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钟瑷 > 夕颜格格 > 繁體中文    钟瑷小说作品集  夕颜格格  下一页

夕颜格格  第1页    作者:钟瑷

  第一章

  “真是气死我了,为什么女儿一个个都留不住,把我这个阿玛独留在这里,说有多凄凉就有多凄凉,云儿、曦儿,回来呀。”敬亲王敬谨坐在内院的亭阁中独饮苦酒,悲伤的对池中的莲花低喃,鬓发在不知不觉中平添了点点苍白。

  “阿玛,您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吹风呢?又在想云儿跟曦儿了吗?”夕颜袅娜走进亭阁,将手上拿着的氅衣披在父亲肩上,温婉的在他对面坐下。

  “夕儿……”他望了望身上的擎衣,感动的握住女儿的手道:“阿玛就知道三个女儿之中就数你最关心阿玛,哪像你那两个妹妹,有了夫婿就忘了爹,连回来请安都不懂,真是泼出去的水呀!”女大不中留,真是令人感慨。

  “阿玛,她们几日前才刚回来向您请过安呀,怎么您忘记了吗?”夕颜无奈的浅笑,阿玛就是人疼妹妹们了,根本巴不得她们住回敬亲王府中嘛。

  “呃,我、我没忘,不过,那也是好几天前的事了呀,你瞧瞧,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天,她们还没回来过,根本就是忘记我们了。”他故意强调“我们”两字,免得让女儿取笑。

  可是那“好几天”根本只有两天。夕颜摇摇头,轻叹了声,“阿玛,就算她们没时间天天回来,至少府里还有我在呀,颜儿愿意一直陪在阿玛身边,直到阿玛嫌颜儿烦为止,好吗?”

  对付阿玛,就是得用撒娇的了。

  果然,敬谨的双眼马上闪着光芒,精神完全恢复,“真的?你可不能跟你那两个妹妹一样说话不算话,一个转身就忘记了。”呵呵呵,他说什么都要好好的守住这个女儿不可。

  夕颜点点头,淡笑道:“放心,颜儿的记忆力好得很,绝对不曾忘记曾对阿玛说过的话。”

  反正她本来对婚姻之事就不抱任何憧憬憬,还不如留在熟悉的敬亲王府,陪着亲爱的阿玛跟额娘终老一生。

  “好、好,真是阿玛的好孩子。”敬谨眉开眼笑的拍拍她的手,哪还有方才落寞的神情呢?

  “难得阿玛的心情这么好,来,陪阿玛好好的喝一杯。”他将杯子递给女儿,兴高采烈的道。

  “这……”饮酒一向不是夕颜擅长之事,只消闻到酒气便足以令她昏昏欲睡了,但是阿玛的兴致又这么高,她实在不忍拒绝。

  “阿玛知道你不擅喝酒,不过总要练练呀,否则以后怎么陪阿玛对酒当歌呢?”以往还有云儿可以陪他,现在,他只有训练这个还在他身边的大女儿喽。

  夕颜抿抿唇,勉为其难的颔首,接过酒杯往嘴边送,才轻辍一口,便被灌入鼻腔的浓烈酒气给呛着,难受的咳了起来。

  “颜儿?”他一惊,连忙趋前为女儿拍背顺气,他没想到颜儿是如此的不胜酒力,真是该死,早知道就不要逼她喝酒了。

  “咳!没、没关系,颜儿没事,咳!”真糟糕,她怎么又想吐又头昏?

  “还说没事,快点深呼吸,让你额娘知道了,准要狠狠刮我一顿。”敬谨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痛苦的是自己。

  “让我知道什么呀?”瑟雅福晋远远就看到丈夫紧张的在拍女儿的背,走近一看,看到桌上摆着的酒,便已略知一二。

  “呃,福、福晋。”唉,说曹操曹操使到,怎么他祈祷女儿嫁不出去都没这么灵呢  ?

  “你也真是的,明明知道咱们颜儿是一闻到酒气使会过敏的单薄身子,怎么这样故意折磨她?”

  瑟雅赶紧接手为夕颜拍背顺气,一边不忘责备的瞪敬谨一眼。

  “我、我以为喝一点点不曾有问题的呀。”他自责的垂头丧气,没立场为自己辩驳  。

  “额娘,不要怪阿玛,是我自己要喝的。”顺过气后,夕颜赶紧帮阿玛说话,免得额娘真恼了,那阿玛可要没好日子过。

  瑟雅宠溺的摸摸她的长发,慈蔼的笑道:“你别紧张,额娘只是跟他闹着玩罢了。  ”

  “娘子你……”敬谨一见到妻子撒娇的无辜笑脸,也只有无奈的耸耸肩,认栽了。

  “好啦,要喝我陪你喝,至于颜儿嘛,就帮我们弹首曲子助兴吧。”瑟雅朝身后的丫鬟点点头,要她们将琴放好。

  “好福晋,果然还是你想得周到。”敬谨大喜,缕着她呵呵笑着。

  “女儿面前你也不害躁。”瑟雅羞红了脸,佯怒娇嗔了句。

  “呵呵呵,女儿也有份。”他也将夕颜搂在怀中,一手一个,觉得自己真是大福极  了。

  夕颜与瑟雅相视一笑。她对于阿玛与额娘之间的深厚感情早已经习惯,也庆幸自己有个这么幸福美满的家庭,和那些动辄三妻四妾的王公贵族相比,这样的日子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呀。

  如果有一个人也可以像阿玛对额娘一样的待她,不知道有多好,可惜这世上不会有第二个阿玛,她也不像额娘一样甜美婉约,或许,她真是该一辈子待在王府里吧……*  **

  庄严魏峨的殿堂中,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慎王爷端坐在高高的王位上,冷眼扫过其下的数人。

  “我的话你们应该都很明白了,不需要再重复吧?”慎王爷的声音冷冽,严肃,虽已两鬓霜白,那张知雕刻般俊挺的容貌,倒是没有让岁月留下太多的痕迹,尤其是耶双冷沉的黑眸,更是让人不敢与他直视,生怕自己的灵魂被囚禁其中,再也逃脱不出黑暗的阴影。

  而站在下面的几个人也依然如同往日般,低垂着头聆听他的命令,只有唯一一个与他拥有相同冷冽黑眸的男子,胆敢目光乎直的回视着他,一脸的淡漠。

  “你有意见吗?”慎王爷发现冷然射向自己的视线,皱眉淡淡的问道。

  阎霄嘲讽的勾勾唇,移开视线表示自己对他的漠视,拒绝回答他的疑问。

  自他有记忆以来,他从不知道自己有任何发问的权力,只能任人欺凌、任人辱骂。

  虽然他是慎王府的二贝勒,但是王府中从未有人将他当成贝勒看待,他的处境甚至比不上一个看守马房的小厮,只因他是他娘||慎王爷的测福晋跟下人通奸所出,不但不能冠上慎王爷的姓,甚至也没资格喊王爷、福晋为阿玛、额娘。

  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在寒冷的冬夜,一个人瑟缩在柴房中,得不到一句温暖的关怀,却听到阿玛、大娘与哥哥、妹妹传来的谈笑声,那声音伴随着飕飕的冷风刺进他的心坎,冻结了他所有的情绪和感情。

  从那一夜起,他不再渴望亲情,不再有任何的柔情,他成了个冷冽寒酷的男子,领悟到只有权力与力量才是所有的一切。

  在他十五岁的那一年,他打败了长他一岁的哥哥之后,这个家中才没有人敢再欺负他。

  而今又过了九年,凭着自己的能力,阎霄得以拥有进入这殿堂与父亲及哥哥商议事情的资格,不过,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渴望父母疼爱和手足之情的愚蠢小子了。

  他鄙视他们,这些带给他最大痛苦的仇人,他恨他们。

  “你看看你那是什么态度,难怪这么不得人疼。”坐在一旁的兰因福晋拿起丝绢擦擦嘴角,厌恶的撇了撇唇。

  “谢谢福晋的夸奖,阎雷不敢当。”他不怒反笑,朝她拱手衍了个礼,十足的傲然  。

  “你、你竟然敢对我这般无礼,好歹我也算是你的额娘,连点最基本的尊重你都不懂,果然是怎样的女人生出怎样的货色,根本就难登大雅之堂。”兰因气得脸都绿了。

  阎霄的黑眸一点,冷冷的道:“我只尊重值得尊重的人。”他犀利的视线如利刃般扫过兰因,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住口,我不许你用这种口气跟额娘说话。”一旁的大贝勒慎行开口怒斥一声,一双拳头随之紧握,挑衅的朝他挥舞。

  “否则?”阎霄挑眉回应,他是不介意陪他玩玩,反正今天还没活动筋骨呢。

  慎行的气势在阎霄的凝视之下,顿时消了大半,但碍于其他人的观看,仍勉强鼓起勇气道:“否则我就把你打得满地找牙。”反正有阿玛在看,这小子应该不敢造次。

  “手下败将犹敢言勇?”阎雷缓缓的卷起衣袖,朝他挥挥手道:“来吧。”看来,是该将他打得满地找牙才对。

  这下慎行真是骑虎难下,他没想到阎霄竟然敢在阿玛面前动手,自己跟他的功夫又相差十万八千里,难保不会出丑。

  “住手,你们想打想杀,等出了这殿门再继续,我只想知道你们是否都将我的条件听清楚。”慎王爷终于开口,一脸的不耐烦。

  “是,阿玛,儿子谨听教诲。”好险,阿玛总算说话了。慎行找到台阶下,仍不忘故意恶狠狠的朝阎霄道:“算你运气好。”

  阎霄不屑的扯扯唇,不把他的举止放在眼里,这种小人也只能在人前吼吼罢了,成不了什么气候。

  “阿玛,您的指示儿子绝对遵从,不过,为什么时间要提前呢?本来半年就已经很赶了,现在却只有一个月的期限,恐怕很难做到,而且,落败的人还要被赶出王府,这……”慎行的话在慎王爷的冷然注视下,倏的止住,他赶紧畏畏缩缩的垂下头去。

  “如果不难的话,就不算竞争了。”慎王爷冷冷的道:“一个月内谁先娶到妻子,谁就可以得到我拥有的一切,这是我最后的决定。”

  “是、是的,行儿一定曾努力娶房媳妇。”慎行擦了擦额边冒出的冷汗,连忙应道  。

  “你呢?”慎王爷望向一脸佣傲的阎霄,面无表情的询问。

  “这么好的条件,如果不参战,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吗?”阎霄挑衅的勾起唇,无畏于他的威严。

  慎王爷轻轻颔首,倏的站起身子走下座位,往内殿走去,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一等慎王爷离开,兰因便率先发难,絮絮叨叨的数落起来。

  “哼,说到你这个阿玛,也不知道是不是老糊涂了,竟然真把一个跟自己没有关系的杂种当儿子,枉费我伺候他这么多年,真是一点都不值得。”

  “额娘,别担心,凭我这高贵的血统,与出众的外貌,还怕会没女人贴上来吗?不要说阿玛开出的是娶房媳妇了,就算同时娶三妻四妾,对我来说也是易如反掌。”慎行骄傲的挺了挺胸,一副胜利在望的得意模样。

  “是啊,咱们行儿可是有着切切实实、完完全全的高贵血统呢,不像有些人,混了些不三不四的脏血,还有脸贪想不该属于他的一切。”兰因话中带刺的嘲讽着阎霄,一双眼不屑的睇着他。

  阎霄咬了咬牙,忍住胸口的怒火,佯装无所谓扬扬唇,朝他们道:“福晋,大贝勒,希望你们‘高贵的血统’可以帮助你们度过被赶出王府后低贱的生活,我这个杂种先行告退了。”

  他夸张的行了个鞠躬礼之后,大步跨出殿堂,留下一对气急攻心的母子在仆役面前失态的跺脚咒骂。

  ***

  “福伯,帮我送个口信到敬亲王府。”阎霄才刚跨入书斋,便大声吩咐。

  “送口信到敬亲王府?贝勒爷,您要交代的是怎样的口信呀?”一个身形佝偻的老人连忙趋前,好奇的问道。

  阎霄在黄梨木制成的书桌前坐定,双手交叉的放在下巴处,轻扯了下唇角,徐缓道:“就说慎王府的二贝勒希望即刻迎娶敬亲王府的大格格。”

  “这……”慎福惊讶的张大嘴,结结巴巴道:“贝勒爷,这敬亲王府的几位格格名声似乎部十分不堪,二格格丢火药伤人、三格格被退婚,老奴猜想,这尚在府中的大格格也不会是个好女孩儿,您可要三思呐。”

  “就算那位大格格恶名昭彰也无妨,你不觉得这正好可以配我那杂种之名吗?哈哈哈!”阎霄忽的大笑,笑声响彻书斋。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钟瑷小说作品集  夕颜格格  下一页
第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钟瑷的作品<<夕颜格格>>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