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钟瑷 > 夕颜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夕颜格格  第11页    作者:钟瑷

  “你在说什么傻话,我哪有爱什么委屈。”夕颜掩饰住闪烁的眼神,她不能让云儿担心。

  “是吗?可是宁玉告诉我,他当着大家的面羞辱你。”难道是宁玉搞错了?

  “呃,没有呀,宁玉贝勒可能是误会了吧。”是宴席的那一次吧?夕颜努力的笑得真诚,以免让她瞧出端倪。

  “现在你应该相信我没说谎了吧?”阎霄长臂一伸,揽上夕颜纤细的腰肢,深情款款的朝她亲匿的笑笑,“你妹妹说要将你带回敬亲王府,你说呢?”

  “云儿,我没事,你莫要担心,真的,霄对我很好。”夕颜浅浅的笑着,抬头望进他深情的瞳眸,一时间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呼!那就好,当初可是我极力拉拢你们两个在一起的,如果真要出了什么乱子,我的罪过就大了,现在知道你们没事,我就放心了。看样子是我家那口子搞错状况,胡言乱语一通,看我回去怎么教训他。”初云长吁了口气,整个人霎时放松,“好吧,我不打扰你们谈情说爱了,下回有时间再正式登门拜访。”

  “随时欢迎。”阎霄温文有礼的道。

  初云满意的含笑点头,还是觉得自己的眼光没有错,那时鼓吹夕颜姊嫁给他果然是正确的。

  “对了,这件乌龙事我没让阿玛知道,放心吧,他跟额娘游江南去了,不会上门捣蛋的。”初云挥挥手,潇洒的告辞,像阵风似的来匆匆、去匆匆,却不知道已在平静的湖面上掀起阵阵的涟漪。

  待她的身影一消失,阎霄的柔情也在瞬间褪去,换上冷然的神色。

  “你在生气吗?”夕颜没有忽略他脸上多变的神情,战战兢兢的问道。

  没错,他是在生气,不过气的是自己方才竟会提心吊胆的等她回答初云的问话,生怕她会答应初云的要求,跟着她离开。

  该死!没想到他愈是极力的避免这样的思绪,愈是无法遏制自己对她日渐加深的情  感。

  “对不起……”

  “不要再说对不起了,你没有对不起我,所以不要再提起这三个字。”若真要说对不起的话,该是他说。

  夕颜畏缩了一下,不懂他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脾气,难道几日不见,他一点都不想她,一点都不念她吗?

  阎霄紧拧着的眉头在瞧见夕颜受伤的神情时霎时抚平,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不舍,“唉!我该拿你怎么办呢?”他长叹了声,将她圈进怀中,连日来刻意不见她的做法,此时此刻都显得愚蠢而多余。

  他不能不承认,这个处处怕他动怒、事事维护他的小女人,已经成功的进驻他冰冷的心中,融化了长久以来无人得以进入的冰原。

  “霄?”夕颜不解的仰头凝望着他,低声道:“我知道我不够好,但是我会尽力改变自己,达到你的要求。”

  “傻瓜,你没有不好,不好的是我。”他低头回视着她,自嘲的扯扯唇。

  “不,我一点儿都不觉得你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只要告诉我,如何才能令你快乐,我会想尽办法做到。”她知道他一直都不快乐,如果可以令他快乐的话,就算是要她用生命去抵换,她也是千万个愿意。

  阎霄深深的瞅着怀中人儿认真的模样,一抹感动涌上胸口,“告诉我,你爱我吗?  ”

  夕颜羞涩的垂下眼睑,本想点头,但忆起他上回的反应时,她迟疑的停顿住,“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这是她代替的回答。

  “你在害怕?为什么?”阎霄蹙眉,捧起她的脸问道。

  “我知道你不喜欢听我说那三个字,所以我不说。”她怯怯的应道。

  他展开眉头,扬唇道:“你说,我想听。”

  夕颜望进他深幽的黑眸,确定了他的意愿之后,才缓缓的说:“是的,我爱你。”

  “为什么?”他再问。

  “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是你把我从地狱中拯救出来,是你给予我新的生命,你说,我能不爱你吗?”她羞赧的甜甜一笑,将头埋到他怀中,因而没看到他霎时僵硬的神情。

  “那……若你发现我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正直、完美呢?”他艰涩的问道,一抹苦楚涌上喉头。

  “不会的,我永远不会发现这个不存在的状况。”夕颜并未听出他话中的暗示,坚决的摇头道。

  “那……若你再次遇到那个让你坠入地狱的男子,如又会如何?”咬咬牙,他再问  。

  她的身子明显的僵直,甜美的嗓音瞬间低沉下来,“我会告诉他我有多恨他,可能的话,我真想亲手杀了他……”她开始不住的颤抖,当日的恐怖景象如潮水似的席卷而来,让她几乎无法抵挡。

  “嘘,不要说了,过去的事就忘记吧。”阎霄紧紧拥住她,满心自责的在她耳边抚慰着她。

  “嗯,我不会再害怕了,因为我知道有你保护我。”夕颜满足的偎进他怀中,信心满满的低喃。

  他抚摸着她柔顺的发丝,黑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如果她知道那个她恨之入骨的男子就是他的时候,还会对他这么依赖、这么爱恋吗?

  她爱上的只不过是一个虚幻的阎霄贝勒,而非真正的他呵。

  不行,他不能任由自己跳进一个明知道会有伤害的情感之中,他必须找法子让自己逃离这个陷阱,否则,万劫不复的将会是他……***

  “贝勒爷,您真的要这么做?难道您不怕伤了少福晋了心吗?”怎么会这样呢?他还以为贝勒爷将少福晋安置在廉阳斋,就不该再有枝节了,没想到贝勒爷突然吩咐他做这样的事,这……他慎福实在是不愿意啊。

  阎霄半眯起眼,强迫自己将夕颜甜美的容颜逐出脑海,“福伯,她会怎么想我不在乎,重要的是如何坚实我的势力,让慎王府在京城中更有地位。”

  “可是……爷,您跟少福晋才刚成亲不久,这么快便纳妾,这对少福晋来说,一定是个很大的打击。”慎福还是不忍心。

  阎霄垂在身侧的手不动声色的紧握成拳,这是唯一泄漏他内心情绪波动的证明,他的表情冷淡如平静无波的死水,“放心吧,她会认份的。”

  慎福观察他片刻,缓缓的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道:“爷,有些话,小的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吧。”他将身子靠在椅背上,目光飘向窗外。

  “那小的就说了。”慎福偷偷地觑了眼阎霄,徐缓的开口道:“其实……爱上一个人是天经地义的,也是最快乐幸福的事,不需要逃避的。”他是看着他长大的,怎么会  不明白他的心思呢?

  阎霄的神情在一瞬间闪过狼狈,旋即恢复冷漠,目光冷冷的看着他,“你说谁爱上谁?谁又在逃避?”

  “这……这……”慎福弯了弯身,在他的注视下没有勇气直言其名。

  他轻叹了声,挥挥手道:“算了,当你没说过吧。”说爱太沉重,他宁愿抛开,也不愿背负这包袱。

  “是。”慎福无可奈何的吞下已到喉头的话,实有满腹的不愿,却不得不从。

  “那……那件事还要办吗?”他按着小心的问道,希望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

  可惜,他失望了。

  “去吧,记住我的话。”阎霄不再望向他,简短的交代之后,便出神的凝视着窗外  。

  慎福无奈的摇摇头,虽然已经可以预见之后的悲惨结果,可他又无力改变,只有祈求老天爷可怜可怜这个不懂爱的孩子,让他早日学会如何去爱。

  第八章

  “小绿,你知不知道最近王府里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忙进忙出的?好像要办什么喜事。”夕颜好奇的看着人来人往的庭院,跟以往的静谧比起来,真的是热闹许多。

  “呃,这……小绿也不十分清楚,少福晋,咱们还是回廉阳斋去吧。”小绿掩饰着脸上的慌乱,忙劝她回房去,免得她知道实情之后会承受不了。

  她浅浅一笑,摇头道:“我还不累,想再走走。”

  “可是……可是我累啦,您就行行好,让小绿可以偷个空歇息歇息吧。”小绿绞尽脑汁想要将她拉离,可却想不到什么好法子,只有利用她的好心肠。

  夕颜为难的沉吟了下,抿抿唇道:“好吧,那我们就回廉阳斋,你也好早点儿歇息  。”

  “嗯,咱们快走。”小绿欣喜的一笑,焦急的加快脚步,她恨不得可以用飞的,这样就不需要越过这些忙着装饰王府的丫鬟、仆役了。

  “咦?小绿,你瞧,他们为什么要在回廊挂上彩球?难道真有什么喜事吗?”

  夕颜瞥见了正要将彩球挂上的仆役,纳闷的问道。

  “呃,这应该只是装饰装饰吧,少福晋,咱们别管这么多了,反正不干咱们的事。”小绿情急之下,拉起她的手,不停歇的往前走。

  “不对,我觉得王府里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夕额止住脚步,硬是停下来,一种不祥的预感缓缓升起,让她感到窒闷不适。

  “少福晋……”小绿无奈的跟着停下来,就怕她要追问。

  “小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而瞒着我?”夕颜难得的板起脸,严肃的问道。

  惨了,这下她要怎么掩饰过去呢?贝勒爷真是害死人了,敢做不敢当,竟然不许任何人告诉少福晋他即将迎娶侧福晋之事。

  “怎么不说话?莫非、莫非……”夕颜拢起眉头,揪着绢帕的指关节因用力而微微泛白。

  小绿搔了搔头,豁出去道:“好啦,小绿也实在瞒不下去了,其实是贝勒爷“我怎么了?”阎霄的声音缓缓的响起,打断她的话。

  “贝、贝勒爷……”糟糕了,怎么这么巧,守口如瓶的时候没让他瞧见,偏偏挑在她要藏不住话的时候才让他捉到?天呐!

  阎霄瞟了她一眼,淡淡的道:“你先下去吧。”

  “是。”小绿早就想开溜了,现在得到允许,跑得比什么都快。

  “霄,你有事情瞒着我?”夕颜若有所思的瞅着小绿急忙离开的背影,心中那股不祥的预感愈渐浓厚。

  阎霄挑挑眉,没有回答她的疑问,倏的将她打横抱起,往廉阳斋走去,“霄?”夕颜低呼一声,双颊瞬间染红,“快放我下来。好多人在瞧着呢。”

  她羞赧的低喃道。

  “让他们看又如何,难道你不喜欢我这样抱着你?”他的薄唇扬起,为俊挺的容貌添上一股邪恶的味道。

  “我……”夕颜顿了顿,才不好意思的轻声道:“我当然喜欢呵。”有谁会不喜欢自己所爱的人对自己亲匿呢?

  阎霄满意的轻扯唇,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大步的将夕颜抱回房中,轻柔的放在炕上  。

  她仰头望着自己的夫君,心中虽为他的举动感到甜蜜,也蒙上困惑的阴影。

  他的笑容虽温柔多情,但黑眸中却静谧无波,让她感觉不到那份笑意,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夕颜感到迷惑了。

  阎霄并没有理会她直盯着他看的询问眼神,迳自将长靴脱去,跃上炕床,将她拥入怀中,开始动手解开她衣襟上的盘扣。

  “等、等等……”夕颜按住他在她身上忙碌的手,迟疑的道。

  “怎么?你想主动?好吧。”他邪佞的扬扬唇,翻了个身,仰躺在她身旁,双手枕在脑后,一副尽随其便的模样。

  “不,不是啦。”她羞涩的坐起身,在他的注视之下烧热了脸。

  “不是?”阎霄挑起眉,皱了皱眉头,也跟着坐起身,“原来你没兴致?随你吧。”他生到床沿,弯身穿靴子。

  “霄……”望着他伟岸的背影,她竟有片刻的恍惚,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

  轻叹了口气,他转过身子,正视她水亮的瞳眸,严肃的道:“你问吧。”这事迟早是要让她知道的。

  “我……”夕颜顿了顿,方才开口道:“我想知道,府中有什么喜事吗?”那些大红色的彩球一直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沉默的气氛仿佛停滞不去似的笼罩在他们两人之间,过了片刻,阎霄才开口,“没错,的确是有喜事。”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钟瑷的作品<<夕颜格格>>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