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米恩 > 姑娘妙手回春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下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第24页    作者:米恩

  因为《药经》的缘故,不难想像沐依儿看见如野草般遍地生长的极品药草时,内心有多么的激动,甚至在救治完南宫睿父子后也不急着回天皓,而是继续停留,似乎要将凤凰山脉上所有的药草都摘上一轮才甘愿。

  南宫睿见她如同对待珍宝般摘取在他们眼中如同废草的杏兰草后,嘴角弯起一抹笑意,低声说:“沐姑娘这么喜爱这里的药草,要不要考虑留下来?”

  留下来?沐依儿一愣,还未反应过来,便听见远处传来一道如寒冬般冰冷的嗓音——

  “南宫睿,你竟敢打我娘子的主意!你是不是想和你父皇一样在床上渡过余生!”

  随着那声音,沐依儿柔软的身子在刹那间落入温暖的怀抱之中。

  看着眼前将沐依儿护得结结实实的男人,南宫睿脸上的笑意顿时一僵,“锦修,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律严那家伙是怎么办事的?不过才半个时辰不到,人怎么就回来了?

  “难道要等到你把我媳妇儿拐走才回来?”锦修不悦的瞪着他。

  “……”南宫睿很无言,他总共才讲了不到两句话吧?若是两句话就能将人给拐回来,他也是醉了。

  深吸一口气,南宫睿沉着脸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朕记得沐姑娘与你不过是订亲罢了,你这么一口娘子、一口媳妇儿的喊着,不觉得对沐姑娘很失礼?”

  “不觉得。”锦修挑眉回道,之后低下头问怀中的沐依儿,“依依,你觉得失礼吗?”

  沐依儿无奈的摇头,“你喜欢就好。”

  这情况下,她岂敢违逆他?再说了,她本来就是他的娘子。

  “可听见了?”锦修得到满意的答案,勾起了笑看向南宫睿。

  闻言南宫睿额上青筋一突,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问沐依儿,“沐姑娘,恕朕唐突了,朕对沐姑娘倾慕多时,希望沐姑娘能成为朕的皇后,不知沐姑娘意下如何?”

  若是可以,南宫睿也不想如此直白,可有锦修这碍眼的家伙挡着,加上沐依儿非凤阳国子民,迟早得回去,他若不直白点,怎么追得到人?

  南宫睿话一出口,锦修便眯起那双绝美的眸,为初冬微冷的气温增添更多寒意。

  “南宫睿,不要以为你是凤阳国的皇帝,我就不敢揍你。”锦修语气中的怒意显露无遗,彷佛南宫睿敢再多说一句,他就敢上前给他一拳。

  从以前到现在,只要是想染指沐依儿的人,下场都十分惨痛。而像这般不怕死,胆敢在他面前拐人的,南宫睿绝对是头一个。

  看着眼前宛如杀神般冷冷看着他的锦修,南宫睿竟感到背脊升起一股寒意。他知道眼前的男人绝不会顾虑他的身分,一言不合定会狠揍他一顿。

  但这儿是凤阳国,是他的地盘呀!锦修就算从阶下囚的身分变成了天皓的使臣,对他动手也还是会被关入大牢,只能等着天皓国拿好东西来赎,他的身分可值不少钱。

  可这人居然还敢跟他叫板,有没有搞错!

  就在南宫睿心头恼怒,正想唤人时,缩在锦修怀中的沐依儿轻声道:“我对当皇后没兴趣。”她紧紧握住将她搂得死紧的男人的手,柔声又说:“我是锦家的媳妇,这点至死不变。”

  听见这话,南宫睿有些讶异。

  他心仪沐依儿不假,可更多的是看中她的价值。

  他从小体弱多病,所以非常明白身体健康的重要性,而沐依儿是一个神医,连瘟疫这样的绝症都能治癒,还有什么病难得了她?更别提她似乎能将凤凰山脉的毒草变成有用的药草,这对他来说可是一大惊喜,若是能留下沐依儿,凤阳国脱离贫困的日子指日可待。

  若是娶了她,对他、对凤阳国都是一大益处。

  他许诺她皇后之位便是为了这个,可他万万没想到她竟想也不想的拒绝……

  这样有能力、有美貌,个性却淡泊的女子,当他南宫睿的皇后掉绰有余。

  他没有因为沐依儿的拒绝而恼怒,反而对她的好感更深,也更加不愿放弃。

  “沐姑娘,你先别急着拒绝,我的承诺在你未嫁之前都有效。”南宫睿深深的凝视着她,眼中闪过一抹势在必得。

  锦修俊顔极冷,在看见他的眼神时,心沉了沉,“南宫睿,收起你的目光,否则我不介意戳瞎你!”

  看样子,他们没能这么容易地离开凤阳国了……

  南宫睿笑而不答,别有深意的看了沐依儿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沐依儿见锦修仍死死的瞪着南宫睿离去的背影,忙拉了拉他,柔声道:“锦狐狸,你难道不相信我?”

  锦修回过头紧紧抱住她,低声说:“信,我不相信的是南宫睿……依依,我们回去了好吗?”

  见他剑眉轻拢,虽舍不得遍地的药草,沐依儿仍然点头,“好,我们回去。”

  律严如约定好的那般和锦修签订了停战条约,两国目前正处在彼此退兵的状态,他们就是现在回天皓国,问题应该也不大。

  沐依儿天真的想着,却不知事与愿违……

  天皓国易主了。

  在锦修传去凤阳国答应五十年内不会侵犯天皓国的消息后,天皓国众臣顿时激动万分,而华少楚也在这时站了出来,直言要推翻腐败的皇帝。

  出乎意料的,天皓国一干众臣除了杨太妃一党外,几乎全数站在华少楚这边,并为他表明了身分。

  华少楚拿着与凤阳国签订的五十年不进犯条约前往皇宫,逼迫那只顾玩乐、不理百姓死活的皇帝——白绍锡禅位。

  白绍锡自然不会乖乖就范,凭着身旁的锦麟卫愣是杀出重围,不知所踪。

  为了防止白绍锡出城,华少楚下令封闭城门,直到抓到白绍锡为止。

  消息传至凤阳国,南宫睿便以天皓国目前封闭城门,不准任何人进出为由,阻止了锦修和沐依儿的离去。

  得知此事,锦修的脸色有些难看,却也在预料之中。就算天皓国没有封闭城门,南宫睿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放他们离开。

  “对不起……”看着沉着俊颜的锦修,沐依儿十分愧疚。

  她把一切想得太单纯了,虽说顺利解决战争和瘟疫一事,却没想到她会害两人被困在凤阳国,这点是她始料未及的。

  “傻瓜。”见她一脸自责,他忙将人给揽入怀中,柔声道:“永远不必向我道歉,离开凤阳国虽然是麻烦了点,却也不是不能,我会处理。”

  他做事怎么可能不留后路?只不过现在还不到时机,尤其是华少楚昨夜传来讯息,让他担任天皓国的使臣,与凤阳国打好关系,待他整顿好了便派人来接他们。

  正因为这消息,锦修才不得不留下。

  “嗯……”有了他的安慰,沐依儿的心情这才好了一此二。

  “就是我们的婚礼要延迟了。”提到这事锦修便郁闷了。

  本以为解决了所有的事情便能娶得美娇娘,谁知竟被困在凤阳国,这婚礼自然也得往后延。

  一想到不知何时才能把怀中的小女人占为己有,他就闷到不行,尤其是身旁还有个觊觎沐依儿的南宫睿。

  虽然南宫睿最近为了登基大典和他皇叔南宫庆之事忙得不可开交,却不妨碍他对沐依儿献殷勤,还有……

  “锦大哥——”

  刚想着,外头便传来一阵清脆的娇喊,接着一个身穿红色劲装、身材高姚的女子像阵风般的跑进沐依儿的房间。

  “我就知道你在这!”劲装女子拧着眉不高兴的看着那环抱在沐依儿腰上的双臂,上前便要勾住他的手,“走,陪我骑马去!”

  她大胆的行径让锦修眉头一皱,极快的闪过她探来的手,冷声说:“馨德长公主,请你放尊重一点!”

  眼前的劲装女子正是南宫睿的妹妹,也是凤阳国唯一的公主——南宫馨。

  被他拒绝,南宫馨十分恼怒,双手叉腰说:“锦修,我才是你的未婚妻!你当着我的面抱别的女人,究竟是谁才该尊重点?”

  听见这话,沐依儿额角微抽。

  律严当初答应签订五十年互不侵犯条约,条件便是让她医治南宫睿父子,仅此而已,可这简单的约定却随着南宫睿醒来变得复杂。

  南宫睿表示条约是死的,和亲才能让两国更加亲近,化干戈为玉帛,于是提议让凤阳国唯一的公主南宫馨前往天皓国和亲,并要求天皓国派一名女子至凤阳国和亲。

  这要求明摆着是冲着沐依儿来。

  偏偏这消息传至天皓国,华少楚还不能拒绝,因为锦修和沐依儿人还在凤阳皇室“做客”。

  于是他只能采取拖延战术,派使者前来,说一切等到他登基后再详谈。

  面对南宫睿的出尔反尔,沐依儿很无奈,对于眼前这抢她未婚夫的南宫馨更是无语。

  “馨德长公主,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沐依儿不悦的将锦修拉至身后,挑眉迎向南宫馨。

  面对前来抢自己男人的情敌,她可不会客气。

  看着眼前柔弱的沐依儿,南宫馨高傲的抬起下颚,“皇兄说过要派本公主到天皓和亲,人选随我挑,本公主谁也不要,就要锦修,只有他这般出色的男子才配当我南宫馨的丈夫,至于你……”

  她上下瞥了沐依儿一眼,轻笑出声,“一个成日只会玩弄药草、毫不起眼的女人,敢和本公主抢人?”

  南宫馨绝不会承认自己在妒嫉。

  沐依儿虽然不似她生得那般美黯动人,可桥小的身材、精致的五官以及那一身模仿不来的气质再再让她心生妒意。

  尤其是那一双平静无波,彷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淡漠眼神,更是让她愈看愈恼,恨不得狠狠打碎她的冷静。

  她的嗤笑没激起沐依儿的怒火,倒是让锦修沉下了脸,他抿着唇正要赶人,沐依儿却早一步拉住他,“我来就好。”

  南宫睿纠缠她的时候是锦修出面阻止,难不成她的情敌也得让他处理?她可没这么弱,连自个儿的男人都护不住。

  凝视着眼前不把她当一回事的南宫馨,沐依儿勾起了唇,“馨德长公主,不知你觉得要具备何种资格才配得上锦修?”

  对于不讲理的人,讲道理没有用,让她心服口服最干脆。

  闻言,南宫馨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起来,道:“你要和我谈资格?你连骑马都不会,有什么资格和我争人?”

  南宫馨对锦修是一见种情。

  因为两国签订条约一事,锦修顿时从阶下囚成了凤阳国的座上宾,在商量期间免不得要出席各大宴席或活动,南宫馨便是在一场赛马大赛见到锦修。

  锦修俊美的脸孔比女人还要美,一身骑装上身,却是英姿飒飒,气势逼人,在众多男子之间犹如天神临世,俊美无俦。

  天皓国与凤阳国敌对多年,即便现在谈和,深植在骨子里的敌视仍然存在,更别说锦修这大名鼎鼎的天皓谋士。

  凤阳国在征战天皓国时,大多都败在锦修的兵法之下,且他虽身居谋士一职,偏偏打仗也是一流,只要是他与其父锦威带领的队伍,几乎可以说是战无不胜。

  由此可见凤阳国对他的仇恨之深,难得他“落”在凤阳国手上,自然得给他些顔色瞧瞧,于是凤阳国大臣特意挑了匹从大漠商人那里买来、无人能驯服的野马王给他,这么做无非是想看他出糗。

  不料锦修只花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驯服了那让众人束手无策的家伙。

  那匹野马王生性暴躁、脾性刚烈,在它蹄下受重伤之人少说数十名,所以当时众人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等着看他惨遭马蹄踩踏,谁知竟白白让他得到了一匹价值千金的好马,这让众人呕得要死。

  而南宫馨便是在那时一眼迷上了锦修。

  南宫馨身为凤阳国唯一的公主,生性骄纵,但凡有想要的便一定要得到,当下便去找南宫睿,直言要嫁给锦修。

  南宫睿正愁掳获不了沐依儿的芳心,南宫馨这一闹,让他生出了和亲这个好点子,对于南宫馨的要求,他自然不会拒绝,反而顺水推舟,在他忙着铲除南宫庆的爪牙,没空破坏锦修和沐依儿感情时,将这重责大任交给了南宫馨。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下一页
第2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米恩的作品<<姑娘妙手回春>>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