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丹菁 > 假仙金钗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假仙金钗  下一页

假仙金钗  第20页    作者:丹菁

  “时候还早,你怎么这个时候便来了?”镜如水倚在栏杆边,敛眼睐着墨绿色的湖面,迷人的唇瓣噙着一抹惑人的笑。

  “不早了!”她没好气地吼着,硬是把他拉到水月坞里,“你站在那边边上,难道就不怕会摔下湖去?你会泅游吗?到时候若是摔进里头溺死,我一定会头一个放声大笑。”真是的,有够没神经的。

  “你用过晚瞎了吗?要不要我差掠雨……”

  “够了!”混蛋,居然连最基本的挽留都没有,他真的爱她吗?说穿了,不过是为了他自以为是的命运罢了;他接近她是因为他看见了命运,他说爱她当然也是因为命运,“我有事要跟你说。”

  “想为我留下来了’!”镜如水轻掬着她的纤手。

  花袭人猛地一愣,压根儿没想到他竟会在这当头挽留她;或许该说,她没想到当她听到这句话时,心中竟有着骇人的震撼,登时发觉自己竟然在期待他的挽留。

  “不、不是啦!”  半晌,花袭人口是心非地否认,“我是要跟你说,待会儿你送我回去之后,记得千万不要去见朱高炽,他会要你的命的。”

  天啊,听听她的话吧!就算她真的回去二十一世纪了,她也不想把一颗心悬在他的身上……罢了、罢了,她就大方地承认吧!她就是会担心他,担心得心都痛了!可恶!

  镜如水眨了下高深莫测的魅眸,仿佛在思忖些什么似的突道:“高炽不会的,至少我同他的交情不比其他的兄弟,他不会这样待我的。”

  担心他了,是不?就是要她担心,再让她不安,迫使她终究离不开他。虽说不算是个好法子,但却是对付她的最佳方式。

  “你怎么这么猪脑袋啊?”给她拿个桶子来,她快要吐血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了,手足相残的事在历史上多得数不清,举一个最近的例子,就像现在的皇帝,当年不也是抢了自个儿侄儿的帝位?你怎么能够担保朱高炽不会为了帝位,而铲除所有不利于他的敌人?”

  拜托,仔细听听她在说什么,好不好?这可是一条命耶,而且是他自个儿的命,求他能不能别一副事不关己的混蛋模样?

  “倘若他是为了大明而作出这样的决定,身为皇兄的我岂会拂逆他?”镜如水神情依旧慵懒,仿若现下所谈的是他人之事,之于他根本是不痛不痒亦不关心,“况且,我压根儿不认为他会这么做。”

  “拜托!”天啊,他能不能清醒一点?“我告诉你吧!现在的皇帝是明成祖,而朱高炽将会是下一个接位的仁宗,但问题是他的时间不够长,很快的又要把帝位让给下一个人。如果你把自己的命给了这种人,我会恨你的!”

  把这些事情告诉他,应该不算是泄露天机吧?

  她想,这些事她不说,他应该也是心知肚明吧!

  读过历史之后,她当然明白有皇帝为了巩固帝位,施以高压或怀柔的政策,站在历史的角度上,会做这种事的帝王是没有错的,毕竟他是为了大局;但站在一个平常人的角度看,她就会觉得很不爽。

  “这是你从未来所得知的史实吗?”镜如水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那你应该不曾在史实上看过我这个人吧?”

  因为他身在史实之外,他不会涉身其中,甚至连官中也没有留下任何属于他的史册。

  “你的意思是说……”不会吧?“你算出自己的死期了?”

  天啊,她一直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她忘了历史之中怎么会少了他这一个玄奥之人?依他的身份和异能,尽管史册里头没有他的记载,野史也该有啊;但是完全没有他的记录,这岂不是代表着他英年早逝?

  镜如水一发现她想岔了,不禁放声笑了,却不告诉她事实,“花镜花水月,勿泥其迹可也……镜花居、水月坞,这些都是虚无之景、梦幻之物,犹若是世间繁华,转眼即逝。”

  “你……”她在同他说什么,他又是在同她说什么?“我现下是想要同你说,别相信朱高炽,你……”又不是叫他去跟他抢帝位!

  可恶,她要发火了,真的要发火了!

  镜如水轻易地将她拉进怀里,不由分说地吻上她微启的檀口,放肆地汲取着属于她的甜美,恣意地以舌轻挑着她青涩的欲念;直到她紧绷的情绪慢慢放松,直到她挣扎的小手反揪住他的衣襟……

  “三天前,你的生辰我没能送你东西,可现下你要回去了……”他将她拥在怀中,向来温文儒雅的他难得地放肆,“我想要送你一些东西,他日若是想起了我,你可以睹物思人。”  当然,他是不会给她这个睹物思人的机会。

  “你……”王八蛋!吻了她之后却又急着赶她走……他真的很怪耶,当初不是说要条件交换才愿意让她走的吗?为何今儿个却又不挽留她了?难道他对她不再心动?

  可恶,他为什么不再多劝她一点?

  “你想要什么呢?”他垂下摄魂的魅眸盯着她。

  花袭人怒不可遏地抬眼瞪他,无奈却无法更改自己的想法,“给我你的玉如意坠子。”可恶,倘若她现在说自己不走了,那不是很丢脸吗?

  “你喜欢这块玉坠子吗?”镜如水有点意外,“你很识货,这是我父皇送给我的惟一东西,是天山的雪玉。”

  “可这宅院不也是你的吗?”她抬手轻接过通体雪白的玉坠子。

  “那是赐给我娘的。”镜如水突地牵起她的手,往栏杆走去,“时候差不多,我来为你划开时空。”

  “这么快?”喂,他真的不打算再挽留她了吗?

  “怕最佳的时辰过了,你就回不去了。”镜如水径自说道,“我特地要他们三人在这时刻别出现在水月坞,所以你不用担心会有人打扰到咱们。”

  “可是……”不要啦,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而且他也还没答应她不去找朱高炽。

  “嘘,我要施法了。”

  镜如水回眸凝睇她半晌,露出一抹令人不舍的淡笑,随即又面对平静的湖面,抬头看着无缺的圆月已移至湖面中心,仿若是倒映的水中月。他随即口中念念有词,舞动修长的手指,登时黑夜迅速笼罩整个大地,感觉风动山摇,湖面莫名地激起阵阵教人惊心动魄的漩涡,仿佛剖开了水中月,慢慢地出现了不属于这个年代的画面……

  “老妈!”

  看着水中出现的一抹身影花袭人惊叫,全身却战栗不已,不知是已有许久没见到老妈,还是因为她即将要离开镜如水。

  “快去吧,这一个时空缝隙撑不了多久的。”镜如水轻轻地拍着她的肩。

  花袭人恼怒地瞪视他,伸手拉住他的衣角,理不清心中的情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她不想就这样离开他,可又不能放下老妈一个人……可恶,她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假仙金钗  下一页
第2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丹菁的作品<<假仙金钗>>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