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米恩 > 姑娘妙手回春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下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第6页    作者:米恩

  “东西带着,咱们走。”沐依儿转身打算离开。

  “慢着!”见到那一箱箱东西,沐老夫人脸色当真变了,大喊,“这不是我放在库房里的东西吗?你怎么搬出来的?”

  众人一听自家库房被撬了,纷纷倒抽了口气,再见这一个个搬箱子的人压根不是自家下人,忙大喊,“贼!赶紧去报官,家里来贼了!”

  现场顿时一阵乱哄哄,直到沐老夫人大喊一声“够了”才平息这纷乱的情况。

  沐老夫人只看一眼便知道箱子里装的全是沐依儿的娘留给她的嫁妆,因为那所谓的库房,说实话早已空空如也,存放的全是沐依儿的嫁妆。

  见她做好了完善的准备,沐老夫人知道这一局她败了,且败得一塌糊涂。

  深吸口气,她像瞬间老了十岁似的,哑声说:“我知道了,我会退掉这门亲事。”

  得到准确的答案,沐依儿这才勾起笑容,“多谢沐老夫人。”

  沐依儿十分雷厉风行,在沐老夫人答应的当下马上同她上了江府一趟,蔺洛熙也一块去了。

  退亲的过程肯定说不上愉快,然而江府毕竟是沐老夫人的娘家,再加上江夫人本就不太愿意结这门亲事,打心底觉得沐依儿配不上她的儿子,若非沐老夫人牵线和其中的利益,她是一百个看不上沐依儿。

  可看不上归看不上,得知沐依儿在她儿子出事后便急匆匆前来退亲,仍让江夫人十分不悦,可她还是压下怒气将亲事给退了。

  毕竟儿子不能人道的事早已传得沸沸扬扬,最可恨的是那些收了钱答应封口的大夫一个个不知为何退回了银两,更违背承诺,将事实给说了出去,气得她险些昏厥过去。

  在这当头她若是不退亲,江府的名声将会被传得更加难听。

  “小舅,这次真的谢谢您了!”成功解决婚事,沐依儿真诚的向蔺洛熙行了个大礼。

  “你这是做什么?”蔺洛熙瞪眼,忙将她扶起,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就像她儿时一样。“你是我外甥女,我不帮你帮谁?若是你大舅、二舅和三舅在,肯定也会这么做。”

  这句话虽不是什么诺言,却是只有亲人才能感受到的温暖,让沐依儿心里感动万分。

  她前世是有多傻才会笨到不知求救?直到此时她才明白她的困境不是来自他人,而是来自于她自身的软弱。

  “不过你真不跟舅舅一块回去吗?”想到她答应沐老夫人一样会住在沐府,蔺洛熙拧起了眉。那一家子根本没把依儿当亲人看待,让她孤身一人待在沐府,他怎么能放心?

  沐依儿摇头,笑着说:“小舅,您别担心我,之前是我笨,不懂得反抗,现在想想,该委屈求全的人不该是我。”

  在沐府,掌握经济大权的人才是主导者,她虽然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但还不算慢,她相信只要沐府那些人够聪明就不会再招惹她,而她相信沐老夫人会是那个聪明人。

  至于前世的仇……

  说她不恨是骗人的,可她个性本就淡然,她想上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并不是让她用来做这等无意义的事,更别说这一切的主导者是一个一脚跨进棺材的老妇。只要她们不再招惹她,她可以大度的不去计较,但若是她们还不清醒,那她自然也不在乎让她们尝尝她前世的绝望与痛苦。

  见她心意已决,蔺洛熙也不再劝,仅疼爱的说:“蔺府永远是你的家,若是在这儿待不下去了,不要忘记你还有个家能回。”

  这话险些让沐依儿的眼泪落下来。

  送走蔺洛熙后,她回到自己的院落,在看见自来熟的某人时,眼角突地一抽。

  “你怎么又来了?”想到那夜的吻,她实在很难给他好脸色。

  锦修拿起石桌上的番石榴,用袖口擦了擦,啃了一口才慢悠悠的说:“来看我的人有没有办好事。”

  提起这事,沐依儿好奇的问:“你怎么有沐府库房的钥匙?”

  她能这么轻松把库房里属于自己的东西搬走,全是锦修的功劳,他不知从哪弄来钥匙,还派人手来帮她,说真的,今日她能这么轻易退婚,他功不可没。

  “我连你的闺房都能如入无人之境,区区库房难得了我?”他挑眉,又啃了一口番石榴。

  ……这倒是大实话。

  “总之,今儿个谢谢你了。”她是个恩怨分明的小女子,锦修帮了她的忙,她合该向他道一声谢。

  “谢谢就不必了,若是可以,以身相许如何?”他伸了个懒腰,朝她露出一抹迷死人的笑容。

  “又开玩笑!”沐依儿直接赏了他一记白眼,这玩笑话他说几年了,怎么总讲不腻?

  沐依儿没发觉她说这句话时锦修眼底极快的闪过一抹黯然,但很快又让笑意给覆盖,“沐小依,就你没眼光,像我这样的美男子,手一招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继的投怀送抱,要不是怕你被退亲嫁不出去,我又何苦这般委屈自己?”

  “那还真是谢谢你噢!”沐依儿压根没把他的话放心里,因忙了一日,她有些累了,见他还赖着不走,便直接下逐客令,“你还不走?我累了要歇息。”

  “利用完了就赶人,沐小依你可真无情。”锦修站起身,一脸不赞同的望着她。

  “难不成你还想留下来用晚膳?”他要真应下,她也只能佩服了。

  “用晚膳就不必了。”锦修走至她身旁,在她耳边低声说:“比起晚膳,那夜在醉梦坊的那记吻倒是不错。”

  说完,他不等沐依儿反应过来,跃上墙头,溜了。

  直到他走得看不到人影,沐依儿这才涨红了小脸,大喊,“锦修!你这个混蛋——”

  她怎么又忘了这笔帐?她蠢!真是蠢!

  第三章  意外救人一命(1)

  退婚后的日子,沐依儿过得很悠闲,除了几个不长眼的家伙时常上门找碴之外,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事。

  “沐依儿,你可真悠闲。”

  刚想着,就见沐芳儿偕同沐莲儿出现在面前,露出一脸憋屈又不愿的表情。

  沐依儿眯了眯双眸,斜望着这对姊妹花,“有事?”

  见她那爱理不理的模样,个性较冲的沐芳儿也不啰嗦,直接伸手,“祖母让我们来跟你拿银子!”

  她那手伸得是多么的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到沐依儿都傻眼了。

  现在是怎样,来讨债都没人这么自然吧!偏偏这还不是讨债。

  “我为何要给?”她对沐芳儿这缺心眼的个性真心无语。

  “这本来就是你该给的!”沐芳儿仰起下颚,再次说出让沐依儿额角一抽一抽的话。

  一旁的沐莲儿同样额头抽痛,娘到底为何要让她和这傻子一同来凌波院?

  深吸一口气,沐莲儿把沐芳儿拉到一旁,对着沐依儿轻笑道:“姊姊,是祖母让我们来向你请安,顺道问问这个月府中的月银……”

  沐莲儿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如此低声下气的同沐依儿说话,沐依儿一向是她们的受气包。

  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女有谁能庇护?有谁会心疼?加上她本身不喜争吵,成日埋首在书堆里,压根不存在似的,只要她们不去吵她,再稍微施点压力,她便会默默的把银子拿出来,只为了那丁点的清静。

  可现在却不一样了,谁也没想到沐依儿会拒婚并自缢,更没想到她自缢失败后,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从以往什么都不计较只要有书就好的书呆子,成了个聪明懂算计的坚强女子。

  想到她那日和祖母叫板的模样,沐莲儿至今还不太相信。

  偏偏这是事实,沐府的天变了,而掌权的天正是眼前那曾经不起眼的沐依儿。

  “月银?”沐依儿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她倒是忘了,因为娘亲的遗言,她一直坚持着不交出嫁妆的盈利,而沐府的开销打从娘亲还在就是由他们这一房支出,这习惯一直到娘亲过世都是这样。

  算算时日,又到领月银的日子了呀!

  拂了拂一头长发,她声音轻扬,“阿喜。”

  “来了。”阿喜捧起早早备好的匣子缓步走来,将匣子交给沐莲儿。

  沐莲儿接过便要转身告辞,却被沐芳儿截了去。

  她不客气的打开来看,一看到里头只有两百两的银票,顿时嚷了起来,“两百两银票?沐依儿,你这是在打发乞丐!”

  沐莲儿闻言脸色也沉了下来,沐府这么大,以往吃喝用度加一加就得几百两银子,两百也就够他们一房花用,怎么够整个沐府使用?

  “嫌少?”沐依儿挑眉,看了阿喜一眼。

  阿喜很自觉的上前要抢回。

  “你要干什么?”沐芳儿忙把银票给藏在身后。

  沐依儿笑了,“我想城内的乞儿不会嫌弃两百两少,既然你不屑,那就分给那些乞儿

  吧,想必这么做还能得到几声感谢。”

  这些人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若是她不敲打敲打,恐怕他们还不知道府里作主的人已成了她沐依儿。

  “你——”沐芳儿听她居然真拿她们和乞儿相比,气得浑身发抖。

  “姊姊你别生气,二姊只是开开玩笑。”沐莲儿见气氛不对,忙跳出来打圆场,拉着沐芳儿便走。

  此一时彼一时,她虽也气,却比沐芳儿那把情绪都写在脸上的笨蛋来得隐忍,再说了,这事本就不是她们能够处理的,她们只要把银票带回去交给祖母就行了。”

  “谁开玩笑了?沐莲儿你这假惺惺的家伙,我就不信这么点银子够我们花用,要知道你随便一个胭脂水粉就要几十两,你……”

  直到沐芳儿被拉远,整个凌波院还听得见她的咒骂声。

  “小姐,真的不要紧吗?”阿喜担忧的问。

  以往沐府的花用动辄五、六百两,小姐一次减了一半多,真不会有事吗?

  “不打紧。”沐依儿淡定的看着书,又说:“沐老夫人是个聪明人。”

  沐府说穿了就是强撑着门户的二流世家,府中的主子都快比下人还要多,两百两足以支撑整个沐府的开销了。以往是她喜静,不想一再被人打扰,这才任他们予取予求,却不代表她笨,连自家要花用多少银子都不晓得。

  那些都是她的钱,她想给谁就给谁,她不想给,谁也拿不得。

  阿喜见自家小姐如此淡定,也就放下心了,正要问去不去今晚的乞巧节,她好准备准备衣裳,就听院外传来一声开朗的叫声——

  “依依——”

  声音和人影几乎是同时到达,沐依儿还未回过神,就见眼前立着一名身着淡蓝色衣裳的女子,女子正眨着一双又圆又亮的大眼看着她。

  “锦轩?”沐依儿笑了,才站起身就被她抱了满怀。

  “你这个坏蛋,生病也不告诉我一声,害我担心死了!”锦轩气呼呼的弹了她的额头。

  沐依儿吃痛了下,却笑盈盈的说:“我这不是好了吗?”

  她自缢一事沐府瞒得死紧,并没有透露风声,锦轩自然也不知道,只以为她是病了才不见她。

  锦轩拉着她左瞧右瞧,确定没少块肉,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很好,看样子是真的没事,今晚可以去乞巧节了。”

  “乞巧节?”沐依儿秀眉微拧,直接拒绝,“我不去。”

  她本就喜静,加上才刚退婚,并不适合出现在那样的场合。

  “怎么能不去?”锦轩瞪眼。

  “我才刚退亲,这样不太好。”知道锦轩少根筋,她直接挑明了说。

  “有什么不好,正是因为退亲才得去!”锦轩一个旋身坐在石桌上,随手拿了番石榴啃着,一边赞道:“这番石榴真是甜。”

  沐依儿无奈一笑,这两兄妹怎都爱来吃她家的番石榴?

  “我不想嫁人。”所以乞巧节去不去对她而言并不重要。

  “谁说去乞巧节就是要寻姻缘来着?”锦轩赏了她一记白眼,“咱们去瞧瞧热闹、看看花灯、吃吃美食不是挺好的?难道你要因为江二那家伙躲在家中自艾自怜?”

  谁要为那家伙自艾自怜了,她是傻子还是呆子?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下一页
第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米恩的作品<<姑娘妙手回春>>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