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上薰(谢上薰) > 娇养心头宠(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娇养心头宠(下)  下一页

娇养心头宠(下)  第8页    作者:上薰(谢上薰)

  两个小姑娘惊喜地止住泪水,颤声道:“我们不用被卖掉筹钱?”

  凤娘微怔,这小姑娘不简单啊,转身便卖了嫡母。

  柳震笑了,“忠毅伯的孙女,谁敢卖?”既然柳三太太出招,就别怪他回击,看谁更丢脸。

  他对下人道:“去,把这里的事一五一十地禀明祖父。”

  桂嬷嬷亲自去了,暗恨柳三太太想使烂招抹黑凤娘。手段这么不高明,还不夹着尾巴做人?

  忠毅伯知道后,由于不好亲教训媳妇,他直接把柳三爷抽了一顿,痛斥柳三爷连一个婆娘都管不好,他这个老子还没死呢,就敢出言威胁要卖了他孙女?如此无德不慈的泼妇,能养出好儿孙?

  他破口大骂,声如洪钟,不该听见的人都听见了。

  过没多久,京城里便有流言说柳三太太想卖了庶女,把忠毅伯气得晕倒云云。

  柳三爷莫名其妙受了一顿教钏,回后院便朝柳三太太大发雷霆。

  再不待见庶女,那也是他的血脉,家里又不是穷得揭不开锅,竟想卖女儿,这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柳三太太存心要柳震和凤娘好看,想着等时机成熟再发挥慈母的演技,到时候既不用赔偿,还能败坏二房的名声。

  她正开心地慢慢享用晚膳,谁知一阵雷鸣劈下来,柳三爷掀了饭桌,破口大骂,把忠毅伯骂他的话原封不动还给她。

  柳三太太傻了,她又不蠢,哪会真的卖庶女?说出去也没人信啊。她只不过是顺口威胁,加强一下效果,怎么转眼就闹得连父亲都知晓?

  三房吵得很热闹,柳三太太高声据理力争,寸步不让,把柳三爷气得肝疼。

  大哥那样一个废物,大嫂尚且和颜悦色地对大哥说话呢,怎么这婆娘敢这样对他说话?接下来的日子,柳三爷不是睡书房就是睡小妾房中,直到儿子要成亲,他怕新媳妇进门见到,妻子面子上不好看,两人才和好如初。

  柳三太太痛定思痛,不敢再对着丈夫摆架子,像新婚时对柳三爷低眉顺目,转身再从两位媳妇身上找碴,给媳妇立规矩,端足婆婆的派头,让刘氏和薛丹桂吃足了苦头。

  三房热闹了,大房和二房便和谐了。

  第十七章  问题解决合家欢(1)

  时光过得飞快,隔年五月,某一天,忠毅伯府大开中门。

  府里的主子们,上至忠毅伯,下至新进门的孙媳妇薛丹桂,除了卧床养病的柳世子,全都盛装恭候宜阳大长公主驾临。

  “参见大长公主,大长公主万福金安。”

  因事先投了拜帖,才如此大阵仗。

  武信侯上前一步拉住忠毅伯的手,哈哈笑道:“亲家,今日前来叨扰,可有好酒好菜?我们喝一杯。”

  忠毅伯也是个爽快人,大笑道:“行,今日侯爷不喝醉,老夫可不放你走。”

  “那要看亲家的本事了,老夫带了好几个帮手。”武信侯往后一挥手,金书凡、金永德、金永祯——上前向忠毅伯行礼。

  “炫耀你儿孙争气啊,老夫的儿孙也不少。”忠毅伯说完,换柳三爷领着孙辈给武信侯问安。

  武信侯一副十分欣赏的样子,连连点头。

  柳震笑道:“祖父,今日咱们家真是蓬荜生辉,不大醉一场怎么行?”

  “说得好!侯爷请,诸位请!”

  忠毅伯和柳震领着男宾去待客的正厅。

  此同时,女眷这边由乐平县主领着向大长公主问安。

  长公主认识乐平县主的娘亲,与她好一番亲热,而陈氏和张立雪则自然而然地对凤娘嘘寒问暖。

  见后头的一车补药礼品抬进来,柳三太太眼睛一亮,乐平县主及时发话,“直接送至春渚院,让大奶奶好好补一补。”

  长公主满意至极,点头道:“乐平温婉贤良、慈和大度,你的福气在后头。”

  “谢公主吉言。”乐平县主言笑晏晏,彼此亲如家人。

  无形之中,三房女眷成了局外人。

  “祖母,您与祖父、伯父、伯母特地前来,孙女惶恐。”凤娘上前挽住大长公主的胳臂,笑容甜美而诚挚,“不过,我真的好开心哦!”

  长公主呵呵笑道;“看你过得顺遂如意,祖母心里比吃了蜜还甜。不管你缺什么,想吃什么,遣人回府说一声,祖母让你二嫂送来。”

  张立雪马上应下,十分乖觉。自己的亲小姑有喜,即使长辈没交代,她也会常来探望凤娘。金梅娘那边是两个月去看一次,凤娘这边一个月要看两次,不趁机提升金永祯对自己的好感,那才是傻瓜呢!

  瞧见大长公主亲自出马了吗,她老人家可没去看过另外两位孙女,且理由还十分严正,凤娘没娘亲也没有婆婆,她老人家不关心,谁关心呢?

  陈氏无语,好像她不关心出嫁的侄女似的,金梅娘终于传出有喜,她也特地去了一趟杨家啊!

  但谁敢反驳大长公主?凤娘的确没有婆婆照顾,大长公主偏心得理直气壮,连侯爷都认同,陪着一道来。而侯爷都出动了,儿小子、孙子敢不追随?

  于是,一家人热热闹闹地来了。

  女眷们移步春渚院,没人留意柳三太太婆媳与女儿没跟来,就算注意到了也不在意,只当她另有事情要忙,待会儿坐席时又会见面。

  柳三太太半点也不想去讨好另外两房,声音比冬日的寒风还冷,“摆什么架子,不过是怀了孩子而已,难道要我们把她当菩萨供起来?她也配!”

  柳汐的俏脸也垮下,“受大长公主宠爱又怎样?还不是嫁给庶孙,自降身分。”

  刘氏立在婆婆身后,木讷不语。

  薛丹桂退后半步,不想触霉头,可她望向春渚院的目光满是艳羡。

  她是今年开春二月初嫁进来的,皇商不缺钱,父亲生前早替她备妥嫁妆,十里红妆的嫁进忠毅伯府,羡煞闺中姊妹,好似家鸡褪毛变孔雀了。

  这门亲事薛家很满意,越有钱的富商越怕没有靠山护着,“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

  不是说着玩的,所以他们常常会鼓励后辈进学,资助有文才的书生科举,甚至儿女联姻都好,没有一个商人不想富而求贵。

  薛涛给妹妹找了一门好亲事,忠毅伯军功赫赫,深得帝心,柳况是嫡房嫡孙,薛家喜出望外,其实就算是庶出的孙子,他们也乐意把女儿嫁进来。

  薛丹桂以为自己嫁进了福窝,掉入蜜糖罐,谁知等真正进门成了柳三太太的媳妇,什么下马威都来,摆明了瞧不起她商家女的出身,更嫌弃薛涛当初算计柳况,逼得柳家不得不应下这门亲事。

  总而言之,柳家的门不是那么容易进的,规矩多如牛毛,媳妇从早到晚在婆婆跟前伺候是基本的孝道,柳三太太还要薛丹桂没事别去打扰柳况读书,误了她宝贝儿子的前程,便一纸休书送回娘家去。

  柳三太太从柳三爷那儿受了气,就变本加厉地拿媳妇出气,各种刁难、各种不满意,使劲地折腾,两个媳妇有苦无处诉,一旦说出手便是不孝。

  薛丹桂原本还指望丈夫安慰她,为她在婆婆面前说好话,柳况却甩袖道:“能服侍我娘是你的福气,商家女就是不懂规矩!”

  柳家三房通同一气,他们除了满意薛丹桂嫁妆很多之外,其他什么都不满意,觉得她容貌清秀而已,用那些陪嫁买薛家商队平安,是薛家占了大便宜。

  薛丹桂咬牙忍住,相信日子过久了便好,刘氏是官家女,不也一样立规矩?

  她头一回认真看待凤娘这位大堂嫂时,是武信侯府三月办春宴,也是大长公主的寿辰,送来请柬,还特地给大房和三房送了一张。

  薛丹桂很激动,大长公主啊!那可是皇帝的姑母,是天上的云,没想到有生之年能见到一位真的公主,还能去大长公主家大开眼界。

  啪的一声,柳三太太把请柬拍在桌上,“不去!让我去给柳震和凤娘长脸,想也别想!一个庶孙的媳妇,这么张扬做什么?她娘家再得力,柳震也没福气继承爵位!”都小是父亲不好,背景这么好的孙媳妇若是柳况的,三房如虎添翼。

  薛丹桂很想出门透透气,没想到婆婆这么讨厌二房,好奇之余,她找机会悄悄问刘氏,才明白这位大堂嫂是大长公主最疼爱的孙女,照理说大堂兄是完全没机会高攀的,可祖父是个偏心的,亲自去找武信侯磨,又拜托静王出面,大堂嫂这才嫁给了大堂哥。

  忠毅伯爱屋及乌,对待二房完全是和颜悦色,每次柳三爷和柳三针对柳震或凤娘,到了忠毅伯面前,被喷口水的永远是柳三爷夫妇。

  薛丹桂没有为自家公婆抱不平,就她婆婆这德性,得罪人是意料中事。

  因为柳三太太不喜,刘氏和薛丹桂都不敢与凤娘交好,不清楚凤娘在春渚院的生活,不过光是不用给婆婆立规矩,就够她们羡慕了。

  过了端午节,凤娘传出有三个多月的身孕,柳震喜上眉梢,立刻给武信侯报信,原以为会是张立雪过来探视,谁知收到正式投帖,大长公主要亲自来。

  元徽帝的亲姑母宜阳大长公主驾临,连忠毅伯都不敢等闲对待。

  此时此刻,薛丹桂真羡慕凤娘,要钱有钱,要出身有出身,要美貌有美貌,最要紧的是要宠爱有宠爱,还特别有长辈缘。

  没错,柳震的出身不好,但是对妻子好啊!对女人而言,这一点就够了。

  快要临盆的金梅娘到了下午便得到凤娘有孕的消息。

  包嬷嬷随时不忘表白忠心,替主子抱不平,“老奴不敢编排大长公主,但是身为长辈,不是该一碗水端平吗?少夫人快生产了,处境又艰难,若是太长公主肯来一趟,看那些人敢不杷少夫人供起来?”

  金梅娘知道自家祖母偏心,但万万想不到竟偏心成这样。姊有喜时袓母没去,但至少大姊的亲爹、亲娘去了;她好不容易怀了身孕,但两位姨娘接连诞下麟儿,她心头像是压了两块重石,祖母怎么不怜怜悯她处境艰难?大伯母倒是来看望过一次,但她又不是大伯母的女儿,婆婆也只是客气了几天,之后又故态复萌。

  若只是这样也还好,金梅娘认了,可是今日却来这一出,几乎是阖府出动伴随大长公主的车驾前去忠毅伯府,就为了凤娘有喜,满京城还有谁不知道?金梅娘可以候像出家里的女人会如何冷嘲热讽了。

  她从小骄傲,知道自己是庶出,百般不愿低人一等,作梦都希望自己是容氏生的。她明明比嫡妹聪明有才情,却什么都要让给嫡妹,包括好姻缘。

  她不服,老人都说:“嫁人是女子的第二次投胎”,她不幸投胎成了庶女,只要嫁得好,丈夫争气,就可以翻身做诰命夫人,谁敢再提她是庶出的?

  她以为她赢了,抢走凤娘的好姻缘,结果呢?

  深不见底的惆怅顿时涌上心头,金梅娘眼眶微热,差点流下眼泪。

  从此以后就只能这样一日过一日,旁人看她外表光鲜,夫婿上进又文采风流,谁知她的心就如同死了一般,沉寂了。

  谁都不爱她,不偏心她,她能指望的就剩下腹中的孩子。母子连心,为了她的儿子,少女时代的柔情蜜意全部可以丢弃,只剩下谨慎小心与百般算计,小心她的儿子别让小妾与庶子害了,算计杨家能给他们母子多少好处。

  杨修年的真情真意?呵呵,她还不如指望杨锦年早日进皇宫当宠妃。曾经的海誓山盟、心有灵犀,到头来都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相敬如宾。

  曾经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他眼中只有她一个女人,一个生来接受他怜惜的女人,他只需要她,他只宠溺她,舍不得她受苦,舍不得她难过。

  结果杨修年下朝回家,见过长辈后,便直接去小妾住的院子逗弄儿子。

  金梅娘气极了,心想等她生完出了月子,就要姨娘们每日来她屋里立规矩伺候她,看杨修年有没有脸不见正妻先去见小妾。斯文败类,不成体统!

  或许是情绪波动太大,那天夜里金梅娘提早发动,折腾到天大亮才生下一个重达七斤的大胖闺女。

  自从凤娘怀孕后,柳震常常不干正事,成天围着她团团转,补品端上来,他要亲自喂到她嘴里;大夫说不要成天躺着不动,吃饱饭后,他便扶着她散步消食。

  中秋前的某一日,见天气不热了,便不在春渚院绕两圈,柳震小心翼翼地护着凤娘直接去后花园多走走,一边走一边聊,心情如晴空般爽朗。

  阳光洒落在园子里,微风轻轻吹起他和她的衣角,等过几年,孩子大几岁,他要亲手为孩子做风筝,看着凤娘和孩子一起放风筝,这就是他的幸福。

  没有机会做一个好儿子,可是他觉得他定能做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在祖父跟前尽孝,夫妻恩爱和顺,为孩子顶起一片天,不再贪求其他。

  这世上没有什么最好的命,只有努力过好自己的人生。

  凤娘听他谈梦想、谈人生,突然觉得他

  比她还感性,许是因为初为人父的关系?

  “你这样真的好吗?祖父没骂你成了妻奴?”

  妻奴一语,是柳三太太笑话柳震的话。

  “我光明正大地照顾我家的大肚婆娘,妻奴怎么了?谁教我没爹没娘,唯有小娇妻。”柳震的脸皮够厚,不怕别人取笑。

  “我担心祖父骂你不务正业,怪我耽误你的前途。”

  “没有你和孩子,我挣得再大的家业有何用?平白便宜别人。我可不傻,孰轻孰重,我心中有一杆秤。”柳震振振有辞,接着冷冷一笑,“如今朝廷形势波谲云诡,阮贵妃、秦王和定国公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诚王、容郡王又一味替秦王摇旗呐喊,皇上态度暧昧,太子举步维艰,动辄得咎,朝中人人自危,风云突变是一瞬间的事。我减少出门,多留在家里陪伴你,祖父不会说什么,他老人家心里门儿清。”凤娘突然打了个冷颤,前世发生的那件动摇朝纲的祸事,不远了。

  “你冷吗?不舒服?”

  “没有,只是替太子担心,太子就无作为?”

  “太子只能孝顺,让皇帝安心。”

  从古至今的废太子、死太子,都是做得太多,让皇帝觉得帝位受威胁。称孤道寡,唯我独尊,只有君臣,莫论父子,看不透帝心的太子,很少能活着登基。

  “祖母曾悄悄跟我叹息,说皇家是修罗道场,最繁华也最肮脏,最富贵也最堕落,让我们别搀和进去。”

  “我明白,祖父告老也是回避定国公的示好。都说富贵险中求,但忠毅伯府已经够富贵了,难不成还想上天?退一步,平安是福。”

  “相公不愧是祖父教养长大的,胸有丘壑,理路清晰,不贪虚名。”凤娘心下大安,不禁浅浅一笑,她就怕他想图从龙之功。

  柳震爱极了她眉眼含笑的样子,明媚的娇颜显得容光焕发。

  “朝中局势不明,我们只能静观其变。”他敛眉沉吟着,没有什么比守护好他的家更重要。“照理说太子是正统,元后嫡出长子,只要他不犯错,想拉他下马很难,怕就怕太子一再受秦王挑衅沉不住气,到时候授人以柄。”

  不,不是太子沉不住气,而是别人等不及了。有一瞬间,凤娘想说出前世发生的惨剧,话至舌尖又咽下。

  天道轮回,帝星明灭,不该由她插手。况且即使她说了,谁会相信?只会让自己陷入危机。

  凤娘手抚着隆起的腹部,她只是个小女人,即将做母亲的平凡女子,谁当皇帝都跟她的关系不大,她只想顾好她的家和亲人。

  若说谁有错,是皇帝纵容阮贵妃和秦王的野心,谁也阻止不了。

  凤娘心思幽幽,下意识依偎着高大强壮的柳震。

  柳震面容更现柔色,低声道:“听静王的意思,今年是太子妃三十整寿,太子想大办,趁机拉拢朝臣。也不知大长公主如何打算,我觉得妻舅他们最好能避则避。”

  “祖母不重权欲,也不需要巴结太子妃。”凤娘反而不担心娘家,前世大长公主一接到帖子,很快就“病倒”,府里上下忙着侍疾,没去太子府赴宴。

  那么多皇子,大长公主只与静王多有来往,静王不受帝宠,皇帝不会猜忌,静王与太子一母同胞,所以太子也不好怪罪大长公主病得不是时候。

  倒是金翠娘那边……

  第十七章  问题解决合家欢(2)

  柳汐和薛丹桂由另一条路走过来,见到他们,柳汐掩嘴笑道:“哟,大堂哥果真成了妻奴呢!男子汉要么闭门读书,要么志在四方,大堂哥倒好,成天围着堂嫂的裙摆转。”

  “关你屁事!”柳震越看柳汐越烦,瞧她头上戴的,还有秋衫的衣料,都是薛丹桂的嫁妆,她怎么好意思?

  他哼道:“一个姑娘家只会搬弄口舌,放肆地嘲弄兄嫂,读书读到狗肚子去了,还好意思装才女假清高?”

  柳汐恼火地瞪大眼睛,愤怒地抿紧了嘴。她原以为柳震会感到羞耻,她的爹爹、兄长哪一个在妻子面前不是高高在上?柳震简直丢尽了男人的脸。

  “我只是实话实说,哪有搬弄口舌?你休想败坏我的名声。”深吸一口气,柳汐冷然地昂首迎视他,谁知他居然扶着凤娘转身走了,她顿时气结,“你……你们……”

  “小姑别气了,他们是哥哥、嫂嫂,我们不能缺了礼教。”薛丹桂不想承认她很羡慕、很嫉妒。她刚刚怀上,柳况不体贴她,只在乎少一个人伺候,要了她两个陪嫁丫鬟作通房,还怪她没有主动安排好,居然等他开口才做,不是真的贤慧人。

  真想往他睑上吐口水!拿捏着大道理来压榨女人,果然负心都是读书人。

  相比柳震对妻子的看重,这才是丈夫应该做的事吧。薛丹桂真不明白柳三太太和柳汐为何反而百般嘲弄,其实是自己得不到的就眼红吧?

  另一边,走远些的凤娘神色微沉轻声道:“打从妾身进门,就一直觉怪异,三叔这一房说实在的没一个出众弟子,以后分出去便是旁支,可是他们给我的感觉好像他们才是忠毅伯府的继承人,以后忠毅伯府都是他们的。妾身不懂,他们哪来这样的底气?”

  柳震呼吸一滞,沉默许久才道:“大伯父出意外时,祖父带着我镇守四川,无旨不得进京,祖父派两名心腹和十几名侍卫赶回京城,大伯父已伤重不能起身,亦无法再有子嗣,半年后柳泉突然落入湖中,差一点便救不回来,高烧三日,真庆幸没烧成傻子,但身子骨也因此不大好,不能习武。”

  凤娘听了心悸,为了爵位和财产,豪门大户内的斗争屡见不鲜。自家侯府能够家和万事兴,是上有长辈平衡矛盾,下有金书良和金永祯父子争气,自己有本事就不怕不能顶门立户,不需要觊觎爵位。

  若是自己的才能不够,却又贪心不足蛇吞象,眼见离爵位只差一步,会怎么做?

  柳震又道:“不论柳泉落湖是意外还是人为,都无法深查下去,那时的忠毅伯府已是风雨飘摇。祖父内心的哀恸我全看在眼里,所以我给了祖父一个建议。”

  “什么建议?”

  “祖父遣人送了一封密信给三叔,如果柳泉在娶妻生子之前意外身亡,祖父将上书皇帝收回忠毅伯府,忠毅伯的爵位到大伯父为止。”

  “三叔心里更不平吧,不过这样倒是去除隐患。”

  不对,前世柳三爷还是顺利继承忠毅伯府啊……

  啊,柳泉不是“意外”身亡,柳泉是自杀的,无颜苟活,自己上吊死了。这事很隐密,流传出去是大丑闻,若非前世金梅娘跟她“姊妹情深”,悄悄咬耳朵说溜嘴,大家只知道从小文弱的柳泉暴病身亡。

  想到碧桃的存在,凤娘不得不说柳三爷太狠毒,对亲侄儿毫不留情。

  “既然祖父出手保住柳泉,妾身更不懂三叔、三婶的作为,他们依然有恃无恐,凭什么?”凤娘抛出大疑问。

  柳震心下一凛,他是典型的灯下黑啊,因为见惯了柳三爷那一家人的嘴睑,所以习惯成自然,没去深想,反而不如凤娘的旁观者清。

  他问:“你注意到什么不寻常的事?”

  “柳泉身边的丫鬟碧桃。”

  “她有什么问题?”

  如果凤娘没有嫁给柳震,她管不了忠毅伯府的家务事;如果她没有嫁进来,不会这么讨厌柳三爷一家人。前世柳泉死后的第二年,柳汐便许了高门,凭什么?就凭她爹是下一任忠毅伯,财势惊人。

  踩着至亲骨肉的血泪上位,大富大贵,作梦去吧!

  凤娘菱唇轻抿,“柳洁未出阁前,碧桃是她的贴身丫鬟,那时妾身就觉得碧桃有三分像柳洁,只是不好说出口,毕竟一个是主子,一个是奴才,妾身以为是大伯母看碧桃面善,又是江管事的养女,也算是家生子,留在大小姐身边日后当陪嫁丫鬟,也是给江管事体面。

  “奇怪的是柳洁顺利出嫁了,可碧桃不但留了下来,还安排在柳泉屋里伺候,这是要给柳泉作通房吗?江管事一直都是三叔的人,却把自己的养女放在大房,是想两头押宝,三叔竟然容得下?妾身真看不出三叔是宽弘大量之人。”

  柳震从听见“碧桃有三分像柳洁”起,平静的双眸便起了波澜。

  柳世子自从瘫在床上便很少出现在众人眼前,偶尔家人聚会,也不敢盯着他枯黄瘦削的脸颊多看。但柳震不同,他常跟着祖父去探望,有时还一起下棋玩叶子牌,如果没听凤娘提起,他完全没留意碧桃这个丫头,一旦起了疑心,他敢说,碧桃有五、六分像柳世子年轻时候的模子。

  柳震不敢深想,却又不得不去想。

  他的心绪混乱起来,不行,他必须稳住,

  查清楚这只是偶然,抑是有心人操作的必然。

  思及有可能发生的可怕后果,他的心便悬宕着无法平静。

  将凤娘送回春渚院,交代桂嬷嬷等人好好照顾,他转身出门,找忠毅伯密谈。

  那一晚,柳震没有回来,接下来二十天均不在府中,忠毅伯让他办事去了。

  这段日子,老人家特地将未婚的柳泉、柳泛留在身边亲自教导,柳三太太以为柳泛得了忠毅伯青睐,喜不自禁。

  柳震办事向来很快,说得上是雷厉风行,毕竟钱财、人脉全在他手上,他想挖出任意家府上三代的秘辛都不是问题。

  柳震回来的第二天,碧桃便神秘地消失了,江管事夫妻被灌了哑药发卖西北。

  其实一开始忠毅伯想直接弄死碧桃了事,不管她是不是柳世子自己也不知道的私生女,都容不下她。他让柳震彻查,只是想弄明白这到底是不是柳三爷的手笔。

  忠毅伯作梦也想不到三儿子与三儿媳狠毒至此,将证据摊在柳世子和柳三爷面前,下令三房立刻搬出忠毅伯府自立门户,没事别上门。

  柳世子和乐平县主恨极了柳三爷夫妇,这是要逼死柳泉啊!

  跟自己小一岁的亲妹妹乱伦通奸,饱读圣贤书的柳泉受不了罪孽滔天,悄悄上吊身亡。前世的柳泉就是这么死的,死了也无颜面见祖先。

  忠毅伯不敢想象,这事若成真,一旦传出去,柳泉岂有活路?忠毅伯府将三代蒙羞,他一世英名扫地。

  柳三爷灰溜溜地准备搬家的同时,忠毅伯再次发威,亲自给柳泉找了一位门风清正的将门金枝作正妻,柳泉才十五岁,约定两年后再成亲。

  到了十月初三,柳三爷在新家“柳府”宴客暖居,宣告自己当家作主,破罐子摔碎,他反而豁出去了,就不信凭自己多年的人脉不能闯出功业。反正他要钱有钱,薛家皇商是他东家,要人有人,忠毅伯府跟他父好的世仆都一股脑跟过来了,乐平县主想清除他的人,他便全要过来。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娇养心头宠(下)  下一页
第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上薰(谢上薰)的作品<<娇养心头宠(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