,心想或许是她饿了,想吃点东西。

  “我问你,你知不知道对方是哪家千金?”她低声问道。

  “啥?”小绿愣了半晌才搞懂她的意思,搔搔头,婉转的道:“听说是南苑王爷的大格格,可是少福晋何必管她是谁呢?不过是个侧室,您就安下心吧,不会有人可以威胁您的地位的。”

  夕颜幽幽的苦笑起来,她在乎的何尝是什么地位?她在乎的是她的夫君将会拥其他女子入怀,将他的种子撒在那女子体中呀!

  “少福晋?”奇怪了,为什么少福晋笑得这么凄凉,让她瞧了鼻子都酸了。

  夕颜收起笑容,苍白的脸上不再有任何表情,“你下去吧。”

  “好吧,您早点歇着,不过不要忘记将粥喝掉喔。”小绿也不想再打扰她,叮咛几句便退下。

  夕颜轻瞟桌上的粥一眼,旋即缓缓的闭上眼睛,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将自己放逐在浑沌的睡梦中,忘却现实所有的苦闷与烦恼。

  “为什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突然,一个熟悉的低沉声音自她的耳畔响起。让她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下。

  她选择反身背对着他,对他的询问不作任何回应。

  “这算什么?沉默的抗议?”阎霄的语气中没有恼怒,反而有抹兴味。

  夕颜依然静默,不过急促煽动的双睫泄漏了她激动的思绪。天,她好想转过身抱住他,哀求他打消迎娶侧室的念头,跪下来求他只爱她一个人,可她却不能这么做,只因这是她最后的尊严,也是她唯一可以保有的一丁点自我。

  霍的,炕床突然沉了一下,一双结实的双臂自她身后环住她,将她拉往他的怀中,紧贴在他健壮的胸膛上。

  “不挣扎是否表示你默许了我要你的念头?”阎霄动手解着她的盘扣,打趣的问道  。

  他为什么要这样奚落她?难道他不知道她的心有多痛,她被他伤得有多深吗?

  “放手,我不想要。”她咬着唇挣扎,身子在他的怀中激烈的扭动。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第1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钟瑷的作品<<夕颜格格>>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