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钟瑷 > 夕颜格格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夕颜格格  第10页    作者:钟瑷

  她摇摇头双手揽上他的颈项,将脸埋在他的肩窝中,轻声道:“以后我一定会陪在  你身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她要保护他,一如他保护她一般。

  她的话总正可以轻易的撼动他本该冷寂的心,他冷峻的脸上缓缓涌起一抹柔情,冰  冷的心似乎每跟她多相处一日,便多融化一些,而这种改变却不是他所乐意见到的。

  夕颜见他沉默不语,以为他不相信她的话,连忙补充道:“真的,我是说真的,我  会给你好多好多爱,为你生好多好多孩子,这样你就不会再感到孤单,王府内也会热闹  起来,成为一个真正的家庭。”就像阿玛跟额娘所建立的家庭一样,充满温暖与情感。

  “我不需要爱。”阎霄忽的推开她,站起身,冷冷睇了她一眼,“爱是傻子才相信  的东西,你不需要爱我。”他咬咬牙,欲说服自己似的这么说。

  他的脾气总是在瞬间变化莫测,让夕颜难以捉摸,她难过的垂下螓首,低声问道:  “是因为我吗?因为我不配爱你,不配为你生子?”她差点又忘记自己的不洁了,的确  是不配呵。

  “该死!你一定要在我面前提起那件事吗?真扫兴!”阎霄懊恼的拂袖而去,留下  淌着泪的夕颜困惑的低泣。

  殊不知,他的愤怒并非针对她而起,而是因为他竟会开始对自己曾做过的事而感到  深深的自责,也曾开始在乎起她的喜怒哀乐,这让他恼怒,也让他烦躁。

  难道他对她……不行!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愚虫的陷入情感的陷阱中。

  第七章

  “该死的老鬼,竟然真的任由那个杂种将咱们给赶出王府,自己跑到江南的别业去当缩头乌龟!枉费我当初费尽心思保住我这正室的地位,没想到临老仍难逃这种悲惨的下场,可恶,我不甘心呐!”兰因紧拧着眉,捶着心口忿忿的道。

  “福晋请息怒,气坏身子就不好了。”慎忠微弯着身,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你要我怎么不气,我委曲求全了这么多年,就连那个小杂种,我也没敢明目张胆的对付,没想到养老鼠咬布袋,反而害了自己的孩子,唉!”她长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或许当初我是做错了。”早该将他们一起解决掉,一了百了。

  “您没错,错的是她,若不是那个女人出现,您也不会落到这种下场,更不会变成这样……”慎忠感叹的顿了顿,脑海中浮现的是当初兰因刚嫁入王府的模样。

  她也曾是个纯真、善良,不知忧愁为何物的温柔女子,可王爷的移情别恋,却彻底改变了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子,让她不得不变得好妒、阴狠,以求得在王府占有一席之地  。

  慎忠愣了会儿,才纳闷的问道:“可是她已经疯了这么多年,不足为惧,何必费神料理呢?”

  “你懂什么?”兰因不耐烦的拉高声音,“就算她真疯了这么多年,难保她没有清醒的一天,现在王府又落在那个杂种手中,哪一天他突发奇想,不顾王爷的命今跑到她那儿去,进而发现咱们的秘密的话,那一切不就完了?”

  “呃,是、是,还是福晋想得周到,小的会将事情处理干净,请福晋安心。”

  对于兰因的呼来唤去,他是一千个愿意与甘心,即使今天她要他去死,他也不会多皱一下眉头。

  谁要他不自量力的爱上了这个身分、地位皆高他许多的女子呢?唉!

  “额娘。”

  “行儿回来了。”兰因的神色因为听到儿子的叫唤声而霎时飞扬。欣喜的迎向走进来的慎行。

  “行儿,你是跑到哪里去了,额娘整日都挂心你呢。”兰因虽抱怨,但是满脸宠溺的神色。

  “我回王府去了。”慎行找了张椅子坐下来,应了母亲的话之后便吆喝着慎忠道:“喂,站在哪里做什么?还不去端杯茶来给本贝勒爷解解渴?”

  “是。”慎忠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仍恭敬的退下去。

  “行儿,你跑回王府做什么?要是让他瞧见,伤了你那该怎么办?”她担心的检查儿子的状况,还好没事。

  “啐,那个杂种怎么可能伤得了我?我没将他打得满地找牙就不错了。”

  慎行面不改色的说着大话,可兰因的心中明白得很,会被打得满地找牙的是哪个人  。

  “总之你要事事小心:那个杂种除了对你妹妹和颜悦色之外,对咱们俩可是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呢。”她没戳破儿子的牛皮,只是不厌其烦的提醒他。

  “放心,我没这么容易被除掉,倒是那个杂种让我找到他的弱点了。”慎行得意扬扬的弯起唇色,接过慎忠递上的茶,轻辍了口。

  “弱点?”兰因与慎忠讶异的互视一眼,他们还不知道那个绝情冷冽的男人也会有弱点。

  “没错,而且还是个致命的弱点呢。”他看到母亲惊讶的神色,故意卖关子。

  “你倒是快说,到底他有什么弱点?这可是咱们夺回王府的大好机会呢。”兰因心急的问,一双手因为紧张而扭紧了绢帕。

  “女人呀。”慎行抬抬眉道。

  “这……贝勒爷,他根本就是个冷血无情的人,怎么可能会让一个女人成为他的弱点呢?”慎忠对这个弱点之说抱持怀疑的态度。

  “啐,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慎行睨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命令道:“想听的话就给我闭上嘴站在一边,若要再插嘴的话,别怪我赏你几个耳光。”真讨厌,从以前他就  看这老家伙很不顺眼,什么事都要插上一腿,真是烦死了。

  慎忠眼中闪过一丝塭怒,不过还是恭敬的应声,退到一旁。

  “好了,行儿,你是要让额娘急死是吗?还不快说。”兰因虽觉慎行的态度不甚妥当,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急着想知道阎霄的弱点为何。

  “额娘莫急,反正也跑不掉,那个弱点呀,呵呵,就是他新娶过门的媳妇儿。”

  慎行阴险的笑笑。

  “那个夕颜格格?”兰因皱起眉怀疑的道:“不可能吧,她只是被阎霄利用的工贝,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弱点?”

  “额娘,这你就不知道了,别的事我可能不清楚,不过,一个男人看女人的眼神我倒是明白得不得了,我瞧那个杂种紧张夕颜格格的模样,肯定是爱上她了。”

  他信心满满的说。

  “是吗?真是如此?”她仍有些不相信。

  “福晋,别忘了王爷也是同样的性子呀。”慎忠小心翼翼的提点兰因,不过随后马上引来慎行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又多嘴了,给我自己掌嘴:”他恼怒的拍了下桌子,不客气的命令道。

  “大贝勒请息怒,小的知错了。”慎忠赶紧弯腰哀求道。

  “既然知道自己错了,还不掌嘴?”算慎忠倒楣,被他迁怒,谁让他被阎霄污辱的气没处发呢?

  “慎忠,你先下去吧。”兰因朝他使了个眼色,要他赶紧退下。

  “额娘,你干么不让我罚他呀?”慎行瞧着慎忠离去的背影,忿忿的道。

  “算了,拿他出气干什么,还是想想咱们要如何夺回王府吧。”兰因喃喃的道,脑中却不断盘旋着慎忠方才的话。

  没错,当年那个老鬼的确可以说是个情痴,也正因为爱得深,恨得也深,才会在以为水烟背叛他之后,忿恨得看不出事实吧?而阎霄身上跟他流着同样的血液,合该同样痴情……兰因的脸色因这个事实而黯然,可旋即又扬起奸狠的笑容。

  哼,流着同样的血又如何?这种痴情性子对阎霄来说根本是祸不是福,或许是老天也可怜她吧,让他旁的不像,偏偏像到这点:他们终于可以夺回王府了,哈哈哈……*  **

  “我要见阎霄贝勒,快让开。”初云莽莽撞撞的想闯进慎王府,不过毫不意外的在门外给拦了下来。

  “请问来者何人?是否有贝勒爷的请柬?”守门的侍卫尽职的详细询问,不过却惹来初云一顿好骂。

  “你瞎了眼吗?难道不知道我是宁玉贝勒的福晋、敬亲王府的二格格、你们少福晋的妹妹?”她两手叉腰,一副凶狠的模样。

  没错,她今天就是要来为姊姊讨个公道的。

  “这……请问有什么可以证明您身分的证物吗?”侍卫哪敢随便听几句便放行,如果一个不对,放一个吵闹的疯婆子进去,那他的顶上人头可就不保了。

  初云愣了愣,她心急的跑来慎王府,哪还会记得常什么可证明自己身分的东西。“  喂,你废话很多耶,等你们少福晋瞧过我之后,自然就知道我的身分是真是假,还不快放行?”

  “对不起,没有证物,恐难从命。”侍卫板起脸,正色拒绝。

  “你们……”初云气极了,早知道就听宁玉的话,等他停闲时再一起来算帐。

  无奈她的性子实在太急,等了几天仍等不到宁玉有空,这下她哪还按捺得住,不由分说的便往这里闯,连宁玉都不知道她跑来了,说不定他现在正找她找得紧呢。

  “我不管,你不让我进去也成,我在这里喊总可以吧?”她今天没见到人绝不罢休,扯着嗓子便朝里面喊,“阎霄贝勒!你这个混帐东西,马上给本格榕滚出来!阎霄贝勒!”

  “姑娘,你再这样胡闹,莫怪咱们将你送进衙门。”侍卫紧张的朝里头望了望,还真怕贝勒爷听到声音,出来降罪。

  “怎么?喊人犯法啦?本格格还没听过呢!”初云的个性本来便吃软不吃硬,哪会被威吓住。她瞪了眼侍卫,双手在嘴前圈起,深吸口气,准备再接再厉的喊。

  “阎……”

  “我在这里,你可以停止这种无聊的行为了。”阎霄在厅上听到门外嘈杂的声音,正想出来看个究竟,没想到竟会看到初云格格扯着嗓子正要大喊,真是个奇怪的格格。

  宁玉的眼光似乎跟旁人有所不同呵。

  “你出来得正好,我有话要问你。”初云推开挡在前面的侍卫,冲上前去指着他问道:“听说你对夕颜姊不但态度恶劣,甚至还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子调情,是不是真的  ?”

  “是又如何?”原来是宁玉那家伙回去禀报了。

  “如果真是如此,我今天就要将夕颜姊带回敬亲王府。她已经够可怜了,我绝不会让她在这里继续受辱。”初云严肃的表明来意,她可是不管什么礼教的,姊姊的幸福才重要。

  “初云格格,我想你可能误会了吧?或许你可以当面问问颜儿,她会很乐意告诉你,我到底有没有虐待她。”阎霄做了个请进的手势,领在前头走进王府内。

  初云瞪了眼刚才拦她的侍卫,“现在你们知道我是谁了吧?”

  侍卫连忙垂下头不敢瞧她,免得勾起她的旧怒。

  阎霄并没回头看她是否跟上,迳自往廉阳斋走去。

  他推开门扉,朝内低柔的唤了声,“颜儿。”

  “霄?你来了?”夕颜乍闻朝思暮想的嗓音,连忙自房内奔出来,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她急急的迎上前道:“上回是我不对,让你动怒了,原谅我好吗?”自上回他恼怒的离开,已经有好几天,她想他想得都快疯了。

  “嘘,别说了。”阎霄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轻抚了抚她光滑无瑕的脸蛋,“你瞧瞧,谁来看你了?”他微微侧过身,露出身后初云的身影。

  “云儿!”她惊呼了声,捉着妹妹的手开心的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怎么也不先通知我一声,我好准备准备呀。”

  初云神色怪异的瞅着她,小心翼翼的问道:“夕颜姊,我想知道你在这里过得好不好?”瞧她开心的模样,不像是装出来的呀。

  “好啊,怎么会不好?倒是你,还好吧?”夕颜怔了怔,旋即又露出笑容反问。

  初云点了点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哪里怪异,“夕颜姊,他对你好吗?如果你有什么委屈的话尽管告诉我,我会帮你的。”她瞥了眼阎霄,就怕姊姊是因为害怕而不敢告状。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夕颜格格  下一页
第1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钟瑷的作品<<夕颜格格>>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