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米恩 > 姑娘妙手回春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下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第22页    作者:米恩

  说着,他便要抱起她,谁知却被沐依儿给拒绝了。

  “不,我要留下。”

  锦修拧起了眉,“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有没有听错?她要留下?

  沐依儿点头,对他说:“他们抓我来是希望我能解决凤阳国瘟疫一事,凤阳国这次会突然侵犯天皓,也是因为这场瘟疫……”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锦修,相信他懂得其中的利弊,并把凤阳国太子患病一事也告知他。

  谁知听完她的分析,锦修却依旧不允,“那又如何?依儿,战争之事你不用管,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

  或许她分析得很对,也的确能让战争提早结束,可她却忘了她是他的女人,要他眼睁睁看着她被带回敌国,他怎么可能会答应!

  沐依儿早料到他会拒绝,拧眉又说:“锦修,你知道天皓的情况并不好……”

  这场战争加上疫情爆发,已经死了太多的人,再这么下去不是两败倶伤便是天皓灭亡。

  为何她会这么说?若是以往,天皓国的国力的确赢过凤阳国,可也只是略胜一筹。

  而如今的天皓国摊上了个烂泥一般的帝王,不过登基三年便已是民不聊生,连两国交战都能因为害怕瘟疫传入皇都而不派粮草,再这么下去,不必凤阳国来攻,天皓国便已先亡。

  “那又如何?”锦修仍不答应,“若是天皓要靠你一个人去救,我宁可战死!”

  说到底就是不肯让她涉险。

  这让沐依儿很无力,偏偏好说歹说他都不点头,最后她只能颓丧的闭上嘴不吭一声。

  锦修见她恼了,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你可以留下。”

  “真的?”沐依儿不敢置信的看向他。

  “当然是真的。”他手一扬,飞快朝远处飞射出一枚石子,石子精准的击中稍早被他击昏之人的穴位。

  那人幽幽醒来,不负锦修的期待,一转醒便脸色大变,忙从怀中拿出一只口笛,用力的吹响。

  笛声一响,便有数十道身影快速的朝锦修和沐依儿所在之处而去。

  直至被包围沐依儿才回过神,瞪向锦修,“你这是做什么?”

  他疯了不成?居然叫醒人来抓他!

  锦修却是紧紧的将她环在怀中,霸气的说:“既然你非入龙潭虎穴,身为你的未婚夫,自然要陪伴左右。”

  “你——”沐依儿傻眼了,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做到如此。

  她错了行吗!现在后悔不知道来不来及?

  “锦修?锦家军的智囊军师,这可真是稀客呀!”闻讯而来的呼延律见到他,双脾閲动着不明的光芒,其中最多的便是意外之喜。

  “我来接我的未婚妻回去,你们可允?”锦修的态度倒是落落大方。

  呼延律的回答是哈哈大笑,“接回去是不可能的,留你一块做客倒是可以,不知锦公子可赏脸?”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带路!”锦修揽着沐依儿迈步而去。

  这反应让呼延律笑容一僵,半晌才反应过来,忙跟上前。

  为何他有种对方自投罗网是刻意为之的感觉?可这没道理呀……

  倘若沐依儿知道他心里所想,肯定会重重的点头,因为他没猜错,她家的锦狐狸就是故意的!

  第九章  被敌国绑架(2)

  呼延律的脸色十分难看。

  “被劫回去了?”看着跪在地上的传讯之人,他的语气十分恼怒。

  “是……”那人身上还带着伤,低声说:“本以为能安然走过天凤山脉,没想到就在要通过凤凰谷的时候,两侧突然冲出数百人,说、说他们是山贼,来抢劫的……”

  那人愈说声音愈低,到最后索性没了声。

  “山贼?”呼延律一掌拍在桌上,咬牙道:“那哪里是什么山贼,分明就是天皓国的人!该死的锦修,我就说他怎么会无故出现在这个地方,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呼延律气得差点吐血。

  为了劫这批粮草,他们暴露了在天皓国隐藏许久的商队,为的就是要让天皓国在缺乏粮草的情况下主动投降。

  当然,要击垮天皓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毁了这批粮草,偏偏劫来的粮草数量之大,对资源较天皓国贫瘠的凤阳国可是一块大饼,尤其是在这瘟疫横行的时期,所以他舍不得,反而用尽一切力量要将之运回凤阳国,没想到就差这么一步,竟然功亏一篑。

  眼睁睁看着大饼被人给抢走,呼延律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一甩袍子,往不远处才刚刚紮下的营帐而去。

  “来,冰冰凉凉的很好吃,快吃一口。”锦修拿着剥好的冰镇葡萄递到沐依儿嘴边哄着她。

  “我还忙着,等会儿。”沐依儿还在炮制药材,敷衍的说道。

  锦修见状眯了眯眼,把葡萄放进自己的双唇之中轻咬,扣住她的后脑倾身吻住了她。

  “唔——”感觉到口中香甜的味道,沐依儿瞪大了双眸,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顔。

  还未等她反应,锦修便已退了回去,扬起一抹邪气的笑,低声道:“原来这么吃东西昧道更好。”

  沐依儿嘴里还留着他咬下的半颗葡萄,俏脸倏地一红,娇嗔怒骂,“锦狐狸,你能不能正经点!”

  这家伙有没有一点当阶下囚的自觉呀!成日缠在她身边寸步不离,不是闹她便是像方才那样动不动就吻她……若不是他的双脚被上了枷锁,她真会以为他是来郊游的。

  “我何时不正经?”锦修挑起弧度极为好看的眉,反问她,“我心爱的未婚妻忙到连饭都不吃,我看了心疼,自然得亲自‘锁养’,这怎么能说是不正经?”

  这话说得冠冕堂皇,让沐依儿额角一抽。喂养?这家伙当她是小狗还小猫呀?

  “收敛一点就是了。”沐依儿瞪眼。

  他们在昨日进入凤阳国的地界,这儿毕竟不是自己的国家,时刻有人监视着,她实在没有表演给人看的习惯,虽说他每每偷吃她豆腐时都会将她给遮得严严实实,可她还是很难习惯。

  “那你就乖乖吃饭。”锦修提出条件。

  这女人一忙起来就不管不顾,若非有他在她身旁催着,她恐怕整日下来连饭都不吃,不难想像他不在身边的时候,她是怎么“照顾”自己的。

  “我有……”吃。沐依儿下意识想反驳,却被某人给瞪了回来,只能呐呐的改口,“知道了,我会乖乖吃饭。”她险些忘了这几日锦修都守在她身边,她有没有照时间用膳,他比她还要清楚。

  “乖。”他这才露出笑容,揉着她梳得整整齐齐的长发。

  呼延律一走进来便看见两人浓情密意、若无旁人的模样,那画面让他更是吐血。

  他现在更能肯定锦修是刻意留下的。

  “锦、修!”他逼问:“粮草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锦修收回手,好整以暇的看向他,“什么粮草?我听不懂。”

  “少装傻!”呼延律就差没指着他的鼻头大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无缘无故出现在这,不就是为了探出那批粮草所在之处?”

  这事的确是他大意了,能生擒敌方大将是多么令人兴奋一事,让他一时间忘却眼前的男人可不是普通的武将,锦修那颗脑袋精明无比,就算他将锦修囚禁在某一处限制行动,这人依旧能凭着蛛丝马迹判断出他们运送粮草的时间与路线。

  “说什么呢!你们抓了我娘子,我出现在这有什么不对?再说了,我可是阶下囚呢,一个双腿被枷锁给困住的人能做什么事?”锦修一派轻松的指了指脚上那数十斤重的石枷,姿态和他口中的阶下囚相差甚远。

  “锦修,别以为你不认便没事,这事和你脱不了关系!”丢了粮草可是大事,锦修绝对是那谋策之人,把他交出去,自己的过错或许能减轻一些。

  思及此,呼延律沉声喊,“来人,将他给我押走。”

  锦修依旧是一脸从容,彷佛要被抓的人不是他。

  一旁的沐依儿却是沉下俏脸,冷声道:“你想出尔反尔?”

  气昏头的呼延律一听,顿时低咒出声,一掌重重的击在地上,“该死!”

  沐依儿答应他会尽全力救治太子的性命,而条件便是让原本该被关起来重重看管的锦修待在她身旁。

  让一个比狐狸还狡诈的敌军行动自由?他怎么可能会答应,当下便一口拒绝。

  沐依儿颇为硬气,药材也不配了,跟在锦修身后道:“既然你们不让他留在我身边,行!那他去哪我便跟去哪。”

  这结果让呼延律很头大,锦修能去哪?自然是去囚犯该待的地方,那地方怎么可能少得了严刑铐打?

  若是让沐依儿看到他们这么对待她的未婚夫,她会肯医治太子?最后呼延律只能在锦修脚上铐上一个重达数十斤的石枷,这事才作罢。

  而现在——

  看着挡在锦修面前的沐依儿,呼延律那口气就这么卡着,不上不下,好半晌他才带着人掉头离去。

  他有求于沐依儿,不得不妥协,所以他忍下这口气,等到太子病癒……

  锦修,到时就拿你的命来赔!

  看着呼延律离去的背影,沐依儿才松了口气,身子便被人给紧紧抱住。

  “多谢娘子救命之恩。”

  沐依儿抿着唇,瞪向他,压低嗓子问:“你昨晚跑出去就是为了这件事?”

  “嗯。”锦修大方承认。

  天皓的粮草岂是凤阳说劫就能劫的?他不过是抢回属于天皓的东西罢了,那呼延律有什么资格对他兴师问罪?真是笑死人了!

  沐依儿瞪眼,“你跟我说你只是去茅房!”这可恶的男人居然敢骗她!

  “是去茅房。”锦修一脸正经的道:“只是顺道绕去散散心,一不小心便发现了他们藏粮草的地方。既然知道了,哪有不传讯回去的道理,你说是不是?”

  呼延律还是太小看锦修了,若他知道锦修脚上那数十斤的石枷对他来说不过是个装饰,屁点用都没有,不知道会不会吐血?

  对于他的强词夺理,沐依儿很无言,只能低声说:“你安分点,我们已经到了凤阳国,呼延律可不是什么好人。”

  沐依儿很清楚,若非她还有用处,恐怕方才锦修便要被他们给带走了,而呼延律临走前的神情也很明白的告诉她,待她救回凤阳太子,她或许能没事,毕竟瘟疫一事还得靠她控制,可锦修恐怕就……

  为此,她很苦恼。

  “放心,他们奈何不了我的。”锦修安慰着她。

  他既然敢来,自然是做好了万全准备。

  即便锦修再三保证,沐依儿那双眉却依旧难以松开……在进入凤阳国的第二日,呼延律突然加快了脚程,几乎是日夜赶路,没有停下来休息过。

  马车的颠簸让沐依儿无法好好配药,只能掀开车帘欣赏凤阳国的景色。

  不得不说,和物产富饶的天皓国相比,位于寒霜之地的凤阳国的确贫瘠,就连远处山林的树木都远没有天皓那般苍翠。

  田地上的产物更是垂头丧气,一点活力也没有,路上的农民也是如此,个个瘦骨嶙岣,彷佛风一吹便能吹跑。

  愈靠近城镇,路上的灾民、流民也就愈多,甚至处处上演着抢劫的戏码,让此地彷佛陷人人间炼狱。

  一路看来都是如此,沐依儿看了一会儿便没看了,毕竟这样的景色实在很影响情绪。

  一行人赶了近两日的路程,终于停在一座城池之中。

  那城池唤星光之城,是一座大城镇,沐依儿便是在这见到了凤阳国的太子——南宫睿。

  “沐姑娘,你赶紧看看太子殿下!”呼延律连让沐依儿喘息的时间也没有,便带着她来到南宫睿的床榻前。

  沐依儿看着床榻上那瘦得不成人样的男人,惊觉他仅仅只剩下一口气。

  “这……”沐依儿眉头紧皱,伸手便要去解南宫睿的衣袍。

  锦修动作比她还快,明明脚上还戴着石枷,却是一个箭步上前拉住了她的小手,“这种粗活我来便好。”

  说着,他用力一扯,南宫睿的衣袍应声而裂。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下一页
第2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米恩的作品<<姑娘妙手回春>>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